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奶酪

阅读

  ·  

2020-05-21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5-21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奶酪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弄丢的玫瑰
奶酪初始皮肤.jpg

画师:

奶酪满星皮肤.jpg

画师:

奶酪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奶酪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奶酪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奶酪头像.jpg 奶酪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早见沙织 忙音
专属堕神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水晶虾饺.png水晶虾饺
获取途径 记忆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42 / 335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53 / 1213
Hp icon.png 生命值 236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3 / 1513
食物 奶酪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乌尔第三王朝
诞生年代 公元前2000年
性格 活泼
身高 157cm
关系 喜欢: 披萨头像.jpg 披萨 卡萨塔头像.jpg 卡萨塔

讨厌: 威士忌头像.jpg 威士忌

信条
肚子又饿了......接下来就‘小小地’满足一下吧~!
简介
奶酪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起源,发源至今,各国做法也不尽相同。不论是与饼干搭配成为午餐,还是冬季暖身的奶酪火锅,亦或是做成奶酪蛋糕,奶酪荷包蛋,都证明了它在数千年历史当中,一直都是人们不可或缺的食物。
背景故事
热情开放,古灵精怪,非常喜欢和人相处,自带撩人属性,还有与外表不符的超大食量。凭借着自己的聪慧和美丽,经常戏弄别人,但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特别喜欢捉弄披萨,虽然有时会因为戏弄失败而生气,但只要给她好吃的就会很快消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奶酪-基础技.png
香甜诱惑
(1级)奶酪抬起了手,降低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1点防御力,持续3秒。
(41级)奶酪抬起了手,降低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41点防御力,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奶酪-能量技.png
金色奇袭
(1级)奶酪发起了攻击,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00点伤害。
(41级)奶酪发起了攻击,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900点伤害。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Ⅱ.png
风靡一时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2/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46/小时。MAX
厨房技-胃口大开.png
胃口大开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有5%几率额外吃1份饭。
(40级)顾客有44%几率额外吃1份饭。MAX
厨房技-声名远扬Ⅱ.png
声名远扬Ⅱ
【5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1点知名度奖励。
(6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6点知名度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我来了呢,果然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呢!御侍大人,你会来喂给我吃的吧!
登录
今天天气很好呢,不一起来做点什么特.别.的事情么?
冰场
快到这里来呀,御侍大人,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技能
不乖的话,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升星
感觉食欲又上来了呢!
疲劳中
啊......肚子一饿就没有力气了呢...
恢复中
嗯~休息结束!那......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好呢?
出击编队
要相信,你相信着的我哦!那么,大家跟我一起出发吧!
落败
好想见你啊......御侍大人......
通知
开饭啦!御侍大人!好期待今天御侍大人会怎样满.足.我呢!?
放置台词1
今天披萨要是没带吃的来见我的话,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呢~
放置台词2
有功夫烦恼的话,还是先填饱肚子最重要,对吧!
触碰台词1
有人惹你生气了么,御侍大人?告诉我吧!我来帮你!
触碰台词2
不用担心,御侍大人,披萨啊,最喜欢在番茄汁里加辣椒酱了哦......完成!我这就给他送过去!嘿嘿......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尝尝看吧~
誓约台词
让我陪着你的代价可是很大的哦!每天都要给我梳头,做饭,还要给我做十个蛋糕当餐后甜点,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你在...这样就足够了哦~
亲密台词1
欸?你想摸摸看我的耳朵吗?没问题,这是给御侍大人特别的福.利.哦!
亲密台词2
这个是特地留给你的哦!喜欢的食物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分享才最好吃啊!
亲密台词3
头发弄乱了呢,那……御侍大人会帮我梳头的吧?
放置台词3
趁着御侍大人不在,要不去厨房偷吃今天刚刚烤好的蛋糕吧!
胜利台词
意料之中!嘻嘻……御侍大人会不会给我奖.励.呢?
失败台词
啊~啊,果然被识破了啊~
喂食台词
啊~美味的食物果然可以治愈身心呢~
换装独白
弄丢的玫瑰 居然又把我弄丢了,还让我呆在这种地方......才不想见他呢......唔,快点、找到我啊,笨蛋......

