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糖蛋糕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翻糖蛋糕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灯影梦愿
翻糖蛋糕初始皮肤.jpg

画师:

翻糖蛋糕满星皮肤.jpg

画师:

翻糖蛋糕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翻糖蛋糕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翻糖蛋糕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翻糖蛋糕头像.jpg 翻糖蛋糕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久保百合花 冯骏骅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开胃水母.png
开胃水母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柠檬派.png柠檬派
获取途径 【骑士们的晚宴】【我们的诞生日】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2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0 / 209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9 / 36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Hp icon.png 生命值 421 / 771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50 / 5202
食物 翻糖蛋糕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温柔
身高 161cm
关系 喜欢: 香槟头像.jpg 香槟
信条
有值得庆祝的事,我都会献上祝福的。
简介
翻糖蛋糕是人们在庆祝活动中经常需要准备的美食,除了丰富的口味之外,最重要的也在于它多姿多彩,赏心悦目的造型,不管任何时候看到它,总能让人们的心情好起来。
背景故事
一直倾听其他人愿望的神子,对于所有人都抱有同等的善意。在需要的时候也能够强硬起来驱逐恶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翻糖蛋糕-基础技.png
甜蜜祝福
(1级)翻糖蛋糕身边的蜡烛围成的圈逐渐扩大,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7点生命,持续8秒,同时使全体友方免疫魅惑,持续8秒。
(41级)翻糖蛋糕身边的蜡烛围成的圈逐渐扩大,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91点生命,持续8秒,同时使全体友方免疫魅惑,持续8秒。MAX
能量技
翻糖蛋糕-能量技.png
糖分诱惑
(1级)翻糖蛋糕闭上眼睛许愿,恢复有方全体195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5点生命,持续5秒。
(41级)翻糖蛋糕闭上眼睛许愿,恢复有方全体2535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455点生命,持续5秒。MAX
连携技
翻糖蛋糕-连携技.png
超级糖分诱惑
连携对象 香槟头像.jpg 香槟
(1级)翻糖蛋糕闭上眼睛许愿,恢复有方全体234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42点生命,持续5秒。
(41级)翻糖蛋糕闭上眼睛许愿,恢复有方全体3042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546点生命,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Happy birthday,my lord.
登录
欢迎回来,今天有发生什么好事吗?
冰场
这里若是能再下些雪就更好了……
技能
神会永远守护着你。
升星
我也可以许一个愿望吗?
疲劳中
请您……不要让蜡烛熄灭……
恢复中
守护的火焰,不会熄灭。
出击编队
我会为您驱散所有黑暗。
落败
恶魔……你不可以伤害他……
通知
你要来许个愿吗?
放置台词1
蛋糕的话,加点奶油会不会更好吃呢?
放置台词2
可怜的小家伙,饿坏了吧,这是御侍大人的点心~我们偷偷的,不要被御侍大人发现了哦~
触碰台词1
您有什么烦恼想要和我倾诉吗?
触碰台词2
发自内心的祈愿,愿望就有可能实现哦~
触碰台词3
我会守护着您不让您被恶魔侵蚀的,所以安心睡吧。
誓约台词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许一个愿望,我想让这一刻久一点,更久一点。
亲密台词1
蜡烛的火光将照亮我们今后的时光。
亲密台词2
你的生日就快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呢?
亲密台词3
比起哭泣的表情,我更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放置台词3
我就偷吃一点点,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啊……好甜~
胜利台词
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失败台词
我……我还可以继续……
喂食台词
本来该是我送你礼物的……我会好好珍藏的。
换装独白
灯影梦愿 我可以为你实现三个愿望~不可以耍赖哟~

故事

平淡的生活


  「和神子姐姐再见!」
  「神子姐姐再见!」

  我弯下腰向那些唱诗班的孩子们道别,看着他们脸上灿烂甜美的笑容,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我所在的教堂即将要迎来一年一度最为盛大的节日——圣庆日。
  在那天,我们要为整个城市的人们献上最完美的演出。

  为此,这些孩子们已经努力地排练了很久。
  当然,我也十分期待演出的那一天。

  送走了最后一个唱诗班的孩子,我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狠狠地用双手拍上了自己的脸颊。

