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彼利埃

来自碧蓝航线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巫马白
有人比我更懂学习
丩卩夂忄
智代智代
-虽来-
尼克妮可妮
巴别塔的恶灵本灵
勤劳小矿工
碧蓝航线蒙彼利埃图鉴数据由碧蓝海事局成员、众热心网友、玩家自游戏中收集整理,考究部分由海事局考究组编写,欢迎指正、讨论、探究,如有问题请在评论区指出,或直接联系页面贡献者。登陆后可使用自助查询功能查看各阶段属性,可以上传对应立绘、弹幕图,修正数据,补充舰娘配装、评价、备注。我们鼓励大家一起参与到碧蓝航线WIKI的完善中来,但是一些无意义、不妥、恶意的修改则会被回退、乃至封禁。如发现错误,在确认核实后可编辑修改,或留言反馈。感谢您对WIKI的支持!
指挥官大人~欢迎来到碧蓝航线WIKI,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碧蓝航线WIKI 碧蓝海事局”直达本WIKI!如果是第一次来访的话,按“Ctrl+D”可以收藏WIKI随时查看更新哦~如果觉得WIKI好玩的话,记得安利给更多人哟ヾ(o◕∀◕)ノ。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3号舰 蒙彼利埃 USS Montpelier モントピリア
蒙彼利埃头像.jpg 编号 NO.329 类型 轻巡轻巡
稀有度 ★★★☆☆☆
超稀有
阵营 白鹰白鹰
建造时间 01:25:00
普通掉落点
活动掉落点
营养价值 炮击13 雷击0 航空0 装填13
退役收益 金币6 燃油3 勋章10
强化所需经验 炮击 31*25=775
雷击 0*0=0
航空 0*0=0
装填 53*20=1060
舰队科技+
科技点 属性加成
获得
科技点.png + 12
合计
54
轻巡 防空+1
满星
科技点.png + 24
-
Lv.120
科技点.png + 18
轻巡 炮击+1
性能
耐久耐久 B
防空防空 B
机动机动 B
航空航空 E
雷击雷击 E
炮击炮击 B
初始属性/120级满破满强化 好感度属性
耐久 760→4361 装甲 轻型 装填 71→193
炮击 31→170 雷击 0→0 机动 30→92
防空 63→333 航空 0→0 消耗 3→11
反潜 25→104
幸运 72
航速 32
碧蓝海事局 蒙彼利埃 详细数据
无法改造
等级 100 强化  突破 3 好感度
综合性能:(不含舰队科技)
耐久


装填
炮击 雷击 机动
防空 航空 消耗
反潜
幸运
航速
突破升星效果
一阶 获得全弹发射I/主炮效率提高5%
二阶 主炮底座+1/主炮效率提高10%
三阶 全弹发射弹幕升级/主炮效率提高15%
槽位/装备类型/武器效率初始/满破/武器数满破/预装填数满破
装备类型 效率 武器数 预装填数
1 轻巡炮 100%/130% 2 2
2 驱逐炮 75%/75% 1 1
3 防空炮 120%/120% 1 0
4 设备 - - -
5 设备 - - -
水面舰艇鱼雷底座+1与航母机库+1并不增加武器数
初始装备
1 三联装152mm主炮T1
2 -
3 四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T1
装备说明
技能炮击、命中、减伤、防空;友军增益、自身增益

Skillicon 所罗门的传说.png
所罗门的传说

每20秒,有30.0%(60.0%)的概率发动,我方巡洋舰炮击、命中提升10.0%(25.0%),受到攻击时,受到伤害降低5.0%(15.0%),持续8秒

Skillicon 防空模式.png
防空模式

防空炮开火时有25%概率触发,自身防空提高20.0%(40.0%)但炮击降低40.0%(20.0%),持续3秒

Skillicon 全弹发射-轻巡.png
全弹发射I(II)

主炮每进行15(10)次攻击,触发全弹发射-克利夫兰级I(II)

Skillicon .png

前排弹幕或后排专属弹幕
蒙彼利埃弹幕.gif
立绘
  • 通常
  • 换装
  • 改造
  • 誓约
蒙彼利埃立绘.jpg
蒙彼利埃换装.jpg
请上传文件『蒙彼利埃改造.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请上传文件『蒙彼利埃誓约.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角色信息
实装 2018年03月21日
身份 海上骑士三叔
性格 认真、傲娇
关键词 萌比
持有物 手套
发色
瞳色
萌点 妹妹、姐控、兽耳这根本不是白鹰飞机耳、短裤、膝上袜(黑丝)
CV
高桥李依
画师
幻象黑兔+
微博 幻象黑兔
推特 幻像黒兎
PIXIV 幻像黒兎
评价
蒙彼利埃,克利夫兰级的3号舰,人称三叔。综合素质优秀,各项数据均稍高,攻、辅、防兼备,泛用性很强。萌新入手即可主练,强度放心。

最大的优点是均衡,但是缺点也是如此。防空能力不差,但是也并不出彩;生存棒,但担当主坦还是差了一些;输出均衡,相应的缺少爆发;拥有辅助能力,但是buff常被高估。
属于强化型克利夫兰级,该级轻巡整体强度上差异不大,其中蒙彼利埃的实力,和伯明翰、克利夫兰的特化能力,价值稍高。


属性指标略高于紫克级。道中坦定位来说有不错的竞争力,主要因为生存足够胜任(双奶阵容里定位十分清晰),也有不错的清杂功能,及中上防空,而双向拐提供一定辅助。当然在进阶玩法里无发挥。(海事局虽来
编辑评价
备注
世界上很多处叫蒙彼利埃的城市,三叔的名称来源于美国佛蒙特州首府——蒙彼利埃市。(神话Echo丶)

编辑配装推荐

未填写推荐人将不会展示。配装仅代表推荐人观点,查看时请自我斟酌。更多请参考“装备分析”,如果没有以下装备可查阅“下位替代”。


推荐配装1 试作型三联装152mm主炮T0.jpg试作型三联装152mm主炮T0试作型三联装152mm高平两用炮Mk17T0.jpg试作型三联装152mm高平两用炮Mk17T0138.6mm单装炮Mle1929T3.jpg138.6mm单装炮Mle1929T3双联装113mm高射炮T3.jpg双联装113mm高射炮T3维修工具T3.jpg维修工具T3防鱼雷隔舱T3.jpg防鱼雷隔舱T3灭火器T3.jpg灭火器T3 推荐人 海事局 炮姐 2020年2月10日 (一) 15:59 (CST)
推荐理由 顶配的三叔可以说是轻巡里的综合能力标杆,没有短板,主炮副炮下位可用双联装TbtsKC36式150mm主炮T3.jpg克爹炮双联装127mm高平两用炮MK12T3.jpg金高平,防空炮金即可,设备已生存为主,毕竟轻巡没啥优秀输出设备。

推荐配装2 试作型三联装152mm主炮T0.jpg试作型三联装152mm主炮T0138.6mm单装炮Mle1929T3.jpg138.6mm单装炮Mle1929T3维修工具T3.jpg维修工具T3防鱼雷隔舱T3.jpg防鱼雷隔舱T3链式装弹机T3.jpg链式装弹机T3SG雷达T3.jpgSG雷达T3 推荐人 虽来
推荐理由 PVE顶尖万金油前排。设备请在生存与输出间摇摆。武器的下位替代为:skc150,高平或紫空想炮。
台词展开/折叠
登陆界面

碧蓝航线!

