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黄酒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雄黄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丹心蛇影
  • 共华年
雄黄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雄黄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雄黄酒换装.jpg

画师:

雄黄酒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雄黄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雄黄酒头像.jpg 雄黄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新垣樽助 风袖
专属堕神 头像-兔子.png
兔子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蒸大闸蟹.png清蒸大闸蟹
获取途径 【蒲酒薰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2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32 / 221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4 / 27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98 / 4499
Hp icon.png 生命值 423 / 655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23 / 5793
食物 雄黄酒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儒雅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子推馍头像.jpg 子推馍
信条
但愿我的毒可以保护您,为您所用,而非伤害......
简介
端午节饮雄黄酒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不仅驱虫解五毒,还可治疗疮症虫咬。只是雄黄本有毒性,不可多加饮用。
背景故事
因为对于人情世故不是很了解,所以显得有些冷淡。不喜欢接触太多人,曾经做过很多伤害别人的事情却不自知,但是会努力地帮助自己想要帮助的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雄黄酒-基础技.png
摧魔伐恶
(1级)雄黄酒唤出自己研制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5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的能量恢复每秒减少2点,持续3秒。
(41级)雄黄酒唤出自己研制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55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的能量恢复每秒减少2点,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雄黄酒-能量技.png
降魔破瘟
(1级)雄黄酒积蓄丹炉中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25点伤害,同时降低敌方全体15%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
(41级)雄黄酒积蓄丹炉中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2925点伤害,同时降低敌方全体15%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MAX
连携技
雄黄酒-连携技.png
超级降魔破瘟
连携对象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1级)雄黄酒积蓄丹炉中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70点伤害,同时降低敌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
(41级)雄黄酒积蓄丹炉中的丹药,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510点伤害,同时降低敌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您好,我是雄黄酒,愿随时为您效劳。
登录
您回来了,若无其他的事便早些歇息吧。
冰场
这里的温度,对于我来说再好不过了。
技能
既然如此,那还是让你早些消失吧。
升星
这种感觉是......
疲劳中
我是否能去休息一下?感觉有些累了......
恢复中
我很快就会恢复不会耽误您的计划的。
出击编队
如您所愿,我会为您扫平一切障碍。
落败
终究还是不行么......
通知
这是我做的食物,御侍大人可以尝试一下,若是觉得没有什么不适的话可以继续享用。
放置台词1
这些东西还是不要让御侍大人看到吧。
放置台词2
我的艾叶到哪里去了……
触碰台词1
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您不要随意触碰我。......不!不是讨厌您......只是怕我身上的毒会伤害到您......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您可有见过我的菖蒲...... 啊!抱歉我知道在谁那里了。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可是有话想和我说?若有什么想说的直说便是。
誓约台词
我会满足您的一切心愿。
亲密台词1
小心一些,若是我身上还有残毒伤到了你,该叫我如何是好?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我给你准备了香囊,它能在我不在的时候保护你。
亲密台词3
我会将这一刻一直珍藏在心中。
放置台词3
只是一点点而已,应该就能让他得到教训了吧。
胜利台词
这是我应该做的。
失败台词
让您失望了,这是我的失误。
喂食台词
竟然连我的份都准备了么......
换装独白
丹心蛇影 幽幽丹意,往事已随风而去。如今,安炉于你身侧,一切皆为天意。
共华年 回首过往,那时一同看的岁月年华,皆与你共度。

故事

院中云


  烟云缭绕间的丹房中飘散着刺鼻的味道,以浸泡过兰草的方巾遮挡于鼻下都无法阻挡那令人不悦的气味。

  木门被轻轻敲响,我起身将木窗推开,看着房内淡黄色的幽幽雾气迅速从窗口涌了出去。
  我摘下方巾确认房内的气味已经散尽,这才转头打开了房门。

  「谋士大人问你的药什么时候能好。」

  站在门口的侍从十分冷淡,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十分冷淡。
  我转身取过一张黄纸,将刚刚制成的药丸放进药臼中捣至粉状,倒入了黄纸包好,放入侍从的手中。

  「这是御侍大人所需的药物,切记万万不可直接以手触碰。」

  侍从点头过后便转身离开,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有些恍惚。

  思绪不由得飘向了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

  我醒来时,身体里那种冥冥间的联系告诉我,站在我面前以审视的目光观察着我的,就是我的御侍。
  
  「雄黄酒是吗?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我能为他做些什么?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之间竟想不出有什么是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几欲开口却不知该如何作答。