  「翻糖蛋糕!坚持住!你可以的!」

  握紧拳头给自己鼓了鼓气,我回到教堂后属于神职人员的厨房,拿上了用来购买食材的篮子。

  「神子大人!牛奶也快用完了!过几天的圣庆日需要,你能不能去牧场多带一些回来?」
  「好~我还要去一趙集市,你们还需要带什么吗?」
  「我想吃苹果!」
  「好~」

  我提着篮子来到集市,集市上的人们大多已经和我十分熟悉。
  他们热情地招呼着过往的来客,在看见我时还不断往我的蓝子里塞上一些他们的“心意”。

  我想要拒绝,却被他们故意板下的脸所“威胁”,只好接下了他们的“小小心意”。

  「神子大人你就别和我们客气了!上次我们家孩子受伤,如果不是你,他的腿就保不住了!」
  「是啊是啊,还有之前我父亲生病!」
  「你可一定要收下,这是我们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要是你这点都不肯收,那我们以后还怎么敢麻烦你呀!」
  「而且如果不是你把这个城市划为了自己的领地保护着我们的城市,这里早就和其他城市一样混乱了!」

  看着一分钱没花就收获颇丰的篮子,我有些无奈,但是每当看见他们和善笑容背后对我表达出的善意,我就无比地感谢这个充满善意的世界。

  我将所需的物资购置齐全,回到了教堂。今天是由我来准备大家的晚餐,我正站在炉灶前熬煮着香气四溢的浓汤,忽然,摆放在窗台上的一只小碗不知为何摔落下来。
  我连忙伸出手在它摔到桌上前伸手接住了它。

  我松了口气,我抬起头看向窗台。
  窗台上出现了一只黄褐色的松鼠,那双黑豆一般的小眼睛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忽闪忽闪的,它惊恐地试图用窗帘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挡住。

  我忍不住用手指挡住嘴唇,轻轻地笑出了声。

  「小家伙?你是肚子饿了吗?想要吃点什么吗?」
  「吱吱——」

  这样平和的生活,应该就是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吧。


变化


  我并没有等到我所期待的圣庆日。

  炮火打开了圣夜前夜的城门,巨大的爆炸声将这座正在沉睡的城市惊醒。

  我匆忙地披上外套来到了教堂外。以往雅致宁静的小镇此时被冲天的火焰染红,巨大的火光将天际染上了如血的红色。

  看着一夜之间蒙受巨变的城市,我有些不知所措,然而很快我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看见了那些昔日熟悉的脸庞正在焦急地往教堂赶来。

  我将他们迎入教堂,看着那些因为害怕而哭花了小脸的孩子,我蹲下身,用拇指擦去了他们脸上烟火染上的痕迹。

  「别害怕,有姐姐在,他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姐姐!你要去哪里!」

  我在孩子们惊讶的眼神中走到了教堂外,从外面死死地关上了教堂的大门。

  我看着门口那些手握武器,身着重甲的土兵们,张开了双手将教堂护在了身后,只有祈祷时会燃起的蜡烛在我的身边盘旋。

  「这里是神子所守护的城市!你们想要做什么!」

  我戒备地看着骑在马上的指挥官,紧紧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我并不是擅长战斗的飨灵,但也会尽力去保护那些在我身后的普通人们。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指挥官只是看了我一眼,就骑着马离开了。

  「我们不会伤害投降的土兵以及普通民众。」

  他带着浩浩荡荡装备精良的部队有秩序地离开,除了被他们用来威慑守城官兵而轰开的城门,城市奇迹般再无更多损失。

  我身后的大门被轻轻推开, 孩子们小心翼翼地挤了出来,一个胆小的女孩儿躲在我的身后,她轻轻地拽了拽我的裙角。

  「姐姐,我们…...是不是没事了?」

  我搂紧了小女孩儿的肩膀,微微颤抖的手昭示着我的不安,但是不知为何,我却想要相信那个指挥官说的话。
  他不会伤害我们。

  「没事了,我们没事了。」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那支军队竟然是反叛军。
  但是这个时候,反叛军的首领已经成为了新任的国王。