故事

温暖


  「啊~吃饱了~」

  我拍了拍因为填满了食物而有些鼓起来的肚子,笑嘻嘻地回到午睡的御侍大人身边,她因病而时常消瘦苍白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出了暖色。

  「有些困了呢……」

  我趴在御侍大人的床边打了个呵欠,在温暖的阳光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御侍大人正和一个飨灵说说笑笑。

  这个总是在御侍面前说着不着边际的话的家伙是披萨。
  他是这个国家的国王的飨灵,也就是御侍大人的父亲的飨灵。

  披萨每天都会来看望御侍大人,在她的床头的花瓶中插上一束小小的雏菊。

  那是御侍大人喜欢的花,国王为此甚至将雏菊变成了国花。
  因此王宫内外都有很多雏菊,每一朵都像是小小的幸福铺满了这个小小的国家。

  当然,御侍大人会如此高兴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每次来这里,都会带来国王以及外界的消息。
  这是终日都只会陪伴在御侍大人身边的我无法做到的。

  御侍大人虽然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却很少能离开她的房间。
  不是因为她不愿,而是因为她不能。
  天生体弱的她,身体总是非常虚弱。
  国王担心王宫里人多事杂,会影响御侍大人的休养,便将御侍大人安置到了王宫里幽静偏僻的房间,等着医生来给她治病。

  也是因为如此,国务繁重的国王更无暇看望女儿,就这么缺席了早已失去母亲的御侍大人的成长。

  但是,御侍大人从不向我抱怨,每次她总是个人静静地望着窗外。
  可一有什么动静,她便用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未被开启的房门。
  我知道,御侍大人一直都在等着国王的到来。



  就像是为了代替国王未尽的责任,作为他的飨灵的披萨来到这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某天,披萨没有如约来到这里,御侍大人便紧张地问我。

  「披萨还没来吗?是不是父王出了什么事?」

  「不会的哦!一定是披萨他又偷偷溜出去,没来得及回来吧!嗯——说不定他现在正被 王宫外的流浪狗追着跑呢。」

  「是么……」

  御侍大人的回答仍是将她的失落显露无疑,是披萨和她开玩笑时完全不一样的语调。   为什么呢?明明我和披萨说的是同样打趣的话。

  御侍大人的注意力总是在披萨的身上,虽然我每天都陪伴在侧,却不能让她安心。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御侍大人高兴起来呢?

  我思考了很久,甚至开始琢磨披萨那些傻乎乎的言行。

  「咦?奶酪,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啊?」
  披萨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捧着脸坐在我的对面,笑得比平时更加天真烂漫。

  「才没有啊~」

  「奶酪啊,你每天都吃这么多芝士蛋糕,真的不会胖吗?……唔唔唔……」

  我都不知道应该觉得生气还是好笑,只是将我给自己准备的蛋糕一下子塞到了披萨的口中。
  「你这家伙在对一个妙龄少女说什么失礼的话啊!」

  「唔唔唔…唔……」

  披萨被蛋糕噎得一时间没办法说话。
  那滑稽表情却逗笑了御侍大人,御侍大人很少会如此开怀地大笑。

  当然令我高兴的不止这一点。

  「呵呵,就是啊,明明我们奶酪这么可爱,怎么会变胖呢~」
  御侍大人对我伸出手,示意我坐在她的身边。

  我的内心不由地感受到了一阵温暖。
  「哼!就是说啊!我可是小魔女,甜点是我魔力的源泉。」

  「是啊,多亏了奶酪的魔法,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在变好呢~」
  我知道,我并没有魔法,御侍大人也明白这一点。
  可即使是这样,我也每天会在早晚挥动着自己的叉子,跟上帝祈祷。
  祈祷着御侍大人可以早点恢复健康。