舰船型号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蒙彼利埃,舷号CL-57

自我介绍

你知道吗?我们克利夫兰级是大战中白鹰最出色的轻巡,所以你要对大姐头更加尊敬一点才行。至于我,伦内尔,皇后湾,还有些其他作战,也算是参加过一些战斗吧

获取台词

指挥官吗?看起来…不是那么可靠啊…不过既然大姐头也在这里…没办法,蒙彼利埃、报道,不用请多指教也没关系

登录台词

你回来了?那我出去透透气,好闷

查看详情

大姐—原来是指挥官啊,有什么事吗?

主界面

怎么才能变得像大姐头那样呢……笑容?……似乎,不太行

我不太习惯和同级姐妹之外的人相处,至于指挥官你……唔,我会加油的

指挥官,我有点好奇,大姐头当秘书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触摸台词

……?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不要叫我

特殊触摸

忍耐,我要忍耐…这一定是在考验我对大姐头的信任…

任务提醒

指挥官,任务来了,时间就是金钱,赶快完成吧

任务完成

奖励吗……好吧,这也是职责的一部分,我去拿吧

邮件提醒

你的信,我放那了

回港台词

辛苦了,不休息会儿吗?

好感度-失望

大姐头果然看走眼了吗……

好感度-陌生

虽然还不理解大姐头为什么会选择你,不过我还是相信大姐头的眼光的

好感度-友好

大姐头又厉害又酷,而且总是笑的很帅,就好像没有什么能打倒她一样,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变成她那样

好感度-喜欢

说起来,指挥这种工作,我以前一直以为就是趾高气扬地在那发号施令的家伙……实际看过之后才知道,当指挥官也很辛苦呢

好感度-爱

倒也不是说大姐头的话我什么都会听,只是大姐头总是对的……比如我现在已经理解了,她选择的指挥官有多么优秀

誓约台词

大姐头说了,这种大事必须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所以我现在站在了这里,指挥官你呢?

委托完成

委托完成了,不去接一下她们吗?

强化成功

这样就离大姐头更近一点了…

旗舰开战

海上骑士,出击!

胜利台词

胜利的感觉…还不坏

失败台词

对不起…大姐头…丢了海上骑士的脸…

技能台词

碍眼,消失吧

血量告急

大姐头说了,不能放弃!

彩蛋台词

克利夫兰…不能给大姐头丢人!


皮肤描述

这就是重樱风格的新年服饰吗,如果大姐头也能喜欢的话…嗯?指挥官你在啊…姑且说一声新年快乐吧

查看详情

重樱的新年,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主界面

这件衣服,袖子又长又重,裙子也不利于行动…重樱的人们都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要是大姐头也穿上这样的衣服…唔,果然还是有点难以想象啊……

新年的愿望…?希望明年能够更加接近大姐头一些吧——

触摸台词

……想看我穿这件衣服跳舞?指挥官还是这么异想天开呢

特殊触摸

大家都在准备新年的时候,指挥官的脑子里就在想这些事吗?

好感度-爱

新年和指挥官一起度过…似乎也不赖。…还是想看我跳舞?唔…虽然有些生疏,不过…好吧,就当给大姐头表演之前的练习了。

更新日志

  • 4月12日平衡性调整
    • 副炮武器效率提升至75%
    • 【所罗门的传说】技能调整
      • 调整前(lv.10):每20秒,有60.0%的概率发动,我方巡洋舰的受到的伤害降低15.0%,炮击、命中提升15.0%,持续8秒
      • 调整后(lv.10):每20秒,有60.0%的概率发动,我方巡洋舰炮击、命中提升25.0%,受到攻击时,受到伤害降低15.0%,持续8秒

舰娘相关

克利夫兰级级轻型巡洋舰

克利夫兰号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Cleveland-class cruiser)是美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的一款轻巡洋舰。同级舰27艘,是有史以来建造数量最多的一级巡洋舰(与提康德罗加级数量相同)。原计划建造52艘,3艘因为战事结束取消,9艘被改建为独立级轻型航母,13艘按照新的法戈级轻巡洋舰建造(其中只完成2艘,其余取消)。
【设计】
  本级是裁军条约废除后美国海军最早计划建造新一代轻巡洋舰,它的设计完全摆脱了各类海军军备条约的限制。鉴于在欧洲战区的实战经验,该级在设计时希望与已有巡洋舰相比要增大航程增强防空火力更好的鱼雷防护,以提高战舰的整体战斗力。
  该级以布鲁克林级后期型(圣路易斯级)为基础进行设计。舰体增宽1.5m,长度增加0.5m,标准排水量则上升到近12000吨,与许多重巡洋舰吨位相当甚至超过了她们。
  根据30年代对舰队防空火力的实验,美国人发现高炮在没有弹道计算机与火控系统辅助时效率极其低下,因此要求所有大于20mm的高炮必须连接到火控系统,而此时克利夫兰级的设计已经是十分紧凑了,增加宽度的提案又不被接受,设计人员只得撤除1座三联装152mm主炮以留出空间和吨位来扩大舰桥以安装火控系统、雷达等其他电子设备。不过,尽管如此,在新的火控系统支援下,舰炮综合性能反而有所提升。
  然而上层防空武器的不断增加导致了较为严重的复原性问题,为了减重,部分克利夫兰级拆除了舰艉的1座弹射器,以及A炮塔的测距仪。此外,每增加一件新的设备都必须仔细权衡要拆除的设备。实际上,上层重量的问题早在最初一批建造时就已经发现,但战争的爆发让美国不得不不顾缺陷大批量建造,直到后期重新设计后的批次即法戈级才解决了这一问题,但等到她们服役已经是二战结束后的事了。
【服役动态】
  克利夫兰级在二战中主要服役于太平洋舰队,尤其是快速航母特遣舰队,还有一些服役于驻扎在欧、非海岸的大西洋舰队。这些舰艇虽然在大量的任务中受损,但没有一艘在战争中被击沉。这充分证明了其优秀的生存性,因此她们也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克利夫兰
  所有战争期间服役的克利夫兰级在1950年前全部退役,因此她们也没有参与朝鲜战争,因为它的大小几乎比巴尔的摩级一样大,美国海军选择使用更先进的舰艇,而不是让克利夫兰重新服役——除了曼彻斯特号,该舰是27艘克利夫兰级中最迟开工、最迟下水、最迟服役的一艘,直到1946年才服役,因其舰况良好参与了朝鲜战争,该舰于1956年才退役。

