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鱼一夜干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青花鱼一夜干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青花鱼一夜干初始皮肤.jpg

画师:

青花鱼一夜干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花鱼一夜干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花鱼一夜干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花鱼一夜干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青花鱼一夜干头像.jpg 青花鱼一夜干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上西哲平 朝铭
专属堕神 头像-暴饮.png
暴饮
头像-河豚.png
河豚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荷塘素炒.png荷塘素炒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8 / 105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41 / 1721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56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21 / 2653
Hp icon.png 生命值 570 / 907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01 / 6106
食物 青花鱼一夜干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忠诚
身高 176cm
关系 喜欢: 纯米大吟酿头像.jpg 纯米大吟酿 月见团子头像.jpg 月见团子
信条
为主人扫除一切障碍是我的职责。
简介
「一夜干」(いちやぼし)源自于日本北海道地区,在冷冻技术还不普遍的年代,当地鱼夫为了保存鲜鱼而发明了这种「腌渍、风干」的处理方式,一夜干的做法是将油脂丰腴的鲜鱼剖开、清除内脏,再浸泡于与海水浓度相近的盐水中,最后只有经过一夜风干,便完成的鱼干。如今它已经成为日本料理中不可或缺的一道经典料理。
背景故事
纯米大吟酿,忠心到即使大吟酿让他去死他也会很痛快的抹脖子,知道一些事情并不好,但是还是会按照他说的做,虽然对于大吟酿的一些行为有些无奈,但是还是会顺着他的心意,有一点宠溺的感觉。被称之为人鱼是因为他的身上的侧鱼鳍一样的配件可以让他即使是在陆地上也和鱼一样可以在空中墙上肆意游走并且借此暗杀隐藏身形。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青花鱼一夜干-基础技.png
骨击
(1级)青花鱼一夜干进行砍刺,对随机一名敌方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10%的伤害,并附加100点伤害,持续4秒。
(41级)青花鱼一夜干进行砍刺,对随机一名敌方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50%的伤害,并附加1300点伤害,持续4秒。MAX
能量技
青花鱼一夜干-能量技.png
影刺
(1级)青花鱼一夜干施展忍术,对最近三个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11点伤害,同时增加自身15点能量。
(41级)青花鱼一夜干施展忍术,对最近三个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743点伤害,同时增加自身39点能量。MAX
连携技
青花鱼一夜干-连携技.png
超级影刺
连携对象 纯米大吟酿头像.jpg 纯米大吟酿
(1级)青花鱼一夜干施展忍术,对最近三个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53点伤害,同时增加自身30点能量。
(41级)青花鱼一夜干施展忍术,对最近三个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289点伤害,同时增加自身54点能量。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您的一切所愿即为青花鱼一夜干所想。
登录
嗯?有什么事情您可以交给我办。
冰场
站不稳么?拉着我的手吧。
技能
沉睡于永恒的梦魇中吧。
升星
这......感谢您,青花鱼必不负您所望。
疲劳中
这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疲惫,并不需要......好吧......我知道了......
恢复中
是需要我出发了吗?啊?......是,我会好好休息。
出击编队
我会为您清理所有阻碍。
落败
......抱歉......让您......失望了......
通知
我、我的手艺很一般,您如果愿意试试的话......
放置台词1
一......二......三......嗯?!......啊,听错了,还没回来阿。
放置台词2
唔————啊!不行!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触碰台词1
诸行无常,恰如春夜一梦。
触碰台词2
嗯?您喜欢这个吗,可以给您。
触碰台词3
嗯?这些?这不是伤痕......是我的鳍,有了它我才能在所有地方都自由的游动......
誓约台词
春华秋月携手流年,与君共醉花荫。您,赐我永世春华。
亲密台词1
夜鸦杀尽,共寝天明。
亲密台词2
这里夜凉,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我......我会担心的......
亲密台词3
没关系,这些都是您赐予我的勋章,比起您的笑颜,疼痛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放置台词3
......唔......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吗。
胜利台词
结束了。
失败台词
已经......再也......看不到了吗......
喂食台词
我、我的?!我、我,我定不负您所望!!


故事

樱之岛


  ——「妖怪」。
  这是樱之岛的人们对于我这种存在的称呼。

  「青花鱼,你不是妖怪,你是飨灵。」
  这是那个男人告诉我的话。

  据男人说,我这样拥有着强大力量的存在,在外面,是只有极少部分的存在才会拥有的力量。

  飨灵在这里却成为了如同妖魔一般邪物的传闻,想来,是那些拥有着真相的上层人们为了不让普通人有超越他们力量才散布的谎言。

  狂暴的风将海水荡起巨大的波澜,温柔的海水此时却化作重锤击碎了在海水中漂泊的船只。

  唯有那高悬于天际的一轮明月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那么安静地伫立于天际。

  在那个男人的口中,这片神秘的土地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再也没有人踏足过。

  而他,也是在海难时才随着木板飘荡到了这附近的海域,散落在海面上的幻晶石让他召唤出了我。

  我们从海面上而来,被这片土地原有的人们所忌惮,被人们驱逐的男人和我住在了海边小小的茅屋中。

  男人告诉我,在外面的世界,夜晚的天空不是我现在所看到的这样的。

  在这里,每次出现便会给海上带来风暴的月亮,在樱之岛以外的世界,却是那么温柔的存在,她不同于灼热的太阳,没有那么灿烂的光辉,却用自己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夜晚的世界。

