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腐乳

阅读

  ·  

2022-02-27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2-27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腐乳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别样的祝福
腐乳初始皮肤.jpg

画师:

腐乳满星皮肤.jpg

画师:

腐乳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腐乳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腐乳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腐乳头像.jpg 腐乳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日南红安 王燕华
专属堕神 头像-红团子.png
红团子
头像-狸猫.png
狸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酒烩羊肉.png红酒烩羊肉
实装日期 2021年10月14日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5 / 77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00 / 1525
Def icon.png 防御力 24 / 46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Hp icon.png 生命值 339 / 539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50 / 2780
食物 腐乳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牙尖嘴利
身高 148cm
关系 喜欢: 羊蝎子头像.jpg 羊蝎子 陇西腊肉头像.jpg 陇西腊肉
信条
我不喜欢的东西都消失吧!
简介
腐乳又称豆腐乳,是在民间流传了数千年的传统美食。腐乳分为红,白,青三种,口感如同豆腐,闻起来有股奇怪的臭味,吃起来却特别的香,并且富含营养,深受中国老百姓喜爱。
背景故事
曾被献祭给邪教做人柱,但被人参救下,之后就留在了地府。因为曾经受伤,现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样子。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很正常便给自己涂了两大坨红彤彤的腮红。会装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样子不让其他人欺负自己,但也会保护看上去弱小的猫耳朵。因为性格过于活泼不安静,所以被人参安排到资料库去管理他收集的资料。总是很暴躁。喜欢扮鬼吓唬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腐乳-基础技.png
腐方魂引
(1级)腐乳身边的腐乳方块旋转,提升全体友方攻击力5%,同时有概率便其提升5%的攻击速度,持续4秒。
(41级)腐乳身边的腐乳方块旋转,提升全体友方攻击力25%,同时有概率便其提升25%的攻击速度,持续4秒。MAX
能量技
腐乳-能量技.png
狱魄召来
(1级)腐乳高举手臂,为攻击力最高的友方单位恢复250点生命值,同时身边的腐乳方块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40点伤害。
(41级)腐乳高举手臂,为攻击力最高的友方单位恢复3250点生命值,同时身边的腐乳方块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820点伤害。MAX
连携技
腐乳-连携技.png
超级狱魄召来
连携对象
(1级)腐乳高举手臂,为攻击力最高的友方单位回血280,同时身边的腐乳方块对敌方攻击力最高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65点伤害。
(41级)腐乳高举手臂,为攻击力最高的友方单位回血3640,同时身边的腐乳方块对敌方攻击力最高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145点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铛铛--本姑娘是腐乳!就是你在召唤我吗!
登录
嗯~~很好~你身上没有沾上什么奇怪的东西~当然是一些......你看不见的东西啦!!!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吧--
冰场
呀吼----御侍你快来呀!!!我这里很好玩的!!!
技能
你也去地狱抄书吧!
升星
嘿嘿嘿!我是不是看上去更吓人了!!!
疲劳中
唔--我困了--我要去睡觉了--
恢复中
御侍--你再陪我玩一会儿嘛~~
出击编队
嘿嘿!就交给我吧!!!
落败
混、混蛋......我的......我的御侍......放开......放开我的御侍......
通知
嘿嘿嘿!!!我做好咯!!!
放置台词1
哼,讨厌,每次都不带我去。明明我不是故意把头弄掉吓唬大家的......
放置台词2
猫耳朵是小笨蛋!!!但是谁都不许欺负他只有我可以欺负他!!
触碰台词1
小心哦~我身上可是有毒的~要是一不小心......你的手可是会烂掉的!!!
触碰台词2
干嘛!不怕中毒吗!......哼,骗人,明明其他人看到我都很害怕的。
触碰台词3
疼疼疼疼--啊!!我的手--我的手掉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吓到你了吧!!!!!!你看!我的手和我的头都可以摘下来再装回去哦!!
誓约台词
御侍,你知道吗,在遇到你之前,我以为所有人类都和我一样,是冷冰冰的,他们比恶鬼还要可怕。但是直到遇到了你,我才感觉到了温度,那是来自你身上的温度,这种暖暖的感觉,能从我的皮肤,传到我的四肢,传到我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所以,以后,就让我跟在你身边感受更多好不好呀。
亲密台词1
你的手......是热的啊......原来......其他人的身体......都是热的啊......
亲密台词2
......你真的......不怕我么......你真的......愿意抱抱我么......
亲密台词3
哎呀,你不要这种表情嘛!我这样不也挺好的!一点都不会痛哦!
放置台词3
嘿嘿嘿嘿嘿,把手放在门上,等御侍回来推开门......嘻嘻嘻嘻......
胜利台词
嘿嘿嘿嘿!!过来过来~认赌服输~输了就要让我给你好好给你化个妆哦~~嘿嘿嘿--
失败台词
你--你讨厌!!!
喂食台词
给我的吗!没看出来你手艺还不错诶--
换装独白
别样的祝福 哇哈哈哈!过年好!这件衣服是不是很可怕?快给我糖吃,不然明年的每一天,我都会穿着它来吓吓你的!

