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生煎

阅读

  ·  

2020-1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生煎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佳期如梦
生煎初始皮肤.jpg

画师:

生煎满星皮肤.jpg

画师:

生煎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生煎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生煎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生煎头像.jpg 生煎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斋藤小浪 米亚
专属堕神 头像-暴饮.png
暴饮
头像-河豚.png
河豚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蟹黄狮子头.png蟹黄狮子头
获取途径 景安商会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139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62 / 2366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0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87 / 4447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619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42 / 5072
食物 生煎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约20世纪20年代
性格 聪慧
身高 157cm
关系 喜欢: 菊花酒头像.jpg 菊花酒
信条
岁月深处的故事,就让手边的藏品讲述与我听吧。
简介
生煎是一种用油煎熟的小包子,流行于我国上海、浙江,江苏及广东一带,广受国人喜爱。它最早出现在茶馆,算是一种佐茶的茶食,但这里的茶馆指的并不是幽窗下高士雅客品茗的所在,而是和升斗小民去泡开水的老虎灶(开水间)伴生的普罗大众喝茶的地方。因此,有着油皮香肉的生煎,天生就带着浓郁的烟火气,一口咬下,落胃生香,人生快意时,其实很简单。
背景故事
看起来就很爽快,做事左右逢源。身上很有人间烟火气,让人觉得很亲切。有一点坚持,就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但她很喜欢去帮助别人,坚决不把帮的这个忙当做人情利用。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生煎-基础技.png
兰枝曲
(1级)生煎浮在空中扇着扇子,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93点伤害,同时降低其20%防御,持续3秒。
(41级)生煎浮在空中扇着扇子,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509点伤害,同时降低其20%防御,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生煎-能量技.png
云烟谣
(1级)生煎张开卷轴,开始吟唱,提高友方全体70%的攻击力,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42点生命力。
(41级)生煎张开卷轴,开始吟唱,提高友方全体70%的攻击力,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546点生命力。MAX
连携技
生煎-连携技.png
超级云烟谣
连携对象 菊花酒头像.jpg 菊花酒
(1级)生煎张开卷轴,开始吟唱,提高友方全体85%的攻击力,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50点生命力。
(41级)生煎张开卷轴,开始吟唱,提高友方全体85%的攻击力,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655点生命力。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好你好~我叫生煎,还请多多关照~
登录
回来啦?东西给我,你先坐着歇歇,茶水一会儿就来。
冰场
好冷,藏品放在这种地方可不行。
技能
恶客登门,自当好生招待。
升星
这样干起活来就轻松多了~
疲劳中
呼——不行了,我得歇一下。
恢复中
果然休息时间就该好好享用一顿下午茶。
出击编队
欸?我只是个......好吧,就交给我了!
落败
糟了,这下可麻烦了......
通知
让一让,小心烫。
放置台词1
御侍这儿放的都是些珍品呢,得小心打理。
放置台词2
御侍不喊我,店长不唤我,还真是~嗯——难得的清闲啊~
触碰台词1
把帮助他人当成一种有目的性的投资,这种想法还真是糟糕啊。
触碰台词2
古玩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行业,涉及领域繁多,要求学识驳杂,但是真的很有趣。
触碰台词3
家里的典藏室就放心地交由我来打理吧。
誓约台词
岁月会在古玩奇珍的每个罅隙里留下痕迹,我愿你也如此待我,好叫我见证与你一起走过的每一瞬光景。
亲密台词1
这里的每一样器皿和饰品,都承载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那么你呢?在你的身上,又有怎样的故事?
亲密台词2
想在很久以后,人们拿起我们的随身物品时,能够娓娓道出,两个相互珍重的人所经历的美好曾经。
亲密台词3
还是堂倌的时候我就在想,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呢?对我来说,与古董为伴是一份特别的人生惊喜,而遇见你,亦如是。
放置台词3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这些物件尘封在漫长的岁月中许久,它们......会觉得寂寞吗?
胜利台词
有帮上忙就好啦。
失败台词
非常抱歉!我会补偿你的!下次一定可以!
喂食台词
呀!谢谢!!我很喜欢哦!你费心啦~
换装独白
佳期如梦 能与你短暂相逢的时光,胜过无数寻常朝暮。

故事

评判


  「这青瓷内壁的纹路过于工整细致,颗粒感分明,底端印的是耀之州林窑的鉴图,可林窑出品的二十种耀青花中,没有任何一种瓷器的款式会同时包含暗亮两种圈纹...….」

  「从瓷口上看,缺口一小两断,这是典型的流断口,属于耀之州青瓷发展中代诞生出来的艺术口,但瓷口的圈样走的却是早期的款式....…」

  「综上所述,这是一件拙劣的仿制品。」

  指尖点过盛在红绸上的器皿,我竭力控制起伏的情绪,用尽可能平缓的声音将我的分析一一道来,继而长出一口气,紧张地等待台下众人给出的点评。

  「啪啪啪—」

  先是响起零碎的几下拍掌,很快,便聚成了如潮的声浪。

  「你不错。」

  一位蓄着宽长白须的老者站了起来,眸中蕴着淡淡的欣赏与宽慰。

  「这是哪家的孩子?」

  「回尺河大师,生煎现在是在我家做活。」

  店长从厅堂的角落里探出头来,对着老者弯腰行礼。

  「喔——我记得你,你也不错,带出过很多好苗子。」

  被唤作尺河的老者眯起了眼,抚着长须笑道。

  「恭喜,今年的桂冠是你们的了。」

  跟着店长离开大殿,一路上不断地有人对着我作揖道贺,我懵懂地一一还礼,犹自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店长,我......」

