全站通知:

狐狸乌冬面

阅读

  ·  

2021-07-23更新

  ·  

最新编辑:久离哩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7-23

  

最新编辑:久离哩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久离哩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狐狸乌冬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少年意
狐狸乌冬面初始皮肤.jpg

画师:

狐狸乌冬面满星皮肤.jpg

画师:

狐狸乌冬面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狐狸乌冬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狐狸乌冬面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狐狸乌冬面头像.jpg 狐狸乌冬面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安田陆矢 张沛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png
暴食
头像-面刀.png
面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卡布奇诺.png卡布奇诺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9 / 1297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35 / 3120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44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41 / 3240
Hp icon.png 生命值 521 / 829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65 / 5560
食物 狐狸乌冬面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傲娇稚气
身高 172cm
关系 喜欢: 稻荷寿司头像.jpg 稻荷寿司
信条
谁都不可以伤害稻荷大人!
简介
狐狸乌冬面诞生于明治时代大阪一家名为"松叶屋"的店。取名"狐狸"据说是因为乌冬面里放了油炸豆腐包,而这种油炸豆腐是狐狸非常喜爱的食物,故而以此为名。狐狸在关西代表稻荷神,可以为商社福祉,因此,以狐狸命名的"狐狸乌冬面"也具有好的寓意,加上油炸豆腐皮的深受关西人喜爱,所以这个"狐狸乌冬面"固定流传了下来。
背景故事
曾经被神社的神官用特殊的阵法困住,在混沌之间被困了许久,直到稻荷寿司发现了他才将他从这种地狱之中救出。对于稻荷寿司有着雏鸟情节一般的情感,所以在稻荷寿司面前会装作乖巧的稚气模样,而在其他人面前都凶巴巴的。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狐狸乌冬面-基础技.png
灵狐影
(1级)狐狸乌冬面的两条狐狸窜出,对距离最近的一名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90点伤害,同时在4秒内提升自身30%的攻击力,并降低自身20%的防御力。
(41级)狐狸乌冬面的两条狐狸窜出,对距离最近的一名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2470点伤害,同时在4秒内提升自身70%的攻击力,并降低自身60%的防御力。MAX
能量技
狐狸乌冬面-能量技.png
换刀斩
(1级)狐狸乌冬面下蹲将两把刀插入地下,敌方头顶凭空出现大刀落下,对攻击力最高的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80点伤害,有50%概率在4秒内提升自身30%的攻击力,同时有50%概率使随机两名敌人眩晕4秒。
(41级)狐狸乌冬面下蹲将两把刀插入地下,敌方头顶凭空出现大刀落下,对攻击力最高的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640点伤害,有50%概率在4秒内提升自身70%的攻击力,同时有50%概率使随机两名敌人眩晕4秒。MAX
连携技
狐狸乌冬面-连携技.png
超级换刀斩
连携对象
(1级)狐狸乌冬面下蹲将两把刀插入地下,敌方头顶凭空出现大刀落下,对攻击力最高的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15点伤害,有60%概率在4秒内提升自身40%的攻击力,同时有60%概率使随机三名敌人眩晕4秒。
(41级)狐狸乌冬面下蹲将两把刀插入地下,敌方头顶凭空出现大刀落下,对攻击力最高的敌人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4095点伤害,有60%概率在4秒内提升自身80%的攻击力,同时有60%概率使随机三名敌人眩晕4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哼,人类吗,看上去好弱。算了,看在你把我召唤出来的份上,我勉强可以考虑保护你一下哦。
登录
你跑到哪里去了!!!下次再这样就不让你回来了!!!!听到没有!
冰场
你这个笨蛋嘛就穿这点!!!冷死你算了!过来!抱着我的尾巴!哎呀笨死了!站稳啊!!
技能
在结界里消失吧!
升星
唔——唔?!没了?!还有么还有么?!
疲劳中
呼——累死我了!
恢复中
Zzzz——Zzzz——唔……臭狸猫……不许……和我抢稻荷大人……Zzz……
出击编队
……嗯?你怎么还没跟上!出发了!
落败
唔——怎么……可能……
通知
做好了!还不快来!……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我尝过的!就是卖相不太好看!还挺好吃的!!!
放置台词1
啊啊啊啊啊有点无聊…………那个人类跑到哪里去了…………真是的出去玩也不带上我……
放置台词2
嗯?这是?今天晚餐的油豆皮??诶,嘿嘿嘿!!!归我了!才不给油豆腐吃!!!
触碰台词1
啊啊啊啊阿……真是的烦死了!我会保护好你的!所以不要害怕啦!害怕就拉着我的袖子!!是袖子!!谁、谁让你拉我手了!!!
触碰台词2
谁让你揪我耳朵了?!!!!
触碰台词3
嘿嘿,怎么样,我的尾巴看上去很软吧!如果给我吃油豆腐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给你摸摸哦~
誓约台词
被召唤出来之前,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意识漂浮在黑暗之中感觉永远都没办法见到光。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束光,当我伸出手抓住那束光的时候,我眼前出现的,是你的脸。
亲密台词1
唔——再摸摸……再摸摸……
亲密台词2
老实坐着,有我的结界在,谁都伤不了你的。
亲密台词3
你这家伙,就那么喜欢我的尾巴吗,算了,抱就抱吧。
放置台词3
稻荷大人跑到哪里去了……
胜利台词
哼,不用那么崇拜我!
失败台词
可恶……混蛋……有本事冲我来啊!!!
喂食台词
是油豆皮吗?!!……啊……不是啊……算了……看在是你做的份上,我就尝尝吧……
换装独白
少年意 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故事