  自从新国王上任,原本正在逐渐崩坏的国家,开始一点点变好。

  我身为这个国家的神子,能够做到的只有庇护我所在的这座小小的城市,无余力向其他城市的人们伸出援手,但是他却做到了。

  各种各样严厉的律法接连公布,大量贪婪残忍的贵族被定罪,那些无力从权贵手中保护自己的普通人,终于也敢抬头挺胸地生活。


认可


  在这个国家,神权曾经被作为和皇权等立的一种势力,甚至在国王的继任时,都需要得到历任神子的认可。

  我的御侍是前一任的神子,她在高去时将守护这个国家的任务交给了我。
  她说,我是神的礼物,是神让她召唤出了我。
  我能够治愈大家的力量,也是来自神明的馈赠。

  我曾问过她,为何我们不曾听过神明的声音,也从未感受到过他的降临。
  御侍大人这样告诉我。

  「神明大人是仁慈且贤明的存在。你也许无法感受到他的存在,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我们。在我们遭遇困难的时候,他一定会帮助我们。」

  我相信我的御侍,我也相信赋予我力量,让我能够治愈大家的温柔且强大的神明。



  随着时间的流逝,国家的衰弱,神权逐渐呈现出了颓败的势头。
  但是,我却无力改变那样的现状,我能做的,只有用我仅剩的话语权,保护好我所在的这片土地。

  我的力量让很多人将我视作神明的代行者,他们宁愿用一个小小城池的自由来换取自己的未来。
  只是一个小小城市的自治权,就能换取我的一个承诺,对他们来说何乐而不为。
  毕竟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不需要任何救治。

  拜力量所赐,我这才能让我所在的城市不受外界的侵扰,安然地度过那些难熬的岁月。

  通过传闻,我知道那名将整个国家重振起来的王者受到了不少的诘问。
  无数人借以神明质问他,为何要反抗神明的授意摘下了神明赐予王者的王冠。
  甚至反抗他的命令、拒绝他立下的法律。



  我知道,那些人瞄准的,不过是藏在王座背后的权势财富罢了。

  我不能眼看着神明成为诘难一个合格王者的借口,
  那个人为这个国家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已经足以让神明赐予他属于王者的祝福。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拜别了我熟悉的人们,来到现在的王城。

  我想,即使是神权日渐衰败的现在,有了神子的认可后,那些以神明为借口的贵族也不会再有借口来为难他了吧。

  但是就在我前往皇宫时,街边一个不断哭泣的孩子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小朋友,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我小心翼翼地蹲在了那个瘦弱的孩子身边,轻轻地安抚着他。我发现他的膝盖上有着严重的擦伤,体温也烫得惊人。

  我向四周张望了一圈并没有在附近发现他的家人,忍不住皱起眉头。

  「小朋友,你发烧了,你家里的大人呢?」
  「呜呜呜,我爸爸被抓走了。」
  「被抓走了?!」
  「呜呜呜,他为了让我看病,去偷了一个叔叔的钱。然后就被抓起来了。」

  面对这复杂的情况,我有些不知所措。
  一旁一个商人打扮的男人有些犹豫地靠近了过来。

  「你是这个小朋友的亲属吗?」

  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男人叹了口气,表情也有些犹豫。

  「我是被偷了钱的失主,我知道那个小偷家里的情况之后,也曾主动向法官求情,哪怕让他先等孩子的病好再继续服刑。但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我来这里是想自己带这个小朋友去看病,但他怎么也不相信我,小姑娘,你能不能代替我带他去看病。」

  我看着瘦弱的孩子和递到手中的钱袋,沉默了许久,
  那个男人却仿佛憋了很久,滔滔不绝地和我倾诉。

  「虽然我能够理解法官大人的顾虑,自从新的君王上任之后,国家的法律越发完备,国家也逐渐变好,但是新的君主有时过于不近人情了。上次还有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因为偷了面包而被重罚......」

  将那个生病的孩子安顿好已经到了傍晚,我回到旅馆,打算明日再去皇宫。

  正在我即将休息的时候,木制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我有些疑感地打开房门,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却比起我的记忆中要苍老许多的男人。

  「神子大人,很久未见,您还是这样年轻的模样,而我已经苍老成如今这副模样了......」

  我将他接进了房间,御待还在世时,我见过还是少年的他。
  他的父亲是少数有着足够的远见和智谋,井且一心一意为人民着想的老臣,而他也很好地继承了他父亲的才干,努力地在他的位置上为人民服务。

  「神子大人,我听闻您赶来的消息就马上来找您了。太好了,陛下总算不用继续忍耐那些人了。」

  我们约定了明日在皇宮见面。
  送走大臣,我望着星光闪烁的夜空祈祷。

  希望明天能够一切顺利......


