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肉骨茶

阅读

  ·  

2022-05-22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22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肉骨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游侠客
肉骨茶初始皮肤.jpg

画师:

肉骨茶满星皮肤.jpg

画师:

肉骨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肉骨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肉骨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肉骨茶头像.jpg 肉骨茶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滨野大辉 赵洋
专属堕神 头像-夜雀.png
夜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咖喱蟹.png咖喱蟹
实装日期 2019年11月07日
获取途径 品鉴小费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8 / 31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88 / 1753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15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12 / 1470
Hp icon.png 生命值 331 / 387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22 / 532
食物 肉骨茶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东南亚
诞生年代 约14世纪
性格 幽默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朗姆酒头像.jpg 朗姆酒
信条
海上的风浪,是每一个水手的珍贵的风光。
简介
肉骨茶Bak-Kut-Teh(闽南语)是一种流行于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带的食品,是以肉与骨配合中药煲成的汤,并没有茶叶或茶的成份,但是由于食用时多会泡茶解汤肉的肥腻,所以一般都习称肉骨茶。其中,以新加坡的松发肉骨茶和马来西亚的雪兰莪巴生肉骨茶最为著名。
背景故事
诞生自耀之洲,却远渡重洋来到南方的飨灵。之后成长成为了能够经得住恶劣环境,并拥有丰富生存经验的老手。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肉骨茶-基础技.png
追风逐浪
(1级)肉骨茶冲至敌方面前,纵身跃起将船桨向下进行连续的突刺,对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5点额外伤害。
(41级)肉骨茶冲至敌方面前,纵身跃起将船桨向下进行连续的突刺,对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25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肉骨茶-能量技.png
暗潮翻涌
(1级)肉骨茶挥动船桨,划出大量水花,汇成道道海浪席卷敌方,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42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减少20%,持续3秒。
(41级)肉骨茶挥动船桨,划出大量水花,汇成道道海浪席卷敌方,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846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减少20%,持续3秒。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png
风靡一时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0/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05/小时。MAX
厨房技-优质服务.png
优质服务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10金币。
(40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88金币。MAX
厨房技-黄金话术.png
黄金话术
【5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7金币奖励。
(40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69金币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俺は肉骨茶(バクテー)、いろんなところを渡り歩いてきた、しがないおっさんだ。なんかあったら、いつでも呼びな。
我是肉骨茶,是个不值一提的大叔,在外闯荡多年,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登录
帰ったか。店は順調で、みんなも頑張ってる。嬉しいことだ。
你回来了,餐厅的工作都井井有条,大家都很努力,真叫人高兴。
冰场
はぁ、ここは寒すぎる。お前さんは来ないほうがいい。俺が回復したら会いに行くよ。
唉,这里太冷,你别进来了,等我恢复好之后就去见你。
技能
御侍(おんじ)、下がってろ。
御侍,请后退。
升星
お前さんの成長を見守っているばかりかと思っていたが、俺も一緒に変わっているとは…はは、いいことだ。
平时看着你慢慢成长,没想到连我也开始改变了,也好啊。
疲劳中
わりぃ、うっかりバテちまった……
抱歉,不小心把力气用光了……
恢复中
大丈夫大丈夫、この程度なら、すぐ治るさ。
还好还好,照这个程度,很快就能恢复了。
出击编队
こんなおっさんにリーダーをやれだと?仕方ないな。承った。
让我一个大叔领队行吗?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落败
うぅ……千慮の一失…か……
唔……百密一疏了……
通知
お、飯ができたぞ。お前さんからすると珍しい味かもしれないが。
哦,饭好了,一定别有风味吧。
放置台词1
里の奴ら、今頃うまくやってるだろうか?もう何十年もあってないし、もし会えたとしても、夢の中か……
故乡的兄弟们现在过得还好吧?这么几十年下来,再见面,恐怕也和做梦一样……
放置台词2
急に手持ち無沙汰になると落ち着かないな。御侍に何か手伝うことがないか、聞いてみるか…
突然闲下来还真有点不习惯,还是看看御侍有什么没做完的事吧。
触碰台词1
昔の俺も、わからないことばかりだった。だが、そんな環境で過ごすうちに、自然とわかるようになった。
以前我也有很多东西不明白,但在那种环境下呆久了,该懂得自然会懂。
触碰台词2
ははは、若いもんは元気がいいな。今の時間を大事にしな。
哈哈哈,年轻人可真有活力,你可要好好珍惜自己的青春啊。
触碰台词3
うん?この顔の傷か?あぁ、これはだいぶ昔にできたやつだ。みにくいか?
嗯?脸上的疤痕?啊,这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很难看吗?
誓约台词
今までずっと転々とした生活をしてきたが、いざ身を固めるとなると、慣れないな。けどお前さんと一緒にいると、若い頃を思い出す。もういい年だが、お前さんと共に新しい始まりを迎えられるのも、いいことだ。
摸爬滚打一辈子了,突然安定下来还真不习惯,不过跟你在一起,又让我想起年轻时的光景,虽然青春不再。但跟你有个新的开始,也挺好。
亲密台词1
俺は色々苦労してきたけど、お前さんには味わわせたくないな。
我已经体会过辛苦的感觉,怎么能再让你经受这些,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走错路的。
亲密台词2
毎日バタバタしてて心配か?はは、俺の体はそんなにやわじゃねぇよ。
别看总是忙忙碌碌, 我的身体可不会输哦。
亲密台词3
わりぃ、俺の手、こんなんで……
抱歉,我的手可能粗糙了点……
放置台词3
静かになると、つい若い頃船で聞いた波の音を思いだす。……でも、もうあの時には戻りたくない。
有时候安静下来,就忍不住想起年轻的时候在船舱里听海浪的情景……不过,已经不想再回到过去了。
胜利台词
お互い生きるか死ぬか、今回は俺が生き残ったってだけだ。すまないな。
抱歉了,咱们总得有一个活下来,只不过这次是我而已。
失败台词
一、二回の挫折くらいへこたれるこたぁねぇ。人は、経験から成長するんだからよ。
一两次的挫折还不至于气馁,有所经历才能成长啊。
喂食台词
これは……はは、報われるために人助けするわけじゃないが、ありがとな!
你这是……哈哈,平时帮人也没想要回报,但,谢谢你的心意!
换装独白
游侠客 话本上说闯荡四方的侠客都是这身打扮,御侍觉得如何?