混沌


   灰蒙蒙的黑暗。
  
   不远处便有触手可及的光亮。
  
   但是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触及到这一点点的光明。
  
   正在逐渐凝聚的身体因为灵力的流逝而涣散。
   我焦急地伸出手......
  
   不可以......不可以流走……
   如果没有灵力……
   我就没有办法凝聚出实体......
   这样......我就没办法保护我该保护的人了啊......
  
   灵力不断从身体里流逝的感觉很差,我所有的力量被从四肢躯干中不断抽出。
  
   那种如同幻觉一般的冰凉感在意识中蔓延。
  
   我调转着视线,试图看向自己的手……
  
   然而我却忘了,别说是手了,我连脑袋都还没有凝聚成实体......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是因为没有眼睛,所以甚至我没有办法闭上双眼。
  
   只能望着眼前一成不变的灰黑色。
  
   漫长的时间让我变得有些昏昏沉沉起来。
  
   我到底,为什么而存在......
  
   我真的,还存在吗……
  
   我......到底......是什么......
  
   「太好了!神官大人!我们真的成功了!守护
   神器的结界竟然真的重新得到了力量!」
   「可是神官......这样......神使他......」
   「能为守护神器奉献出力量是他的荣耀!他应该为能够守护神器付出而感到自豪!」
   「是!」
  
   一片静谧之间,这一点点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明显
  
   我的头脑就像是一片浆糊一样几乎完全转不动。
  
   虽然我也不知道......
   这样完全没有实体的我……算不算还有头脑这种东西……
  
   但是我感觉到,我的思考,已经越来越迟缓了……
  
   很快......我就会彻底失去意识......
   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存在。
  

神明


   「轰——」
  
   巨大的声响让我勉强汇聚了精神。
  
   然而很快,这一声巨响过后,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是,在神智再次涣散之前,我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热流。
  
   这是……?
   力量灌注入体内的感觉?
  
   我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一股金色的暖流自那片灰暗之后缓缓流淌进来!
  
