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闪电泡芙

阅读

  ·  

2020-09-10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9-10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闪电泡芙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心随乐动
闪电泡芙初始皮肤.jpg

画师:

闪电泡芙满星皮肤.jpg

画师:

闪电泡芙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闪电泡芙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闪电泡芙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闪电泡芙头像.jpg 闪电泡芙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阿部敦 三木
专属堕神 头像-老爷猫.png
老爷猫
头像-狸猫.png
狸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泡椒三文鱼头.png泡椒三文鱼头
获取途径 召唤协力作战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56 / 1316
Def icon.png 防御力 27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294 / 1024
Hp icon.png 生命值 389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41 / 596
食物 闪电泡芙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中二
身高 174cm
关系 喜欢: 拿破仑蛋糕头像.jpg 拿破仑蛋糕
信条
我想来雷厉风行,可别拖我的后腿啊!
简介
一说闪电泡芙的味道太过美味,让人忍不住以闪电般的速度吃掉它;也有一说认为是闪电泡芙烤制出来时,因上面闪电般的裂纹而得名。不论何种说法,这个名字都源于人们对它无比的喜爱。
背景故事
中二病少年,有时候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来吸引人们的注意。虽然看上去是个没分寸的人,但是也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平日里自我意识过剩,导致不能和人好好地沟通交流。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闪电泡芙-基础技.png
闪电光盾
(1级)闪电泡芙摆出光盾,对自身施放一个护盾,吸收15点伤害,持续2秒。
(41级)闪电泡芙摆出光盾,对自身施放一个护盾,吸收195点伤害,持续2秒。MAX
能量技
闪电泡芙-能量技.png
雷神裁断
(1级)闪电泡芙召唤出雷电,对敌方单体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30点伤害,同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
(41级)闪电泡芙召唤出雷电,对敌方单体造成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690点伤害,同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们所谓的皇家厨师工会就是个黑社会组织吧?你是里面什么职位的人?头头还是小喽啰?
登录
你可终于回来了,闪电积蓄太多我的头发都要变得毛躁了。
冰场
噢,是你啊,找我什么事?
技能
让我来给你做个电疗吧!
升星
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电流,呼~舒服~
疲劳中
没电了动不了,让我休息一会。
恢复中
充电中,请勿打扰。
出击编队
有我出马,还有什么打不赢的敌人吗?
落败
电...耗尽了...
通知
喂饭好了,需不需要我用电再帮你加点料·?
放置台词1
不要背着我在那里窃窃私语!
放置台词2
有什么不可以当面说给我听的吗?
触碰台词1
不要把我和你们这些平凡的人相提并论。
触碰台词2
要不要我帮你做个新发型?爆炸头怎么样?
触碰台词3
小心点,我的闪电可不长眼睛,伤到了可不关我的事情噢?
誓约台词
一路走下去就算是我也会有疲惫的时候,所以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并肩而行吧!
亲密台词1
没事的,我的闪电不会伤到你,所以你可以来触碰我。
亲密台词2
有什么要充电的东西吗?看在你平日里乖巧的份上我可以把力量借给你一些。
亲密台词3
我以前很在意他人的看法,不过现在我只在意你一个人的想法。
换装独白
心随乐动 御侍,快打起精神来,和我一起来享受音乐的美好吧!

故事

相识


  「喂,你们在做什么,欺负女孩子?」

  电光在潮湿的空气中跳动,劈向一群围着女孩动手动脚的混混们,炸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闪电?!」
  「是你!闪电泡芙!别多管闲事!」

  混混们害怕再被过电,纷纷向后退开,露出和他们的退缩正相反的凶恶表情,好像觉得这就能够恐吓到我。
  我咂了咂舌,举高右手,电光自掌心跃动直达到他们脚下。

  「我的闪电可不长眼,要是伤到了欺负女孩子的家伙,可不管我的事情噢?」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这么护着她你不会也是——哈哈哈哈哈」
  「哕里哕嗦!」

  闪电再次于他们身前炸开,混混们不再狡辩,四散而逃。
  我走到那个被欺负的女孩面前,她的衣服有着明显被扯动的痕迹。如果我没出手帮她,她恐怕就要遭殃了。

  「喂,没事了就快点回家,别在外面乱逛,会被专拐女孩的邪恶组织盯上的。」

  我没打算给那个女孩特别关照,或是发善心送她回家什么的。我出手只是因为她恰巧在我的地盘上被欺负了而已。
  就算我对她表现了善意,她也会像其他人那样害怕我的闪电吧。