故事

重归故乡


  船帆呼呼作响,眼前的港口越来越近,远处是连绵不绝的翠绿山脉。

  我倚靠着船围杆的身体忽然有些僵直。

  「你在发什么愣?到港口了,赶紧下船吧。」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回过神来,朗姆酒已经走到了前面。

  深秋早晨的凉风吹来,将我灌得清醒了点。

  将手里的包裹检查无误后,我随船员们一同下了船。

  在海上漂过了三十年,我终于再次回到了这片,自己最初被召唤出来的地方—耀之洲。

  凭着不算模糊的记忆,我穿过停靠的码头,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块高地上。

  虽然我早已做好了物是人非的心理准备,但面前荒芜的土地还是令我有些伤感。

  一座小院子慢慢浮现在脑海里,我还记得南边的窗,在那里可以望见远处蔚蓝的海,有时还会飘来码头轰鸣的汽笛声。

  注视着那几颗枯黄的杨柳树,我的眼睛还是禁不住湿润起来,久久地说不出话。

  我选了一小块地,又把怀中包裹里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将盒子埋好。

  末了,我站起来行了一个礼。

  等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朗姆酒不知道何时站在了我身后的不远处。

  「怎么不多待一会。」

  「这样就够了。」

  朗姆酒不再说话,仿佛是为了应和我一般,我们一路沉默着回到了码头。

  「肉骨茶,你..……今后有何打算?」

  「既然你当初选择了让我加入海盗团,我当然不会半途离开。」

  「况且我如今也无处可去了,留在团里帮帮年轻人,也挺好的。」

  「也好,不介意的话,带我逛逛这个小镇吧。」

海的向往


  三十年前,耀之洲。

  「……然后天就放晴了,几只蓝色的鲸鱼跟着我们的船,穿过了一大片礁堡,后面是...….」

  「然后呢然后呢!」

  「看到了什么!是鲨鱼吗!」

  「一定是大冰山吧!」

  孩子们稚嫩的声音不断吵嚷着,然而男人说话的声音夏然而止。

  「明天再继续,今天已经晚了,你们俩快去睡觉。肉骨茶你也早点休息。」

  失望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忍俊不禁。

  孩子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时,还急切地询问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可以带着他们出海。