冲突


  我如约来到了皇宫的后门,在大臣的帮助下,我进入了宏伟的宫殿。

  鞋跟在光可鉴人的瓷砖上踩出清脆的声响,我随着大臣走进了装饰着无数精美绝伦工艺品的议政大厅,顺着柔软的暗红色长毯向前走去。
  偌大的宫殿中,只有最顶端金黄色的王座之上坐着一个男人。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竟然就是我当时在教堂门口见过的指挥官。

  他斜倚在王座之上,一只手支着下巴打着瞌睡,一副闲适的姿态,但这慵懒的模样却和王座无比的相称。

  我仰头看着那个男人,忍不住轻轻皱紧眉头。

  这时我才感觉到,那并非一个人类,而是一个和我一样的飨灵。

  老臣向他介绍了我的身份,他的反应有些冷淡,
  我走上前,低下头以臣子之礼恭敬地向他祈求。

  「启票陛下,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陛下能够考虑。」
  「哦?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吗?」
  「并不是,陛下,我只是想要祈求,您的法律是否能够再温柔一些。虽然严厉的律法是治国的根本,但是有太多情理上的事情,一刀端绝未免过于不近人情了。」
  「妇人之仁。」

  我皱紧眉头看向王座上那个将我的话弃如敝履的男人。

  「这并非妇人之仁,这是一个君主所需要的仁德。若是只有冬日寒风没有一丝温暖,人们将如何坚持!」
  「哼,从未坐过王座之人,何人给予了你如此妄言的勇气。若是太过温柔,那些人怎么会害怕律法,律法又有何存在意义。若是人人都来求饶,那无妄受灾之人又由谁来保护。」
  「我并非要求您宽恕所有有罪之人!但总还是有一些需要容情之事!」
  「荒谬!」

  我看着他不满的表情,咬紧下唇。

  「我没有办法认可陛下的理念。」
  「正巧,我也没有办法赞同你的理论。」

  在大臣有些为难的表情中,我们两人对视良久,最终,不知为何我听着他爽朗的笑声我也忍不住一起笑开。

  「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这里住下,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你说服我,还是我会说服你!」


翻糖蛋糕


  翻糖蛋糕所在的国家,曾经是一个神权与王权并立,甚至神权隐隐高于王权的国家。

  国王的权利、地位,都需要通过神子聆听神明的旨意来授予。

  但是随着帝王的年迈,旁系皇族的欺瞒和鼓动,帝王不再有当年那般杀伐果决的判断力。

  而那些被贵族领地上的人们,也逐渐被贵族所欺压和剥削。
  人民痛苦不堪。

  而皇族对于神权刻意的镇压更是让神权的势力越发缩减。

  身为神子的继任者,翻糖蛋糕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拯救这个国家,
  她只能努力地保护好由神子庇佑着的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们。

  帝王的猜忌即将害死最后一个立国安邦的功臣,这名有着赫赫战功的老将军在奸险小人的陷害之下险些丧命。
  也就是在那一天,年迈的将军带着他的飨灵,率领他骁勇善战的土兵们揭竿而起。

  翻糖蛋糕曾在自己的领地内,见过那个长发的飨灵,但是那时充满戒备的她并不知道,这只不过是他们缘分的开始。

  那个叫做香槟的飨灵,正如同香槟代表的意义那般代表了胜利。
  很快,国家的一切就掌握在了老将军的手中,老将军的身体在那场无妄之灾中破败不堪,很快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无子无女的他将如同深爱自己孩子那般深爱着的这个国家,交给了他最为信任的飨灵。

