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火鸡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仙境迷踪
  • 纯白梦境
火鸡初始皮肤.jpg

画师:

火鸡满星皮肤.jpg

画师:

火鸡换装.jpg

画师:

火鸡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火鸡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火鸡头像.jpg 火鸡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岸尾大辅 龟娘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海兔.png
海兔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水果茶.png水果茶
获取途径 【狂欢庆典】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0 / 442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229 / 5921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53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85 / 3116
Hp icon.png 生命值 600 / 1126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75 / 2690
食物 火鸡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北美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傲娇
身高 155cm
关系 喜欢: 蛋奶酒头像.jpg 蛋奶酒 香槟头像.jpg 香槟 牛排头像.jpg 牛排
信条
总有一天,你们都要抬头仰视我!
简介
通过烹饪能够变得十足美味的火鸡,在人们心中也一直是象征着感恩的存在,这样的文化符号至今已传承了近两百年,并养成了在特定节日吃火鸡的传统。
背景故事
努力想要成为一个强大可以依靠的王者,但是仍然还是个尚未成长起来的家伙。喜欢逞强的模样经常会让蛋奶酒有欺负的欲望。渴望被认可。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火鸡-基础技.png
赤炎之刃
(1级)火鸡从空中飞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0点伤害,同时对最远的敌方单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0点伤害,持续3秒,并降低敌方全体1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火鸡从空中飞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30点伤害,同时对最远的敌方单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30点伤害,持续3秒,并降低敌方全体1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火鸡-能量技.png
炼狱灼焰
(1级)火鸡加速俯冲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25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10%的伤害,并附加25点伤害,持续5秒。
(41级)火鸡加速俯冲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225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50%的伤害,并附加325点伤害,持续5秒。MAX
连携技
火鸡-连携技.png
超级炼狱灼焰
连携对象 蛋奶酒头像.jpg 蛋奶酒
(1级)火鸡加速俯冲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9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20%的伤害,并附加30点伤害,持续5秒。
(41级)火鸡加速俯冲向敌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07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90点伤害,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哼,你就是我的御侍吗!看起来也不是很可靠的样子嘛!
登录
你总算回来了!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能随便离开我呢!我……我才没有在担心你!
冰场
如果你冷的话,斗篷可以借你哦!
技能
你竟敢!
升星
现在我有没有更像一个合格的王者了呢……
疲劳中
借我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恢复中
唔……好像已经可以重新战斗了!
出击编队
什么?真的么?!那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落败
我还可以继续……我还可以……
通知
竟然让我来做饭!你——!哼,算了,这可是无上的荣光!你就心怀感激的接受吧!
放置台词1
这次一定不会再上蛋奶酒的当了!
放置台词2
好困……不能睡……
触碰台词1
你!你怎么能随意触碰未来的王者呢!
触碰台词2
唔……我,我才没有睡着!
触碰台词3
强健的体魄是一个王者应有的基本条件!我会变得更加强壮起来的!
誓约台词
我的王冠给你!我的斗篷也给你!你可以依靠我,这是给你的特权!
亲密台词1
你……偶尔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的……
亲密台词2
总有一天,我会更可靠的,那时候,能不能更依赖我一些呢?
亲密台词3
我,我才没有偷偷哭呢!
放置台词3
教廷的那些家伙又要做什么!
胜利台词
你看!我早就说我会赢的吧!
失败台词
对不起……又让你失望了……
喂食台词
谁,谁稀罕你的礼物!给我就是我的了!谁要还给你啊!
换装独白
仙境迷踪 要遵守时间哦!不然就赶不上大家的茶会啦!
纯白梦境 嘘——小陛下睡着了。看他的表情......一定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吧。

故事

合格的王者


  我出现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我的御侍是这所宫殿的主人唯一的子嗣——也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皇子。

