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挞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水果挞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无垢的梦影
水果挞初始皮肤.jpg

画师:

水果挞满星皮肤.jpg

画师:

水果挞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水果挞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水果挞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水果挞头像.jpg 水果挞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生天目仁美 安琪
专属堕神 头像-海兔.png
海兔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桂花糖藕.png桂花糖藕
获取途径 活跃报告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95 / 3046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165 / 10425
Def icon.png 防御力 25 / 58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58 / 7393
Hp icon.png 生命值 502 / 968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35 / 5314
食物 水果挞
类型 甜点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高傲,捉摸不定
身高 170cm
关系 喜欢: 梳芙厘头像.jpg 梳芙厘

讨厌: 威士忌头像.jpg 威士忌

信条
当时钟敲响四下时,世上的一切瞬间为茶而停。
简介
水果挞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永远可以拥有当季水果的香甜和诱惑,百变而随心所欲的搭配,给予水果挞永远的风光华丽和捉摸不定的神秘魅力。你永远猜不到她下一口的滋味,因此被她深深吸引。
背景故事
性格善变,阴晴不定,常有蝴蝶伴随身侧。因出身高贵,举止优雅,但是十分狂傲,目中无人,对一切都很蔑视,只会和得到了自己认可的御侍平等地好好说话。兴趣是写故事和喝下午茶,认为下午茶是最重要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喝完下午茶再说。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水果挞-基础技.png
幻蓝蝶舞
(1级)水果挞挥动手中的伞,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200点生命值,同时使其受到的所有伤害减少15%,持续3秒。
(41级)水果挞挥动手中的伞,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2600点生命值,同时使其受到的所有伤害减少15%,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水果挞-能量技.png
猩红梦魇
(1级)水果挞唤出蝶,全身染成血色,为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79点伤害,持续10秒,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62点生命值,持续3秒,并增加友方全体20点能量。
(41级)水果挞唤出蝶,全身染成血色,为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1027点伤害,持续10秒,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806点生命值,持续3秒,并增加友方全体20点能量。MAX
连携技
水果挞-连携技.png
猩红梦狱
连携对象 梳芙厘头像.jpg 梳芙厘
(1级)水果挞唤出蝶,全身染成血色,为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95点伤害,持续10秒,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75点生命值,持续3秒,并增加友方全体20点能量。
(41级)水果挞唤出蝶,全身染成血色,为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1235点伤害,持续10秒,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975点生命值,持续3秒,并增加友方全体20点能量。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哦?~就是你将妾身召唤于此的吗?呵,可妾身不可算做你的同伴呢...事已至此,那...就来和你做一个交易吧,直到妾身厌倦为止,你就以御侍的名义屈服于妾身吧~
登录
见到妾身在这,你很惊讶吗?还是...你在害怕妾身吗?呵呵...
冰场
看来是个不错的地方,那妾身就在这里享用下午茶吧。
技能
这是妾身赐予你的安魂曲,安心睡去吧!
升星
有趣,你还真是不会让妾身觉得无聊啊。
疲劳中
现在是妾身享用下午茶时间,明白吗?
恢复中
今天的下午茶很好喝,连妾身的心情都变好了。
出击编队
你们那些无聊的自尊,就让妾身一一击溃吧!
落败
妾身...怎么会输...
通知
你做了料理?是要给妾身当下午茶吗?
放置台词1
你知道么?当钟声敲响四下时,世上的一切瞬间为茶而停,只有那时,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有了存在的意义,这便是妾身眼中的世界。
放置台词2
妾身的下午茶时间不许任何人来打扰,当然也包括了你。
触碰台词1
想要的东西就夺过来,碍事的人就剔除掉,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触碰台词2
纵使现在有天大的事情想要告诉妾身,也得等妾身喝完了下午茶再说。
触碰台词3
哈哈哈哈...明明弱小到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要去救别人?真是愚蠢啊!
誓约台词
你要与妾身结下誓约?哈哈哈……你的愚昧和你的勇气一样让妾身感到吃惊。嗯?认真的?是么……那以后若是让妾身看到,你所说的这些变成谎言的那瞬间,妾身……会杀了你的。
亲密台词1
你问妾身在想什么?呵呵……只是想起之前读过的一本书里,那个随着自己所爱的人类一起死去的魔女,真是愚蠢到令人发笑啊……但最可笑的,是脑海中浮现出的那张和妾身一样的脸啊……
亲密台词2
这大概是你为你妾身最努力的一次了吧,妾身很愉快哦,太愉快了,哈哈哈哈……
亲密台词3
不想受伤的话,就乖乖地待在妾身旁边,让你悲伤的事,让你受伤的人,不管是什么,妾身都会全部摧毁。
放置台词3
妾身对愚民的痛苦毫无兴趣,越是懦弱的人,就会有越多借口,这就是人类的可悲之处。
胜利台词
愚民们啊!赞颂妾身之名吧!
失败台词
终有一日,罪孽会加诸于你。
喂食台词
是妾身喜欢的食物呢...你在期待什么?...哈哈哈哈...竟然以为妾身会天真到被这些食物感动吗?
换装独白
无垢的梦影 呵,这么说来,妾身的确做过这样的梦,是那朵纯白之花仍存活于世的......荒诞的梦。