  「罢了,看你身侧有丹炉相伴,想来是可以炼药制丹之人,恰巧神教需要一些药物,你以后就为我们炼制所需的药品吧,也算没有浪费召唤你用的那些幻晶石。」

  御侍大人转身离去过后便再未有留下只字片语,无所适从的我便被侍卫请到了丹房。

  随后丹房中便会由侍从源源不断地送来各种原料和药方,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侍从来到门口问我索取上次他来时递来的纸条上提出的药物。

  原料中有稀松平常的草药,也有极为罕见的药材,在那之中还有着一些附着着微妙能量的矿石。

  我曾问过这种矿石的由来,他们总是让我不要问些不该问的。
  但即使他们不愿告知,我也能感觉到这种矿石上附着的能量就是飨灵的灵力。

  自被召唤出来后,我几乎从未离开过这个院子。
  偶尔不需要炼药的时候,我总会坐在床边,仰头看着窗外那片狭窄的天空走神。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要做什么?
  应该……御侍要我做的……就是我要做的了吧……

  甩甩头不愿多想,我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起身开始准备外出的衣服。
  御侍特地嘱咐过我,今日我要陪他面见圣主。

春寒夜


  「樱之岛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定不辱使命。」

  一个男人恭敬地退出圣主所在的房间,擦身而过时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个带着半面面具的男人,穿着我在书中见过在耀之洲十分罕见的狩衣。

  虽然我感到有些奇怪,但我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去关注他。

  我跟着御侍走进了大厅,泛着幽幽白光的大厅被用厚实的幕帘所遮挡,圣主端坐于黑色珠帘后。

  「此去困难重重,汝为本座左膀右臂,本不该让你涉险。但本座左思右想之后,还是觉得此重担非你莫属。」

  御侍的呼吸变得粗重,脸颊也因为兴奋而泛红。
  他单膝跪在了圣主面前拱手低下了头。

  「定不会辜负圣主重托。」

  回到丹房,御侍难得展露了笑颜,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雄黄酒,做得好!如果不是你做的那些药,圣主不会把这次那么好的机会交给我的!哈哈哈哈哈!!」
  「……」
  「你快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我们不日出发。」
  「诺。」

  我看着御侍的笑容,困扰许久的问题总算得到了解答。

  我想要得到御侍的认可。
  我只需要继续按照他所说的努力做好,他就会认可我。


  我跟随御侍来到了那片极为贫瘠的土地。
  这并不是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但是却聚集了不少人类。

  他们有的是面相凶恶言语粗鄙的壮汉,有的是衣袂翩翩的娇俏小姐,大家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我很久以后才知道的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有罪之人。

  这个共同点让这群截然不同的人聚集在了这片寸草不生的土地上。

  罪人们带来的大量金钱足以将这片不适宜居住的地方改造成一片乐土,但是这一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那时的我只专注于那些药物的制作,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变化。

  依旧是没日没夜的研究,而我见到御侍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为了得到他的认可,我只能更加努力地研制他提出的那些药物。
  在那漫长的时间中,几乎没有什么事能引起我的注意,只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令我难以释怀。

  一个手里拿着烟斗的家伙趁着夜色找到了我,他问我,我是否愿意离开。
  我拒绝了他的邀请,对我来说,现在的生活已经能够让我感觉到满足。
  更何况,御侍他还在这里。

  那个带着单片眼镜的男人站在窗口久久地望着我,最终无奈地仰起头望着月亮。
  我记得,那天的月光格外皎洁,偶尔几片云朵也无法遮挡它温润的光华。

  我不想搭理他,但不知何为,竟也被这样的景象所吸引,仰头看向了窗外。
  我的窗外,有一颗养得极好的桃花,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但我院子里的桃花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常倒下的药物残渣的影响,盛开之时带上了些许血色。

  微风吹过,艳红的桃花花瓣纷纷扬扬落下,站在桃花树下的男人看向我,逆着光我只能看清他泛着白光的单片镜。

  他嘴唇相碰间仿佛要对我说些什么,陡然刮起的夜风带得树枝哗哗作响,我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想知道,他到底和我说了什么……

庄周梦


  在这里的生活和我被刚召唤出来那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研制出来的药物让我的御侍在这里的地位越发崇高,我也因此而获得了更多的赞赏。

  我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
  没错,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直到那一天……



  带着灼热温度的红色吞噬了目所能见的所有房屋,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暗色的天空晕染上一层血色。

