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萨赫蛋糕

阅读

  ·  

2020-05-10更新

  ·  

最新编辑:月叔丨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5-10

  

最新编辑:月叔丨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萨赫蛋糕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迷人等候
萨赫蛋糕初始皮肤.jpg

画师:

萨赫蛋糕满星皮肤.jpg

画师:

萨赫蛋糕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萨赫蛋糕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萨赫蛋糕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萨赫蛋糕头像.jpg 萨赫蛋糕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前田诚二 修缘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仓鼠.png
仓鼠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小鸡炖蘑菇.png小鸡炖蘑菇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2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14 / 206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8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90 / 3380
Hp icon.png 生命值 480 / 879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42 / 5872
食物 萨赫蛋糕
类型 甜点
发源地 奥地利
诞生年代 1832年
性格 认真谦和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法棍面包头像.jpg 法棍面包
信条
强大是保护弱小的资本。
简介
萨赫蛋糕(Sachertorte)是维也纳萨赫酒店独特的巧克力蛋糕,蛋糕由两层甜巧克力和两层巧克力中间的杏子酱构成,蛋糕上面有巧克力片。它是代表奥地利的国宝级点心。以无防腐剂却保鲜力长而闻名于世,至今配方保密。
背景故事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少年贵族。正而不迂腐,机敏不守旧,虽然拥有贵族身份,但行事低调,没有利用权势和飨灵力量横行霸道,而是活用自己的身份和能力,加入了飨灵执法机构「荷鲁斯之眼」,为米德加尔和周围地区的人们保驾护航,维护社会稳定。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萨赫蛋糕-基础技.png
真凶追击
(1级)萨赫蛋糕开启推理模式,对随机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0点伤害,同时恢复随机友方60点生命值。
(41级)萨赫蛋糕开启推理模式,对随机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20点伤害,同时恢复随机友方780点生命值。MAX
能量技
萨赫蛋糕-能量技.png
精神领主
(1级)萨赫蛋糕展开绝对精神领域,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提高自身30%防御力同时降低自身30%攻击力,持续8秒。
(41级)萨赫蛋糕展开绝对精神领域,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提高自身70%防御力同时降低自身30%攻击力,持续8秒。MAX
连携技
萨赫蛋糕-连携技.png
超级精神领主
连携对象 法棍面包头像.jpg 法棍面包
(1级)萨赫蛋糕展开绝对精神领域,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提高自身50%防御力同时降低自身30%攻击力,持续8秒。
(41级)萨赫蛋糕展开绝对精神领域,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提高自身90%防御力同时降低自身30%攻击力,持续8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萨赫蛋糕,是一名飨灵裁决官。我......糟了,有危情发生,御侍,请一定等我回来。
登录
抱歉,事务繁忙,现在才回来。今天的你想聊什么呢?我知无不言。
冰场
为了更好执行认物,身心都需要接受刻苦的训练。
技能
精神回护!
升星
强大是保护弱小的资本,只要恪守本心,就不必畏惧力量。
疲劳中
启动「箱子」,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
恢复中
别担心我,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出击编队
在我的精神域,罪恶无从遁形!
落败
能为此牺牲,不负活过一场!
通知
结果还不错,比我预料得好一点。你来试试看?
放置台词1
我欣赏的一种人,不一定要力量多么强大,而是就算身在黑暗里,心里也牢牢记住光明的样子,并始终向阳追去。
放置台词2
世界从不会公平,但总要有人为此努力。来到「荷鲁斯之眼」成为一名裁决官,这对我来说不是工作,而是归顺内心的自觉。
触碰台词1
「箱子」是我的精神逻辑图,上面的标记可以协助我追捕犯人。对,你看到的这个武器,它就叫「箱子」。名字只是一种代号,并不能决定它的重要性,当然,你可以为它取一个更好听的。
触碰台词2
如果有事需要求助「荷鲁斯之眼」,可以寄信给我们,也可以直接来访。你想来看看?......可以的,不过,我们的办公地点有点特殊,要做好心理准备。
触碰台词3
抱歉,再等我一下,这些事情处理完我就回来。
誓约台词
我曾经追踪过很多线索,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还好这一次,让我找到你了。先说好,既然找到了,我就不会放手。御侍,你准备好了吗?
亲密台词1
御侍,你给予我的养分......比你自己知道的,多得多。
亲密台词2
不必羡慕其他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处。你非常好,做你自己,我已经非常喜欢你。
亲密台词3
你身上已经有我的标记,所以无论在何处,只要你呼唤我,我都会找到你的。
放置台词3
御侍,我回来了。难得今天事务不多,我也很久没下厨了,你想吃什么?
胜利台词
不可自傲,但还是可以庆祝一下的。
失败台词
是我不够谨慎。
喂食台词
礼不在重......御侍的心意,我明白了,我绝不辜负于你。
换装独白
迷人等候 等待是一件迷人的事,想让花期和你,都如约而至。

