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香槟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真实之眼
香槟初始皮肤.jpg

画师:

香槟满星皮肤.jpg

画师:

香槟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香槟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香槟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香槟头像.jpg 香槟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高桥英则 边江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海兔.png
海兔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卡布奇诺(食物).png卡布奇诺(食物)
获取途径 【骑士们的晚宴】【王之佳酿】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5 / 432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122 / 105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28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195 / 5742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750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88 / 3648
食物 香槟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约5世纪前
性格 高傲
身高 188cm
关系 喜欢: 翻糖蛋糕头像.jpg 翻糖蛋糕 蛋奶酒头像.jpg 蛋奶酒 火鸡头像.jpg 火鸡
信条
只要有我在,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简介
香槟一度是王公贵族们最爱的饮料,并在当时使葡萄酒业蓬勃发展。香槟的声誉在这之后传播海外,成为一种时尚,因为这种时尚,也使它成为了节日或聚餐庆祝等活动中不可或缺的饮品。
背景故事
从未尝过败绩的战将,对于自己的身份十分自豪,如果有人触犯会动怒。在长久的胜利之后加冕为王。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香槟-基础技.png
快速射击
(1级)香槟举枪快速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15点伤害,同时提升自身15%的攻击速度,持续8秒。
(41级)香槟举枪快速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495点伤害,同时提升自身15%的攻击速度,持续8秒。MAX
能量技
香槟-能量技.png
香醇爆破
(1级)香槟对准鸟笼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52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5%,持续5秒,并使其增益效果清空。
(41级)香槟对准鸟笼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676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5%,持续5秒,并使其增益效果清空。MAX
连携技
香槟-连携技.png
超级香醇爆破
连携对象 翻糖蛋糕头像.jpg 翻糖蛋糕
(1级)香槟对准鸟笼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24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持续5秒,并使其增益效果清空。
(41级)香槟对准鸟笼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8112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持续5秒,并使其增益效果清空。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欢呼吧,我会为你带来胜利。
登录
下次带上我一起出去吧,我不会让你输给任何人的。
冰场
唔——这里真让人舒服,要不,收复下来吧……
技能
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升星
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感到荣幸。
疲劳中
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恢复中
只不过是战斗中的小憩而已。
出击编队
出发了,你可要跟上我啊!
落败
这……不可能……
通知
享用的时候需要来点香槟吗~
放置台词1
教廷那些杂碎,全部切碎就好了。
放置台词2
无论是酒,还是武器,我都只会要最好的。
触碰台词1
是想和我喝一杯吗?
触碰台词2
嗯、想要什么?我仓库里的金币够不够?
触碰台词3
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誓约台词
只要你想,我可以让你拥有全世界。
亲密台词1
你喜欢哪个国家,我把他当做礼物送给你好不好?
亲密台词2
只有你,我愿意认输。
亲密台词3
你永远都不需要考虑失败的后果。
放置台词3
胜利,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胜利台词
不要因为这种一目了然的事情惊讶。
失败台词
我向你承诺……绝不会有下次……
喂食台词
这是?……你一定不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的。
换装独白
真实之眼 我将揭晓一切暗夜,灼见于世界之巅。

故事

猜忌


  御侍说,我的到来就如同对他将赢得胜利的贺礼那般令人欣喜。

  我的御侍保卫这个国家已经几十年有余,在和妄图侵犯这片土地的人的战斗中获胜的次数也远远超过了能想象的数量。

  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参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士兵,守卫着这个原本贫弱的国家,一次一次的战役,身上数不清的伤疤,赫赫战功记载着他的岁月,承载着他的荣耀。

  如今,他的两鬓已经班白,本该乐享天伦的年纪却还是子然一身,只有我这个飨灵伴随左右。

  他总是笑着和我说,这个国家就像是他的孩子,他从最好的年华开始就守护着它,看着它一点点壮大,一点点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

  每当他看到街边因为他凯旋而欢呼的人群,他都会和我说,他不曾后悔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然而,高坐于王座之上的帝王辜负了他的付出。

  掌握着兵权的御侍成为了昏庸帝王猜忌的对象。
  谁也想不到,一场简单的宫宴,竟成了御侍走向绞刑架的断罪场。

  其他亲人早已作古,也没有其余子嗣。
  御侍将我视作他的兄弟,那是个并不怎么温柔却会为自己重视的人努力的奉献一切的家伙,我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上那莫名其妙的断头台。