   我动了动手指试图触碰这种金色的光芒。
  
   ......嗯?我...........然......有了手指……
  
   身体一点一点被温暖的灵力填充,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身体的动作。
   泛着凉意的指尖也渐渐被这种力量温暖。
  
   身体近乎贪婪地吸取着这股力量,我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些许银色的力量也被我吞噬。
  
   我记得这种力量。
   就是这种力量,不断地吸取了我自己的灵力。
  
   尚且不完全受控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我犹豫着扭过头。
   不再是最初时那种,无需转头便能看见周遭一切的感觉。
  
   我的视野开始被桎梏,我轻轻眨了眨眼,眨眼的瞬间,我感觉到了完全的黑暗。
   和之前那种灰蒙蒙的黑暗不同,是那种,完全的,让人安心的黑暗。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灰暗竟然正在逐渐散去。
   而那灰暗后的光明中,站着一个正仰头望着我的......神明。
  
   我感觉得到自「祂」指尖流淌出的,正是那种将我从无边无际的灰暗中拯救出来的力量。
  
   待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落回了地上。
  
   长期被抽取灵力的身体有些发软,让我丢人地只能坐在他的面前。
  
   「唔——」
   「哎呀,还真召唤出来了。」
   神明用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嘴唇,但是我依旧看到了那双眼睛弯起,带着好看的笑意。
   我支撑着地面,试图站起。
  
   但是脱力的四肢却让我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来自手臂上的一股力量将我扶起。
  
   「我提供的灵力只够让你凝聚出实体,但是从那个结界中出来之后,你应当就可以自己汇聚灵力了吧?」
  
   我回过头有些茫然地看向将我扶起的神明,懵懂地点了点头。
  
   「呵呵,别光点头啊,试试吧。」
  
   在他的笑容中,我猛然反应过来甩了甩脑袋。
   这才手忙脚乱地尝试了起来,
  
   虽然和在那片灵力浓郁的混沌中不同,空气之中能够被我汲取的灵力十分稀薄。
  
   但......
   我汲取到身体里的灵力......
   不再会被那种银色的力量带走!
  
   我瞪大了双眼看向眼前笑意嫣然的神明。
  
   「呵呵,能正常汲取灵力就好。你知道自己叫
   做什么名字吗?」
   「狐狸......乌冬面......」
   「诶,和我一样,是只小狐狸呢。」
  
   神明的手算不上宽大,但是很温暖,放在我头顶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意,我忍不住眯起眼。
  
   「怎么跟只小狗似得,还会摇尾巴?」
   「唔......」
  
   ......可恶,我的尾巴怎么可以那么没出息!
   唔.......不过真的好舒服......
  

结界


   我从那个总是不好好穿衣服的家伙那里知道我的神明大人叫做稻荷寿司。
  
   他们说,我们都是一种曾经叫做「飨灵」现在叫做「妖怪」的存在。
  
   而召唤出我们的那种家伙,叫做「人类」。
  
   也正是「人类」,用那种可恶的结界,困住了我很久很久。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我可以更早见到稻荷大人的。
  
   那个老是不好好穿衣服的男人说,我和稻荷大人一样都是狐狸,「祂」是稻荷神,而我的样子,就像是「祂」的神使。
  
   「好了,小狐狸,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可以让大吟酿顺路带你一程哦。」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待在你的身边!做你的神使!」
  
   稻荷大人好像因为我的话愣住了,不过只愣住了那么一两秒钟。
  
   下巴被稻荷大人的扇子抵住,「祂」凑到了我的面前,即使是这么近的距离,我也没有办法看到稻荷大人的脸上有一丝的瑕疵。
  
   稻荷大人就是那么完美......
  