小石城与“水牛城”之夜

【导弹时代】
  克利夫兰级中有6艘被改造成导弹巡洋舰,她们于1958~1960年陆续重新服役,并一直服役到1970年代,包括加尔维斯顿级(CLG-3~5)和普罗维登斯级(CLG-6~8)。
  这些克利夫兰级由于额外的雷达设备和顶部的重量,尤其是在RIM-8上,使它有着比原本的设计更大的稳定性问题。这个问题是在加尔维斯顿级最为严重,导致俄克拉荷马城号和小石城号必须有大量的镇流器和内部重排,才得以让她们持续服役到70年代。最后一艘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俄克拉荷马城号于1979年12月退役。
  她们与由巴尔的摩级、俄勒冈城级改装而来的导弹巡洋舰一起成为了导弹时代的先驱。
【现状】
  时至今日,只剩下一艘克利夫兰级还存在世界上:被改装成导弹巡洋舰的小石城号(USS Little Rock,CL-92/CLG-4),它现在与弗莱彻级的沙利文兄弟号驱逐舰(USS The Sullivans,DD-537)和猫鲨级黄花鱼号潜艇(USS Croaker,SS-246)一起在纽约州的布法罗(Buffalo)中,位于尼亚加拉河畔的布法罗伊利郡海军军事公园作为一艘博物馆舰展示。
  【小石城位于布法罗的城中,属于地标性景点,是与尼加拉瓜大瀑布、Buffalo Wings齐名的“城市名片”——如想登舰参观,请事先查好官网的开放时间】

克利夫兰级的27舰——海上骑士团成员名单 (令尊与26位叔伯)展开/折叠
序列 舰名(英语) 舰名(中译) 取名来源 舷号 服役/再服役时间 退役时间 最终命运
首舰 USS Cleveland 克利夫兰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 CL-55 1942.6.15 1947.2.7 1960.2.18拆解
2号舰 USS Columbia 哥伦比亚 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 CL-56 1942.7.29. 1946.11.30 1959.2.18拆解
3号舰 USS Montpelier 蒙彼利埃 佛蒙特州,蒙彼利埃 CL-57 1942.9.9 1947.1.24 1960.1.22拆解
4号舰 USS Denver 丹佛 科罗拉多州,丹佛 CL-58 1942.10.15 1947.2.7 1960.2.4拆解
5号舰 USS Santa Fe 圣菲 新墨西哥州,圣菲 CL-60 1942.11.24 1946.10.29 1959.11.9拆解
6号舰 USS Birmingham 伯明翰 阿拉巴马州,伯明翰 CL-62 1943.1.29 1947.1.2 1959.11.12拆解
7号舰 USS Mobile 莫比尔 阿拉巴马州,莫比尔 CL-63 1943.3.24 1947.5.9 1959.12.16拆解
8号舰 USS Vincennes 文森斯(II) 印第安纳州,文森斯 CL-64 1944.1.21 1946.9.10 1969.10.28作为导弹试验靶舰击沉
9号舰 USS Pasadena 帕萨迪纳 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 CL-65 1944.6.8 1950.1.12 1972.7.5拆解
10号舰 USS Springfield 斯普林菲尔德(春田) 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 CL-66 1944.9.9 1949.9.30 封存改装,普罗维登斯级导巡(见下行)
CLG-7 1960.7.2 1974.5.15 1980.3.11拆解
11号舰 USS Topeka 托皮卡 堪萨斯州,托皮卡 CL-67 1944.12.23 1949.6.18 封存改装,普罗维登斯级导巡(见下行)
CLG-8 1960.3.26 1969.6.5 1975.3.20拆解
12号舰 USS Biloxi 比洛克西 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 CL-80 1943.8.31 1946.8.29 1962.3.5拆解
13号舰 USS Houston 休斯顿(II)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 CL-81 1943.12.20 1947.12.15 1961.6.1拆解
14号舰 USS Providence 普罗维登斯 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 CL-82 1945.5.15 1949.6.14 封存改装,普罗维登斯级导巡(见下行)
CLG-6 1959.9.17 1973.8.31 1980.7.15拆解
15号舰 USS Manchester 曼彻斯特 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 CL-83 1946.10.29 1956.6.27 1961.10.31拆解
16号舰 USS Vicksburg 维克斯堡 密西西比州,维克斯堡 CL-86 1944.6.12 1947.6.30 1964.8.25拆解
17号舰 USS Duluth 杜鲁斯 明尼苏达州,杜鲁斯 CL-87 1944.9.18 1949.6.25 1960.11.4拆解
18号舰 USS Miami 迈阿密 弗罗里达州,迈阿密 CL-89 1943.12.28 1947.6.30 1962.7.20拆解
19号舰 USS Astoria 阿斯托利亚(II) 俄勒冈州,阿斯托利亚 CL-90 1944.5.17 1949.7.1 1971.1.12拆解
20号舰 USS Oklahoma City 俄克拉荷马城 俄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城 CL-91 1944.12.22 1947.6.30 封存改装,加尔维斯顿级导巡(见下行)
CLG-5 1960.9.7 1979.12.15 1999.3.25作为演习靶舰被击沉
21号舰 USS Little Rock 小石城 阿肯色州,小石城 CL-92 1945.6.17 1949.6.24 封存改装,加尔维斯顿级导巡(见下行)
CLG-4 1960.6.3 1976.11.22 1977.6.1永久停泊纽约州布法罗,博物馆舰
22号舰 USS Galveston 加尔维斯顿 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 CL-93 (无) (无) 1946.6.24再舾装改加尔维斯顿级导巡(见下行)
CLG-3 1958.5.28 1970.5 1975.5.16拆解
23号舰 USS Amsterdam 阿姆斯特丹 纽约州,阿姆斯特丹 CL-101 1945.1.8 1947.6.30 1972.2.11拆解
24号舰 USS Portsmouth 朴茨茅斯 新罕布什尔州,朴茨茅斯 CL-102 1945.6.25 1949.6.15 1974.2.26拆解
25号舰 USS Wilkes-Barre 威尔克斯-巴里 宾夕法尼亚州,威尔克斯-巴里 CL-103 1944.7.1 1947.10.9 1972.5.13费城深水爆破试验,后为潜水圣地
26号舰 USS Atlanta 亚特兰大(II)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 CL-104 1944.12.3 1949.7.1 1970.10.1作高能空爆试验靶舰多次试验沉没
27号舰 USS Dayton 代顿 俄亥俄州,代顿 CL-105 1945.1.7 1949.3.1 1962.4.6拆解
  • (资料来自维基百科-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1]