  我从她身边走过,却听到一声清脆的笑声。
  我以为她在嘲笑我,顿时转回来瞪向她。

  「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安慰人的话很奇怪。」
  「哈,我又没安慰你,我是在警告你。」

  我看着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她接下来的话更是我始料未及的。

  「谢谢你帮了我。你愿意来我家做客吗?我想好好答谢你。」

  望着她真诚的表情,我有些犹豫。
  在这个镇上,不论我做什么事,其他人都不愿接近我──当然,我也觉得这无所谓就是了。
  不过,就算我很多次顺手救了别人,那个人也会在得救后立即跑走,就好像我会连他一起用闪电劈了一样。这常让我感到气恼。
  这次倒是第一次有人邀请我。不过我不讨厌。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去吧。」

  我踢开脚边的小石子,背着手往前走了两步停下来。

  「喂,你家往哪儿走啊?」

  我听到她又笑了起来,有些不爽地转过来瞪她,她却温和地指向与我之前相反的方向。

  「在这边,你跟我来。」
  「......哦。」

八音盒


  「你先坐会儿,我这就去做饭。」
  「动作快一点啊,我很忙的,还要继续巡逻呢。」
  「是是,我会尽快的。」

  实际上,将那些混混们从街上赶走,今天的巡逻就结束了,但我要忙的事还多着呢,管理一条街 ──尽管镇长老头不承认那条街是我的──哪是这么容易的事。

  我在进门的时候注意到她家门口挂着一个倒扣的木牌,这在镇上的人家不多见,他们通常只会在门上挂花环。
  但我也没多想,说不定她这里是个什么组织的秘密基地呢?等她回来的时候得仔细问问。

  等待的时间太久了,积蓄的闪电在周身跃动,让原本就感觉到无聊的我更加烦躁,开始在她的房间里转来转去。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她家有哪里跟秘密基地沾边,装潢简单,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我还得小心不要让闪电跳到娇弱的鲜花上。

  橱柜上,端端正正放着木制底座的蛋形八音盒,我见过这个样式的八音盒,拧动发条后蛋壳就会打开,被隐藏的秘密都会展现出来。
  我走过去想探寻蛋里的秘密,但手还没碰到八音盒,我身上的电光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电弧,顺着铜制的蛋壳跑进八音盒里。
  我及时控制住了电流,正想将八音盒上面的闪电收回,女孩端着盘子走了进来。

  「抱歉抱歉,家里一般不会有什么客人,食材少,我准备的也简单──你在看什么?」

  她将盘子放上餐桌后向我走来,看到我站的位置,她就猜到了我刚才在看她的八音盒。

  「你在看这个八音盒?这是以前一个朋友送的,蛋可以打开哦。」

  她伸出双手将八音盒捧下来,我以为这个八音盒的发条也该是包着木头的不会触电,就没有出手阻止。
  没想到被藏在底座下的发条居然也是金属材质,电流从蛋壳顺着内部连接的机芯直到底部,在她手摸上去的瞬间电麻了她的手。

  哐!

  八音盒从她手中脱落,砸在了地上。
  蛋壳在落地的瞬间就因冲力摔开了,翩翩撢蹈的两个人偶从蛋壳里滚了出来。

  「你这个也太不经......摔了。」

  我看着她露出了些许难过,声音渐小,一时有些尴尬。
  闷了片刻,我决定向她道歉。
  不论初衷好坏,最终只要我做了错事,就要认真道歉──这是我一贯的原则。
  只是我很少会坏事,因此很少会付诸就是了。

  「抱歉,闪电刚才跑上去了,我没来得及提醒你......」
  「没关系。」

  她收回了怅然若失的表情,笑着安慰我。

  「坏了就坏了,你又不是故意的,不用太在意。反正这个朋友早就离开了,现在也没和我联系过,说不定已经把我忘了呢──好了好了,客人快就位,我们要开饭了!」

  她没允许我深究,催着我坐下就开始给我布菜。
  接下来的节奏都是被她推着走,我只感觉和她相处得很愉快。等我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我该离开了。

