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鸡排

阅读

  ·  

2022-05-22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22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鸡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新的愿望
鸡排初始皮肤.jpg

画师:

鸡排满星皮肤.jpg

画师:

鸡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鸡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鸡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鸡排头像.jpg 鸡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野上翔 修缘
专属堕神 头像-巨型水豚.png
巨型水豚
头像-贪食.png
贪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芝士龙虾.png芝士龙虾
实装日期 2018年11月16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9 / 1077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53 / 1831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35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2 / 2119
Hp icon.png 生命值 342 / 530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16 / 2966
食物 鸡排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中二
身高 168cm
关系 喜欢: 竹筒饭头像.jpg 竹筒饭
信条
强者!当一往无前!我要变得更加厉害!直到有资格与御侍大人并肩。
简介
虽然鸡排的历史不常,但随着时间的演进及市场的竞争,早已不断地推陈出新,衍生出许多不同的种类,反而诞生了许多极受欢迎的口味,甚至出现了热衷于鸡排的群体。
背景故事
十分中二的少年,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不着边际的话,但被说穿的话就会很害羞。为了能够追随御侍而四处寻找变强的方法。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鸡排-基础技.png
暴怒之焰
(1级)鸡排脚下的魔法阵转动,使得鸡排进入狂暴状态,造成敌方距离最近单体100%的伤害,并附加50点伤害。
(41级)鸡排脚下的魔法阵转动,使得鸡排进入狂暴状态,造成敌方距离最近单体180%的伤害,并附加650点伤害。MAX
能量技
鸡排-能量技.png
万物焚尽
(1级)鸡排手撑着地面蹲下,魔法阵转动,造成敌方距离最近单体100%的伤害,并附加330点伤害。同时增加敌方受到普通攻击15%的伤害,持续5秒。
(41级)鸡排手撑着地面蹲下,魔法阵转动,造成敌方距离最近单体180%的伤害,并附加4290点伤害。同时增加敌方受到普通攻击15%的伤害,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チキンカツ!召喚に応じ、参上!
鸡排!应召而来!
登录
よくぞ帰った、吾が主よ。今日はどこへ赴こうか。
欢迎回来,吾主哟,今日我们将征战何方。
冰场
氷ごときが……うわっ!滑る滑る!!
区区寒冰……唔哇!好滑。
技能
ハーッハッハッハ!吾が炎にひれ伏すがいい!
臣服在我的火焰之下吧!
升星
世界の頂に、俺は登る!
我将登上世界之巅!
疲劳中
ちょ…ちょっとだけ休んでも、バレないだろ。
休……休息一下没人会注意的吧。
恢复中
ああ~…あとどれくらい?早く回復しないと、出番が他のやつに取られちまう。
啊啊啊......还要多久呢?不快些恢复的话,战斗的机会都要被人抢走了。
出击编队
フフン、ようやく俺の出番か!
哼哼,终于轮到我了吗!
落败
馬鹿な!俺がそんな……
不可能!我怎么会……
通知
フッフーン、さあ、俺の料理を食べるがいい!誰でも食べられるようなもんじゃねえぞ!
哼哼,快来尝尝我的手艺吧,可不是谁都能吃得到的哦。
放置台词1
御侍さま~、御侍さま~?ちぇっ、御侍さまがいないとつまんねえ。
大人~大人?唉,大人不在好无聊啊。
放置台词2
吾こそは炎の王、始祖たる…っゲホゲホン!…誰もいねえか…?ふう…
我是火焰的君王,我是原初的......嗯咳咳......没人在吧?呼~
触碰台词1
吾が灼熱の炎をその目に焼きつけろ!
见识一下我炙热的火焰吧!
触碰台词2
どうすれば貴殿と仲を深めることが出来るんだ……共に飯を食い、共に戦うとか?なんでもいい、とにかく試すぞ!
怎么做才能跟您关系变得更好呢......一起吃饭一起战斗吗?怎样都好总之快来试试吧。
触碰台词3
万物を焼き尽くす炎よ…いや、別に…!変なことはしてないぞ!俺はただ…イメージトレーニング、そう!イメージトレーニングだ!
焚尽万物的火啊......呃,我没有在做奇怪的事情,我只是......战斗训练,对!战斗训练。
誓约台词
はは、なんだそれ、御侍さまの新しいイタズラか?ん?本気で?!うわ……本気の本気?!(咳払い)…そうであれば、吾が主よ、仰せのままに!
哈哈,这算什么,御侍大人新的恶作剧吗?嗯?认真的?!呜哇……您是认真的?咳咳!既然如此,吾主哟,那便如您所愿吧!
亲密台词1
御侍(おんじ)さまの手はとても柔らかいな…んんっ、オホン!つまり、俺の手を掴んでろってことだ。俺が守ってやる。
御侍大人的手软软的……嗯,咳!我是说,请抓住我的手吧,我会保护你的。
亲密台词2
あ、あの…御侍さま、今宵は添い寝をしても…いや、だめだったら別に…えっ、いいの?!
那……那个,御侍大人今晚可以一起睡觉吗?不行的话就算了……诶?!可以吗!
亲密台词3
フッフッフ…更に親密な関係になりたいか…?ひえっ!ちょ、おま…なななっなんでいきなり抱きつくんだ!
哼哼哼,是想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情吗?啊!不是……吗,呜,您……您怎么就抱上来了。
放置台词3
暇だあ……あっそうだ!この隙にかっこいい決め台詞を考えよーっと…へへっ
好闲啊……唉!对了,要不要趁着这时候想个帅气的台词呢~
胜利台词
ハーッハッハッハ!勝つのは当然!
啊哈哈,胜利是必然的。
失败台词
うるせえ、たまたまだ!
吵死了,这只是意外。
喂食台词
えっ?!俺にか!ハーッハッハッ…!ゲフンゲフン、か、感謝する…吾が主よ!
哦?!给我的吗!啊哈哈哈哈!呃咳咳……谢谢御侍大人!
换装独白
新的愿望 过年学校里一定没人,吾主哟~我感应到了你的召唤,现在我就去完成你不想上学的心愿,天台见吧,御侍大人!