  「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看着御侍大人,想要给她最温暖的笑容。

眼泪


  温风习习的碧空月还未被夏日的暑气浸染,天清云淡,偶有白鸽破空飞过。
  在这样令人愉快的日子里,御侍大人难得被允许外出。

  说是外出,也不过是从御侍大人的房间走到王宫中的花园,在地上铺开一块米黄色的方格餐布,把平时放在桌上的下午茶点摆在餐布上,就可以称作野餐了。
  尽管如此,御侍大人依然很开心,看上去比平时精神了许多。

  「御侍大人~快尝尝我特意为您做的脆饼嘛,这里可有小魔女独家的治愈魔法哦~」

  我从食篮中拿出亲手烤制的芝士脆饼放到御侍大人面前,满怀期待地望着她,缠着蝴蝶结的尾巴在身后摆动。

  「有小魔女这么关心我,我的病一定会痊愈的。」

  御侍大人拿起我做的食物,笑盈盈地将我平常对她说的话说给我听,就像真的相信我能够治愈她一样。

  「公主殿下,我们可以也加入野餐吗~」
  「当然可以了。一起坐吧,披萨,卡萨塔。」

  每天定时定点来看望御侍大人的披萨果然出现了。
  只是此时,他的身边多了另一个人。
  这个总是人叫卡萨塔,是他和国王在去教堂朝拜时捡回来的飨灵。
  披萨将与御侍大人的发色相同的金色雏菊交到她手中,便依着我们坐了下来。
  而卡萨塔却像是与我们可以保持着距离一样,一直都站在一边。

  「哇,这个脆饼怎么这么厚,还形状不均,看起来好奇怪哦。」
  「披萨你太失礼了!这是我烤的!」
  「哈哈哈果然是你烤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等!这个脆饼不能直接吃,要沾这个酱才好吃哦~」
  「诶?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御侍大人才吃过呢。」

  望着目露疑色的披萨,我给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卡萨塔使了个眼色。

  我和卡萨塔不如我和披萨那样关系好。
  倒不是因为和他相处的时间少,而是因为我不论我对他说了什么,他的反应总是如出一辙的从容。
  就好像我不论怎么做都无法拉近我们和他之间的距离。
  这让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
  不过,我发现,我和他在捉弄披萨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卡萨塔接收到我的信号,指了指御侍大人手中已经吃了一半的脆饼开口道。
  「你总不会怀疑公主殿下吧?」

  「……好吧。」

  御侍大人在这时微微侧过头轻声咳嗽,没有说话。

  披萨见御侍大人没有反对,又因为看到她咳嗽有些担心,也就不再深究下去。
  他将我准备的辣酱抹在了脆饼上,一口咬了下去。

  「——好辣!!!奶酪!!!!卡萨塔!!!!!」

  卡萨塔立刻给披萨递了水,汨眼朦胧的披萨看着此时笑着的我,气鼓鼓的脸庞难以褪去红晕。

  这样的可爱脸庞就连御侍大人没忍住笑,咳嗽也伴随着笑声怎么也止不住。
  我本来是想让御侍大人高兴的,但看她咳得眼角泛红,我顿时没了再继续捉弄披萨的心情。

  御侍大人……她现在一定很难受。

  如果……我真的有能够治愈御侍大人的魔力就好了。

偏离


  在野餐后不久,御侍大人的身体每况愈下,甚至开始咳血,我越发不敢离开她身边。

  一直忙于政务的国王来看望御侍大人的次数也增多了。
  慈祥的父亲在床边握着女儿的手,一起回忆在御侍大人年幼时他们父女一同度过的时光。

  国王偶尔也会谈起早逝的王后,但每次提到王后,国王都会露出懊恼的神色,责怪自己没能做到让御侍大人健康成长的承诺。
  御侍大人则会反过来安慰国王,让他不要太过紧张,她是不会有事的。

  而我就坐在窗台上,看着这对两人都日渐憔悴的父女,满心担忧。



  一天,国王异常高兴地走进了御侍大人的房间。

  「找到了!我终于找到可以治愈你的方法了!」
  「是吗?很好啊…」
  「对。」
  「是那位叫做维特的商人告诉您的吗?」
  「没错,他向我保证一定能用他的技术治好你!」

  御侍大人病哿多年,早已试过了各种治疗方法,听过了无数的保证。
  这一次也没有真的相信自己能够被治愈。

  可是,看到这次格外自信的国王,御侍大人的心中也该是有些期待的吧?