原型舰简介

蒙彼利埃号轻巡洋舰

  蒙彼利埃号轻巡洋舰(USS Montpellier,CL-57)是美国海军的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舷号排序为3号舰。该舰命名来自美国佛蒙特州的首府蒙彼利埃,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二艘以蒙彼利埃命名的舰艇。蒙彼利埃于1940年12月2日在纽约造船厂(New York Shipbuilding Corp.)开工建造,1942年2月12日由蒙彼利埃市长夫人莱丝丽·赛耶·科里(Lesley Sayer Corry)主持入水仪式,并最终于1942年9月9日服役,并多次参与太平洋海战行动。
  1943年1月18日,从诺福克海军基地千里迢迢而来的蒙彼利埃刚一抵达努美阿,就被亚隆·斯坦顿·梅里尔少将(RAdm Aaron Stanton Merrill)一眼相中,出任了美国海军第12巡洋分队(Cruiser Division 12)的旗舰。适时,美日围绕瓜岛展开了一系列争夺战——1月25日,蒙彼利埃进驻瓦努阿图的埃法特(Efate),并以此作为母港,和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共同参与29日的伦内尔岛海空战(Battle of Rennell Island),以“芝加哥的沉没”与“日军全体撤出瓜岛”为这场战役画上了休止符。
  随后,蒙彼利埃掩护美军夺取瓜岛西北的拉塞尔群岛(Russell Islands),并炮击科隆班加拉岛上的日军机场,并在布莱凯特海峡遭遇战(Battle of Blackett Strait)中与克利夫兰丹佛及以沃勒为首的3艘驱逐舰无伤击沉村雨峰云。乘胜推进,蒙彼利埃在7月份直接封锁了以科隆班加拉为中心的新乔治亚岛(New Georgia)水域,掩护美军登陆清除日军据点。而在当蒙彼利埃从悉尼补给护送船队返回时,时间已经到了10月末。
  此时,蒙彼利埃与姊妹舰们已经可以在新乔治亚岛西北,布干维尔岛以南的肖特兰群岛“横着走”了——随后在11月1~2日便爆发了著名的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一战打消了日军试图对南太所罗门方向的反扑。战后,蒙彼利埃在次年随舰队越过布干维尔岛掩护美军进行环俾斯麦海群岛的登陆任务(格林群岛与埃米劳群岛),并转战中太平洋(特鲁克与塞班岛)加入TF 58,最终在炮击压制塞班岛的任务过程中被召集,参与马里亚纳群岛西面海域的菲律宾海海战。战后,蒙彼利埃再次返回马里亚纳炮击压制三岛,并在8月返回本土检修。
  11月25日,蒙彼利埃返回太平洋前线,入驻莱特湾巡航——此时她的对手变成了神风。在击落大多数飞机的同时,11月末蒙彼利埃也被一架飞机撞击受创,但很快半月后她便再次投入前线,顶着神风掩护美军沿菲律宾海岸线推进,夺下民都洛、仁牙因湾、巴丹半岛等地,并从巴拉望进入印尼。战争结束前夕,蒙彼利埃主要掩护扫雷舰在东南亚至中国东海水域执行反对舰水雷任务
  在二战结束后,蒙彼利埃在日本和歌山海岸下锚,帮助救助盟军战俘,部分船员甚至前去查看了广岛废墟。在掩护完美军登陆松山,蒙彼利埃从濑户内海启程返回美国本土。1946年7月1日,蒙彼利埃报道大西洋第16舰队,但和她的其他姊妹舰一样很快便退役了(1947年1月24日),之后封存在费城海军船坞,并未再有机会重新服役。1960年1月22日,蒙彼利埃出售拆解。
  二战期间,蒙彼利埃一共获得了13枚战争之星,并因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的出色表现而获得海军集体表彰(Navy Unit Commendation)

  • 性能数据
    • 排水量:11932 吨(标准);14358 吨(满载)
    • 长:185.95 米
    • 宽:20.22 米
    • 吃水:7.77 米
    • 动力:100000 匹
    • 装置:4 × 蒸汽锅炉;4 × 齿轮涡轮机;4 × 推进器
    • 航速:32.5 节
    • 航程:11000 海里/15 节
    • 编制:1255 人
    • 武器:4 × 三联装152mm主炮;6 × 双联装127mm高平两用炮MK12;4 × 四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4 × 双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17 × 单装20mm厄利孔机炮
    • 装甲:水线装甲带:3.25-5英寸(83-127毫米);甲板:2英寸(51毫米);舱壁:1英寸(30毫米);炮塔正面:6.5英寸(170毫米);炮塔顶部:3英寸(76毫米);炮塔侧面:3英寸(76毫米);炮塔后方:1.5英寸(38毫米);炮塔座:6英寸(150毫米);指挥塔:2.25-5英寸(57–127毫米)
    • 舰载机:4 × 水上飞机
    • 其它:2 × 船尾飞机弹射器
  • (资料来自维基百科)[2]