  我仰头看着一片漆黑的天空,想象着那个夜晚看到的巨大玉盘。

  若是没有那巨大风暴的话,那一定会是很美的景象。

  作为不祥之人,这里的人们并不愿意接纳那个男人和我。

  而我们,也在尝试回到那片有温柔月光的天空下。

  在数不清次数的尝试下,男人的头发渐渐花白,而我们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和流传的传说一样,只有当月亮升起的夜晚,我们才能远远地看到这片海域以外的那些土地,但是每当月亮升起的夜晚,总是伴随着巨大的、足以倾覆一艘大船的风浪。

  没有这个财力,甚至不被人们所接受的男人怎么可能搞到足以抵御巨大风浪的船只。

  很快,他便仰望着那片漆黑的天际,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没能回到他的故乡。海边的茅屋,也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大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当你看着它时,你总能感受到内心从未有过的平静。

  看似平静的海面却会在你轻视它时给予你最大的恐惧。

  即使拥有着超越正常人的力量,你也无法轻易地跨越它。

  它总是那么公平地吞噬着每一个尝试挑战它的生灵,却又会在绝望之时给予一些小小的希望。


  无数个升起明月的夜晚,我纵身跃入海中。

  海面之下是一片深逐的黑暗,我的鳍能够让我在所有的介质之中如同在水中一般自如的游动,冰凉的海水将我包裹于其中。

  银色的月光隐隐透射进海水中,些许游鱼从身边划过。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我浮出水面,看着天际的明月,以及远处那逐渐变大的风浪,深吸一口气,扎入海中。

  ……

  又失败了。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了海岸边,海滩上只有我留下的一串脚印,随着海浪卷过,那一串脚印也随着海浪褪去,再无痕迹。

  无数次自海面抬起头时,远处影影绰绰出现的陆地是那么近,却又遥不可及。

  将湿透的围巾摘下随手丢在了地上,我坐在海滩边望着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大海。

  这次,我已经看到那片大陆的轮廓了……下一次,我一定可以……


  暖白色的圆盘高高悬于天际,给平静的海面打上了一层银辉,眼前的海面被雨水打出些许微波,但却并不是那种骇人的模样。

  我站在海滩边,看着远处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才会出现的模糊轮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次,我一定可以。

希望


  我又回来了。

  对此,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失落,逐渐消散的身体让我有些无力。

  终究,还是无法胜过大海。

  这是个比起以往都要顺利不少的夜晚,我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头顶卷起的巨浪将我打得分不清方向。

  来自四周的水带着巨大的力道几乎要将我撕扯开来。

  挣扎间,我从水面抬起头,看着远处比起上次轮廓要更加清晰了几分的陆地。

  终究……还是到不了吗……

  意识如同身体那样渐渐下沉,心中,比起不甘,更多的却是失落。

  被困于这样的一片天地之间,看不到那个男人口中更好的一片天地,我就要……这样消失了么……


  身上的钝痛让我清醒,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并没有就此消失在海底,反倒是被海水卷回了海岸上。

  虽然身上不断消散的灵力告诉我即将要消失的现实,但是这一次,大海又在绝望之时,给予了我一点点的希望。

  人类的孩子并不喜欢我,因为他们的父母告诉他们,我是个不祥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也许能够打倒一个我这样的妖怪,是足以让他们拿出去炫耀的事情吧。
  他们的脚肆意地踢打着我的身体,但是他们带来的疼痛,却并没有刚刚在风浪中冒险带来的后遗症严重。

  神智伴随着灵力一点一点地消散,身体也渐渐感觉到了冰冷。

  但是……那个踢掉了自己的木履在月光下漫步的「 妖怪」却注意到了我。

  他有着和自己略显空洞眼神截然不同的瑰丽外表,和微冷月辉的雅致不同,身上带着逼人的风姿。

  但是眼底却没有可以与之相称的光彩。

  他慢慢来到了我的身边,也许是对我狼狈却还要挣扎着求生的姿态感到好奇,他的眼睛了写上了些疑惑。

  逐渐溃散的灵力让我无法听清他说了什么,但我知道,他是可以救我的人。是和那抹银辉一样,将我从对于这个世界的失望、绝望中拯救出来的人。

  恍恍惚惚间,我都已经记不清我和他说了什么,我只记得他不断开合的嘴唇,和因为我的话逐渐染上了月亮光华的双眸。

明月


  如果说,之前支撑我继续走下去的目标。是在有月亮的夜晚离开这片压抑的土地的话。

  那么,在月亮不再升起的夜晚,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我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不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继续停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那些人类惧怕「妖怪」,但是他们更怕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怪物」。