  皇后早逝,没能留下更多孩子,而深爱皇后的国王陛下也没有再娶。
  那个站在他父亲身边忍不住向我挥手的男孩儿,就是我要保护的人。

  但是那时的我就和我的御侍一样,尚未成熟,且天真。
  我的火焰有着极强的力量,但它并不像其他飨灵那般稳定。

  我被陛下视作自己的孩子,和御侍一起享受着最好的待遇。
  对我和御侍而言,我们两个比起飨灵和御侍的关系,更像是兄弟。

  陛下时常站在远处看着我们玩闹,他对于我们越发亲近的关系,也是乐见其成。

  曾经有不少大臣向他提出抗议,担心我一个飨灵将来会夺去御侍的地位、财产。
  陛下从没有因为他们的「预言」改变对我的态度,反而会冷静地安抚他们,将他们劝服。

  有一天晚上,御侍在一天的学习后陷入了沉睡,我却被国王陛下叫到了皇宫的最高处。

  他打开最高处的窗户,明明灭灭的灯光将这片国土点缀得格外美好。
  他指着那片美丽的土地和我说。

  「这些土地,以后都会是你们的责任。我希望你能够和守护我的孩子那样,守护好这片土地。你们将是这片土地的王者,它的兴衰荣辱,它的将来,就靠你们了。也许,我和我的孩子并不能保护这片土地多久,但是你拥有比我们更长的时间,希望你能够代替我们守护好它。」

  我看着国王陛下的表情,原本想要问他的问题,此时全部咽回了嘴中。
  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绝不会辜负他对我的信任,也绝不会辜负他对我的嘱托。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就在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学习一切的时候,那个庇护着我们的国王陛下毫无征兆地倒下。

  我并不是个合格的守护者。
  皇子也不是个合格的皇储。
  身为皇子的飨灵,我并不需要过多参加那些和可怖堕神的战斗,但是少数几次的战斗中,没有顺利燃起的火焰差点给了堕神伤害御侍的可乘之机。

  而身为皇子的御侍,他并没有他父亲那般强势的手腕,勉强维持着国家的平和已是极限。

  不合格的我们,决定要将我们的力量合在一起,努力变成一个合格的王者。



  突如其来的重担砸在了御侍尚且稚嫩的肩膀上。
  但是这样沉甸甸的责任,让我们下定了决心。
  我们一定会尽快成长起来,守护好这个属于我们的国家,不让陛下担心。

  还未成熟的我们成为了互相最为坚实的依靠。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去犹豫。

  没有想到过的困难接踵而至,御侍脸上原本常有的笑容愈来愈少。
  我尝试想要帮上他的忙。
  但是当那些大臣或是诚恳或是戏谑地提出一些困难的问题时,我们总是无法很好地回答他们。

  这让对我们抱以厚望的人们十分的失望。
  而这样的我们,也让我们自己感到失望。

选择


  成长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
  不过好在这个过程,在关心我们的人的帮助下,会显得并没有那么痛苦。

  御侍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比御侍要稍大几岁,是陛下兄长的独子。
  严格来说,御侍还得叫他一声兄长。

  和御侍一起长大,两人关系密切,就算在他已经掌控着王址的守备,成为了陛下手下的重臣后,也没有因为君臣之别而生疏。

  每当御侍和我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我们会找他来一起想办法。
  不得不说,那个家伙除了不善于讨女孩子欢心以外,可以说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家伙了。

  他有看我和御侍都没有的果决的判断力,还有着比我们更多的阅历。
  我们私底下讨论过,他或许比我们适合成为这个国家的王。

  当然,关于他不讨女孩子喜欢的这个问题,我和御侍一致认为,一定是他讨好女生的天赋全部都转移到他的飨灵身上导致的。


  他的飨灵名为蛋奶酒,和他完全不一样,是个总喜欢欺负人的混蛋。

  蛋奶酒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毎次来到王宫都会引起侍女姐姐们的一阵骚动。

  但在那温和无害的外表下,却是一个像是恶魔一样的灵魂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蛋奶酒总是喜欢来找我。
  当我和他的御侍在一起忙些重要事的时侯,他都会来到找的身边,或是戳我的脸颊又或是拽拽我的头发。



  一天,我来到御侍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里坐着一名端庄娴雅的女子。
  御侍告诉我,那是伯爵夫人。

  据陛下所说,御侍的母亲在御侍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
  而伯爵夫人在御侍的眼中,就是代替了他母亲的存在。

  她温柔、端庄、和蔼可亲。
  每当御侍遇到困难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都会用自己的方式让御侍提起精神来。

  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还要对一群贪婪的亲戚,甚至还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是纵使遭遇了如此多的不幸,她都依旧坚强地生活着。

  这样一个看上去几乎完美的女人,却有着一个令我感到害怕的飨灵。

  他被伯爵夫人唤为血腥玛丽,是个皮肤异常苍白的家伙,总是一副慵懒没有睡醒的模样。
  他身上总有种若隐若现的气息,可每次想分辨清楚时,那令我头皮发麻的感觉却又像是错觉一般。