  男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

  「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就带着你们一起去海上。」

  我替孩子们关好房门,门上悬挂的船能模型轻轻摇晃着,像在欢快地诉说一个航海梦。

  我被召唤于耀之洲的一个水手家庭。

  父亲是一个有着丰富海上经验的水手,我的御侍则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不过才十三岁。

  这个家庭对海有着特殊的情结,我也常常一同坐在窗边,听孩子们的父亲讲述自己年轻时的经历。

  海水拍打着礁石,夕阳坠下海平线,鲨鱼凶狠的獠牙,还有叶海皇魅惑却致命的歌声..…

  我们听得十分着迷,耳畔仿佛已响起了海鸟悠远的鸣叫声。

  也是从这时起,我对大海的向往就这样被唤醒了。

  两年后,我们一行四人,终于登上了父亲跟随多年的商船。

  怀着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我们告别陆地,驶向宽阔的蔚蓝深处。

  时间一晃而过,我们的船队行过了大半个缇尔菈大陆,当初的两个孩子也已经成长为健硕的青年,同时也是优秀的水手和商队的主力。

  我也越来越适应海上的生活,享受着乘风破浪的畅快。

  我们的船队在同行的商船中脱颖而出,成为海中船队闻名的佼佼者,生意和委托也随之不断涌来。

  这天,御侍接受了一个来自帕拉塔贵胄家族的雇佣,要去久远海域深处一个神秘的小岛上。

  据说那座岛下是一座废弃的海底城,公爵要我们把城里的珍稀宝藏运回来,为此他提出了丰厚的报酬,还为我们增加了不少补给与船只。

宝藏传闻


  海上的宝藏传说总是令人沉迷,尤其是对于贪婪的权力者和无畏的冒险者。

  彼时正盛行的传说便来自久远海域,传闻说有一只船队迷失在海域深处时,意外发现了沉在一座小岛之下的海底城,辉煌壮阔且保存完好,宝藏数量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小岛周围也潜伏着沉睡的凶猛海兽,甚至还有堕神出没。船队尚未深入,便遭遇到各种猛兽的袭击,大半人员因此丧生。

  海上永远不乏冒险者,但是至今却没有人能成功带出城中的宝藏。

  庞大的船队朝着地图的指引行驶了两天两夜,驶过重重迷雾后,终于看到了传闻中的小岛。

  小岛周围的海面上漂浮着零散的杂物和碎布,

  盘踞在周围的海兽们似乎刚刚展足一顿,此刻陷入了沉睡,然而散发的气息却依然昭示着此行的危险。

  由于我们的船队数量过于招摇,大家商量后决定先派出一艘船勘察情况。我作为船队中为数不多的飨灵,自然要主动打前阵。

  我们的船小心地向后方绕去,值得庆幸的是,小岛后方海兽的气息逐渐减弱,至少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我谨慎地选择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指挥着船下潜。

  那大概是我一生也忘不掉的景象。

  恢弘而壮观的海底城,简直是一个磅礴的海底奇迹。

  沉没在深水下的宫殿与王座,珍珠贝壳铺砌而成的墙瓦,在微弱的光线下依然映射着瑰丽无比的光芒,俨然是一座昔日神殿。

  所有人都为之屏息和惊叹,我甚至觉得,下一秒就会游出一群穿着绚丽的皎人,吟唱起遥远的古调。

  也许因为海底的温度原因,这些建筑和物品得以保存至此,我们也开始着手寻找珍稀的宝藏物品成功运送到了等候在外的接应船队上,几趟过后,几艘大船已被装得满满当当。

  而这不过是海底城的冰山一角。

残酷风浪


  在我正在进行最后一次的搬运时,船队的方向传来了巨大的异响,像是炮弹的轰鸣声,随后是海兽的嘶吼声。

  想到大部分船员还在大船上,我顾不下手里的东西,迅速转舵返航。

  残暴的生物将所有船队包裹,血色在撕扯下顷刻蔓延整个海面,船员们的哀鸣和尖叫声充斥在空气中,船帆和甲板被撕裂,残骸四处飘散......