故事

学校


  我是萨赫蛋糕,维克多帝国一处暗部机构的飨灵学生。

  那个地方为帝国培训特殊的飨灵,有人叫它基地,有人叫它训练营,我习惯叫它「学校」。

  「学校」里有好几位老师,轮流教不同的课程,鹿教官最近教我如何与「人」相处。

  鹿说,世界上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有几层面具。

  有些用笑脸掩盖哭脸,有些用哭脸掩盖笑脸,如果能揭开表面的情绪后,一个人的内心究竟是慈悲在怀,还是蛇蝎冷血,都能更好判断。

  要想成为一个全能的调查者,必须掌握这个课程。

  因为我特殊的飨灵能力,这门课对我来说相对容易,在我看来,这些有定式的情绪,一旦揭穿,就很好探析。

  但鹿教官不让我结课。

  他说,对于我这样的人,不能止步于此,还需要掌握更深一层的情况。

  我问是什么,鹿不愿意教我,他说,有些人,有些事,教是教不会的,要自己遇见。

  我和他讨价还价,说,你至少应该告诉我,我应该去哪里找。

  他说,要不,你去「伤口」撞撞运气吧,那是真正千人千面的地方。


  每个国家,总有一块俗称黑市的灰色交易地带,在维克多帝国,这个地方,就是「伤口」。

  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的天空常年笼罩着一层灰红色的愁云惨雾。

  下雨时,雨也是红色的,这里的建筑,因为常年被这样的雨水冲刷,所以外墙都侵染了红色,看着就像被血泼过的一样。

  没人讲得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有人说,这里就是神明身体上的一块伤口,好不了。

  也有人说,是因为这里住的都是牛鬼蛇神,恶魔尸兽,这些东西都不信神,专门和神对着干,所以他们集体才给天捅出一个创口,拿神的血祭自己,他们管这个叫做「浴血重生」。

  鹿教官让我到那里去,却不明说他要我解决什么情况。

  所以我只能盲人摸象一般,在这里等着,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寻找那个未知的难题。

  他将我丢进这里后,隔三差五会派人给我寄一个附加任务,不是打探黑市情报,就是处理一些逃到这里的逃犯,美名曰是用来打发我的世界。

  但我明白,他从开始一步步诱导让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已经把这些要收的学费列好清单了,这才是他的目的。

  我虽然心知肚明,但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没有办法。

  只是——

  我撑着伞走在「伤口」的街头,怀里是刚刚在秘密对接处拿到的「学校」密信,上面写着鹿教官这一次需要我处理的名单。

  有堕神,有人类,也有飨灵。

  我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需要逃到「伤口」这样的法外之地寻求庇护,我的任务是在不违背「伤口」的生存规则的前提下,将他们安静地绳之以法。

  我并非不肯相信鹿的正义,但这样不知详情的执法,让我始终不安。

  我看着迎面走来的每个人,感到一点疲惫。

  「这个任务完成后,无论有没有找到那个能让我结掉课业的人,必须申请去别的地方,换一种方式工作。

  我这样下了决心,转过一个街角。

  忽然,漫天红雨里,我看见伤口的街上,一个伤痕累累的白发少年。

伤口


  红色的雨水是隐藏罪恶的天赐之物。

  在这样的雨天杀虐,似乎有神明加油助威,保你随心所欲,不受责备。

  在「伤口」的街上,血流成河的人很多,但通常无人问津。

  因为在这里出没的每一个人,谁也说不清背后究竟牵扯进什么势力,这些势力又会把人拖进哪座坟墓。

  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一直遵守这里的规矩,直到今天,我看见他。

  白衣白发的少年昏倒在地,怀里紧紧抱着什么,他的身边环绕着一只火铳,悬浮着不准旁人靠近它的主人。

  他虽然倒在「伤口」的街上,但干净得和这条街格格不入。

  更重要的是,我认出了他,他是帝国大法官雷纳斯的执法飨灵——法棍面包。

  他出现在这里,疑点重重,而且,我也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了,不必再顾他人脸色。