  就像在回应国王的期待,御侍大人的病情确实有所好转。
  她可以在我的搀扶下到阳台看看外面的风景,而不是四面一成不变的高墙。

  这下连我都相信了,这个维特先生也许真的能够治愈御侍大人。

  但好景不长,御侍大人很快再次病倒了
  那天晚上,御侍大人愈加频繁的咳嗽声比往常更加沉闷沙哑。
  她咳出的血从指缝滴到被子上,和红色的绒布融为一体。
  然后,御侍大人就这么倒在了床上。

  「御侍大人!御侍大人您等着我!我这就去找维特先生来给您看病!」

  我慌张地夺门而出,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维特先生。
  我没有见过这个国王口中神通广大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人现在会在什么地方。
  泪水被大雨冲刷进泥土里,我孤注一掷地跑去国王的书房,书房外的卫兵却拦下了试图闯进去的我。

  「陛下!国王陛下!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找国王陛下!」

  时间紧迫,我很担心御侍大人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病情加重。
  我只好隔着厚重的大门嘶声呐喊。

  「国王陛下!御侍大人她——公主殿下吐血了!!!」

  紧闭的大门骤然被拉开,出现在我眼前的国王已与几个月前截然不同,面容枯槁,看起来比御侍大人更加消瘦。
  但是现在容不得我多想,我紧抓卫兵用来阻拦我的长枪对着国王哭喊。

  「请您……请您救救御侍大人吧!」

  国王严峻的脸上浮现出了懊悔的神色,当即下令去找维特先生进宫。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冷静了再回到御侍大人身边,我却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国王似乎被我的情绪感染了,咬牙切齿地说了半句话。

  「如果再早一点知道就好了……」

  那时只顾着御侍大人的我并不明白这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天真地以为,或许已经有了可以医治好御侍大人的方法。

同伴


  御侍大人从那天后,就陷入了昏迷。
  虽然偶尔会睁开眼睛,但御侍大人清醒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我守在御侍大人床边,看着床头空落落的花瓶,气不打一处来。

  披萨和卡萨塔那两个家伙怎么回事?
  御侍大人病倒了,他们都不来看望她!?

  反而是国王一反常态地守在御侍大人身边,等待她从昏睡中醒来,再陪着她直到她睡去。

  此时国王的脸上满是褶皱,浓重的黑眼圈使得此时的他看上去无比的骇人。
  他枯槁的手紧紧地抓着御侍大人的手,喃喃自语着。
  「孩子,别离开我,我已经找到办法了,这次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等维特先生准备好了一切,你就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快乐地生活了。」
  「虽然这样也许会失去披萨,但我更不能失去你啊…」

  我诧异于国王的话,会失去披萨?披萨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了么?
  突然,御侍大人猛地起身,止不住地咳嗽。
  很快雪白的床单上染上了大片的猩红。
  国王突然将在旁边的我挥开,自己紧紧地抱着御侍大人。
  他那过于消瘦而突出的眼睛写满了偏执。
  「你们一个两个都这么没用,一个不能照顾好公主,一个连为公主……」

  国王的话没有继续下去,我也不敢向此时的国王询问披萨和卡萨塔的去向。
  现在的国王和过去那个慈眉善目的国王完全不同,就像中了什么魔咒一样,即将陷入疯狂。
  「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能早点找到治好你的办法……如果……嗯?为什么,维特先生还没有来呢?」
  「明明他说今天就会结束的啊?难道是披萨的错?!对!一定是,一定是他不配合……」

  国王的抱怨越发激烈,嘴里的话语也越发狠毒。

  「父亲,不是披萨的错,谁都没有错。您也是,您是我眼中最好的君主,最好的父亲…咳咳……」
  从御侍大人的话语中,我仿佛预感到了些什么。
  「所以,父亲您不要怨恨其他人,我希望…咳咳…您一直都是那个会对我和母亲露出温柔笑容的父亲,我…慈祥的父亲……」
  御侍大人笑着,看向了坐在地上早已泪流不止的我。
  「奶酪,要和披萨他们…好好…的……有你们在的……日子,我…过得很幸福……」
  御侍带着笑意的眼睛慢慢合上了,再也没有醒来。