  我不能让他亲手带出的兵将和我一起担上叛国的骂名,便只身闯入了重重守卫的牢狱中。

  原本精气神十足的老头子,此时如同医院里那些赢弱的病重老人,总是打理清爽的头发都细碎地垂了下来黏在了一起。

  他抬起头有些恍惚地看向我,张开嘴喃喃说着什么。

  「快......快走......」

  当我听清他的话时,数不清的官兵已经手中拿着武器冲进原本格外空旷的牢房。

  手中的枪在手指上灵巧地旋出圆圈形残影,我嗤笑着看向这群手中拿着武器却迟迟不敢上前来的卫兵们,微扬起下巴。

  「你们想清楚了吗?你们可是在与我为敌,与胜利为敌。」

  灵力化为子弹自枪口倾泻而出,子弹在牢狱的石壁上擦出耀眼的火花,前赴后继的士兵们一个个倒下,他们的支援又一个个赶来 ,不曾停歇。
  灵力如同水一般从即将枯萎的植物中一滴一滴被挤出,我眼前的景象有些恍惚起来,只有身后御侍带着悲痛的嘶吼声格外清晰。

  不......我绝不可以......失败......


援军


  灵力枯竭让我有些虚脱,两腿已经失去了足够支撑身体的力量。

  为了保护身后的御侍,我硬扛下一发发子弹 ,子弹带来的疼痛现在也已经有些麻木。

  决不能输的信念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但是眼前的景象已经逐渐被猩红色晕染,
我努力想要睁着眼,最终脚下打滑,向前倒下。

  正当我以为要失败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我面前,扶住我倒下的身体。

  「香槟,你可是我们胜利的象征,你怎么可以倒下呢。坚持住!」

  让大脑无法思考的眩晕逐渐过去,意识慢慢恢复清明,我勉强看清了扶住我身体的家伙。

  「你们......怎么来了...... 」
  「将军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也都是由将军一直教导着才成长到如今的模样,将军对我们而言就像是父亲一般。我们早就看那个坐在王座上的家伙不顺眼了,如果不是将军,哪有那么和平的生活!」

  看着忽然冲了进来的同伴们,点了点头,借着身边人的肩膀支撑着自已虚弱的身体站稳。

  「我所在之处,即为胜利!」

  有了支援,御侍很快就被平安地救下,而我也在安心后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御侍担忧地坐在床边,他的手上还有受刑时留下的伤痕,
  他微微颤抖着手,用粗糙的拇指摩挲我的脸颊。

  「香槟,辛苦你了。」

  御侍担忧的模样只露出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肃杀,他眼中的杀意浓郁愈盛,几近化为实质。

  「伤害我没有关系,但是,我决不允许他们伤害我的土兵。」

  我站在校场上,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些为了营救御侍而死去的同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我回过头看向御侍,他眼中曾经的犹豫已经散去,只留下坚决。   我勾起嘴角,举起了手中的大旗。

  只要你想,有我在的地方,便是胜利。
  我的枪所指之处,便是你的王土。


反驳


  人类常有我无法理解的地方,而最无法理解的莫过于为了他们的权势,为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可以出卖一切,罔顾身边所有遭受苦难的同类。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赞同我的对国家的改变。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势不止一次地反对我下达的命令,哪怕这个国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振作起来。

  而想要将改革继续推行下去,那些不知死活妄图在此时发动侵略的邻国就成了我最好的棋子。

  王朝的更替带来的势必是战争与动荡,听闻御侍去世的邻国正是咬准了这个时机,妄图从本就遭受着苦难的这片土地上掠夺更多。

  也只有这个时候,还需要我为他们带来胜利的贵族们才会老老实实地施行我所颁布的律法,执行我的命令。

  战争、颁布法令、平定动乱、执行决策,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一点一点进行下去。
  我知道这并不是个长久之计,但却足以让目前混乱动荡的局势暂时稳定下来。

  互相牵制,这不就是人类之间最常用的招数吗?

  终于,在所有邻国都意识到我的国家并没有想象中软弱可欺的时候,动乱的局势也随着最后一场战争的结束,稳定了下来。

  而在征战之中被搁置的加冕仪式,也再次被提上日程。
  加冕仪式过后,我才能成为这个国家货真价实的君主。

  反对的人甚至抬出了早已被这个国家逐渐遗忘的神权来作为反对我的理由。

  说到底,我并不在意我的王位是否正当。我真正想做的,也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君王。
  那些焦急的大臣们却不断地催促着我,只要有了神子的认可,那些不断反对我的家伙,也将再也无话可说。

  他们不止一次地劝说过我,他们说,我是个天生的王者,本就该坐在这里。

  看似毫无波澜的表面下暗潮汹涌,所有人都在以此事大做文章,想要借此发挥。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神子竟然会主动找上门。