舰船历史

“第三骑士”展开/折叠
1940年3月23日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这个美国海军各部门的最新战术结晶之一,其第一批四艘建造的合同订单终于被位于美国新泽西州卡姆登(Camden)的纽约造船厂(New York Shipbuilding Corp.)拿下:首舰CL-55(克利夫兰)与次舰CL-56(哥伦比亚)将准备基本按照确定好的战前设计案进行建造。
对此,美国海军总委会(General Board of US Navy)尚有忧虑。随着欧洲战局发生变化,新军事技术不断改变战场形势,而这种战前老设计可以适应新战场吗?不管是磁性水雷,还是高空与俯冲轰炸的实际应用——尤其是后者对轻巡洋舰的舰顶防空防空火控自动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总委会的要求,美国海军建造修理局(BuC&R)显得相当固执:克利夫兰武装已非常紧凑,如想强化防空火力,那就要拆一些已有武装减重,比如那些看起来“有点多余”的5英寸双联装炮。同时他们还不忘补上一句:“既然已经下了订单就要少做改动。总委会应该知道这是海军部长的意见。”
听到可能拆掉5英寸炮,美国海军军械局(BuOrd)立即回应:双联装127mm高平两用炮MK12是军械局智慧与汗水结晶,不管在对舰还是防空得到了海军官兵的一致好评。如果要拆5英寸炮,那不如拆6英寸主炮,造亚特兰大级算了——5英寸与6英寸炮弹对舰毁伤效果并没有决定性差异,但后者比前者单枚重量大一倍。带着两种弹药在船上,不仅荷载大而且不便于管理。
1940年6月20日
就算是美国海军建造修理局(BuC&R)和美国海军工程局(BuEng)因丑闻合并改组,成立新的美国海军船政局(BuShip),总委会、各海军部门甚至各海军将领们依旧继续吵闹着克利夫兰级的建造和舾装问题(美国海军日常1/1):但也确定了不少关键争议,例如两种炮弹的弹药库与对应提弹机,锅炉室与轮机室设计,以及装甲甲板的配置。
1940年7月1日
克利夫兰级的首舰正式在纽约造船厂的船台开工建设,铺设龙骨。
纽约造船厂在建造前,还专门空出一天对美国海军船政局(BuShip)提出了他们龙骨和舰体建造的改进意见,试图应对克利夫兰级水面舰体复原性与平衡性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这个修长的舰船设计大胆地使用“内倾式舰体(tumblehome)”。这样偷偷把舰体增宽,略微加大吨位后,稳定性会一定程度增加,同时舰内空间也会拓展,而同时装甲带等定制均可以保持不变,甚至可以更换掉一些小型防空机枪以配置更高效的大口径防空机炮与弹药。
虽然事后证明,这个改进对处理复原性问题并没有太大帮助,但因为符合了总委会对防空的新需求,纽约造船厂又承诺绝不会延迟交付,各部门最终在一个月后(8月2日)批准了这项修改建议,应用到克利夫兰们的建造中。
1940年12月2日
自克利夫兰级首舰克利夫兰动工后的第5个月,同样的内倾式船型终于在第三个船台上动工
截止至目前为止的所有“争吵成果”逐步开始在这艘新生的克利夫兰上显现(没错,总委会和各部门还在扯皮)。虽然并不像次年建造的几位妹妹那样有显著提升,但“第三骑士”的武装较之初设克利夫兰和装备了SP飞控雷达的哥伦比亚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最直观的就是与自己的两位姐姐相比,数量明显增加的防空武器
——她叫蒙彼利埃(USS Montpelier),以花岗岩闻名的山城
蒙彼利埃即将入水
1942年2月12日
蒙彼利埃建成入水。入水仪式由蒙彼利埃市的市长夫人,莱丝丽·赛耶·科里女士(Mrs. Lesley Sayer Corry)主持。
——此刻,东南亚战场上日军如水银泻地,势不可挡:新加坡即将沦陷,而泰国对英美宣战后,英军最终被迫撤出马来亚拉包尔港也在半月前被日军占领,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间成为日海军面向所罗门群岛最坚实的前线母港与军事重地
太平洋战场上,刚刚经历珍珠港惨痛事变的美国海军全面处于战略被动,急需新生力量抵御日海军的下一轮进攻。而蒙彼利埃也必须尽快完成舾装后,立即前往增援,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
1942年5月8日
【珊瑚海海战】美航母编队以惨重代价遏制住了日军在南太平洋的前进势头,澳大利亚得以保全。
1942年6月4日
【中途岛海战】美航母编队取得决定性胜利。
1942年8月7日
【瞭望塔行动】美军突袭登陆瓜岛,所罗门海战开始。
1942年9月9日
蒙彼利埃舾装完毕,正式服役,首任舰长为莱顿伍德上校(Captain Leighton Wood)。
这近半年间,太平洋战局在美海军奋战与各种骚操作下产生了“奇迹般的逆转”。但日海军在所罗门海域不断的坚持可以看出,他们并不会就此甘心咽下失败——为此,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完成海试,抵达前线与战友并肩作战。
1942年12月12日
蒙彼利埃在费城海军船坞完成所有海试,准备启程经夏威夷开赴南太平洋前线,前往美国海军的前线母港——以斐济瓦努阿图新喀里多尼亚组成的“三角泊地”。
首战伦内尔(Battle of Rennell Island)展开/折叠
1943年1月18日
蒙彼利埃进驻新喀里多尼亚的努美阿。
此时,克利夫兰(驻扎埃法特)与哥伦比亚(驻扎圣埃斯皮里图)已经提前到达,并开始对瓜岛海域执行护航任务。蒙彼利埃或许期待着姊妹舰重逢,不过她抵港后第一个见到的,是那位将在不久的将来与她并肩作战,一同缔造传奇的舰队指挥——亚隆·斯坦顿·梅里尔(Aaron Stanton Merrill)
1943年1月23日
事实上,梅里尔此时依然是海军上校(Captain)(感谢NGA网友指正,也欢迎更多民间大佬留言,为wiki编辑添砖加瓦~),从军衔上说担任一支分舰队指挥官还有些稚嫩。曾担任过驱逐队指挥官与印第安纳(USS Indiana, BB-58)舰长的他,和蒙彼利埃作为战舰一样,对于“真正指挥一支以巡洋舰队为核心的特遣战斗群”也是一位新人。面对司令部让他出任新组成的第12巡洋分队(Cruiser Division 12, CruDiv 12)指挥官的命令,他心中或许也有些忐忑,但作为海军世家与杜伦大学海军学系的教授,在作战理论与经验上都有保证——从各个方面说,他都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海军指挥官了。