  「不!不!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你睁开眼再看看我啊,我的孩子…」
  国王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将御侍大人紧紧拥在怀里。
  倏地,国王像是魔怔了一般,突然站了起来。
  「我去找维特先生过来!他一定有办法的,对,维特先生一定可以救你的……」

  国王离开后,我紧接着扶住了御侍大人已经死去的身体。
  如同以往一样的温柔的脸庞,留着淡淡的笑容。

  「真的感觉不到了呢,那份温暖的力量消失了。」

  我轻轻抚着御侍大人苍白的睑颊,我知道,我和御侍大人的契约已经消失了。


  「御侍大人,你是带着幸福离开我的吗?」


  和御侍大人离别所带来的安宁很快被打破。
  「快!去那边看看!」
  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我将御侍大人安置在床上,走到了门口。
  这时,我才发现,此时的王宫已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发生了什么事?」
  我试着询问了匆匆路过的卫兵。

  「卡尔亲王的府邸被袭击,据守岗的卫兵所说是披萨和卡萨塔所为,他们现在逃进了王城,刚刚他们还害死了国王陛下。以防万一,也请您和公主殿下都不要出门才好。」
  卫兵的话此刻在我耳中仿佛像是诅咒。
  杀了国王陛下?!
  不可能!披萨怎么可能会去杀了国王陛下呢?
  而且他们俩怎么会出现在卡尔亲王的府邸?

  我无法想象,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就连国王责备披萨的那些话,我也无法从中得到答案。



  那我究竟该做些什么呢?
  我找遍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披萨他们会在的地方,也没能遇到他们。

  回到房间的我带着刚刚在王宫里找到的雏菊,将御侍大人最爱的雏菊放在她的床侧。

  我要陪在御侍大人身边,本应是如此。

  可不知为何,看着那雏菊的时候,会突然想起披萨那张总是傻傻的笑脸。
  「奶酪,要和披萨他们…好好…的……有你们在的…日子,我…过得很幸福……」
  御侍大人的话在我的心中久久回荡着。

  倏地,脑海中想起了那条曾和披萨卡萨塔他们一起偷溜出去的密道。
  那是总待在御侍大人身边的我可以接触外界的唯一方式。
  也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披萨的藏身之所。

  想到这里,我便在和御侍大人告别后,又一次跑了出去。
  我不能明知他们在危险之中还不去救他们。我一定要找到他们,问清楚,这个王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而他们又遭遇了些什么?

  我相信他们,也相信他们一定会平安回来。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和他们一起承担。

  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是最好的同伴啊!

奶酪


  奶酪的御侍是一个国家的公主,有着和奶酪一样的金色长发,和美丽的容貌,却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

  体弱的王后在诞下公主后,就因出血过多去世。
  而好不容易出生的公主却遗传了母亲的体质。出生后,她的身体就一直都很虚弱,甚至一度让国王以为她会在幼年时夭折。
  因此,国王从小就非常宠爱公主,给予她所有。

  国王怕忙于政事的自己无暇陪伴,这才想让飨灵与公主作伴。
  所幸,公主虽身体虚弱,但却有着成为料理御侍的灵力。
  奶酪,便是因此来到了这个世界。

  第一次看着这个耳朵呼扇呼扇的可爱少女时,公主高兴地对她伸出了手。

  「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奶酪?」
  「那你可以陪我玩吗,御侍大人~」

  奶酪当然明白,体弱的公主当然不能总是陪自己出去玩。
  不过不出去没关系,她可以一直陪着公主。因为她们已经是朋友了呀。

  再加上国王的飨灵披萨也常常会来探望公主,和她们说一些有关于王宫外的趣事。
  奶酪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幸福。