故事

百无一用


  「......咳咳。」

  尘土飞扬,我被触手卷握着,重重地摔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
  闷哼了一声,我开始不住地咳嗽。

  「好强......」

  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了隐藏其后的堕神。

  黑火悬空燃烧,触手狂乱地舞动。

  「又是这样......」

  面对着越发靠近的堕神,我的内心没有恐惧,只有麻木的不甘。

  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退下!」

  清亮的低喝自身后响起,桂花成雨,纷纷扬扬地下落。

  一位漂亮的小姐姐提着裙摆从我身旁跨过。

  手中的书本用力下拍。

  方才还把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堕神,仅一个照面就被砸趴在了地上。

  黑火泯灭,就连嚣张的触手也瞬间萎摩起来。

  「......又是......这样。 」

  双拳紧攒,青筋暴起,牙齿咬着嘴唇。

  即便没有镜子,我也能”看到”,此刻自己双眼里的不甘与苦痛。

  「你还好吗?」

  小姐姐走到我的身前,伸出了手,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扬起脑袋,我的表情不再纠结,变成了普通的笑脸。

  我没事的。

  因为大家都很厉害。

  所以我不会有事。

  所以也不会有我的事。

  我一直都......知道的。


出走


  「你想出去修行?」

  御侍大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蹙着眉头转过身来看向我。

  「......这么突然? 」

  「哈哈,因为我也想变强嘛。」若无其事地笑着,我挥了挥拳头。「感觉自己太弱了,需要锻炼。」

  「......你是说,白天战斗的事吗?」御侍大人顿了一下,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眉头皱得更紧了。「鸡排,你没有必要这么做,没有人会......」

  「我知道!」不等他说完,我就失礼地出声打断。

  是因为长久以来积郁的情绪?又或者是我自己内心的自卑?

  我也不太明白,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

  「我知道的......侍大人,」我凝视着御侍大人,脸上仍旧挂着微笑,只是出口的话语,带着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坚定。「大家都没有嫌弃过我,只是,我想要变强,不想再无作为地站在大家身后。」

  「所以....拜托了。」说完,我朝着御侍大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好。」沉默半晌,御侍大人眼神复杂地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踏上了修行的旅途。

  独自一人,没有同伴。

  站在他们身后,我永远不会有任何成长。

  脑海中闪过数个身影,我自嘲一笑。

  想要变得和他们一样,谈何容易?