第12巡洋分队的组成最初为克利夫兰哥伦比亚与蒙彼利埃三舰,预计将加入第四舰丹佛。这支舰队将是对克利夫兰级巡洋舰战力的实战考试——梅里尔对此认识很深刻。他一眼便相中了最新锐的蒙彼利埃作为分队旗舰与自己的座舰,或许也是一种“同为新人”的缘分。
1943年1月27日
已经在埃法特(Efate)集合的第12巡洋分队,三艘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并入TF 18赶赴伦内尔岛,执行对瓜岛的增援运输行动。
——尽管日军前线士兵均不愿放弃,但日军高层已制定好计划撤离瓜岛(ケ号作战):在用“大规模空袭”作障眼法的同时,瓜岛日军全部“鼠运输”集中撤出,并再度在新乔治亚岛(New Georgia)布置新防线。但美军方面司令小威廉哈尔西却对表面上的一系列情报做出了误判,认为这是“又一次日军试图夺回瓜岛的大规模作战行动”。于是他立即通知各作战单元,以企业领衔再一次对瓜岛美军据点进行增援,轮换驻岛的海军陆战队第2团。
其中南面的伦内尔岛(Rennell Island)方向掩护登陆的就是TF 18:除第12巡洋分队外,还有两艘护航航母希南戈与苏瓦尼,威奇塔芝加哥与路易维尔三艘重巡洋舰,以及8艘驱逐舰——其中,芝加哥刚刚从萨沃岛海战的创伤中修复。
TF 18:希南戈,苏瓦尼,蒙彼利埃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头像.jpg哥伦比亚威奇塔头像.jpg威奇塔(FF),芝加哥头像.jpg芝加哥,路易维尔,拉·瓦利特等8艘驱逐舰】
1943年1月29日
【伦内尔岛海空战(Battle of Rennell Island)】
作战计划十分简单:由TF 18开路,掩护运兵船登陆瓜岛后,TF 18舰艇直奔瓜岛以北的图拉吉(Tulagi)巡航,确保美军登陆瓜岛时的北部屏障,直至完成行动为止。
——但TF 18总指挥吉芬少将(RAdm Robert C Giffen)显然高估了两艘护航航母的航速,致使巡洋舰们无法在规定时间(当晚9点左右)抵达图拉吉海域展开巡航。于是,他在下午2点时分下了一个决定:抛下两艘护航航母,留两艘驱逐舰保护,自己单独率领所有巡洋舰与6艘驱逐舰以复纵阵型直奔图拉吉。
日落时分
梅里尔听命领着三艘海上骑士担任复纵的左翼,但他想必已经看出了问题:为什么TF 18需要配两艘护航航母?这不仅仅是为了给瓜岛补充战机与给养这么简单。在日军海上力量逐一被打退的当下,美军舰队的威胁除了来自水下的潜艇,就是来自空中。吉芬少将根据已知的潜艇情报一直在令本舰队执行“反潜作战”,恰好是日军实行空袭的好时机:此时脱离两艘护航航母的CAP范围是十分不明智的,尤其是在即将入夜,CAP陆续返航的当下——舰队中除了企业的舰载机队,可没有人敢在夜间巡航
夕阳西沉时,舰队航行在伦内尔与瓜岛之间,TF 18突然多艘舰艇探测到了西面而来的不明飞行目标——16架一式陆攻(705航空队),15架九六式陆攻(701航空队),共31架陆航鱼雷轰炸机正在向舰队南面迂回,准备从舰队东侧“背阳面”发动攻击:这正是日军掩护撤退的佯攻空袭机队。
伦内尔岛战役图示
19时19分
最先攻击的是16架一式陆攻,他们从舰队东面发动进攻,但鱼雷无一命中,且众舰防空火力击落1架一式陆攻
吉芬少将松了口气:他自信日军不会再有第二次空袭了,于是命令舰队结束“之”字形规避动作,保持原航速原方向不变前往图拉吉。
19时38分
夜幕降临,突然夜空中撒过大量照明弹,15架九六式陆攻开始进攻——这次他们明显瞄准了在之前海战中负伤的芝加哥
尽管众舰全力防空击落2架敌机,但因为准备不足,芝加哥被连续两枚鱼雷命中,引擎熄火停在了原地;TF 18旗舰威奇塔也受到了一枚鱼雷直击,但幸运的是该鱼雷并没有爆炸。
20时08分
面对芝加哥的境况,吉芬少将不得不命令舰队调转方向,往南向护航航母编队靠拢——芝加哥由路易维尔牵引,脱离该水域。
1943年1月30日
哈尔西听闻了芝加哥重创的回报十分重视,立即命令已经与企业会合的两艘护航航母务必在拂晓时分抵达TF 18上空执行CAP,同时企业的战斗群向其靠拢,并命令一艘拖曳船接替路易维尔,一定要将芝加哥拖回港口。
8时整
哈尔西的所有命令都得到了执行:CAP已经抵达TF 18上空,并一直至当天下午2时不断驱离着试图侦查的日机。
12时15分
瓜岛发来电报:一名澳军在所罗门海域的海岸侦察兵通知,一支11架一式陆攻(751航空队)正在朝舰队扑来,预计将在下午4时抵达舰队所在方位——但此时哈尔西下令TF 18不要管芝加哥,直接撤出战场返回埃法特港。
15时整
梅里尔接到哈尔西的指令,下令蒙彼利埃带着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和威奇塔、路易维尔立即出发,直接撤往埃法特——留下芝加哥单舰有企业的战斗群与本队的六艘驱逐舰保护。
15时54分
空袭降临:尽管企业的CAP击坠大量日机,但最终芝加哥还是再度身中四枚鱼雷沉没。而六艘护卫的驱逐舰中,拉·瓦利特(USS La Vallette, DD-448)也遭受重创。另一边,梅里尔则带领众巡洋舰安全返回了埃法特。
1943年2月7日
日军最后一批驻军乘着夜色离开了瓜岛。
自“瞭望塔行动”以来,美日两军围绕瓜岛“为了一个飞机场”你来我往,在恶劣环境中作战长达数月之久。现在一系列战事终于落下帷幕:虽然其他各支舰队增援瓜岛的目标全部达成,但日军也因此在这几天内可以从容不迫的从岛上撤走,抵达新乔治亚岛建立防线——直至今日,美军高层这才恍然大悟,摸透了“ケ号作战”的战略意图。
当然,哈尔西与尼米兹也对吉芬少将的行动大为恼火,均明文电令全军批评了吉芬少将的冒进行为,引以为戒。但他并没有因这一场失利而被革职,毕竟胜败也是兵家常事。
蒙彼利埃的首战就这样在沉默中结束了。她第一次经历了战斗的残酷,哪怕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往往现实就是如此:你装备最先进的武器,踌躇满志准备大显身手,但战场就是这样一个“总让你感到如此渺小又无力”的地方,哪怕是“最强的战士”也不得不眼见战友的牺牲,咽下自己的悔恨。在第一场战斗中便知晓这个道理,或许更是一种幸运。作为旗舰,蒙彼利埃还需要尽快成熟起来才行。
  • (修正内容参考NGA网友(UID:3457)提供资料)[3]
拉塞尔岛登陆:“从头再来”(Operation Cleanslate)展开/折叠
1943年2月14日