  ——我要救他。

  我暗暗做了决定,果断上前,可是,当我靠近些许,他身边悬浮的火铳便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的额头。


  这样下去,时间拖得太长,它和它的主人都活不久。

  我在心里飞快思考。

  没有办法,只能用那一招了。

  「冒犯了。」

  我轻声说了一声,我闭上眼。

  在我眼前,白色的精神网络如同地图一样蔓延出去,渐渐包裹住倒在地上的法棍面包。

  他的精神很脆弱,显然从未受过精神防御方面的训练,而且最近应该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我一-点一点触碰他的意识,温柔地呼唤他,希望他清醒过来,告诉他的武器,我是要救他的。

  ——对于飨灵而言,最容易引起共鸣的,就是类似御侍的精神号召,这是我的常识。

  然而,我犯错了。

  我忘记了,这里是「伤口」,在这里出没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口。

  我的召唤虽然如我所愿唤醒了他,不过,也刚好撞在他的枪口上。

  法棍睁开眼,却是失控的神色,他的白发被大雨淋湿,贴在脸上,让他本就消瘦的脸显得更加嶙峋,一双眼睛无神又吞光,透过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仇人。

  他一手握紧了手里的火铳,另一只手上,一本法典在大雨里”飞速翻动,嘴里念念有词。

  「知罪故犯,伪造罪证,栽赃嫁祸,致人身死。罪深一重,数罪并罚,依据法典枪决!」
  好吧,我知道了,他这次要审判的,是他的御侍,但这显然触犯了飨灵的契约守则。

  很快,他的契约守则和他的法典相互冲突起来, 身边的火铳一会儿对准了我,一会儿又对准了自己。

  我怕他伤到自己,又有一点哭笑不得,但这局面也是由我生起,我必须负责。

  再顾不上被谁瞧见,我专心沉入精神领域,透过白色的地图,我的意识一路疾驰,飞进他的内心深处,在那里,我看见了一个坐着的小孩他手上捧着一杆天平,天平正左右摇摆不定。

  ——这是他此时的心理活动。

  我走得近一些,他抬起头,我看见,他咬紧了嘴唇,明明在哭,但没有声音。

  我猛得一怔,心中有一个声音说,我找到了。


天平


  法棍清醒后,我带他来到我在「 伤口」的住处。

  我给他用了最好的药,他的伤口痊愈得很快。

  法棍礼貌地喊我前辈,向我的救助道谢。

  我问他为什么来「伤口」, 法棍说,他来找他的御侍在案件中制造伪证的证据。

  我虽然有所推测,但亲口听到法棍面包这么说,还是心中一沉。

  雷纳斯法官一生清正,明判无数,怎么会老了犯糊涂?

  这个案子一旦由他的飨灵法棍面包亲自揭发出去,帝国的政法界便要动荡了。

  但这结局已经注定。

  救回法棍的第三天,他朝我道别,要去检察署递交证据,在楼下,他郑重地朝我鞠了一躬,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

  我被他的眼神怔到了,忽然有一些不妙的预感,但我当时忙于别的事情,没有将那点异样放在心上。

  直到过了几天,我又在「伤口」的住处,捡到了蹲在楼梯口的法棍。

  「喝水。」

  「谢谢前辈。」

  法棍双手接过水杯,乖巧地喝了一口。

  「你御侍的案子怎么样了?」
  「证据都交上去了,在走程序。」
  「那就好。」

  我点点头,房间一时沉默下来。

  「为什么回来?这里是黑市,不是什么好地方。」
  「前辈救过我,我还没有报答前辈。」
  「我救你,不是要你报答的。」
  「但我觉得,这是我必须完成的事情。」
  「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住在「伤口」的,你觉得我会是什么好人吗?」
  「目前前辈在我眼前,是个好人。」
  「如果有一天发现我做了坏事呢?」
  「按法典发落。」