  虽说想要修行不是我一时冲动的想法,然而真的一人离开了长久以来生活的地方,却不由得迷茫了起来。

  该去哪里?能去哪里?

  如何修行?怎样修行?

  这些问题到头来我才发现自己一点概念都没有。

  「走哪算哪吧。」

  这般想着,我叹着气漫无目的地开始游荡。

  然而我始料未及的是。

  人生的惊喜竟会来的如此突然。

  惊吓也是。


不可为而为


  惊呼声,哭喊声,房屋倒塌声。

  各种混乱的声音夹杂着堕神的嘶吼,突兀地响彻整片山林。

  我才离开御侍大人不到半天,就在一处荒山野岭里发现了一座受袭的村庄。

  「该死......得快点通知他们。」

  双眼一凝,我下意识地就要转身呼喝,却在回望的那一刻猛然醒悟。

  现在的我,是自己一人。

  堕神的破坏刚还在继续。我却踌躇了起来。

  是现在下去螳臂当车,还是马上飞奔回御侍的身旁请求救援?

  冷汗滴淌下发梢。

  眼前的景况越发紧张。

  「嘶......」

  牙关紧咬,我在内心拼命地告诫自己不能慌张,要冷静分析局势。

  对手很强,与昨日白天的那只比起来,不遑多让,就算我现在下去,想来也没有任何作用。
  如果我现在返身求援,说不定......

  背包一摔,我做出了决定。

  小跑着冲向前方,我纵身一跃。

  如果我现在返身求援,是最可能干掉这只堕神的方案没错。

  但是啊......

  「啊!!!」

  怒吼着,犹如一块巨石般,我重重地落在堕神面前。

  但是这些人类,就来不及救了啊!

  脚下的法阵瞬间展开,双手燃着火焰,我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给我滚开!」



  「砰——」

  沉闷的声音蓦地响起,我再一次被触手抽飞出去。

  「果然......仅靠一腔热血是不行的。 」

  呻吟着,我从地上艰难地爬起。

  堕神一步步靠近。

  可是这回,不会有谁再替我挡着了。

  意外的,内心仍然没有泛起多少恐惧。

  只是有那么一点不甘,无奈,在胸腔里不住地盘旋。

  「抱歉,御侍大人,鸡排没能成为强大的飨灵。」

  对着即将落下来的触手,我闭上了眼睛,在心中默念。

  「噗——」

  刀入血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脸上的点点凉意。

  「别发呆啊! 」

  狂野的男音把我从茫然中唤醒。

  一个头发绿油油的飨灵提着大刀, 不知何时挡在了我的身前。

  「你没事吧。」

  「……」


修行与成长


  救下我的飨灵叫竹筒饭,是个强大无匹的家伙,仅用了数招,他就把堕神给切成了碎未。



  「请收我为徒!」跪伏在地上,我激动地低喊着。

  「喂喂 ,你在做什么! ?」竹筒饭被我吓 了一跳,迅速地往后退了一步。

  「请收我为徒,我想变得跟您一样强大。」我对着竹筒饭,脑袋就要往地上磕去。

  「等下!」竹筒饭忽地大喊一声,我登时被吓得一顿,接着他把我抬了起来。「有话好说,兄弟不必这样。」

  「那您是同意了吗?」我恳切地望着他。

  「呃,我也不懂这个收徒是怎么回事,不过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把我的本事都交给你。」竹筒饭挠了挠头,露出了懵懂的表情。

  「师父!」见状,我不由得大喜,作势欲跪。

  「喂!别......」



  就这样,我顺理成章地成了竹简饭的徒弟。

  「首先!你必须看起来就很厉害!」教学开始,竹筒饭皱眉沉思半晌,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脸自信地对我说道。

  「看......看起来很厉害?」我感觉我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就是穿着的衣服,跟做出的动作,要看起来很厉害!」竹筒饭信誓旦旦。