距离上次战斗已经过去了一周:瓜岛完全由美军控制,而日军则在以科隆班加拉岛(Kolombangara)为中心的新乔治亚岛(New Georgia)构筑新前线。哈尔西再一次重申南太战役本阶段的总体目标是“彻底孤立日军在拉包尔港的守备与海军力量”,所以瓜岛西北的新乔治亚岛布干维尔岛均势在必得,而且必须在日军后撤立足未稳的时候趁势快速推进——日军的确可以在沿途一座座岛屿上不断修筑工事,但美军可不想再打那么多次和瓜岛一样的“烂泥巴仗”。
拉塞尔群岛(Russell Islands)是横亘在瓜岛与新乔治亚岛之间的唯一障碍,也是瓜岛的西北屏障,根据3天前(2月11日)海岸侦察兵传回的情报:日军在ケ号作战完成后,在前一周已经弃守了这些曾作为撤退跳板的岛屿,现在这里将成为美军的前进基地
今日,丹佛抵达埃法特港加入第12巡洋分队,同时新的作战任务也下达了下来:蒙彼利埃与“海上骑士”们将与第21驱逐中队(DesRon 21)的四艘驱逐舰(弗莱彻拉德福特,奥班农,尼古拉斯)新组成TF 68,前往拉塞尔群岛掩护美军将近10000人的登陆行动。毫不意外,TF 68的舰队指挥直接点名了巡洋分队指挥的梅里尔,而梅里尔也因指挥一支“特遣舰队(TF)”而受命升任少将(Rear Admiral,RAdm),蒙彼利埃的舰上也第一次升起了将旗
——这次作战代号为“Cleanslate”,对于参与之前瓜岛战役的美军将士们来说都是一个富有深意的作战代号:瓜岛战役大家或许都犯了很多错,胜利也来之不易,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抛弃过往的包袱,“从头再来(with a clean slate)”
1943年2月19日
蒙彼利埃率领舰队从埃法特启航,前往作战海域——虽然本次登陆预计风险很低,不会遇到什么抵抗,但蒙彼利埃与舰队指挥梅里尔都很清楚,正因如此才更要快,更要注意来自新乔治亚岛方向的舰队突袭或者大规模空袭。
TF 68蒙彼利埃(FF)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头像.jpg哥伦比亚丹佛头像.jpg丹佛弗莱彻头像.jpg弗莱彻拉德福特头像.jpg拉德福特,奥班农,尼古拉斯头像.jpg尼古拉斯
1943年2月21日
【拉塞尔岛登陆(Operation Cleanslate)】
登陆战在早上6点正式打响,美军主力在拉塞尔群岛的东边主岛(Mbanika)南北两面同时登陆。蒙彼利埃与其他舰艇则在不远处的图拉吉(Tulagi)加油待命:只要登陆部队呼叫海上支援就立刻出发。
——所幸,美军登陆如预计一样,本次登陆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反而更像是一次“清理和扫除”:在当天中午登陆主力确保东面主岛全境,而西面主岛则在当天入夜时分(晚6点)确认安全。美军还搜索了日军此前的驻地与其他小岛,均确认安全,拉塞尔群岛此时确认占领。
1943年2月22日
在最后的登陆部队完成登陆后,蒙彼利埃率舰队来到拉塞尔群岛东南面进行为期数周的巡航,掩护登陆滩头——日军似乎对此次登陆“毫无反应”,所有人此时也都松了一口气,并开始在东南面开始修筑机场与雷达站
1943年2月25日
当晚7点45分,梅里尔在蒙彼利埃舰上接到南太平洋司令部命令,哥伦比亚尼古拉斯将暂时被调离TF 68,分别执行各自的新任务。
——对新乔治亚岛的防备依旧不能放松,需要继续施压,所以哈尔西向梅里尔下达了3月份新的对岸压制任务:现在需要蒙彼利埃率舰队返回圣埃斯皮里图补给后,深入新乔治亚群岛,对各岛屿设施进行炮击,对预计安排“6月份的登陆行动”创造有利条件。
1943年2月26日
吉芬少将带领的威奇塔,路易维尔和第22驱逐中队(沃勒,康威,科尼)前来会合。TF 68指挥权交给吉芬少将后,全舰队准备返航。
1943年3月3日
吉芬少将带着威奇塔与路易维尔与舰队分离,留下了自己的第22驱逐中队交给梅里尔指挥。蒙彼利埃和其他舰艇在海上加油后,少了重巡洋舰的全舰队保持高速向圣埃斯皮里图返航——直到现在,日军对于拉塞尔群岛的状况依旧“毫无反应”。
1943年3月4日
蒙彼利埃率舰队返抵圣埃斯皮里图,圆满完成此次作战,但全舰队还需要快速补给完毕,紧急前往新的战场。
夜战布莱凯特海峡(Battle of Blackett Strait)展开/折叠
1943年3月4日
蒙彼利埃率领TF 68再度从圣埃斯皮里图起航:这次是对新乔治亚岛各岛上设施执行炮击任务,也有极大可能会与日驻守舰队发生“遭遇战”
——这也是蒙彼利埃第一次与日军舰艇“面对面交锋”。但从前方获得的情报上看,日军的主力舰队这段时间并不会出现在该区域,最可能遭遇就是日军的“鼠运输”——由驱逐舰、鱼雷艇与海岸护卫艇组成的高机动运输舰队。
TF 68蒙彼利埃(FF)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丹佛头像.jpg丹佛弗莱彻头像.jpg弗莱彻拉德福特头像.jpg拉德福特尼古拉斯头像.jpg尼古拉斯,奥班农,沃勒,康威,科尼】
1943年3月5日
蒙彼利埃率TF 68继续发挥舰队的“高速优势”,在第二天就出现在了新乔治亚岛海域。
——面对多个炮击目标,梅里尔立即将舰队分为了两支
1、第一支是拥有四艘驱逐舰的第21驱逐中队(DesRon 21)尼古拉斯在之前保护狄海文的防空战中用一点近失弹伤害换得了辉煌的8机击落战绩,简单修理后丝毫不妨碍她继续前往新乔治亚主岛西南角,蒙达(Munda)地区执行炮击任务——现在该中队拥有四艘驱逐舰,而新中队成员伊顿正在赶来的路上,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2、第二支则是蒙彼利埃带领,三艘巡洋舰与三艘驱逐舰组成的主力舰队:她们从新乔治亚主岛与科隆班加拉岛间的库拉湾(Kula Gulf)直插群岛的中心地带,炮击科隆班加拉岛东南维拉河(Vila)沿岸的日军设施,然后出湾从群岛北面返航。
23时30分
蒙彼利埃率领舰队进入库拉湾,一边前进,一边主动开启雷达索敌。
——梅里尔少将对各种新型搜索雷达极为重视:拥有“学院派背景”的他主张要充分分析并活用雷达情报。当时这种“稍显理论化”的信条,在当时还充满“实战至上主义”的美军前线指挥官间还有着不少争议。
但毫无疑问,接下来的一战将证明梅里尔相信的各新式雷达设备的实战功用:此时在库拉湾内,正好日军驱逐舰村雨(Murasame)峰云(Minegumo)刚刚向科隆班加拉岛上的日军驻军运送完物资给养,正准备起航驶出库拉湾,而这毫无疑问将与梅里尔率领的舰队遭遇——正值午夜,两艘驱逐舰对迎面驶来的蒙彼利埃等舰毫无察觉
1943年3月6日
【布莱凯特海峡战役(Battle of Blackett Strait)】
0时57分,蒙彼利埃等舰的雷达上显示出了两个明显的侦测信号——梅里尔立即下令对雷达信号反馈的舰影进行解析,迅速辨认出了这是两艘日军驱逐舰