  法棍说得无情又无辜。

  我在心里一声叹息,果然,和我想的没错。

  救他那天,我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查看过他的内心状态。

  他在心中放了一杆天秤,他会将人情通通掂量出重量,再一个一个还清,这样他才会心里舒服。

  但是,不管是那天大雨,还是今天在这间温暖的屋子里,他的情绪始终是一杯冰凉的白水,没有起任何波澜。

  ——他并不是真的感激我,这样的人情来往只是用来保持他的内心天秤的平衡。

  不知道他的御侍具体都教了他什么,才让他养成这样的性格,但我并不打算让这样的相处模式继续下去。

  「前辈,我可以留下来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尽力。」法棍看着我,诚恳地说。


  「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我沉默了很久,我很想说,我并不想陪你玩这样的天平游戏,但是最后我还是让他留下来了。


筹码


  我帮法棍面包铺好床,决定去泡个热水澡,先好好放松一下疲劳的精神。

  叩叩叩——

  突然,法棍敲响了卫生间的门。

  这种在洗澡的时候,外面有人说话的感觉真奇怪,我有点不适应,清了清嗓子,才恢复了往常的音调。

  「怎么了?」
  「前辈,你要我帮你擦头发吗?」
  「.....不用了。」
  「可是之前我受伤的时候,前辈帮我了。」
  「我帮你,是因为那时候你的手受伤了,不是为了让你帮我。知道了吗?」
  「......哦,好。」

  门外的法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缓缓转身走开了。

  我叹了一口气,草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法棍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平静,似乎是睡着了。

  我轻轻上前,他的手搭在被子外,胳膊上有结痂的伤口。我仔细查看了一下,确定他手上的伤口都好清楚了,伤口已经结痂,好得差不多了。

  我回想起刚救回他那天,我一边帮他处理伤口一边听他说他御侍给案子做伪证的事。

  他手上的伤口深可露骨,灵力不断地分散,我用了最好的药才止住血。

  「是这些做伪证的人把你打伤的?」

  「不是他们,他们几个都是墙头草,吓唬几句什么都招了。」

  「......那是谁?」
  「以前御侍大人判刑过一些犯事的自由飨灵,那些罪犯为了不被关到塔尔塔洛斯监狱,逃走了,我没想到他们是逃到这里,被他们认出来了。」

  「......记得他们名字吗?」

  法棍点了点头,道出了几个名号来。

  我回忆着那些名号,轻轻将法棍的双手放进被窝,接着,无声地出门去。

  忙碌的一晚。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咖喱的香味叫醒。

  「前辈,你起晚了。」
  法棍从厨房探出脑袋,冲我喊了一声,又钻了回去。

  「......」
  我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

  「嗯。来了。」

  早餐是牛奶和面包和咖喱。

  我看着法棍把一杯牛奶喝完了,这才说到正题。

  「法棍面包,你不能一直在我这里住,今天就回去吧。」
  法棍愣了一下,「前辈,我....」

  他话没说完。
  忽然,玻璃碎裂的声音惊彻耳膜,一个人影从厨房破窗而入,蒙面人手中的枪瞄准了我的额头,二话不说扣动扳机。

  「前辈!小心!」
  我没来得及躲,法棍飞扑过来,挡在我身前。
  「唔!」
  不知道子弹打中了哪里,他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法棍!法棍!」
  我叫了两声,他毫无动静。

  「别喊了,这是专门针对飨灵研发的麻醉子弹, 碱鱼老师做的,不留痕迹的,他一时醒不过来。你自己把弹壳收拾了,免得留下把柄。」

  蒙面人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接着一脚跨上没了玻璃的窗户。

  「这个忙,我帮完了,记得下次,咱们有来有往啊!学校见!」

  蒙面人走了。

  我起身,将法棍抱到床上放好,回去将弹壳收进口袋。

  看着一地玻璃渣子,我坐在床边,等着法棍醒来。

  是的,我决定放弃在他的内心天平上意外加上的那些砝码。

  在他醒来之后,我会告诉她,你不再欠我什么,你的天平现在已经恢复了平衡。

  现在,你我之间,放置筹码的权利在你手上,你要主动网上累加吗?