  「可是你也没有穿衣服啊。」我下意识说出心中所想。

  「......」竹筒饭沉默了一下,不知从哪儿扯出一件白外套, 披在身上。「现在有了。」

  「......」

  「然后是动作!」

  「......这样吗?」

  「说话方式要霸气!」

  「......焚尽万物的火焰!」



  一番折腾后,我整个人都变了模样。

  半跪在地上,右手捂眼,左手按地。

  腰间的绿色系带随风飘扬。

  「焚尽世间的火啊!听从我的召唤吧!」回忆着从前话本里看到的魔王台词,我高声怒吼。

  法阵蓦地亮起,伴随着一阵炫目的光彩,火焰猛地喷薄而出。

  「噢! !看起来厉害多了!」竹筒饭在不远处朝着我竖大拇指。

  「......」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我将信将疑。



  接着,轮到狩猎训练。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某天,竹筒饭把我叫到跟前。

  「鸡排,你已经可以出师了!」

  「啊? 」我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愣了好半天。茫然道,「可是我感觉我还什么都......」

  「不!你已经可以了!」竹筒饭打断我的话语,斩钉截铁道。「出发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吧!」



  我被赶出了竹林,临走前远远地看着竹筒饭,他嘴唇蠕动着,好像说了些什么。

  是祝福的话语吧?

  心情忐忑地,我又一次踏上旅途。

  正当我头脑混乱地思索着,自己到底有没有变强时。

  命运给了我解答的机会。

  山脚下,我与竹筒饭相识的村庄。

  又一次遭到了堕神的袭击。

  这一回,我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摆出帅气的姿势,呐喊着霸气的口号,一往无前!



  不是预想中的一触即溃,也不是暗暗期待的一招毙敌。

  与堕神缠斗良久,终于,靠着竹筒饭教导过的一记招式,我获得了胜利。

  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我为这一结果而感到高兴。

  「我真的变强了,我不再一无是处。」

  内心中的信念越发地坚定,告别了热情的村民,我朝着更远的地方前进。

  一定,一定,要变得很强,才可以。


鸡排


  堕神曾肆虐在耀之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它们残忍地屠杀人类,摧毁城镇,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在厨师工会的统御下,料理御侍们齐心协力,将堕神赶出家园,划定边界,自此,人类过上了相对安稳的生活。

  这是史书上的记载。

  真实情况当然不像史书那般寥寥数语就可道尽,期间种种更不像它所说的那样安稳美好。

  事实是,在堕神被赶出家园之后的数十年内,耀之州的边境都处在一个极其混乱的状态。

  堕神的反攻从未停止。

  可料理御侍是有限的,飨灵也是。

  厨师工会不可能无止境地指挥他们冲杀守卫。

  这不现实,也不可能。

  就在这混乱的时期里,一位少年在耀之州的边境小镇中声名大嗓。

  白衣黄裤,腰间别着绿色的系带,身后还披着一方宽大的披风。

  他游走于一个又一个村镇,帮助人们消灭了一个又一个堕神。

  虽然嘴里总是会说些别人听不大懂的话语,但是分外地受人们欢迎。

  据说,他还要前往更遥远,更危险的地方。

  「强者!当一往无前!我要变得更加厉害! 直到有资格与御侍并肩。」

  据说,这是这位少年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耀之州的某处竹林。

  此地烟雾缭绕,人迹稀少,时常出没大型野兽。

  忽地,山道的尽头隐约浮现一个人影,是一个衣着破旧,嘴中还叼着一块烧饼的少年。

  「大哥大哥!」

  少年在竹林里高声呐喊。

  「来了来了! 」一位壮硕青年从竹林深处一跃而出。

  「找我啥事。」竹筒饭大大咧咧地拍了拍烧饼的肩膀。

  「没什么,就来看一下大哥。」烧饼嘴里叼着烧饼,语调含糊。「听说大哥你最近还收了个小弟,小弟人呢?」

  「早走了。」

  「啊?真可惜,那家伙是个怎样的人啊。」

  「挺厉害的一个小兄弟。 」

  「哦?挺厉害?」

  「是啊,很厉害。」竹筒饭脑海中浮现他们初见的那天,鸡排双腿打颤,却义无反顾地冲向堕神的画面,旋即肯定道。

  「是个原本就很厉害的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