故事

嗜血蝶


  滴答——滴答——
  时钟准确无误地在跑动着。
  四壁都是书册的空间,除了一些珍贵的藏书,这里还留着我的那个御侍所「爱」的莉莉娅夫人的「著作」。
  我被御侍召唤出来的时候,夫人的身体就已经不是很好。
  于是为了代替无法陪着身为大公爵的御侍一起参加各种社交场合的夫人,我便由此诞生。

  这就人类而言,是个傲慢的理由。
  所幸,我发现了这两个人类有趣的地方。
  贪婪到仿佛想要将自己的权势也带进坟墓的御侍,以及他那位总是温柔笑着的「嗜血蝶」夫人,这可真是有趣的组合。

  「嗜血蝶」
  这是夫人在这满是贵族的交际圈里为自己提的名号。
  起初我曾认为这或许只是为了配合御侍的地位和作风的无聊称呼。
  除了贵族的那些日常,这位夫人和大多数贵族并没有多少区别。

  直到我发现了那同样名为「嗜血蝶」的魔女的故事,我才真正地对这两个人类产生了些许的爱意。
  他们应该庆幸,他们不是会让我无聊的人类。

  只有一点我不甚了解,那便是现在我拿在手里正看着的那本古旧的故事书。

  这是一个无名怪物的故事。
  和所有童话一样,会有正义的骑土将怪物猎杀,最后世界迎来和平结局。
  明明只是个不值一提的故事,她却一直都在看着这本童话书。
  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呢?

  起初的我对此有着很大的兴趣,但在发现了那个魔女的故事后,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你还真是喜欢看着那本书啊?」
  随着门外渐进的脚步声,藏书室的门很快便被毫不留情地推开。
  一抬眼,我便看到了靠在门口书架旁的——我的「仆人」。

  「你也总是喜欢不敲门]就闯进来呢,梳芙厘。」

  「这样么?」
  梳芙厘说着敲了敲身侧的门,眼底却没有对我的半点惧色。
  「这个你以前看那个胆小鬼做的还不够么?」

  「呵,说得不错,总比让妾身忍受你平日那丧家犬的模样要好些。」
  我不禁嗤笑着回答道。
  「倒是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在那个子爵府邸吗?」

  「当然是来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情,公爵夫人。」
  「我昨天和子爵去拜访那个赌徒伯爵时,发现了……」
  「那个叫三明治的飨灵吗……呵,只知道耍些小伎俩的小孩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你果然用『蝶』观察过那个伯爵了啊。」
  「敢与公爵作对的人,妾身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那么,另一个消息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哦?」
  「那个人来了呢。」

  梳芙厘说的那个人我自然是心知肚明。要说我是怎么知道那个人的存在的?
  可能也是要归功于夫人所写的那个关于「嗜血蝶」的故事了。

  故事里,一个王国的更迭或许可以说是偶然间的类似。
  但那和故事里一样被刺死在高塔阁楼的被称为「嗜血蝶」女王,可不是能用偶然作借口遮掩的巧合。
  稍稍做一些了解,便会明白夫人的故事并不是单纯编纂出来的梦话。
  而我正是从夫人的那些故事里对他产生了些许兴趣的。

  自那时起,我便会在我喝下午茶的时候派出『蝶』去寻找那个人的踪迹。
  而夫人便会把我告诉她的那些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再一次写进她的故事里。
  漫长的时间已然过去,但是这个被夫人撰写的故事却一直都不曾停止。