  一种令人颤栗甚至想要远离他的气息。
  但是其他人却无法感觉到,就连御侍也不止一次的宽慰我说这应该只不过是我的错觉而已。

  伯爵夫人的飨灵很强大,强大到足以一人处理掉那些妄图伤害伯爵夫人的高等堕神。
  也许是我将这种强者身上的气势错认为是一种危险的气息,但是我无法克制对他的戒备和敌意。
  我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着告诉我,这个家伙,很危险。

  血腥玛丽仿佛也觉到了我的戒备,带着调侃意味的笑容,采到了我的眼前。

  在我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想要后退时,我的脚步被身后的人停下。

  蛋奶酒站在我的身后制止了我后退的动作,他毫不示弱地看向了血腥玛丽,一贯温和的笑容此时却不达眼底。

  血腥玛丽在收奶酒出现后只是向他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利落地转身离去。

  在这一刻,我看着蛋奶酒不由地想着,除了恶作剧以外,他好像是个还不错的家伙。



  这样的关系持续了很久,直到伯爵夫人和御侍的一次谈话后。

  当时,我还在因为外面的瓢泼大雨走神,随后被御侍无助的求助唤回了神。

  「火鸡……我该怎么办……」

  自从陛下倒下之后,御侍经常露出苦恼的表情,但是很少露出这种无助到甚至有些崩溃的神情。

  「伯爵夫人说……她查到了他贪污、还有妄图推翻政权的证据……」

  虽然御侍并没有明确告诉我口中的他究竟是谁,但是能让他如此崩溃的人,就只剩下了那个家伙……
  ——那个他一直视作兄长而向他求助的家伙,蛋奶酒的御侍。

  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该相信谁?

信任


  那天之后,御侍和我都很久没有再见以往那个被我们无比信赖的朋友。
  他曾多次奏请面见御侍,都被御侍用一些并不高明的理由拒绝了。

  而伯爵夫人多次申请想要接手守备军的势力,御侍在犹豫了很久之后,便默认了她的行为。
  从那时起,他再也没有来见过我们。

  直到有一天,蛋奶酒怒气冲冲地将所有拦住他的守卫打开,冲进了御侍的书房。
  我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愤怒的模样。
  他越过书桌一把拽住御侍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近乎咆哮着质问御侍。

  「我不管你到底从哪里听了什么,我也不管你到底对我们有什么看法,但是现在已经消失了那么多女孩儿了,你们到底还要充耳不闻多久!是要等整个王城的女孩儿们全部消失吗?!」

  我和御侍因为他话里的事情皱起了眉头,甚至忘记了将他抓着御侍衣领的手扯开。

  「你说的……消失了那么多女孩儿……是什么意思……」
  「卡娜莉亚、安朵丽丝、洁丽卡。光是这半个月消失的、我认识的,就有这三个了。守卫队的势力逐渐被转移到伯爵夫人的手上,我们没有更多的人手去调查这件事情。你难道没有听伯爵夫人说起过这件事吗?」

在那次谈话后,都城的守备军,除了蛋奶酒御侍亲自带出的骑士团以外,大多都已经逐渐被转移到了伯爵夫人的手中。

  我们从未从她的报告中听到过有任何女孩儿消失的消息。

  蛋奶酒看着我们两人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忽然知了什么,他松开手后退了半步,咧开嘴笑得有些自嘲。

  「我应该早点想到,也对,如果不是你们的默许。不然骑士团怎么会被一点一点地交到她的手上。」
  「不是的!我们只是……」
  「你们只是什么?」
  「……」

  蛋奶酒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长出一口气猛地扑向了我,在一旁的守卫们总算赶了过来捉住他之前,他将一样东西塞进了我的手心。

  「如果你们还愿意相信我们的话,一会儿就打开看看吧。」

  蛋奶酒迅速留下这句话后就顺从地被赶到的守卫们以袭击王储的罪名带走。
  我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手心。



  蛋奶酒给我的是一封密信,里面写下了他和他的御侍精心布下的一个迷局。

  我和御侍看完了这封信后,虽然有犹豫,也有担心。
  但是最终,还是做下了决定。

信念


  我们想过最后糟糕的可能性有很多种。
  我们唯独没有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她。

  我和御侍看着伯爵夫人的尸体,用了很久都没能接受这个现实。

  已经从大牢中被放出的蛋奶酒和他的御侍站在远处,给看着伯爵夫人尸体哭泣的御侍一个人安静的空间。

  伯爵夫人对于御侍而言,就如同他的母亲一般。
  而现在,他的母亲,挑拨了他和最亲近的朋友、亲人的关系,利用了他的信任。
  只为了让她对那些无辜少女们的恶行,不再有阻碍。

  而我也陷入了一种极为低落的情绪之中。
  我们,究竟保护了谁?