故事

喧闹


   「腐乳你这个臭小鬼——给我站住!!!!!」
  
   八宝饭这个大笨蛋!
   你叫本小姐站住本小姐就会站住吗? !
   哼!大笨蛋!
  
   「油条!!!!给我逮住那个小鬼!!!!」
   「……嗯」
   「死小鬼你快给我下来!!!!!」
   「我不!我就不!!!」
  
   坐在高高的挂灯上晃荡着脚,甩着手里晕晕乎乎的泡椒凤爪,我看着下面气得直跳脚的八宝饭笑得前仰后合。
  
   他额头上那只大大的乌龟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不过倒是和他挺相称的。
  
   「八宝饭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村子里那只被抢了骨头的阿黄哦!」
   「…………死小鬼竟然说我像那只笨狗!!!!!你给我下来!!今天我不好好收拾你我就不叫八宝饭!」
   「才不呢!」
  
   从挂灯上跃下,我对八宝饭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刚想向前跑手腕就被一个人抓住。
  
   哼,油条这个家伙,总是这么一声不吭的,一张冷冰冰的棺材脸也不知道板给谁看。
   眼珠子骨碌一转,一个想法就在心底升起。
  
   「哎呀好痛——啊啊啊啊啊——你把我的手抓断了!!!!」
   「!!!!!!!!!!!!」
  
   看着油条那个大冰块脸瞪大的双眼,一副不可置信还惊吓得后退了半步的表情,我得意地一把从他手上抢回了我的手掌装回手腕上,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跑远了。
  
   「哈哈哈哈哈! ! !你们这群大笨蛋怎么可能能抓到本小姐呢!诶……的手是不是装反了?」
  
   我低头看着逃跑间被我自己装反了的手腕,轻松地将手掌重新摘了下来按上
  
   嘿嘿,我的身体就是这点好!逃跑起来可方便了!
  
   正在我得意地想要去厨房找点心吃的时候,我却被提着衣领提起。
  
   「腐乳,不可胡闹。」
  
   ……啊……完蛋……
   是人参……
   讨厌……逃不掉了……  
  

逃跑


   「唔——————人家不要罚抄嘛!!!!猫耳朵你帮我抄!!!!」
   「可,可是人参大人说,这个是腐乳你的功课我不可代劳。」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管嘛!!!你是我的小弟!你要帮我抄帮我抄帮我抄!!!!」
   「呃……我……我……」
   「猫耳朵~~~~」
   「可是人参大人要是知道……」
  
   我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样子撇了撇嘴。
  
   一天天的,就知道人参大人人参大人。
  
   不过算了,谁让小耳朵是小笨蛋呢!
   只有小笨蛋才会那么认真的听话呢!
  
   「算了!猫耳朵!我们出去玩吧!」
   「诶,可,可你的罚抄……」
   「哎呀回来再抄嘛!!走啦走啦!!!荞面!出发!!!」
   「喵~」
  
   拉着猫耳朵悄摸摸地离开地府外的那层迷障,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今天的天气算不上太好,云层灰灰的,气沉沉的。
  
   但比起太阳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天气。
  
   带着小耳朵坐着荞面,来到了最近的城镇,我从荞面的身上走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城镇里。
  
   「谁快去救救那个孩子,你看!那不是僵尸和猫妖吗!」
   「小朋友!小朋友!快过来!他们不是你可以接近的!」
  
   听着那些多管闲事的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果不其然这群胆小的家伙被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哼,就这点胆子还敢招惹本小姐!
   讨厌!
  