  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好。

  翻糖蛋糕欣喜地发现原本颓败的国家,在香槟大刀阔斧的改革下,迅速恢复着了勃勃生机。

  但是败落的神权此时却成为其他失去了权势的贵族们桎梏香槟的借口。
  纵使神权已经败落,但是伟大的神明仍是人们的信仰。
  原本对于新帝王的拥戴,逐渐动摇了起来。

  得知此事的翻糖蛋糕主动前往王城,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帮助这个拯救了整个国家的家伙。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对于帮助了整个国家的香槟的感谢,更是对于无能为力的自己的一种救赎。

  再次见到香槟的时候,翻糖蛋糕因为自己前来王城路上的见闻提出了一些见解。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看法却和香槟的见解有所冲突。

  不知是出于说服对方,还是为了向对方证明自己才是对的,翻糖蛋糕冲动地同意了香槟的邀请在王宫住下。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不顾后果的冲动。

  在各执已见的争执和互不退让的争吵中,翻糖蛋糕和香槟越发熱悉起来。

  在互相了解的过程中,她逐渐见到了在议会之上从未见过的香槟,私下的香槟是个有些霸道还有些孩子气的家伙。

  当然,如果不是和香槟的争执、坚持甚至是争吵,她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竟然还会有暴跳如雷的时候......


神器

  • 祈愿蜡烛
  • 神器线路
翻糖蛋糕神器.png
辅助红绿蓝黄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19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1
Hp icon.png 生命值 224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95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84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48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9
攻击力+79
普通节点2 防御力+22
防御力+44
普通节点3 攻速值+618
攻速值+1235
普通节点4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5 攻速值+1235
攻速值+2470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9
攻击力+79
攻击力+118
普通节点7 上:爆伤值+2280
下:暴击值+1320
上:爆伤值+4560
下:暴击值+2639
上:爆伤值+6840
下:暴击值+3959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防御力+17
防御力+33
防御力+50
防御力+67
普通节点10 生命值+337
生命值+673
生命值+1010
生命值+1347
普通节点11 攻速值+695
攻速值+1390
攻速值+2084
攻速值+2779
塔可节点Ⅰ(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使防御力最高友方单位受到的伤害减少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恢复血量百分比最少一名友方单位已损失生命值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的血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使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单位3秒内每秒获得23 4 5 6 7 8 10 12 15)点能量
塔可节点Ⅱ(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有5%概率,恢复血量百分比最少的一名友方单位已损失生命值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的血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攻有5%概率,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两名敌方,持续3秒并对其造成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攻有5%概率,全体友方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持续6秒
塔可节点Ⅲ(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使全体友方单位每秒恢复12 2 3 4 4 5 6 8 10)点能量,持续4秒,并使他们造成的伤害增加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基础技触发效果,恢复全体友方已损失生命值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的血量并增加他们造成的伤害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基础技触发效果,眩晕敌方全体角色,持续1秒(这个效果每1212 11 11 10 10 9 9 8 8)秒最多发动一次)并驱散全体敌方身上增益效果,同时每秒扣除全体敌方23 4 5 6 7 8 10 12 15)点能量,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15秒,下一次普通攻击恢复全体友方单位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能量并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的技能伤害,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15秒,魅惑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并提高其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5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15秒,使友方全体无敌并增加所有伤害9%12% 16% 19% 23% 27% 32% 38% 45% 55%),持续3秒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15秒,让全体友方下5秒能免疫眩晕,每次释放技能,都会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另有20%概率附加秒伤攻击力2%3% 4% 5% 6% 7% 8% 10% 12% 15%)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这两个效果88 7 7 6 6 5 5 4 4)秒内最多各自起效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15秒,让全体友方下5秒能免疫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每次攻击,都会对他的随机一名友方造成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另有20%概率眩晕他自己2秒(这两个效果88 7 7 6 6 5 5 4 4)秒内最多各自起效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15秒,让全体友方下5秒能免疫眩晕,每次释放基础技后,4%5% 7% 8% 10% 12% 14% 17% 20% 25%)概率使全体友方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同时造成的伤害增加4%5% 7% 8% 10% 12% 14% 17% 20% 25%),持续6秒(无敌效果2020 19 19 18 18 17 17 16 16)秒内最多起效一次,增伤效果1616 15 15 14 14 13 13 12 12)内最多起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