  看着被她合上的木门,我的脑海中闪过那个摔坏的八音盒。

  …...我得还她一个八音盒。

流言


  女孩的八音盒不是寻常样款式,我去商店问过几次,店主都说没有。
  后来有一天,我在路过商店的时候,在橱窗里看到了个款式相近的八音盒,就走进了店里。
  但我在和店主说话的时候,听到店里有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我寻声看过去,他们慌忙移开视线,显然是因为心虚。

  「他就是那个天天没事干就在街上晃来晃去的飨灵啊,不是来找老板收保护费的吧?」
  「谁知道呢。我跟你说,我那天看到他去了......」
  「什么,他居然去那种地方,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没有听清他们说的什么地方,但这么偷偷摸摸的议论就已经足够让我恼火。
  既然是在谈论我,有什么不可以当面说我听的,还要在背后窃窃私语?

  闪电在我手中放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咬牙切齿地站在他们身后打断他们。

  「有什么不可以当面说给我听的吗?」
  「闪电泡芙?!」
  「啊啊,你们还知道我在这里啊。我,最讨,厌别人在背后悄悄议论了,我建议你们现在就告诉我,刚才在说些什么。」
  「我们......我们在说......你先把闪电收起来!不要电到我!」
  「放心,你们乖一点,我的闪电就不会伤到你们。」
  「你之前救的那个女人是个挂牌卖笑的,你跟她不清不楚还在她家那么久对你的名誉不好!」
  「?!」

  我没想到这个人会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过了半晌想起女孩家门上挂的木牌,终于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镇上的人都喜欢在门上挂花环,单身女性在自家门上挂木牌意味着开门迎客......

「  她也不是主动的,父亲欠着很多债呢就突然去世了,她为了尽快偿还债务,只能这么做了。」「镇上的人知道归知道,但做这种事的,哪个好人家愿意跟她有牵扯。」

  砰!砰!

  我不想继续听下去,用闪电打断了那两个喋喋不休似乎想说服我的人,看着他们失去意识倒地后拍了拍手。

  「我最讨厌在背后议论他人的人。你们都没有试图去接触了解她,有什么资格随意评论?给你们个教训,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搬弄是非。」

  我将金币交给眼神躲闪的店主,抱着八音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时的我固执地认为教训那两个人只是因为我讨厌他们在背后议论别人,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后来我才意识到,我维护她,是因为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不被他人喜爱,自然也不能被他人理解。

朋友


  我带着八音盒去找她,看到门上挂的木牌依然是扣着的,一时有些犹豫,拿不准她是出去了,还是有客人在。
  没有给我犹豫太久的机会,房门打开了,个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我后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想不到啊,连你这种飨灵也好这一口?这么看来你跟我们人类也没什么不同嘛。不过她还真受欢迎啊......呃啊!」

  在我的闪电让那个口无遮拦的男人付出代价后,她从走屋里出来,看到我和倒地的男人面露一丝尴尬。
  此时,那个男人已经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不需要解释什么,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和她对视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她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是来......」
  「我来还你八音盒。」
  「啊?」」

  我将怀里的八音盒放到她手里,惊讶在她脸上一闪而逝,随后她便邀请我到屋里喝杯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没想到你会一直在意这件事,谢谢你......但其实,那个八音盒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为我倒了一杯茶,坐在我对面用一种似乎很怀念的表情告诉我,那个八音盒是她过去暗恋的一个男孩子送给她的,但那不久后他就跟随父母离开镇子,再也没有了音讯。

  「现在就算他回来,我也配不上他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靠什么维生的吧?」
  「知道啊,那又怎么样?」
  「你不介意吗?和我接触太多的话,他们会误会你的。只有你我知道,我两次邀请你,都是为了答谢你,但他们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觉得你是......」
  「是什么有关系吗?我在这镇上帮过很多人,但他们只看我是飨灵,就会尽可能躲我远远的,能说句谢谢都不错了。」
  「但是......」
  「还有什么但是?他们有意见,我的闪电就电到他们没有意见。你就不要管了!」
  「总之......谢谢你。」

  在这之后,我们成了朋友。
  我在镇上的地盘从一条街延伸到了她家门口,再见到敢欺负她,或是对我们指指点点的人,我都会毫不犹豫出手,让他们知道闪电是不长眼的。

  有个可以理解自己的朋友,过得当然比以前愉快多了,我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情。
  就算惹她生气了,她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从此远离我。