   「真的要留在我的身边吗?稻荷山可是很无趣的。」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您的!」
   「诶————小狐狸我还很期待我的店里能多一个人呢!!」
   「你走开!!!不许在稻荷大人面前衣冠不整!!!」
  
   满意地看到大吟酿退了半步,虽然他很做作地在拍自己的胸口,脸上那副装出来的惊恐模样有点欠揍。
  
   但是他能离稻荷大人远一点我还是挺高兴的。
   不去提那个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轻浮男人,总之,在那之后我便在稻荷山上住下了。
  
   稻荷山还挺安静的,如果没有那些时常会来打扰大人的人类就更好了。
   那些总是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大人虔诚的信徒,所以大人要为他们实现自己的祈愿。
  
   哼,一群只知道索取的无耻人类。
  
   不过这一切在我发现了我的力量之后,就变得没有那么烦人了。
  
   那种曾经不断夺去我灵力的银色力量在我的身体里游荡,而在我的转化过后,它们......好像变成了我的力量……
  
   一种如同那时的结界一样的力量……
  
   以灵力为媒介,自手中的钥匙间倾泻而出的白色浓密雾气很快便笼罩了整个稻荷山。
  
   我感觉得到,整座山都逐渐弥漫起这种由我所控制的雾气。
  
   这种雾气就像是一种结界,能够将心中并没有对稻荷大人有所敬意的人类隔绝在鸟居之外,而有雾气所在地方,若是有其他的生灵侵入,我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我看着自己掌心流动的那一缕缕雾气,有些惊喜。
  
   我终于,拥有了足以守护稻荷大人的力量!
  

稻荷山


   自从有了结界之后。
  
   能够打扰到稻荷大人的东西就越来越少,而我的力量恢复过后,我也可以将那些侵入稻荷山的「怪物」在第一时间处理。
  
   不再有人会打扰稻荷大人。
   稻荷大人也会时不时和我讲些「祂」所经历过的故事。
  
   偶尔那个叫做大吟酿的男人会带着他的侍从青花鱼来到稻荷山,找稻荷大人喝酒。
  
   要不是看得出稻荷大人还挺期待他带来的酒的话,我才不会让他们进入稻荷山。
  
   他是个很喜欢欺负其他人的轻浮男人,脸上也总是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不过......他是稻荷大人的朋友。
  
   「小~狐~狸~」
   「..................」
   「看到我怎么那么冷淡呀~你不想我吗~我给你带了金平糖来哦~」
   「谁要吃金平糖!!!……混蛋放开我的尾巴!!!!!」
  
   从他手里抢回尾巴,我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嗤嗤笑着几乎要笑倒在地上的大吟酿。
  
   「九尾~你看看你家小朋友~对着其他人都那么凶~」
   「谁让你没事总是逗他,狐狸乌冬面脾气其实还不错的。」
   「那也只是对着你哦~」
  
   看出大吟酿眼底的调侃,我没好气地在稻荷大人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小狐狸~我要冰镇过的西瓜哦~」
   「谁要给你去端西瓜!!!!!!」
  
   走出了鸟居坐在台阶上,我看到了那个同样坐在鸟居阴影之中发呆的家伙。
  
   要不是我对于鸟居太过熟悉,也许我并不会注意到这个藏身于阴影之中几乎湮灭了气息的家伙。
  
   「你就是青花鱼一夜干吧!」
   「......嗯。」
   「快把你的主人带回去!他每次都骚扰稻荷大人!」
   「……」
   「你是木头吗!」
   「不是。」
  
   我看着眼前这个说话从不超过三个字的家伙,微微眯起了眼睛。
  
   正当我想好好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忽然来自雾气传来的灵力波动让我竖起了耳朵。
   结果还未等我做出反应的时候,那个坐在鸟居阴影之中的家伙却率先站起了身。
  
   「血腥味。」
  
   我看着向传来波动方向疾跑而去的青花鱼微微愣住,随即便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混蛋!明明是我先发现的!等等我!!!!」
  