  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和我一样,同为飨灵。

  我坐在王座上看着她恭敬地行礼,恭敬而有礼的身影逐渐和记忆中那个站在教堂前的家伙重合。
  这时候我才发觉这个家伙的衣服有些眼熟。

  在她抬起头时,我忽然想起,我曾路过一个小小的城市,
  当铁骑踢开城门时,正是她站在城民之前,妄图以一己之力保护他们所有的人。

  我饶有兴致地撑着自己的下巴,仔细地打量起她来。

  「启禀陛下,我有一个小小的诉求,希望陛下能够考虑。」

  我本以为她会借着我有求于她的时候,提出一些要求。
  哪想到,她提出的却是对我的反驳。

  「并不是,陛下,我只是想要祈求,您的法律是否能够再温柔一些,虽然严厉的律法是治国的根本,但是有太多情理上的事情,一刀断绝未免过于不近人情了。」

  我看着这个家伙,忽然想起了那些借着各种借口向我提出想要恢复贵族权势请求的人,内心的不满以及焦躁让语气不由提高。

  之后的争吵让将她带来的那名大臣有些手足无措,而我也在争吵中逐渐改变了对于这个家伙看法。

  这个家伙,也有着御侍那般对于人类的包容和温柔。

  在争执的最后,我无法压抑自己突如其来的莫名情绪,忍耐不住大笑起来。
  看着她的笑容,鬼使神差地我开口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这里住下,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你说服我,还是我会说服你!」


国家


  由忠于国家几十载的将军率领的反叛军举起反旗,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却又似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御侍被牢狱中的生活折磨坏了身体,他在出征后便将指挥权交给了我。

  无比信任御侍的官兵们也同样信任着我,我对于他们而言,便是胜利的代名词。

  有我所在的每一场战争,从未有过败绩。即使到了看上去如同绝境的地步,我也总有办法带领所有人获得胜利。

  我是香槟,我就是胜利。
  反叛军如锋锐的利刃一般,无往不利。

  那些无法再继续忍受贵族剥削的平民向我们敞开了城门,我们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地打进了王城。

  那个昏庸、贪婪、儒弱的帝王瘫倒在他的宝座上瑟瑟发抖。

  枪声响起,鲜红的血液将红色的绒毯染上了一层暗色,我转过身,看向站在大厅的门口望着我的御侍。

  他的身体越发衰弱,已经逐渐变得比普通老人更加虚弱,
  我伸出手,想要搀扶他在王座之上坐下休息。

  然而他并没有握住我的手,如同枯枝一般的手错过我的手掌,伸向了我的肩膀,扣住我的肩膀狠狠一推。

  毫无防备的我被他推坐在了王座上,我皱眉,看向御侍最近愈发苍老的脸。

  「我已经老了,半截身体都进了土,大概也时日不长了,但你不一样,香槟,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有帝王之能的家伙,我知道你对人类没有太多好感,但是哪怕就当是为了我的诺言,替我守住这个国家,好么?」

  这句话让我有些惊讶,我一直以为我对于人类的冷漠掩饰得很好,哪怕是对着那些讨人厌的贵族,也能露出足以令少女脸红的笑容。

  御侍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伸出手揉乱了我的长发。

  别担心,你掩饰的很好,我知道你因为我压抑了很久。
  「那你就不担心我毁了你所重视的国家吗?」
  「你不会。」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只有你,能替我保护好这个国家。」

  我看着御侍疲惫的眼神,深深吸了口气,还带着浓郁血腥味的空气并不好闻,但却足以让我冷静下来。

  我同意了御侍的要求——成为这个国家的新国王。

  御侍很快就因为过度的劳累和身上的旧伤离开了人世。
  反叛军随后分成了两派,拥戴御侍的家伙坚定地支持我的继位,而另外一群人,则打起了王座的主意。

  和人类不同,飨灵有着不变的容貌,极强的力量,以及对于我们而言毫无意义的时间。

  我自御侍尚且年幼时就跟随在他身边,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孩童,我便已经是如今这副模样,而如今,他已经被黄土所掩埋,我却还是这副模样。

  我看着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就是你想守护的国家。

  不过罢了,这是你对我的最后一个请求,我一定会替你完成这一切,
  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这一切 ,改变这个曾经让你失望过的国度。

  如此下定决心的我,开始着手国家的改革。

  我和御侍不同,这些都曾和他站在过同一个战场上的战友对他而言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我对于那些人虽然熟悉,但却没有那些多余的感情。
  于是,我“不念旧情”地处罚了一些罔顾法令的贵族,处理了那些让法官们头疼不已的权贵,清洗了王城间盘根错节的势力。

  原本在各种权势间夹缝求生的普通平民们,总算能够抬头挺胸地生活。

  我站在王城的城墙之上,看着平民们脸上的笑容,我心想,这应该就是他想要的国家了吧。


香槟


  香槟是个非常傲慢的家伙。

  他被身为将军的御侍召唤出来没多久,他的御侍就感觉到了香槟对于人类的冷漠。

  除了身为将军的御侍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进他的眼里,   就连将军自己,如果没有御侍这层身份,怕是也无法让香槟对他另眼相待。