  「迟早都会来的,妾身很期待呢,他出现在妾身面前的那一刻会露出怎样的神情……」

时间的魔女


  当钟声敲响四下时,是我绝不容许别人来打扰的时间。
  我所居住的时钟馆便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一旦到了下午茶时间,就会在公馆各处响起钟声,警示着馆内所有人不能随意踏入花园这个禁地。
  这便大公爵特意为他的「公爵夫人」所建造的伊甸。



  不过除去那些偶尔繁琐的交际应酬,我很少会见到公爵。
  即便是夫人没有离世前,我似乎也是和夫人一起的时间更久些。
  大概是因为夫人特殊的体质,夫人在得病后身体也衰弱得很快。
  没过多久,她就再也无法踏进公爵为她准备的花园,终日卧榻度日。
  那时,她的故事是我用来打发时间的乐趣,也是她唯一能用来和我交换情报的筹码。

  「听从了恶魔指引的魔女染上了爱人的鲜血,但此刻她的心里却没有了爱意。
  当手中的匕首刺破了爱人的心脏,她便明白自己又一次变成孤身一人的事实。
  此后,爱人的终言成为她的诅咒。
  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爱着她,唯一爱她的人已经死于了民众的审判之下。
  于是,魔女流下了眼泪,失去了魔力。
  魔女的身体丑陋不堪,连那血色的蝴蝶也开始支离玻碎,同她一起化为了灰烬,消失于黎明的终焉。」

  「流下了眼泪的魔女就这么死了?」
  听完了这个魔女故事的结局我不由地嗤笑着,对眼前这个已经憔悴得如同枯骨般的女人问道。

  「对她来说,死亡才是最好的结局啊。」
  看着我的夫人,像是在透过我怀念着什么人,哽咽了一下。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留下她,独自离开那座高塔阁楼的话,如果姐姐她还活着的话,我们的结局是不是会有所不同呢?」

  「妾身是无法知道不曾发生的事情的。」
  「是啊,你就当是我的胡话好了。每次看着你,都觉得像是在和过去的自己面对面一样。可我越是回忆起过去,越是觉得现在这一切便是对我的惩罚。」

  「妾身看着倒是觉得很有意思呢,毕竟妾身无法看到自己死去的过程。」

  「那也是那个男人所期盼的结局吗?呵…也对,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放过我啊。」
  「你是在说……威士忌吗?」
  「我从那里逃走后,就直在思考,为什么那时候他没有杀死我呢?我逃了很久很久,直到后来我发现即便离开了地狱,外面的世界于我而言,也依旧是炼狱……」

  「但是你遇到了公爵不是吗?」

  「是啊……那时的我只是个肮脏不堪的逃犯。可他却说他喜欢我的眼睛,因为那里面满是残忍和绝望。
  当然,我也不会简单地相信他的话。
  只是那时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所以我要赌一把。
  我想利用这个偶然间对我产生了兴趣的贵族,来摆脱恶魔对我的诅咒。
  只是我不曾想到那过去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傲慢竟又变成了那时我唯一活下去的资本。」

  夫人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此刻窗边落下了我派去寻踪的「蝶」,夫人自然是明白它会带来谁的消息。
  「既然你已经说完了故事,妾身自然也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事。威士忌已经离开了那个王国,不过,在离开前他还去了另一个地方。」
  我将「蝶」带回的信息全都展现在夫人面前。

  「这是……我姐姐的……墓?」
  夫人的语气里透露着些许不可置信。
  「没想到他也是个有心人呢。不过,若是祭拜逝者,人类也会像他那样送天堂鸟吗?」

  「天堂鸟啊……」
  听到这句话的夫人默默地念着这个花的名字,怔然泪下。
  「是怪物去不了的地方吧……」

  说完,夫人便没有再醒过来。然后我便成了「嗜血蝶」夫人。
  没有人会怀疑我的身份,除了我,没有人见过夫人临终的模样。
  就连那位曾那样「深爱」着她的公爵也是在她卧床不起后,抛弃了她。
  那天,所有的故事都进入了新的篇章。
  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威士忌来说……



  滴答——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我坐在书房里,等着前来赴约的公爵。

  「夫人你在这里啊,这么急着找我,是发生了什么吗?」
  公爵不紧不慢地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妾身自然是来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情。」于是,我将之前知道的那个赌徒伯爵的女儿和三明治想要靠赌局让赌徒伯爵失去一切的计划告诉了公爵。