狐狸乌冬面


   「混蛋油豆腐————你给我下来!!!!」
   「就不——就不——」
  
   大吟酿提着壶酒悠悠然走上鸟居的时候,就听到了向来安静的稻荷山上响起了颇为嘈杂的声响。
  
   一旁,脖子上尚且绑着绷带的狸猫荞麦面笑意盈盈地伸出手,他的嗓音尚且有些伤后的沙哑。
  
   「大吟酿大人,稻荷大人留下话说,邀您后院共饮。」
   「嗓子还没好,怎么就出来接待我了~」
   「贵客登门,该有的礼节总还是要有的。」
  
   大吟酿看了一眼站在鸟居顶端的毛茸茸狐团子。
  
   「啊,这个是日式油豆腐,他们兄弟四个受伤,被乌冬面当成路边的小狐狸给捡了回来。」
  
   大吟酿若有所思地挑起眉角点了点头,便没有太过在意依旧在鸟居一上一下插着腰吵架的两人。
  
   走到后院,常年盛开的粉色樱花随风飘落几乎美成了一副画卷,只是,少了坐在櫻树下自斟自酌的慵懒男人。
  
   「九尾呢?」
   「大人应该在洗澡,你等着吧。」
  
   跑到后院的狐狸乌冬面依旧没有给大吟酿好脸色。
   他匆匆跑向了内室。
  
   「大人?稻荷大人?」
   「进来。」
  
   只是推开房门的狐狸乌冬面顿时瞪大了双眼,涨得满脸通红。
  
   「大大大大大大大人——」
   「呵呵......怎得,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刚刚为信徒祈福,尚且未转换过来罢了,过来,伺候我着衣。」
  
   低着头面红耳赤的狐狸乌冬面丝毫不敢抬头,
   小心翼翼地拿起了挂在屏风上的外衣,抬起手乖巧地为稻荷寿司着装。
  
   虽然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稻荷寿司已经变回了平日面对他们的青年模样,但狐狸乌冬面脸上的红色仍然没有褪去。
  
   「大吟酿来了。」
   「......今日怎来得如此早。罢了,你先去帮我们准备些酒水。」
  
   从内室间走出的稻荷寿司看着一溜小跑离开的狐狸乌冬面,因为他通红的耳根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酒过三巡,大吟酿颇有些好奇地看向吵吵嚷嚷前院的方向,而格外擅长洞悉人心的稻荷寿司在他开口前便回答了他的疑问。
  
   「应当是油豆腐又和乌冬面吵起来了。」
   「看你的样子,已经习惯他们的存在了?」
  
   稻荷寿司耸了耸肩,在大吟酿面前时,这个被其他人称之为神明的男人总是格外放松。
  
   「九尾我记得你不是个喜欢热闹的家伙?不然你不至于总是拒绝我的邀请了。」
  
   稻荷寿司挑了挑眉,看着一脸委屈的大吟酿。给他倒了杯酒。
   ——若是说俗世间男人撒娇是会令人有些无法适应甚至犯恶心,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总是例外的。
  
   「乌冬面喜欢热闹。便随他去了。」
   「他喜欢热闹?我看他恨不得圈死了稻荷山,谁都别进来打扰你们最好。」
   「并不冲突。」
  
   大吟酿撇了撇嘴,抿了口杯中带着樱味的酒水,眼底微亮。
  
   「哪儿弄来的?」
   「狸猫寻来的,他寻这些宝物,总是有一手。」
  
   酒水总是能让话变得多起来,大吟酿卷了卷唇角的酒液,他支棱着脸颊,看着同样微醺的稻荷寿司。
  
   「你就不觉得,那只狐狸崽子太过黏你了吗?」
   「 不过是孩童尚且并不知晓,自己真正所求之物为何。这才依赖我这将他救出困境之人。 」
  
   大吟酿侧颜看向不远处与狸猫荞麦面吵得面红耳赤,争吵着谁该来为稻荷寿司布菜的狐狸乌冬面,微微眯起了眼。
  
   他回过头看向稻荷寿司那双狐眸。
  
   「真的吗?可为什么,我觉得他清楚的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