  「别这么紧张。」

  店长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现在可是南离印馆的小名人。」

  「综上所述,这是一件拙劣的仿制品~」

  说着,店长忽地怪声怪气地模仿起我在台上作出的最后一句总结,旋即大笑出声。

  「厉害了生煎,别人不知道,我可明白的很,你来店里这小半年,我可没教过你多少东西,基本都是你在自学,没错吧?能到这份上,可以啊。」

  看着店长畅快的模样,我也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

  待他平复心情后,认认真真地回道。

  「那也要谢谢您把我带进这里。」

  「别了,我也就是拉了你一把,走到今天都靠的你自己。」

  店长摆了摆手,示意我不必多说,随后指了指前方的阁楼。

  「去吧,去领取属于你的奖励。」


剑穗


  这是一座年岁悠久,古意盎然的石质小阁。

  作为南离印馆为数不多的藏宝室,阁楼里封藏着许多价值不菲,来历神秘的古玩。

  得益于先前夺得的鉴宝桂冠,我有幸能在此处挑选一件物件,作为正式晋升的认证礼。

  按捺下激动的情绪,我好奇地在阁楼中探寻着,在每一个感兴趣的藏品前驻足打量。

  这里有奈弗拉斯特出土的,书写着神秘文字的断碑。

  也有耀之州神君捐赠的,来自神言八峰不可言说之地的高大兵俑。

  我甚至还看见了数块由格瑞洛探险家们自深海带出的诡谒碎片。

  目光在这些物件背后的书卷上游移着,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古董行业中流传许久的一句话。

  「我们收藏的不是古董,而是故事。」

  指尖在柜架与链锁间滑过,没有尘灰,却依旧能够感受到流转其间的光阴痕迹。

  「真好啊。」

  绕过一个又一个展品,我由衷地在心中感慨了句。

  这样的地方,就算比起图书馆来也不逞多让。

  忽地,一处展区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里摆放着大量的兵刃战俑,仿佛一座小型的战场,向外逸散着浓烈的煞气。

  我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小心地迈着步子。

  总觉得......

  像是有什么在吸引我一般。

  许久后,我终于找到了带给我异样呼唤感的源头。

  那是一个由玉盒封存的剑穗。

  一朵玉制的菊花下挂着一块布满斑驳痕迹的青色圆玉,隐约可见上面刻着一个浅淡的念字,圆玉的下摆凿出了一个小洞,衔挂着一簇淡黄色的丝绒。

  「这是...….」

  我捧起玉盒,试图翻看后方记载来历的书卷。

  然而......


淡忘


  「没有来历的藏品?」

  坐在回程的马车里,店长接过了我手中的玉盒,从怀中拿出一片金色的眼镜戴上,仔细地打量着。

  「这并不奇怪,不是每件古董都能找寻其来历,倒不如说,最开始你们的任务就是找寻这些无根之木的源头。」

  「任务?」

  我歪了歪脑袋,迷惑地重复店长所说的词汇。

  「嗯,任务,早在很多年前,鉴赏大会的优胜者获得的奖励就是挑选一件没有来历记载的古物,将找寻古物来历作为一个终生的考验,也是一个鞭策,寓意在这条路上永远都有你不知道的故事,所以不要停下前行的脚步。」

  店长收起眼镜,将玉盒交还给我,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里般,轻声道。

  「后来印馆越做越大,消息来源也越来越多,阁楼里的不知来历的藏品也在逐渐变少,这个习惯..……或者说习俗,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泯灭了。」

  说着店长回过神来,对着我笑了一下。

  「所以你看,时间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很多人很多事会消逝其间,所以作为收藏赏

  玩古董的我们,在学会辨别真伪之外,更要学会包容与承载,用另一种方式去传承故事。」

  店长缅怀的低语意味深长,我接过玉盒,轻抚着闪耀着黯淡荧光的透明玉片,仿佛触碰到了内里的剑穗般,不由自主地念叨道。

  「你的身上,又有怎样的故事呢?回到驻地,我回归了往常平静的生活,虽然心中还挂念着剑穗的事情,却并没有什么契机和巧合能让我弄清它的来历。

  渐渐地,我忘了这件事情,偶然某天记起,心血来潮地把它改了改,做成腰佩戴在身边,就像护身符那样。


荒诞


  鲜血弥漫,喊杀震天。

  恍惚间我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倒在一片泥泞里。

  「生...….煎...….」

  微弱的呼唤在耳旁响起,我看见了一个女孩。

  华丽的衣着与漂亮的面庞上沾满泥水与血迹。

  她是谁?