  对于自己的质疑以及对于现实的失望,让我和御侍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再也提不起任何的自信。
  我们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也不敢再做出任何决定。

  一直到一天,那个和懦弱的我们截然不同的飨灵,将我们狠狠地从自怜自哀中打醒。
  香槟张扬、嚣张,但却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我看着他的模样,听着他说的话,我和御侍想起了囚为我们沉溺于悲伤而被我们遗忘的民众们,忽然清醒过来,我们没有时间再去悲伤了。

  我回过头看向同样清醒过来的御侍,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但是眼底的茫然已经逐渐散去。
  再次在他脸上绽放的的笑容已经不似以前那般小心翼翼,更多的自信让他整个人都仿佛镀上了一层光芒。

  御侍在那次短誓的谈话后,当着不少贵族的面,向那个曾经被他误解的兄弟道了歉,将曾经被他剥夺的权利还给了他。
  甚至在御侍加道了他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后,还为他和他的心上人准备了一场最为盛大的婚礼。

  在那之后,他站在国民广场上,向所有王都的臣民们鞠躬道歉,那时站在大家中心的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软弱可欺的小王子——那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王储。

  而我也惊喜地发现,不知从哪天开始,我能随心所欲地纵我的火焰。

  我看着站在不远处已经再次被女孩们围上的蛋奶酒。
  他一如往常那般在女孩们中笑得灿烂。
  我知道,那个天性高傲的王者不会那么轻易就来为一个只能算得上是泛泛之交的邻国王储解开心结。

  而那天那个人离开前说过的话,却是向我们指明了我们应该道谢的对象。

  「你们应该庆幸,有一个很好的臣下,也是一个很好的兄弟。如果不是他,我是不会来管你们死活的。你们可不要辜负了他的苦心。」

火鸡


  火鸡并不是一个很勇敢的飨灵。
  就和他的外表一样,还带着些孩子气。

  国王的倒下对于他和他的御侍来说都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本以为自己还有足够长的时间用来成长,但是突如其来的疾病并没有给他们努力的机会。

  突然背负上了一个国家,这对于两个半大的孩子来说,已经足以称得上是天塌下来的大事。

  但是正是这两个并不够坚强,有时甚至还会偷偷在被子里哭泣的孩子,将肩膀上的责任牢牢地扛住了。



  虽然做的并不尽如人意,虽然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世骇俗的治国天赋。
  但是,他们将原本的平静牢牢地维持住了。

  只有做了,才知道原本看上去轻松的事,做起来多么困难。

  蛋奶酒和他的御侍看见的,便是两个努力想要维持住自己严肃的外表不让任何人小觑,但是背在身后的双手微微颤抖的家伙。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蛋奶酒和他的御侍就决定了,他们会帮助这两个家伙。
  ——不管是出于多年的兄弟情谊,还是出于他们为了这个国家所付出的努力。

  火鸡以为,这一切会越来越好。

  而事实也是如此,一切的事态都在逐渐变好,就连缠绵病榻的国王陛下身体都渐渐有了恢复的迹象。

  直到那个女人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火鸡和小皇子并不愿意相信伯爵夫人话中自己最好的兄弟的背叛。
  但是随着伯爵夫人不断地提共着所谓的证据,心中的信任被一点一点磨灭。

  于是,在犹豫间无法做下决定的两人,就给了等待已久的伯爵夫人可乘之机。

  虽然没有得到小皇子的同意,但是也没有遭到他的阻止,伯爵夫人很快就将蛋奶酒御侍手中王城守备军的势力逐渐夺走。
  而她,也终于可以开始肆无忌惮的狩猎了。

  王城中的少女,一个接着一个的不见了。

  拒绝做下决定的火鸡和他的御侍就躲在这个名为书房的庇护所里,他们以为,这样继续工作,不去想,不去问,他们就不会和自己的好兄弟决裂,也不需要去面对那些迟早需要面对的事情。

  蛋奶酒的闯入,是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蛋奶酒带来的密信中仔细地安排了如何将那个背后操手引出。
  甚至不惜以自己和御侍为饵。

  而逃避了很久的火鸡和他的御侍,在读完了蛋奶酒的信后,做下了自己的决定。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果不其然,蛋奶酒的御侍被“软禁检察”后,原本还只是暗中行动的人,越发嚣张了起来。