   讨厌死了!
  
   本小姐……里像僵尸了!
  
   我向他们龇牙咧嘴地做出了最凶恶的表情,这些胆小的家伙果然被吓得不敢动弹。
  
   从他们的摊子上取了我喜欢吃的甜甜的水果,和猫耳朵最爱吃的小甜点,我摸了摸口袋。
  
   「哎呀……没带钱袋……」
   「不用不用,您快走就行!」
   「…………你说的。不是我不给哦!」
   「嗯嗯。求您以后别来了,小的村里穷,没什么好东西,您今儿看上的尽管拿走。」
  
   看着他们这种诚惶诚恐的模样,不知为何我心底的气更加窒闷。
  
   所以我抬脚踢翻了他们的摊子。
  
   你看,他们也什么都不敢说不是吗!
  
   「……腐乳,这样做是不好……」
   「猫耳朵小笨蛋!不许管我!我们走!」
  
   又带着猫耳朵走了一会儿,原本就灰沉沉的天空此时越发暗沉。
  
   「轰隆隆——」
  
   唔……打……打雷了……
  
   我压抑着颤抖的身体,抬起手紧紧捂住耳朵……
  
   腐乳,你是最棒的!你不会怕打雷的!腐乳!你是最厉害的!你还要保护猫耳朵!你不可以害怕!
  
   对了……猫耳朵呢? !
  
   我回过头看向一直跟在我身后的猫耳朵。
   听觉灵敏的小耳朵紧紧捂住耳朵蹲在了地上,那双总是懵懵懂懂的眼睛也紧紧闭着,眉心也皱起了小小的疙瘩。
  
   搓了搓手指,我压下自己害怕的情绪,一把拉住了猫耳朵。
  
   「轰隆隆——」
   「小耳朵!我们快走!要下雨了!!!」
   「唔……腐乳姐…………」
  
   手心的手小小的,暖暖的,我紧紧握着他的手先前跑着,然而那些酒馆啊、茶楼什么的,都是些讨人厌的家伙,看到我的样子就马上关上了门。
  
   不过,好在我们还是在下雨前找到了一个桥洞。
  
  

小叫花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讨人厌的人类幼崽。
  
   我眯着眼看着握着根树枝不断在我面前比划的人类幼崽,他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上还有点像是放了好多天坏掉的饭菜的味道。
  
   唔……
   他们也是没人要的孩子吗……
  
   「不、不要过来!!!妖怪!!!!!」
   「哼。」
   「呃…………不,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荞面只是一只很大的猫咪而已……它不吃人的。」
   「喵嗷——!!」
   「荞面!!!不要吓唬他们!!」
  
   哼,小耳朵这个大笨蛋,就算你对他们再好他们还是会把你当成怪物的。
  
   「哎呀!」
  
   看着桥洞外的倾盆大雨,我有些走神,当我听到小耳朵的痛呼声回过头的时候,他已经被那个讨人厌的人类幼崽用树枝划到。
  
   「混蛋!!!你竟敢动我的小弟!!!!」
  
   我一把拉过了猫耳朵甩到身后,怒气冲冲地看向那个闭着眼睛挥舞树枝的人类幼崽。
  
   「不,不要吃我哥哥!!!!」
  
   忽然,一个还带着奶音的声音响起,我这时才发现,那只讨人厌的幼崽身后竟然还有只更小的幼崽。
  
   我眯起眼看着缩在她哥哥身后的小鬼,嘴角微微勾起。
  
   「哼,可以呀!你过来让我吃掉!我就不吃你哥哥!」
   「不许你动二娃!!!!」
  
   那个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的小崽子忽然睁开了眼狠狠地瞪着我。
   他眼底忽然有了点……应该是叫勇气的东西吧。
  
   「……那你们两个!我今天一定要吃掉一个!你们自己选吧!」
   「腐乳姐姐——」
   「笨蛋!不许吵我!」
  
   捂住笨蛋小耳朵的嘴巴,我咧开嘴露出了尖锐的虎牙,张牙舞爪地看着抱成一团的两个小崽。
  
   「嘿嘿嘿!快来!!本小姐已经几百年没有吃过新鲜的小孩了——」
   「那……那你吃我吧!!不许吃二娃!!!!」
   「 ……我真的会吃掉你的哦!」
   「说到做到!!!!!吃掉我!就不许吃二娃了!」
   「哥哥——哇——我不要哥哥被吃掉——」
  