  后来,来了一个名为卡萨塔的飨灵。
  大概是因为有了他的存在,一直明白奶酪向往外面世界的公主便安心让奶酪和披萨他们 一起偷溜出宫 ,玩个尽兴。

  每次出去她们都会带一些战利品 ,回来给公主,顺便再告诉公主这次出去遇到的人和事。

  无论是三人的冒险还是披萨的糗事,奶酪都会一五一十地全都说出来,公主每次都会很高兴地听着那些。

  奶酪一直以为,她和公主、披萨、卡萨塔能够一直开心下去。
  等到公主的病治好了,他们还可以带着公主偷溜上街,甚至是和公主一起去游历其他国家。

  可是,天不从人愿,公主日渐虚弱,国王为治愈公主想尽一切办法 ,却都只是徒劳。
  好不容易,国王才盼来了一个自称可以治好公主的男人。
  谁都没有想到,后来这成了所有事情的导火索。



  披萨和卡萨塔的无故失踪,国王陛下也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陌生。
  公主结束了生命的那天,是一切的开始。
  贵族叛乱,国王在痛失爱女和被自己亲弟弟的背叛之下含恨自刎。
  王宫顷刻间陷入了混乱之中。
  贵族担心真相暴露,便将所有罪过都嫁祸给了本是国王最为信赖的飨灵。
  那便是遍布于各处角落的卫兵不断寻找着罪人——披萨和卡萨塔。

  因为公主对自己所说的话,奶酪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从公主的房间跑出来。

  她来到了王宫内无人知晓的密道里,那是披萨在和卡萨塔捉迷藏时发现的。
  后来,这里就成了奶酪常和披萨、卡萨塔一起偷溜出宫的秘密通道。

  这就是他们三人共有的秘密。也是奶酪现在唯一的机会。

  在寂静的密道里,黑暗的环境让精神状态一直紧绷着的少女的不安达到顶点。

  她的御侍已经离开她了,难道连唯一的同伴也会离开自己么?
  想到这,她抱住了自己,静默的黑暗中,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哭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奶酪?」
  「披萨? !卡萨塔!」

  抬起头,奶酪便看到了脸色惨白的披萨和满脸是血的卡萨塔。
  重逢的三人还没来得及感动这份欣喜,奶酪却早已泪流满面。

  「你们,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
  「奶酪,你…你别哭啊……」

  「谁哭了!我才不会为了你们两个家伙哭呢!」

  奶酪固执地抹掉了自己的眼泪。
  「卡萨塔,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不要紧吗?」

  「没事,看起来严重,很快就会好的,发生了些小意外而已~呵呵……」
  「你们真的去了卡尔亲王的府邸吗?那国王陛下的死……」

  「我们……」
  卡萨塔欲言又止,看了看没有说话的披萨。
  「你们俩究竟去了哪里啊! ?国王陛下和御侍大人,他们刚刚都…都去世了……」

  披萨依旧沉默着,他知道奶酪没有说谎,他和国王之间的契约已经不存在了。
  卡萨塔看着失落的披萨,轻轻地抚着奶酪的头,回答道。
  「我们只是碰巧出现在了那里,我的伤也是因为误闯进去才被伤的呢。」

  「真的么? 」
  「我们没有谋杀国王,你相信我们。」

  听到了这句话的奶酪终于放松下来,泪水却像决了堤,扑进披萨怀里哭个不停。
  想先哭个痛快了再继续追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但早就足够了解奶酪的披萨没有给她提问的机会,在奶酪的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后立即问她。

  「你怎么会来这里?」
  「公…… 公主让我来找你们。」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卡萨塔?」
  「离开这里吧。」
  「离开? !」
  「我想,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
  「那就像和我们当初约定的那样,一起出去旅行吧!奶酪你呢?」
  「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披萨与卡萨塔视线相对,彼此都确定了想法。
  披萨轻轻拍着奶酪的背,为她拭去眼泪。

  「不要哭了,奶酪,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奶酪想要说话,却因为披萨的话哽咽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好用力点头。

  不管怎样,她都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再次消失。

  披萨和卡萨塔,是她仅有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