  这种不自量力的计谋即便对公爵来说百利无一害,也让那个眼中只有权势的男人大笑了很久。
  人类自以为是的愚蠢,我已见过太多。
  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去帮助那孩子对自己父亲的无聊恶作剧,更不是为了让我们的这位一手遮天的大公爵更确切地获得那些轻而易举就能送他面前的财富。
  我想要见到那个如同深渊般黑暗的男人,不再是从夫人的故事,或是从我自己的「蝶」那里。
  我想要他能更真切地站在我的面前,想要能从他那里知道那朵活在深渊的纯白之花是否真的是那片暗夜的微光。

  于是,我向大公爵提议在他私人的别墅里举办了宴会。
  大概是我刚刚告诉他的这个笑话让他的心情变好,他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的建议。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琥珀之梦


  凭着公爵的权势,他很快宴请了许多名门贵族。
  那个想要靠一个只会耍些小手段的飨灵一步登天的赌徒伯爵果然也不出意外地来了这里。

  当然,那个男人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毕竟他已经为此接近了那个佩尔子爵,还真是这个男人令人生厌的一贯作风。

  佩尔子爵本是赌徒伯爵的亲信,但他早因赌徒伯爵在牌局上一味的掠夺而心生不满。
  这时,一旦给予这样的人攀附更大权势的机会,他便会毫不犹豫地接下这被抛出的橄榄枝。
  不需要我多做任何事,赌徒伯爵所有的势力和旁支关系全都被那个一心想要得到公爵青睐的男人透露的一清二楚。

  黑夜铺叙着即将开幕的故事情节,我则流连于这夜色里仅存的温暖灯火之中。
  这次的晚宴本是为了结束这群贵族之间无聊的权力游戏。
  但对我而言,这会成为令人欣喜的初遇。
  还是……用「再会」来形容更贴切呢?

  「晚上好,公爵夫人。」
  佩尔子爵脱下自己的礼帽,和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一起向我致意。
  对于他的出现,并不会让我感到意外。

  「晚上好,佩尔子爵。」
  「您看上去永远都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尊贵的夫人。」

  「子爵也还是那么会说话。」
  这样的寒暄并没有任何价值,我向来是喜欢直奔主题的。
  「那么,子爵不为妾身介绍一下,旁边的这位先生吗?」

  「这位就是之前我向公爵大人提及过的维特先生,这次也是想来介绍给公爵大人的。」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名为威土忌的男人只是有些怔然地看着我,但很快他又像是有了什么答案似的,用笑意敛起了暗藏的恶意。

  「非常抱歉,公爵夫人,刚刚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阿库亚.维特,是一个普通的旅行商人。幸而得到了佩尔子爵的赏识,才能来到这里。」

  我没能从这张万年不变的笑脸上得到想要的反应,恍若他来此真的毫无目的。
  温和伪善的笑脸,得体优雅的举止,我初次亲眼目睹了夫人曾描述过无数次的那双血色眼瞳

  「哦?商人?妾身之前听公爵说你熟知医学药理,还以为会是个资历丰富的医生呢。」
  「医者行医不过也是收钱办事,而我以此为商又何尝不可呢?更何况并非所有医生都是救死扶伤,这一点我想公爵夫人一定比我更清楚才是。」

  啊,对了,还有那进退有度的试探……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这个男人果然是我最讨厌的类型。

  「公爵夫人您尽可放心,维特先生一定不会让公爵大人失望的。」
  像是为了缓和氛围,佩尔子爵连忙附和道。

  「维特先生这句话倒是很有意思。」
  我随手从来往的侍者的盘中拿了一杯鸡尾酒。这是夫人最喜欢的酒,因此即便准备有些麻烦,也还是把这当做公爵宴会的传统保留了下来。

  「公、公爵夫人……」
  我用眼神暗示着让这个不知死活的愚民闭嘴。
  「虽然妾身还想和维特先生多聊一会儿,可子爵你看上去很疲惫了,不如去会客厅稍作休息。妾身想,等宴会结束后公爵会有好消息告诉你。」

  「既然如此的话,子爵大人,就请您在会客室好好休息吧,稍后我会来找您的。」
  「呃……是啊,那我就不打扰夫人您了……看来对于威士忌而言,佩尔子爵的价值也不过如此而已。」

  等子爵离开,像是为了迎合我,威士忌也拿起了一杯与我手中相同的鸡尾酒。
  「『琥珀之梦』吗?」
  他轻轻地摇晃着酒杯,却没有想要品尝的意思。
  「在这样的宴会里可并不多见呢……」