  我觉得,她是目前为止唯一接受了我的人。──当然,也只有我不介意和她做朋友。

闪电泡芙


  闪电泡芙在「接管」他的街前,那条街一直被一群混混流氓胁迫,街上的居民都要按时给他们提供保护费,来保自宅一时平安。
  闪电泡芙赶跑了那些人,居民们虽然因为害怕他身上的闪电不敢靠太近,却仍都围在他身边向他道谢,直到闪电泡芙宣布这条街以后归他了,纷纷四散离开。

  居民们以为闪电泡芙也会像之前那批人一样威胁他们交保护费,但他没有。
  除了时不时的恶作剧和表达别人议论他的不满,闪电泡芙从不会主动找他们麻烦,他还会保护他们不受到流氓的骚扰。
  不过,因为闪电泡芙做事总是冲动,还因为他经常控制不住误伤他人的闪电,居民们并不愿与他亲近。
  心地不坏的闪电泡芙就这么在一无所觉的情况下遭到了居民的疏远。

  越被人们疏远,闪电泡芙就越是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听到别人说想要换发型,他就凑上去问他想不想要爆炸头;坚持要和别人比捉鱼,在人家规规矩矩钓鱼的时候,放电将鱼炸出湖面……

  能够理解闪电泡芙不是故意对人们恶作剧的,只有一个迫于生计挂牌卖笑的女孩子。

  闭塞的小镇总是藏不住事情的。
  镇上的人都知道女孩是因为父亲生前的债不得不这么做,却仍不愿和她有什么接触,甚至会在背后教育孩子们决不能靠近她,会学坏的。
  女孩当然知道其他镇民是怎么想的,不过她并不在意他们是如何想她的,他们与自己毫无关系。

  当然,她知道闪电泡芙觉得她很在意他人的看法,也知道其实最在意别人看法的是闪电泡芙,所以他才会用可以称为暴力的手段阻止别人在背后议论他们。
  实际上,闪电泡芙的内心很渴望朋友,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妥协这个想法。
  所以他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害怕听到他们对自己的负面评价。
  只要有人对他表现出好意,主动接近他,他就会立刻接受,并且回馈这个好意。

  她和闪电泡芙不一样,她在意的只有她曾喜欢的那个男孩如果知道了她现在做的事情,会像其他人一样鄙弃她吗?

  事实证明,爱情总会出乎人意料。
  男孩最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小镇,找到他曾经暗恋过的女孩。
  他发现女孩依然像当年他倾慕的那样,智慧,包容,用她的温柔治愈他的内心。
  于是他向她求婚了。

   女孩很想答应她恋慕的男孩,却不想欺骗他,便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都向男孩坦白了,但男孩听后没有改变主意。
  他说,他在外做行商的时候,曾差点被堕神杀死。在他以为自己临死的瞬间,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和他心爱的女孩共度余生。他不愿因他人的偏见,错过此生的爱人。

  最终,女孩和她的爱人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闪电泡芙为了给他唯一的朋友的婚礼增色,在他们前往婚礼的路上放出了绚烂的电弧光圈,如焰火一般惊人的光圈在空中变幻出不同的造型,让女孩的婚礼成为了镇上最棒的话题,每个人提起都只有无尽的赞叹。

  女孩的丈夫为她偿还了债务,她也随她的丈夫离开了小镇。
  闪电泡芙回归到日常,却时常想起女孩离开前对他说的话。

  「用闪电去阻止别人议论你,其实是因为害怕听到对方说自己的坏话吧,闪电泡芙?不要怕,只要收起你的闪电,他们都会愿意和你好好相处的。而且......暴力的手段也很容易让你自己受伤的,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

  很长一段时间内,闪电泡芙都不能认可女孩分别前对他苦口婆心的这些话,觉得女孩有了丈夫就变了。
  直到后来闪电泡芙遇上了拿破仑蛋糕,他才理解了女孩的话。
  言语的冲突一如既往,只是这一次被打败的人不再是对方,而是他自己。

  「喂,你叫闪电泡芙是吧,愿意加入我吗?」
  「啊?」
  「你的闪电很有意思,不过你要跟我走的话得注意点收起你的闪电,不要把我的甜食电坏了。」

  看着打败了自己还邀请自己的拿破仑蛋糕,闪电泡芙又想起了女孩曾经对他说的话。

  只要收起闪电,就会有人愿意和我相处吗......?

  闪电泡芙不能完全相信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飨灵,但他觉得,这好像......可以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