   看着红着眼眶挡在更小幼崽面前的幼崽,心底的气越发不打一处来。
  
   我一把抓住了那个臭小鬼的手,张开嘴大大地咬了一口。
  
   「唔!!!!!!!!!!」
   「呸——臭死了!本小姐不吃了!你们走开!」
  
   哼,身上臭烘烘的。谁稀罕。
  

回家


   我坐在桥洞下最好的位置,看着外面哗啦啦的大雨。
  
   这该死的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
  
   手中的树枝已经把软软的土地戳出了一个小坑,我望着几乎变成了帘幕的大雨发愣。
  
   「你、你们真的不吃我吗……」
   「不用害怕,腐乳姐姐人很好的!她只是在吓唬你们。来,这是麦芽糖,给你们吃。」
  
   我回过头瞥了一眼傻呵呵给那两个人类幼崽分糖吃的小笨蛋,那个更小的幼崽似乎是被我吓到,往她的哥哥身后缩了缩。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要不是太臭了,本小姐就把你哥哥吃掉……
  
   手中的树枝越插越深,我嘟着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轰隆隆————」
  
   雷声越来越大,那个臭烘烘的小幼崽捂住了他妹妹的耳朵,两个人紧紧地抱成了一团。
  
   我看向紧紧捂着耳朵蹲在一旁的小耳朵和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的荞面。
  
   ……
  
   「唔……腐乳姐姐……那你自己呢?」
   「烦死了!你耳朵好!我帮你捂捂!我把我的耳朵摘下来了!等不打雷了再装回去就好了!」
   「……可是把耳朵摘下来,也不是听不见声音了呀……」
   「…………笨蛋小耳朵你话太多了!!!!!!」
  
   外面的雷声真的很吓人,我忍不住因为那声音缩了缩脖子。
  
   ……没有关系,我可以忍住的!!!
   ……可是……真的好可怕啊……
  
   猫耳朵的个子小小的,和我的身体不一样,他是暖暖的。
   他的胸口因为外面的雷声扑通扑通,那颗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真好……
   我的心脏,就算是再害怕,也已经不会这样跳了。
  
   「腐乳——」
   「小耳朵——」
   「这两个死小鬼跑到哪里去了!」
   「这么大的雨!!」
   「腐乳——」
   「小耳朵!!!!!」
  
  
   雨幕之外传来了让我有些熟悉的声音,我微微歪过头。
  
   唔……好像是八宝饭那个笨蛋……有豆汁哥哥……和油条大冰块的声音?
  
   「腐乳——」
   「小耳朵——!!!」
  
   被我捂住耳朵的猫耳朵也忽然抬起了头,他那双看不见东西的眼睛仿佛忽然染上了光彩。
  
   「是八宝饭、无常大人和忘川大人!!!」
   「……」
   「我们在这里!!!!!」
  
   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雨幕中越来越近,外面的雨很大,大到就算有伞他们的身上也全部都湿透了。
  
   八宝饭那个大笨蛋甚至根本没有打伞。
   这个笨蛋是仗着自己是笨蛋,就觉得自己不会感冒吗!
  
   「你们两个死小鬼!跑出来都不和我们说一声!要不是人参大人找到你们在这个村子里你们怎么办!」
  
   被淋成落汤鸡的八宝饭没好气地瞪着我,小耳朵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摆绞手指。
  
   「好了,别说了,既然找到就好。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去吧。」
  
   向来都会陪我一起恶作剧的豆汁哥哥这次也难得严肃起来。
  
   「不过,腐乳,以后不可以这样乱跑了。知道吗?外面还有很多圣教的人正在抓飨灵。你和小耳朵要是遇到了他们该怎么办?」
   「唔 ……」
  
   油条那根大冰棍脱掉了自己湿淋淋的外套,绞干了水,唤出了总是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大油锅。
  