  越发灼热的温度和忽然间的一阵心悸让我格外慌乱,我一把摘掉了遮挡口鼻的方巾冲出了丹房。

  嘈杂的吵闹声迎合着巨大的爆炸声,平时保护宅邸的守卫们此时正面目狰狞地抢夺着  手中的东西,无数昂贵的书画、首饰、摆件在争抢中变成碎片洒落在地上。

  我皱紧眉头看着这片令我难以理解的场景,抓住其中一个正在不断地往自己怀中拨拉着地上财物的守卫。

  「发生了什么?御侍大人他在哪里?」
  「滚开!国都要灭了!谁管他在哪里!」
  「国都要灭了?」
  「你自己不会看呐!别挡着我拿东西!」

  守卫不耐烦地甩开了我的手,我被他推得后退了一步,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我循着隐约的感觉赶向御侍大人可能在的方向。

  终于,我在府邸的一个角落,发现了正在对峙的两人。

  御侍看见我的到来有些气急败坏地大吼。

  「你怎么现在才来!快!快杀了他!」

  御侍的身上有着细细碎碎的各种伤痕,我抬起头看向站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

  那个带着单片镜的男人冷静地看着我,脸上不悲不喜,看上去并没有向我动手的打算。

  「他在利用你。即使是这样,你还要保护他吗?」

  男人的话戳破了我内心中一直都有的不安,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攥起,指甲刺入手掌带来刺痛才让我回过神来。

  他只是安静地看着我,仿佛在给我思考的时间,在他的眼神中,漂浮在身侧的丹炉逐渐飘散出淡淡雾气将我们两人笼罩于其中。

  「我……知道的……但是,他是我的御侍。」

  男人并没有意外我的选择,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次我总算听清他嘴唇上下轻触间吐出的词。

  「可悲。」

  他仿佛为了排解心情那般深深吸了一口手中一直没有熄灭的烟斗,然而再次吐出的却并非那缭绕氤氲,带着灼热温度的火龙顺着他的吐息向我们扑来。



  喉头的腥甜再也无法压抑下去,我口中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御侍的靴子,他嫌恶地向后倒退了一步。

  「没用的东西!」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甚至再也没有施舍过我一眼。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忽然理解了那个带着单片镜的男人口中可悲的含义。

  又是一片足以融化骨肉的灼热火焰顺着御侍离开的方向而去,我本能地想要伸出手,但是已经格外虚弱的身体却重新倒回了地上。

  随着御侍凄厉的惨叫声,契约猛然间被切断的感觉让我在慌乱中失去了灵力的控制, 腥甜的血液涌入喉头,然而一股灵力在这时注入了我的体内,虽然只是一点点,却足以让我暂且压抑住全身不受控制乱窜的灵力。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命了。」

  那个男人在此一战中也受了不轻的伤,他扶着自己的胸口俯视着我,留下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的眼皮如同被挂上了千斤的重担无法睁开,眼前聚起一层层的白雾直到什么也看不清了,最终,意识也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流年说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体内的灵力已经稳定,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已经可以调动灵力修复受损的身体。

  我躺在一张并不算大却足够柔软舒适的床上,身上细碎的伤口也被清理干净,敷上带来微微凉意的药膏,最严重人伤口更是被纱布悉心地包裹起来。

  破碎的外衣不见踪迹,不知是谁给我换上了一身干净的亵衣,柔软的被子被细心地压在我的手下,床边还放着一套干净的新衣。

  坐起身想要穿上外衣,然而全身仿佛被巨石碾压过的钝痛让我捂住发闷的胸口重新倒回了床上。

  身上的钝痛让额头溢出了细密的汗珠,我挣扎着想要再次坐起身,换来的却是比上一次摔得更重,不慎间敲到了后脑勺更让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噗。」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我全身一紧,我这才注意到在屋子里还有除了我以外的第二个人,我不自觉地将视线转向了发出声音的人。

  那是个武将打扮的家伙,他正毫无形象地盘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鸡腿,嘴角上还有着红烧鸡腿蹭上的酱油,看着他这副丝毫没有形象可言的模样,我到嘴边的疑问也因为他满是油花的手的靠近而被堵回了嘴里。

  「唔?!!」

  背后的冷汗和竖起的汗毛让我本能地向后退去,而他也察觉到我惊恐的表情后停下了手,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随后便抱歉地向我笑开。

  「啊抱歉抱歉,没注意没注意。」

  他随手扯了一块锦帕将手擦了个干净,还顺便蹭干净了嘴角的油腻,我这才松了口气。

  一只干净但却带着残留的淡淡红烧鸡腿香味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叫龙凤烩,路上有个男人告诉我你倒在了那里,所以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踟蹰着握住了他递来的手。