  香槟很快就感觉到了自己态度的问题,他用笑容掩饰着自己的冷漠,几乎所有人都被他骗了过去。

  他的御侍知道,香槟有着比自己更为卓绝的军事天赋,   更有着自己没有的,帝王天资。

  香槟总能在战局之中比他更为果断地做下决定,在其他人犹豫的时候理智地选择更有效但却显得残忍的方法。

  所以当他被迫举起了反叛的大旗时,他想到未来坐在王座之上的第一人选,并不是自己。

  他狡猾地将本该自己负担起来的责任交付给了香槟,交给这个不会衰老,仿佛有着无穷力量,代表着胜利的家伙。

  只有交给他,这个国家才会拥有一个不会因为老去而变得昏庸的君主。
  也只有将国家交给了自己所信任的香槟,他才能够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

  在无数人的忧虑中,香槟坐上了这个令所有人趋之若鹜的王座,展现出了谁都未曾想到的惊人手腕,以及让历任帝王都望尘莫及的军事天赋。

  香槟无愧于胜利的象征,只要有他在的战局便战无不胜。

  香槟比国家历史中的任何一位帝王,都要更加适合这个位置。

  这个经历了贵族们摧残的国家已经再也经不起一次混乱。
  深谙这一点的老臣们更加不愿放弃这个总算能够拯救国家于水火之中的家伙。
  如若不是自尊不允许,他们有些人甚至想要抱住这个时时刻刻都想要脱离王座,自由地外出游历的家伙的大腿,请求他留在这个已经无法再经历一次动荡的国家。

  香槟是被迫留在了这个国家的。
  知道这个实情的老臣们也因此而更加担心,失去了御侍的香槟,除了他和御侍之间的承诺,已经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将他留下。

  看着那些自视甚高的贵族不止一次地挑衅着王者的权威,老臣们只能战战兢兢地祈祷加冕仪式的顺利进行。

  神子的到来给了他们惊喜,
  作为那些反对派最后的借口,有了神子的授意之后,香槟的继位不再是一种反抗神明的逆天之行,反而成为了上天的旨意。

  虽然.....
  神子大人和国王陛下的关系,看上去并不那么好。

  「香槟!我说了!这些领地的赈灾是最为优先的!你为什么要将款项拨给军队!」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海盗来犯,若是不加强防御,那城内的百姓岂不是也要罔受无妄之灾!」
  「你——!」
  「我怎么了!」
  「老子要——嘶——你凭什么打我!」
  「不许说脏话!身为一国之主,你要有自己的仪态!这副流氓作态若是被孩子学去了怎么办!」

  站在一旁的老臣看着他们两人吵闹的模样,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他们相信,在神子和国王陛下的共同努力下,这个国家会越来越好。


神器

  • 藤叶囚笼
  • 神器线路
香槟神器.png
力量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8%37% 47% 57% 68% 79% 94% 111% 133% 160%)的伤害并附加138176 218 260 306 356 417 493 585 7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的伤害,持续5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并附加7294 119 143 170 199 235 279 333 400)点伤害,同时使他眩晕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9%14% 19% 25% 30% 37% 44% 54% 65% 80%)的伤害并附加7294 119 143 170 199 235 279 333 4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1%2% 3% 5% 6% 8% 10% 13% 16% 20%)的伤害,持续5秒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5%+3621%+81 27%+99 34%+116 40%+135 48%+156 57%+182 69%+214 82%+252 100%+300)的额外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9%+3623%+47 27%+59 32%+71 37%+85 42%+99 49%+117 57%+139 67%+166 80%+200)的额外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三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3%+2617%+38 21%+51 26%+64 30%+78 35%+93 41%+112 49%+136 58%+164 70%+200)的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使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1%13% 15% 18% 20% 22% 25% 29% 34% 40%),持续5秒,每15秒可以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使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技能伤害增加13%17% 21% 26% 30% 35% 41% 49% 58% 70%),持续5秒,每15秒可以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使最近两名友方角色技能伤害增加7%10% 12% 15% 18% 22% 26% 31% 37% 45%),持续5秒,每15秒可以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速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技能伤害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速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普通攻击伤害3.6%4.7% 5.9% 7.1% 8.5% 9.9% 11.7% 13.9% 16.6% 2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速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伤害2.1%2.8% 3.5% 4.3% 5.1% 5.9% 7% 8.3% 9.9% 12%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全体友方角色免疫沉默;释放技能后有11%15% 19% 23% 27% 32% 38% 46% 54% 66%)概率使自己下2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全体友方角色免疫沉默;释放技能后有10%概率获得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全体友方角色免疫沉默;释放技能后有50%概率使全体友方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11.6%15.3% 19.4% 23.5% 27.9% 32.7% 38.6% 46% 54.9% 66%),持续6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