  火鸡和他的御侍有想过无数种糟糕的结局。
  他们甚至有想过,如果幕后之人胁迫伯爵夫人为他做事,他们该如何处理。

  但是他们唯独没有想过。
  真正的幕后之人,就是他们无比信任当做长辈那般尊敬的伯爵夫人。

  这个真相几乎摧毁了他们两人的所有信心和坚持到现在的所有勇气。
  当一切的温柔体贴都变成了有所企图,甚至是利用的时候,火鸡和他的御侍无法再让自己做出任何决定。



  将他们从不知所措中拉出的,是一个邻邦的国王。
  那是一个由飨灵统治的国家。
  统治他们的,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天生的王者——香槟。

  出使这个国家的王者本来还对这个国家的两位代行者有所不满,但在蛋奶酒一再的努力下,他来到了火鸡他们的身边。

  不过蛋奶酒应该没有想到,这位向来有话直说的王者竟然会丝毫不顾及小皇子和火鸡的脸面。

  「你们这样一副要灭国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要灭国的话,我可以考虑接收一下。」

  被香槟猛然惊醒的两人看着眼前满脸嫌弃地看着他们的人,张了张嘴,莫名有些心虚。

  「一副傻样。你们这样别说为你们国家的所有人负责了,你们为自己负得了责么?要不我还是趁早拿下算了,省得看你们这种丧气脸。」
  「我……我们……」
  「我们什么?你们可是这个国家的王!看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你们是王,不是小孩子!不要再撒娇了!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自己负责!没有人会替你们背!」

  虽然并不温柔,甚至有些凶狠,但是这一顿责骂狠狠地将他们骂醒了。
  他们,还是太过于依赖其他人了。

  送走了气势汹汹的香槟,火鸡和御侍对视一眼,心中的郁结不知为何竟然在这一通痛驾后散去。

  他们已经不是依靠国王陛下庇护的孩子了,他们应该负担起自己的责任。
  就算委屈,就算被欺骗,他们都必须坚强起来,他们还要保护他们的国家。

  也是从那一天起,小皇子变成了一个合格的皇储。
  就连火鸡曾经不稳定的力量也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决心,彻底稳定了下来。



  在那之后,火鸡一直都想要去感谢一下将他们点醒的香槟。
  是他教会了他们身为王者该有的气魄、该有的坚强。

  也是他让他们认清了,最为重视他们的同伴究竟是谁。

神器

  • 十字皇冠
  • 神器线路
火鸡神器.png
力量绿青红黄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增加自身技能伤害13.2%16.4% 19.9% 23.4% 27.2% 31.3% 36.4% 42.8% 50.4% 60%),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60点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6.4%32.7% 39.7% 46.8% 54.4% 62.7% 72.9% 85.6% 100.9% 120%)的伤害并附加119138 159 180 203 228 259 297 343 400)点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Ⅱ(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释放一个伤害技能,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5%21% 27% 34% 40% 48% 57% 69% 82% 100%)的伤害并附带92105 119 133 148 165 185 211 241 280)点额外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释放一个伤害技能,对随机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5%21% 27% 34% 40% 48% 57% 69% 82% 100%)的伤害并附带92105 119 133 148 165 185 211 241 280)点额外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额外释放一个伤害技能,对随机三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5%7% 9% 10% 12% 15% 17% 21% 25% 30%)的伤害并附带2530 35 41 47 54 62 72 84 100)点额外伤害,持续一秒
塔可节点Ⅲ(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施法后施与自身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持续6秒;并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施法后施与自身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持续6秒;并增加技能伤害7%10% 12% 15% 18% 22% 26% 31% 37% 45%),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施法后施与自身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持续6秒;并增加自身伤害6%8% 10% 13% 15% 17% 20% 24% 29% 35%),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生命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技能伤害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生命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普通攻击伤害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生命值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伤害1.5%2.1% 2.7% 3.4% 4% 4.8% 5.7% 6.9% 8.2% 10%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有2.1%2.7% 3.5% 4.2% 5% 5.9% 7% 8.3% 99% 12%)概率让自身下次普攻必然暴击,所有友方角色施法后都有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概率驱散随机一名敌人身上的增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血量低于30%时将无法获得治疗,同时攻击后,复活最近一名友方角色,使其拥有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的生命值和1013 16 19 22 25 30 35 41 50)点能量,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有2.1%2.7% 3.5% 4.2% 5% 5.9% 7% 8.3% 99% 12%)概率让自身下次普攻必然暴击,所有友方角色施法后都有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概率驱散自己身上的减益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