  「这是公爵特地为妾身准备的。」

  「是因为这美丽的琥珀色吗?但在变成『琥珀之梦』前,它本是有着绚丽色彩的『宝石』。」
  他像是鉴宝师一般小心地看着手里的酒。

  「味美思酒象征着红宝石,查尔特勒酒象征着绿宝石,而杜松子酒则象征着钻石,在我看来,将这些酒依次分层而成的彩虹酒『宝石』会更适合夫人您呢?」

  「除了医学,维特先生竟对酒也有所了解,这可真让妾身意外。很多人都会把『琥珀之梦』和『宝石』当做是同一种酒。」
  「呵,毕竟『琥珀』和『宝石』的色泽光彩完全不一样啊。」
  「那妾身倒是好奇,维特先生喜欢的,是『宝石』还是『琥珀』呢?」
  「对商人而言,只要是有价值的商品,都是值得所爱的。」

  「还真是个狡猾的说法啊,维特先生。」
  「那夫人您又想把什么留住呢?」
  「曾经有位故人和妾身说过,她喜欢留在琥珀中的时间,无论是记忆还是生命都永不会被侵蚀。」
  「看来您的故友有什么值得保存的回忆?」
  「是啊,维特先生很感兴趣吗?」

  若是此刻威士忌肯承认的话,说不定我会一时兴起地和他聊一些陈年往事。
  只可惜,他是个把谎话当做家常便饭的糟糕男人。

  「我只在意能带来利益的东西,那些记忆若是能提升商品价值的历史自然是好,不然即便得到了永恒,也只是将死亡的瞬间保留下来,如同夫人您的故友想将那些虚幻的回忆留在这酒中一样,空无一物,毫无意义。」

  威土忌喝下了那杯酒,对着我举起了那空空如也的酒杯,露出了没有任何瑕疵的「笑容」。

回旋圆舞曲


  「维特先生意外地会下这种断言啊。妾身本以为你会是更审时度势的人。」

  「那夫人多虑了,我只是个商人,察言观色也是从商的本能。」
  威士忌说着,眼神飘向了另一侧,随后又恭敬地对我说道。
  「就像现在,在我打扰了夫人的这段时间里,周围已经有很多贵族等着与夫人共舞了呢。」

  我扫了眼周围,那些我早已熟知的贵族就这么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所在的这个角落。
  而这其中,有不少是有求于我的「顾客」。

  这只是个在这些贵族肮脏交易里渐渐被默认的不成文的规矩。
  在舞会中,我给与那些贵族他们想要的对手的情报,而他们则必须向我献上对应价值的金钱和珍宝。
  这是我在夫人死后,以这个「嗜血蝶」的称号找到的不错的乐子。
  只是今夜我可没有心思倾听他们的「请求」。



  「既然如此,那就请维特先生替我解决这些麻烦吧。」
  「难道这些王公贵族的邀请对夫人而言不重要吗?」
  「妾身的事从不让人做主。这样吧,妾身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而你也做好你自己的事。」

  「既然是夫人您的提议,我想这应该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威土忌向我伸出了手,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那么,这次就真的让我带您离开吧,莉莉娅,夫人。」

  居然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个名字,是想对我暗示什么吗?

  「真是令人安心呢,维特先生。」
  我没有犹豫地接下了他这如同「战书」一般的邀请。
  是想看到我不自在的表情吗?
  呵,真是可爱的心思。

  明亮的灯光下,舞动的身影在不停摇曳。
  这回旋的圆舞曲,是我和他都心知肚明的逢场作戏。

  「没想到维特先生连华尔兹也跳得这么好。」
  「能得到夫人您的夸奖,万分荣幸。只是在以前偶然经过的其他王国里学会的而已。」
  说着这句话的威土忌并没有看着我,他一边踌躇一边观望寻找合适的落脚点。

  只是人群拥挤,想在这里不被察觉地很快脱身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看来想离开并非易事呢,公爵夫人。」
  「这次不叫妾身莉莉娅夫人了吗?」
  「你其实并不是莉莉娅,不是吗?刚刚我叫这个名字时,你虽然看起来泰然自若,但其实还是迟疑了吧。」
  威土忌的笑容渐渐有了真实的冰冷感,就连周遭的氛围都变得有些沉重。