  「……我、我是雄黄酒。」

雄黄酒


  雄黄酒一直以为,御侍便是他存在的全部意义。

  不管他的御侍如何冷淡,他都尽力完成御侍的所有请求。
  不论是多么困难的药物,他都没有辜负御侍的期待成功。

  当那个夜晚,北京烤鸭立于月光之下,明亮的白色月光给北京烤鸭的脸上打上了一层温润的光华。

  雄黄酒曾经在聚会时见过他,不知为何,雄黄酒没有向御侍他们拆穿北京烤鸭身为飨灵的身份。
  也许是因为同类之间的相惜,也许是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雄黄酒已经想不起自已没有拆穿他的理由。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三缄其口,原本担心自己会因此而暴露的北京烤鸭也对于这个表情冷漠的飨灵提起了兴趣。

  雄黄酒看着北京烤鸭带着些同情的眼神,忽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凉意。

  他不知道御侍在利用自己吗?
  不,他知道。
  他只是一直不愿意去正视这件事情而已。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本能地挡在了御侍的面前想要从北京烤鸭的手中保护好自己的御侍。

  御侍唾弃着他的战斗力离开,雄黄酒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明白了北京烤鸭为何会觉得他可悲。

  自己将他视作存在的全部意义,心甘情愿地被他利用,甚至在知道真相之后都没有犹豫地选择保护他——因为这是他唯一想到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雄黄酒有些迷茫地看着窗外的天空,此时的天和过去窗口那片狭小的天空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自己却再也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

  「你以后想要去做什么?」

  雄黄酒看着向他发问的龙凤烩微微一愣。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感觉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时他刚被御侍召唤出来,御侍也是这样问他。

  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我……我可以帮你制药……」
  「我没有问你可以帮我做什么,我是问你想要做什么?」
  「……」


  雄黄酒看着龙风烩有些无奈的模样,在衣袖下的手不由地攥紧起来。

  龙凤烩看着雄黄酒被咬得发白的嘴唇长叹一声,伸出手压在了雄黄酒的头顶。

  「我知道你刚刚重伤痊愈,和你说这些并不合适,但你知道你以前做的那些事,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吗?」

  龙凤烩带着雄黄酒去看了那些曾经被邪教摧残过的村庄,看着雄黄酒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北京烤鸭的话。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能救他。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御侍。同样身为飨灵的你,应该也能理解御侍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多么特殊的存在。」
  「你为什么不自己救他?」
  「……因为我的御侍也因为我的家乡。」
  「你真的相信他并非出自本心?」
  「他是个很可悲的……」
  「为什么这么说?」
  「你救了他就知道了……」

  北京烤鸭仿佛并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和与龙凤烩过多交谈,他在身侧鱼香肉丝的搀扶下缓缓地离开。

  龙凤烩看着倒在地上气息奄奄的雄黄酒,恼怒地踹开了脚边的碎石,咬着牙向他伸出了手。

  站在破败的村庄外,龙凤烩看着脸色煞白的雄黄酒,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曾经做过的药带来的后果。」

  「我、我……对不起……」

  龙凤烩松开了雄黄酒的领口,伸出手揉乱了他原本打理整齐的发丝。

  「你该说对不起的人很多,但里面没有我。」
  「……那我该……怎么办……」

  龙凤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放下这个一脸不知所措的家伙,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算了算了,我陪你吧。不过以后可要报答我啊!」
  「……真的吗?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神器

  • 破瘟丹炉
  • 神器线路
雄黄酒神器.png
魔法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20%的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攻击力5.1%6.4% 7.9% 9.4% 11% 12.8% 14.9% 17.6% 20.9% 25%),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20%的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防御力8.1%10.3% 12.7% 15% 17.6% 20.5% 23.9% 28.3% 33.5% 4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20%的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暴击伤害值8.1%10.3% 12.7% 15% 17.6% 20.5% 23.9% 28.3% 33.5% 40%),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增加自身攻击力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持续7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持续7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增加自身技能伤害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持续7秒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8%36% 44% 52% 61% 71% 83% 99% 117% 14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同时所有友方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持续5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同时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持续伤害,持续3秒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最近两名敌方角色在之后的10秒内无法受到治疗,同时使友方全体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所有友方角色免疫控制效果并且攻速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伤害增加9%11% 14% 16% 19% 23% 26% 31% 37% 45%),持续8秒,每3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50%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持续4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50%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50%概率增加我方所有角色56 7 9 11 12 14 17 20 25)点能量,持续4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