   在我看着油锅发愣的时候,他却推了推我,让我和小耳朵坐到了油锅的边上,顿时,一股暖意从油锅的方向传来。
  
   哼,那个油锅在没有罪孽的人面前,也就只能取取暖了。
  
   我擦了擦眼眶,抱着膝盖乖乖坐在油锅边。
  
   算了,既然他们都来找我了,那我这次就勉为其难听听他们的话吧。
  
   浓密的雨云终会散去露出一片明亮温暖的光,那缕白色的光线可以驱散所有的阴沉。
  
   看着外面的天空,我抬起手挡住了稍稍有些刺眼的光线。
  
   八宝饭依旧还是一身湿漉漉的,他打了个喷嚏,探出脑袋看了看外头。
  
   「雨停了,走吧!回家了!」
  
   我看着他向我伸出的手,眨了眨眼。
  
   「喂——死小鬼不要突然扑过来跳到我背上!!!!」
   「我不管!!我走不动了!!要背!」
   「烦死了!!!!我一身都是水!」
   「我不管!我就要背!」
  
   在八宝饭的背上稳稳趴好,我抬起手向桥洞下看着我们的两个幼崽挥了挥手。
  
   「喂——我们要回家了!!!!你们也要早点找到家哦!!!」
  

腐乳


   也许对于飨灵来说。
  
   很多飨灵其实并不太能理解家人这种概念。
  
   从混沌中诞生的他们并不会理解血浓于水的亲情。
  
   自然也不会理解,这种感情的复杂。
  
   就像是腐乳。
  
   她不能理解,为何被选中为需要提供活祭祭品的家庭之后,那家人会果断地选择那个小小的女孩儿而不是那个本该保护自己妹妹的男孩儿她也不能理解,为何那个男孩儿会不顾他父母的反对试图保护自己的妹妹,最后那强烈的祈愿将她从混沌中拉扯出来。
  
   更不能理解,为何在看到了和他妹妹年龄相仿的她后,那个男孩儿会一把将命魂相牵的自己推进了属于活祭的土坑之中。
  
   腐乳并不太懂他们经历了什么。
  
   也并不太懂他们所谓的活祭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只知道,自己在被土壤一点一点覆盖之后,逐渐就不再能呼吸,那些土块从张开的嘴里钻了进去黏黏糊糊的。身上的衣服也被那些土弄脏了。
  
  
   ……事情,本该不是这个样子的。
  
   混沌中的那个存在告诉过她,她明明,应该保护这些存在的,那个存在告诉过她,他们应该是家人……
  
   那片土地也许有着人类所不能理解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同样也并非腐乳所能挣脱的。
  
   但是她总感觉,这种力量有些温暖,它似乎正在向自己道歉。
   她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说。
  
   希望你把力量借给我们。好让我们继续守护这片土地。
  
   腐乳并不明白,但她还是答应了这个请求。
  
   于是她的躯干就这样一点一点被土地吸去了力量,一点一点失去了知觉。
  
   「嗯?」
   「……陇西!!!慢点!!!好像有人!!!」
   「……人,尸体?」
   「………………才不是尸体!!!!是个小女孩儿!!!!」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听到的是一个有点吵吵闹闹的声音。
  
   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一个很漂亮的人,她有一双红色的眼睛。
  
   「你醒了?」
  
   再然后,就是一个一头白发的男人,他很严肃的样子。他的身后有一群探头探脑的人。
  
   「小家伙,你怎么会在土里啊?」
   「小家伙?你没事吧?」
   「小家伙你叫什么? 」
  
   叽叽喳喳的声音让腐乳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看着眼前那些眼底带着好奇但不带一丝恶意的人,眨了眨眼。
  
   下一刻,她自己也许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委屈地在这些人的面前哭了起来。
  
   「呜哇哇哇————」
  
   嚎啕大哭,嘴里呜噜呜噜地,说着其他人听不懂的话语。
  
   「谢谢你,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了山河阵,借给了耀之洲。现在你已经解脱了。」
   「呜呜呜……我好害怕!!可是那个声音告诉我我要保护大家……呜呜呜呜我真的好害怕……」
  
   从那天起,地府就多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姑娘。
   一个像是僵尸一样,但总是露着调皮的笑容还时不时会将自己的脑袋和手臂摘下来,吓唬大家的小姑娘。
  
   而那个叫做腐乳的小姑娘,也从那天起,才真正拥有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有了一群可以称之为家人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