  「那你觉得妾身不是莉莉娅,会是谁呢?」
  这种心理诱导对我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夫人,虚假的东西即便是藏在琥珀中也只是个没有价值的仿冒品,这种低级错误,对于商人而言可是大忌。」

  「那么维特先生如果遇到了已经没有了真品的仿冒品,会怎么做呢?」
  「作为商人自然是诚信为本,只要是仿冒品我一定会亲手消除掉的。」
  「哈哈哈哈,维特先生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我不由得大笑。
  真的是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矛盾的言论了。
  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虚假的名,虚假的姓,虚假的笑容,虚假的言语,一切都是谎言。

  「明明只剩下谎言了啊……对于你的莉莉娅也是用着这样的表情说着这些话的吗?如果能接受你这种谎话的话,看来真的是个纯真的孩子啊~也对,纯洁无瑕的白纸才有染黑的价值啊,不是吗,威士忌?」

  血红色的瞳孔倏然一紧,然后连同凝重的空气一起向我逐渐靠近。
  「呵呵……你可真是天才啊夫人,居然能用这张脸说出让我想要杀死你的话来。」
  威士忌凑到我的耳边,满带着冰冷的笑意,用近乎威胁的口吻对我说着戏谑的话语。
  「这种话,但愿不会再听到第二次了。」
  
  「多谢你的称赞,维特先生。」
  但这对我而言则是一种愉悦。
  我没有将这个对我「恶语相向」的人推开,而是同样在他耳边低语道。
  「可你其实是希望莉莉娅她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的吧,不然你用这般厌恶的眼神看着妾身。」
  没有什么比让这个男人撕下伪善的面具更有趣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倾诉心意,这样的话可是会让我误会的,公爵夫人。」
  「呵呵~那倒是妾身失礼了。」
  我和他恢复到了原先的距离。
  「说起来,妾身的故人之前一直都很喜欢读一本童话,是一个关于无名怪物的故事。不知道四处游历的维特先生有没有听说过呢?」

  「真是不巧,我从不读那些。世间的童话大多是人类为了掩藏什么而编造出来的。」
  说着这句话的他脸上终于出现了难得的嘲讽和不屑,但很快又消失无踪。
  随后他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说道。
  「童话是无法救赎任何人的。」

  说完这句话,威士忌停下了舞步,松开了手。他缓缓地向我礼貌致意。
  「那么,答应夫人的我已经做到了。那么夫人您……」
  「你可以向妾身提出一个问题,妾身会告诉你想要的答案。」

  「我找的那个人在哪里?」
  「怪物已经消失了,不是被王子或是骑士所杀,她就在妾身面前死去了。」
  听完这句话的威士忌笑意加深,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
  「那可真是令人悲伤的消息。那么请将我的小小心意带到她的墓前吧。」
  像是魔术师一般,威士忌从袖口变出了一簇小小的白色花朵,落在了地面。
   「那么,公爵夫人,请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相遇吧。」
  说完,他便向我行礼离开了,只留下了那一地的香芹花。

  香芹么……
  胜利,喜悦还有……死亡。
  呵,果然是个恶劣的男人啊。

  黑暗中飞舞着绯色的蝶,轻轻地落到了我的指尖。
  随后它便随着威土忌离去的方向,消失于夜色之中。

  仔细想来,真的是很可笑。
  起初,我只是对于那个故事中活在深渊的黑蛇和如同玩笑一般的双生子的命运感兴趣,但不知何时起,我却也渐渐被那朵一直注视着深渊的纯白之花吸引。

  那朵花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样子,才能让他如此肆无忌惮地做这么多事?
  无论是复仇,还是执念,我都很好奇他和她能走到哪一步。

  虽然这个故事失去了女主角,但是不用担心,我的夫人。
  我会替你记下的,直到故事迎来终章的那一天。

  我很期待哦,威士忌。

水果挞


  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没有名字的怪物。
  它有着狮子的头,山羊的身体和蟒蛇的尾巴。
  它会喷出绯红的火焰燃尽它所走过的所有地方,因此它所到之处一片荒芜。

  在一个小小的王国里,有着一个没有名字的少女。
  她被锁在一个小小的阁楼上,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她有个美丽的姐姐,和她有着相同的容貌,却有着她没有的笑容。

  假如她也有健康的身体,也有父母的疼爱,也有众人的祝福,一定就可以像姐姐那样笑着 的吧。
  少女如此想到。
  她每天都在囚禁自己的小小阁楼里祈愿,希望忙碌的神可以听到自己的祷告。