萨赫蛋糕


  萨赫蛋糕的御侍,是一位在维克多帝国独身一辈子的天才心理学家。
  他是全世界最了解人类的人,同时,也变成了最不像人类的人类。
  他将一切情感切分为各种要素的累积,拼凑的成果,就如庖丁解牛,此后再不能见人类情感的朴实全貌。
  他二十五岁那年,他召唤出了萨赫蛋糕。
  他原以为,得到了这位拥有强大精神力的飨灵的帮助,可以让自己回归到正常人类的生活,但是他失败了。
  萨赫蛋糕很想帮助自己的御侍,变为一个重新拥有快乐的人,但每当他探入御侍的内心世界时,他总会发现,御侍在内心深处,也无时不刻,不在假装快乐。

  萨赫蛋糕救不了他。

  萨赫蛋糕的无能为力,让这位心理学家感到了绝望。
  一年后,心理学家饮弹自尽,留下一首诗,让萨赫蛋糕留作他的墓志铭。

  这首诗的名字叫「心」其中有这样一句:世界上最长久的快乐,是不知道快乐已经来临。

  萨赫蛋糕在御侍死后, 一直在为人类做精神治疗方面的工作。

  直到香槟正式接管维克多帝国之后不久,萨赫蛋糕发现,随着自由飨灵越来越多,那些没有御侍的飨灵,有一部分会变成伤害人类的存在,这已经成为事实。

  萨赫蛋糕认为,如果要证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和自由飨灵们是能够和平共处的,仅仅表达出自己的善良没有用的。
  必须要主动维护这个世界的和平,保护世界的弱小者。

  因此,他接受了香槟的邀请,加入了帝国的暗部组织「学校」。
  他将那把御侍自尽用的枪带在身边,取名叫做「墓志铭」,意为对所杀敌人的哀悼。

  萨赫蛋糕在「学校」里重新开始锻炼自己的各项能力,成为学校中S级的出色学员,直到在芬兰驯鹿肉的课程里遇到了瓶颈,被「鹿」送到了「伤口」。

  萨赫在这里遇到了法棍面包,法棍面包因为御侍的扭曲教育, 将自己视为杆评判罪恶的天秤,萨赫在探查他的内心时,看到了当时自己的御侍一样的情况。

  法棍面包就算在内心最深处,也在压抑着情感的流动。
  同时,他明白了鹿教官说的,希望他能解决的情况是什么。
  他在这门门课的结业课题,不是要探析到千千万万不同的情绪,而是学会帮助一个人改变那些被压抑的情绪,重新找回自在的自我。

  这一次,萨赫不想再眼睁睁看着法棍,和当初的御侍一样被自己的心毁掉。
  他想要一点一点,将他带回正途。

  所以,他和自己打了一个大胆的赌。

  既然法棍面包对他的依赖,全都来自法棍被他所救。那么,就安排一场同样的戏码,让他也被法棍救一次。

  萨赫赌的是,当法棍和他之间两不相欠以后,法棍还会不会愿意和他往来。

  庆幸的是,最终,他赢下了这一局。

神器

  • 箱子
  • 神器线路
萨赫蛋糕神器.png
防御蓝绿紫红蓝.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10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20
Hp icon.png 生命值 228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22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60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49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防御力+35
防御力+69
普通节点2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普通节点3 攻击力+54
攻击力+109
普通节点4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5 暴击值+2111
暴击值+4222
普通节点6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7 左:防御力+17
右:生命值+254
左:防御力+35
右:生命值+508
左:防御力+52
右:生命值+763
普通节点8 左:基础技效果+2%
右:能量技效果+2%
左:基础技效果+5%
右:能量技效果+5%
左:基础技效果+10%
右: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暴伤值+1140
暴伤值+2280
暴伤值+3420
暴伤值+4560
普通节点10 生命值+381
生命值+763
生命值+1144
生命值+1525
普通节点11 防御力+20
防御力+39
防御力+59
防御力+99
塔可节点Ⅰ(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最近三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最近三名友方角色施加3秒受伤减少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的减伤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伤害,有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概率额外眩晕2秒
塔可节点Ⅱ(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的伤害,并且治疗自身最大生命值1.5%的血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的伤害,并且眩晕他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的伤害,有40%概率额外驱散所有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
塔可节点Ⅲ(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30%时,受到所有伤害减少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30%时,释放技能后有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概率恢复已损失血量6%的生命值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30%时,造成的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
塔可节点IV(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随机三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造成攻击力19%25% 32% 39% 46% 54% 64% 76% 91% 110%)的二次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治疗自身已损失生命值2%的血量
塔可节点Ⅴ(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驱散最近两名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5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驱散最近两名敌方身上的增益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