  虽然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妖怪」,应该和那些「怪物」是一样的吧。

  为此,他们不得不请求「妖怪」的庇护。

  不知不觉间,这一片海域竟然成为了我的领地,时常会有一些人类送来一些我并不需要的「供奉」。

  又是一个大海格外平静的夜晚,每当这个时候即使我等待的月亮不再升起,我也总喜欢坐在海滩边看着天空。

  但是今天,又和平时的夜晚有所不同。

  一个一席白色狩衣的男人缓缓而来,步调优雅却缓慢,他一样仰着头,看着月亮若是升起会悬挂着的地方。

  「听说,海边出现了一条人鱼,只要人鱼出现的时候,就会带来巨大的海浪吞噬人类。你就是那条会带来灾难的人鱼吗?」

  戴着眼镜的儒雅男人看着我露出了浅淡的笑容,他的那抹笑容虽暖,我却感觉不到其中的温度,就像是夜色中的月辉,明亮,却没有温度。

  「……」
  「呵呵,果然是你啊,大吟酿那家伙,自从来过这片海滩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大吟酿?」
  「嗯?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啊?唔……就是一个长得特别……艳丽的男人。」

  我的脑海中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了那个月光下的身影。

  「看来你想起来他是谁了啊。他是歌舞伎町现在的花魁,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他现在和当时,可完全不像是一个人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吗?」
  「嗯。」
  「因为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同伴。」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虽然闪动着柔和的光芒,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在骗人,但我却说不出到底有什么问题。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个男人,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同伴,他才不在乎自己有多少同伴。

  他在乎的,不过是自己追寻的那轮明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回到他的世界。

青花鱼一夜干


  青花鱼一夜干不知为何自己会来到歌舞伎町,但是如果让他来说的话,来到歌舞伎町,是他做出的所有选择里,最好的一个,因为来到这里,让他找到坚持到现在,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

  他来到歌舞伎町的时候正值歌舞伎町最为热闹的时间,所有人笑着,闹着,看着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缓缓前行的艳丽男人。

  虽是男子,但是那人却绝对不愧对于「花魁」二字,比花更艳丽,立于一群绝色之间都能伫立于魁首的风姿,指尖轻托着柄烟杆缓步于道中。他虽被冠以花魁之名,却不占女气,举手投足间不论男女都会被他的动作所吸引,忍不住屏住呼吸。

  不知不觉间,青花鱼一夜干便跟着人来到了「极乐」。

  赤着脚慢慢自艳红色的楼梯上一步一步向下走来,纯米大吟酿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青花鱼一夜干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笑,该是更加肆意一些,更加……纯粹一些的……

  也许是纯米大吟酿的妖法吧,青花鱼一夜干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藏身于他的影子里,跟着他一起前往了极乐的后院。

  后院中的纯米大吟酿仰着头,看着本该挂着月亮的地方,举高了酒壶,晶莹的酒液倾泻而下缓缓落于他的唇间,些许散落到他的颈侧汇聚成珠顺着修长的脖子滑下。

  没有月光的映照,酒液泛着红色纸灯中映照出的暗淡光芒,青花鱼一夜干不知不觉地开口。

  「你不笑的时候要更好些。」

  纯米大吟酿听到从自己影子里传来的声音,并没有被惊吓,只是微微歪过头,眼角因为酒意带上了些许红色,笑容倒是比之前更加真诚了几分。

  「我还以为,你今天是不会出来了呢。」

  从影中缓缓走出的青花鱼一夜干,疑惑地看着纯米大吟酿,在他的记忆里,纯米大吟酿最后留下的那抹笑容,绝非现在这样,艳丽,却空无一物。

  「你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大吟酿疑惑地挑高了眉头:「什么样的表情?」

  「……」
  「…………」

  长足的沉默之后,手中摇晃着酒壶,纯米大吟酿总算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

  「有人告诉我,只有坚持下去,才有可能会遇到有趣的事……可是,我已经坚持的够久了,我用尽了一切的办法,但是这个世界,却越来越无聊了,那么……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呢……」

  青花鱼一夜干看着纯米大吟酿微微皱起的双眉,张了张嘴。

  「极乐」中红色的勾栏将整个「极乐」妆点得艳丽,却也将所有人都牢牢地困在里面。

  就像是……所有被困在这个樱之岛的人一样……

  这样的人,他不该和自己一样,被困在这方小小的天地之间。

  如果让他离开这里,他的眼神,会变成什么样的呢?

  青花鱼一夜干也仰起了头,看着一片黑暗的天空。

  「如果,这个鸟笼之外,还有一个更好、更有趣的世界……你,会不会笑得更加开心一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