  那时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为何总会生病,也不觉得自己半褐半白的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穿上衣服的她,和那些来往于阁楼的土兵和仆人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没有人愿意靠近自己,就连口口声声对自己诉说爱意的父母,也总是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很快,连这座阁楼都被人遗忘了。唯一接受了她的人只有她的医生。
  医生告诉她,国王是为了保护体弱多病的她才将她安置在这里。
  随后医生又向她许诺一定会治好她 ,让她走出这座阁楼。
  对此,她深信不疑。

  后来,又一个人来到了这座阁楼。
  看着那个与自己近乎相同的容貌,少女便明白那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姐姐。
  姐姐一进门就紧紧地抱住了她,不断地向她道歉,说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她这个妹妹的存在。
  她看着姐姐泪眼婆娑的面容,像是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不知为何,国王没有将自己的存在公布于众的事实并没有让少女受到太大的打击。
  只是那时她才确切地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是不被需要的存在。
  像是为了提醒她那般,温柔善良的姐姐每次来看望少女时,都会将国王赠与自己的礼物送给少女。
  可对少女而言,这些只是她的姐姐不再需要的废弃品。
  日子渐渐过去,小小的阁楼便堆满了那些本不属于少女的礼物。
  而这些在少女眼中,却成了仿佛是在嘲笑她一无所有的存在。
  但是没关系,她告诉自己,还有医生这个值得信赖的依靠。

  少女的姐姐总会在排满的日程里挤出时间陪少女说话,给少女诵读各种故事。
  故事里的人们,即使遇到了可怕的魔女或是怪物,最后都能等来拯救他们的人。
  少女认为,医生便是这样的存在。

  她向医生寻求答案,自己能否也能等来这样的结局?
  医生告诉她,当然可以,只要她能够离开这座国王以「守护」为名为她建立的樊笼。

  然后,少女欺骗了她的姐姐,她在自己姐姐的茶水中投入了从医生那得来的镇定剂。
  少女换上了本不属于她的衣服,将她的姐姐留在了那里。
  那天,没有名字的少女得到了自己姐姐的名字
  ——莉莉娅
  她第一次凭着自己的意志离开了那座阁楼,而她所信任的医生正在外面等着她。

  「医生,我成功……」
  少女高兴地奔向医生,想得到他的夸赞。
  「嘘——作为王储,您现在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才好。」
  医生打断了少女的话,自然地将她代入成了这个王国的王储。
  「那么,欢迎回来,莉莉娅殿下。」

  也是在那一天,获得了新生的少女见到了那个在医生身后笑得温文尔雅的男人。

  「威士忌,你之后就替我照顾阁楼上那位惹人怜爱的公主吧。」
  「是,御侍。」
  含笑的眸看不到一丝温度,却带着摄人心魄的空虚,只一眼便会让人陷入了那瞳孔深藏的血色深渊。

  「医生,他是你的朋友吗?」
  少女问道。

  「是啊,很善解人意的朋友呢。」
  医生笑着说道,便将少女带离了那里。
  少女没有停止离开的脚步,却不由地回头看向了这个名叫威士忌的男人。



  从那时起,很多事情就开始悄然改变了。国王突然病逝,王后也很快追随而去。
  准备登位的新王储开始命令工匠将整个宫殿全部翻新了一遍。
  繁复雕琢的壁画,奢华昂贵的家具,就连平时用来喝下午茶的骨瓷杯都镶上了金边。

  明明自己挚爱的亲人刚刚逝世,却无法感受到她分毫的悲伤。
  再加上王储继位后不同以往的蛮横专政,一时之间整个王国流言四起。

  没有人知道这个新王所做的那些决定全都出自于她最信任的「医生」之手。
  就连少女自己都不知道,国王王后的突然离世也同样是拜他所赐。

  王城里的生活平静而又美好,少女每天都会在时钟敲响四下时,坐在王城的花园里一手捧着故事书,一手拿着茶杯喝着下午茶。
  偶尔她会愣愣地望着那个不远处高高的塔楼,然后嗤笑起来。

  她不知道外面民众的疾苦百态,也不知道渐渐聚集起来的人们的怒意已经逼向了王城门口。

  直到她被医生从美梦中唤醒带出了王宫,直到她开始明白医生慌乱地拉走她时对她说的兵临城下是怎样硝烟弥漫的场景,她才意识到那些在王城外的人想要杀死的是自己这个事实。

  少女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名字变成了人人诛之的「魔女」的象征,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新的称号——「嗜血蝶」。