  这便是我们从海底城里出来时看到的画面。


  远处,两艘原本与我们一起出航的公爵船队,和另一艘陌生的大船正呼啸而去。

  我隐隐约约看到船上有一个绿色长发,带着面具的飨灵似乎正注视着我们的方向。

  愤怒、悲痛和不解一时间涌上胸口......




  「肉骨茶!只能拜托你解决这些海兽了,我去救受伤的人!」

  御侍的声音颤抖却坚定传来,我猛然回神,强压下情绪,立刻架起残存的炮火,轰炸迎面袭来的海兽。

  眼看炮弹即将耗尽,而御侍还在竭力指挥着救助其他人。我一咬牙,纵身扑进海里,用锋利的长刀与海兽进行厮杀。

  更加糟糕的是,叶海皇的身影从远处出现,激烈的打斗最终还是吸引了堕神。

  抱着誓死保护所有人的决心,我与仅存的两个飨灵拼尽全力,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打败了堕神。

  海面重新归于平静,浓烈的血腥味与海腥味混杂在一起,四周还笼罩在浓雾之中。

  损伤依旧惨重,偌大的船队竟然只余下五个人,包括御侍的父亲与哥哥在内的一百余人皆葬身于这次灾难..…

  我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耗尽最后一丝气力,总算将幸存的五个人送至最近的岸边小镇上

  等我醒过来时,却是和御侍的最后一面,同样在舍身保护着众人的他终究没能撑下来。

  「要是我当时没有接下那个委托,该多好....…我不应该让整个船队去冒险...…….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如果大海是平静无波澜的,大家也就不会前行了。不畏惧风浪,才是一个真正的水手,而大家都做到了,御侍,这绝对不是你的责任。」

  「谢谢你,肉骨茶..….你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最信任的伙伴,我最后一个愿望,还是要麻烦你了。」

  「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完成的。」

  「希望你可以带着父亲、哥哥和我的徽章,继续游历在这片海上,最后再将我们带回耀之洲,葬在故乡的土地上。」

  「我坚信,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最优秀的水手」



肉骨茶


  耀之洲的致远船队曾经是缇尔拉船队中极具盛名的一支,信誉与办事能力都位于前列。

  但是致远船队在一次委托中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两艘公爵的船幸运逃脱并载回了宝藏。

  当时的海底城传闻十分有名,自从致远船队事件过后,再没有人敢前往小岛。关于海中城堡的猜测也越来越多,有人说是一座失落的古城,也有人说是海兽的宫殿......

  但据说有大胆者还在附近的海域捡到了从船上掉落的宝藏,其中有些物品上记录了奇怪的符号....…

  然而据逃脱的人透露,联合船队当时运送宝藏出来后,受到了另外一支船队的趁机袭击,因此才唤醒了海兽。

  其中公丽的两只船受令必须将宝营带回,必要时甚至可以抛下其他人自主逃走,只有致远船队的人,誓死抗击到了最后。

  当天,某个小镇的镇民在海边发现了一艘损坏的小船,五个奄奄一息的人和一个浑身淌血的飨灵....…


  肉骨茶依旧漂泊在缇尔菈的海上,他跟着大大小小的船队行过各地,见到了更多的事情,也结交了很多朋友。

  时光的磨练,风浪的冲刷使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和豁达。

  凭借着丰富的海洋经验,他很快便加入了格瑞洛的海军。

  虽然不再奋战前线,默默退至军中后勤的肉骨茶仍然是一名得力干员。

  直到他在某次皇家为海军举行的宴会上,偶然听到几个酩酊大醉的贵族的谈话,最终选择了站在无辜的飨灵这一边。

  海军至今为止所谓的大部分胜利,不过是用来取悦贵族们的手段之一,况且还是堆砌在大量飨灵的奋斗牺牲之上。

  所以当他下定决心,要救出被蒙骗在人类阴谋中的飨灵,被朗姆酒抓住的时候,已经做好了

  直面一切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