  下意识闪过疑问。

  眼前的一切分外地陌生,可为何女孩的瞳孔,让我隐隐有些熟悉?

  女孩的生命气息愈发微渺,看着这一幕,我的内心仿佛有某种链接断裂开来。

  「你..….」

  还未来得及张口。

  疼痛骤生,我下意识低呼出声,双眸开合间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再次睁眼,发现自己双手镌着锁扣被捆绑在一方木架上。

  前边是举着火把振臂高呼的男人,还有一圈神情蕴藏着恐惧与好奇的民众。

  「看呐!这就是恶魔,美日其名飨灵的秽物!我们..….」

  「这.....」

  张了张嘴,我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又迎来一阵熟悉的疼痛。

  这次睁眼,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周身缭绕着云雾,下方是一片空旷的广场,散布着大量混乱的民众。

  这次我学聪明了,闭嘴无言,悄悄地转动脑袋,却注意到了让我惊恐无比的事实。

  我正被人搂着腰肢漂浮在天上。

  下意识侧目,只见那人头戴斗笠,身着华服,手持长剑,一如耀之州古籍里记载的剑客。

  惊恐在我视线上移的瞬间烟消云散。

  斗笠的帷幕纷飞间,隐约可见其下动人心魄的眉眼。

  「真美啊..….」

  我在心间讷讷道。

  恍若殿堂上挂着的画中仕女。

  清艳不可方物。

  「真是愚昧。」

  女子望着下方用轻慢的语调嗤笑道。

  说着,她转过头来看向我。

  如琥珀般晶莹剔透的眸子流转着令人恍惚的韵味。

  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别怕。」

  她说。

  抬手,长剑轻划,一抹白光骤然亮起,充斥于天地之间。

  我的视野逐渐被白光占据,在最后那一刹那,我在心间刻下了那双晶莹的眼眸。

  白光褪去,再次睁眼。

  眼前是一片熟悉的天花板。

  愣怔间,门外陡然传出一阵拍打声

  「生煎。」

  「生煎?」

  「起床了生煎,店长喊你,来贵客了。」

  还在回味方才看见种种余韵的我瞬间被这句话拉回了现实。

  「来了!」

  我匆忙地应了一声,随手抓过枕边的腰佩便出了门。

  在下楼时看见了帮佣口中的贵客。

  一位头戴斗笠,身着华服,腰佩长剑的女子,正散漫地坐在待客的木桌前,与店长对饮闲话。


生煎


  和其他飨灵不太一样,生煎并没有自己的御侍或者说,她记不清自己的御侍是谁。

  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是个普通茶楼里的小堂信被茶楼老板随性地差遣着做些琐事。

  日子说不上苦,却也没有什么味道。

  忙碌的日常让生煎完全顾不上休息。

  虽然偶尔也会想想自己缺失的那部分记忆,但更多的时候,思绪还是围于冗长无趣的生活里。

  直到后来,生煎遇见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客人,奉着老板的命令小意地伺候着,闲谈时却让客人对生煎生出了几分兴趣。

  「一个不知道自己御侍是谁的飨灵?」

  客人顺着话题与生煎攀谈了起来。

  二人竟一见如故,越聊越觉得有趣。

  再后来,这位客人便将生煎买了下来,带进了自己经营古董生意的店铺里。

  「相见,即是有缘。」

  那人说。

  本来对与自己做什么,喜欢什么都没太多概念的生煎,在古董店里工作时,慢慢地对这些久远的物件产生了兴趣,想要开始了解它们背后的故事。

  也会在闲暇时,思考自己遗漏的记忆里,会不会也有一个特别的故事。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生煎很快在这行里做出了些门道。

  甚至一举拿下老板店铺背后的总店所举办的鉴赏大会的桂冠。

  生煎出了名。

  可她还是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么。

  直到后来,她做了一个梦。

  而梦醒后,又遇到了一个飨灵。

  「我不怕....」

  不知为何,站在楼梯上的生煎,望着下方的人影,心间生出了些许欢喜,轻声念道。

  一场荒诞的飨灵猎杀运动让两个人相遇。

  然而人类愚昧的暴行愈演愈烈。

  眼看大厦将倾,不得已,菊花酒只好留下了她本命剑的剑鞘,并拆下剑穗系于其上,交予生煎护佑她,自己则是与黄山毛峰、重阳糕等数位飨灵四处救火。

  本想着有自己本命剑的剑鞘,和一截加持过佛法愿力的剑穗可保生煎周全,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察觉到了剑鞘预警的菊花酒飞速回赶,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地废墟,生煎与剑鞘一并失去踪迹。

  在重阳糕的推荐下,菊花酒拉着黄山毛峰搜遍了附近的城镇,卦象却显示生煎一直停留在此地。

  最终两人只能得出生煎已然消逝的结论,黯然离开。

  不曾料想其实是被心存善念者藏匿了起来。

  命数如线,红尘兜转,总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