  惊魂未定的她很快就和医生一起被威土忌带出了王城,但那时的她并没有过于震惊。
  从前她的身边也只有医生一人,就算全世界都想要杀死自己也没关系,只要医生在就好。
  方才在居所安定下来的少女如此想着。
  因为即便是这样的情况,医生也没有抛下她,这样就足够了。

  「呵呵……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么?」
  刚刚出门回来的威士忌如同听见了少女的心声一般,笑着问道。

  「你是什么意思?」
  少女看着他漾着笑意的瞳孔依旧没有任何温度,却对她有着意外的吸引力。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能那么想他会很高兴的吧。」
  第一次,少女在那双眼瞳里看到了一丝虚无的情绪,像是悲伤,又像是憎恨,更像是讥笑。



  长途跋涉的逃亡旅途一直不曾停歇。

  好不容易他们才找到了一家可以为他们提供住处的有钱人家,但本身体弱的少女这时却又开始出现以前的病兆。

  高烧不退的少女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本想去找医生的她却在门外听到了医生和威士忌的对话。

  「真是的,本来以为有着这种身体的纯正贵族卖到那些有着奇怪嗜好的暴发户手里还能得到个好价钱呢。」
  「呵呵……御侍,你之前不是为了让她作为自己的实验体才把她带在身边的吗?」
  「反正留在那个王国也是死,到了那些买主手里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我这么尽心尽力地救治她,难道连些实验都做不了吗?要是不做那些实验,她也活不到现在!可现在买主没找到,反而成了累赘……」

  少女无法相信门的另一侧,说着这些残忍话语的医生竟然会变得如此陌生。
  眼泪止不住地流淌,因为高烧的缘故,她只能狠狠地咬着被捂住的双唇,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这次我可没有这么多功夫去理她了。」
  啊,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是愿意留在自己身边的。
  当少女以为自己会这样被抛下时,另一个声音却幽幽地响起。

  「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吧。」
  「你? 」
  「是啊,我最近整理了御侍的那些研究记录,把他们稍稍付诸实践后,似乎有了些成果。」 
  「果然还是你最懂我心思的啊。」

  那个声音没有继续回答,只是淡淡地笑着,那笑声却震得少女心惊。
  威士忌知道那时候门外不断颤抖着的小小身躯,也知道她落荒而逃时的狼狈不堪。

  于是,在他推开少女的房门时,他的声音难得地有了暖意。
  「现在才开始害怕吗?」

  少女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甚至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想逃离这里吗?」
  威士忌的笑容又更深了一些,如那让人屏息凝神的幽深黑暗,无法移开视线。
而在下一瞬间那股窒息感却又全都消失无踪了。
  「我可以帮你的。」

  「真……真的吗?」
  一直不退的高温和遍布全身的恐惧使得她的言语都开始混杂着颤音。
  少女无法完全相信眼前这个人的话,不,是她不敢相信,可那却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

  「当然,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然后我会安排你离开这里。」
  「医生不会同意……」
  「那是在他还有能力阻止你的情况下……不是吗? 」
  威士忌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

  「我,会杀了……医生吗?」
  …………

  一周后,在那个曾经安宁的小镇上有着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镇上的富豪一家四口全部被杀,此外还有一个偶然在富豪家中做客的中年男子也不幸被害。
  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惨案据目击者所说是一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女孩所为。

  整个小镇都贴满了目击者描述的那个女孩的画像,染血的美丽脸庞却露着异常疯狂的笑容。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是个没有名字的怪物啊。」
  这是少女在杀死那个她曾深信不疑地爱着的人之前,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说的没错,医生。
  少女最终承认了这一切,并成为了真正的「怪物」。



  某日下午,时钟馆花园内。

  「这个故事就讲到这里了,水果挞你觉得有趣吗?」
  和水果挞有着同样面容的女人一边优雅地喝着下午茶,一边拿着书对水果挞如此说道。

  「虽然和夫人您之前的故事不太一样,倒是足以拿来度过这段下午茶的时间。」
  水果挞说着,轻轻地抿了一口她手中的红茶。
  「那么,蝶差不多也该回来了,等午茶时间结束,妾身会告诉你关于那个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