立时,蒙彼利埃等舰全部舰炮锁定雷达显示出的两个舰影。
1时01分
梅里尔少将下令,蒙彼利埃众舰对两艘驱逐舰中靠前领航的舰影进行齐射:炮管喷吐烈焰,漆黑的库拉湾水域瞬间被烟火隆隆。
——领航的村雨显然毫无准备,六轮齐射全部命中,舰上立刻陷入一片火海。
1时05分
村雨失去全部动力,漂浮在库拉湾水面上——蒙彼利埃确认其失去行动能力后,下令全舰队炮门对准第二艘驱逐舰峰云,一分钟后再一次炮火齐射
1时10分
峰云在美舰舰艇猛烈炮火攻击下沉没
1时15分
在水面上停滞的村雨最终由沃勒(USS Waller, DD-466)的鱼雷命中发生剧烈爆炸,断裂为两段后快速沉没。
蒙彼利埃得到确认“两艘驱逐舰全部沉没”后,率领众舰继续向目标维拉河(Vila)附近开进。全舰队对目标区域炮击长达16分钟后,从库拉湾撤离。
1943年3月9日
蒙彼利埃的主力舰队与没有遇到任何敌情,完成炮击任务的第21驱逐中队会合,在海上加完油后,返抵埃法特(途中还偶遇了一艘美军潜艇)。
——布莱凯特海峡战役是一次非常经典的雷达实战案例:梅里尔指挥蒙彼利埃率领的舰队,在无伤情况下击沉两艘驱逐舰,为美军进攻新乔治亚岛赢得了海面上的主动。战斗次日,美军三艘老式驱逐舰在布莱凯特海峡大范围布置水雷封锁海峡,立刻就使得亲潮阳炎黑潮三舰在该水域遭受重创,黑潮沉没
此战也同样标志着,面对美军先进的雷达系统,日军舰艇的“夜战优势”正在被逐步磨平
新乔治亚激战(Operation Toenails)展开/折叠
1943年3月9日
当蒙彼利埃带领众舰回到埃法特后,“失踪了”小半个月的哥伦比亚又重新冒了出来,回归第12巡洋分队——在其他一些巡洋舰(例如火奴鲁鲁圣路易斯海伦娜的第9巡洋分队)休整完毕返回前线之际,梅里尔与蒙彼利埃带着整支舰队也进入难得的轮休周期,获得了一周休整的时间。
当然,梅里尔少将也很关心前线的战况:据说在黑潮因水雷沉没后,日舰开始谨慎地在新乔治亚岛周围海域开始了排雷工作,类似消耗战术已经很难再得手,那么接下来如果日军有意夺回所罗门海域的控制权,那么就是硬碰硬的正面较量了……
1943年3月15日
梅里尔接到命令:蒙彼利埃率领的第12巡洋分队与五艘驱逐舰整编,挂名TF 19,驶离埃法特,前往圣埃斯皮里图执行训练任务(驱逐舰在过程中轮换)。
TF 19蒙彼利埃(FF)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头像.jpg哥伦比亚丹佛头像.jpg丹佛,沃勒,伊顿,菲利普,朗肖,康威】
1943年3月16日
行进途中,蒙彼利埃的TF 19与萨拉托加的TF 14会合,展开联合训练。
——当舰队中出现了一艘主力舰队航母,那么围绕航母的演训就必不可少了:这对于第12巡洋分队,尤其是蒙彼利埃来说,还是第一次
TF 14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圣胡安头像.jpg圣胡安麦考尔头像.jpg麦考尔所在第6驱逐中队】
1943年3月18日
蒙彼利埃抵达圣埃斯皮里图,训练两天后返回埃法特。
1943年3月30日
蒙彼利埃抵达埃法特——航程中继续一边加油,以便持续训练,抵港后再次获得一周休整时间。
1943年4月7日
蒙彼利埃率舰队驶离埃法特,与企业的TF 15会合进行训练,持续到4月10日。
——接下来的两个半月时间,蒙彼利埃一直驻扎在埃法特港,等待对新乔治亚岛作战时刻的到来……
TF 15企业头像.jpg企业圣地亚哥头像.jpg圣地亚哥利安得头像.jpg利安得,布坎南等三艘驱逐舰】
1943年6月27日
梅里尔少将接到命令:对新乔治亚岛的掩护登陆与攻击舰队,TF 36成立。蒙彼利埃的第12巡洋分队将与普林格尔的第22驱逐中队共同编成TF 36.2,从埃法特起航赶赴作战海域。TF 36还有另外两个主要分队分别是火奴鲁鲁的TF 36.1与两天后将成立的萨拉托加的TF 36.3。
该分队将由梅里尔亲自指挥,不仅需要掩护登陆,还需要与随时可能前来支援的日本舰队作战:可以想见,日军既然在这里筑起新防线,就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地轻易撤退。更重要的是,虽然战术上也有“直接空袭本阶段作战目标,拉包尔”的选项,但因为在本区域日军占有大量机场,本区域内陆航优势依旧在日军手中——新乔治亚岛主岛西南角的蒙达(Munda)就有日军一座大型机场与军事据点。该机场已经对瓜岛亨德森机场构成严重威胁,使得岛上友军设施以及范围内被轰炸成为了常态,作业进展缓慢。
TF 36.2蒙彼利埃(GF)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头像.jpg哥伦比亚丹佛头像.jpg丹佛,普林格尔,沃勒,菲利普,朗肖,索夫利】
1943年6月30日
【新乔治亚登陆战(Operation Toenails)】
美陆军与海军陆战队数个团与突击营开始对新乔治亚岛东南面多个岛屿与港口进行登陆,用3天时间迅速控制旺乌努(Vangunu)、伦多瓦(Rendova)与主岛东南半部。
——与此同时,蒙彼利埃率舰队趁夜一路向北,抵达了新乔治亚岛西北后,炮击肖特兰群岛的庞波朗(Poporang)与巴拉莱(Ballalae)两岛,吸引可能南下的日军舰队,并在必要时刻实施拦截,掩护新乔治亚的登陆行动。
1943年7月1日
克利夫兰丹佛脱离舰队,带索夫利与朗肖同赶来支援萨拉托加北卡罗来纳会合——蒙彼利埃率剩余舰队继续活动于新乔治亚岛以北海域。
1943年7月5日
克利夫兰丹佛与两艘驱逐舰归队,蒙彼利埃随后率全舰队返回新乔治亚岛以南,站住了伦多瓦岛西面海域,防止日军舰队从南方经过布莱凯特海峡窜入库拉湾,并于晚10点偷偷溜出该海域,退往瓜岛补油
——经梅里尔的蒙彼利埃舰队封锁,库拉湾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口袋”,日舰队只剩下北面的湾口可以出入舰艇。可是日军此时依旧无意放弃新乔治亚的控制权:超过4000名日军通过以新月为旗舰的十艘驱逐舰“鼠运输”当晚增援库拉湾西岸的科隆班加拉维拉河基地。
而根据作战计划,为了围攻蒙达地区,美军也必须掌控库拉湾湾底,蒙达北面的白洛克港(Mbaeroko Harbor):于是一支4600人的美军突击部队在当日早晨于库拉湾东岸预定的莱斯锚地(Rice Anchorage)登陆,沿岸向南突进占领白洛克,和南面早已占据伦多瓦岛,与蒙达隔海峡对峙的美军形成合围之势。
——而掩护这支登陆部队的,正是TF 36.1,由火奴鲁鲁圣路易斯海伦娜组成的第9巡洋分队与四艘驱逐舰(尼古拉斯,奥班农,谢瓦利埃,斯特朗)。该舰队在掩护完登陆后,当日立即对库拉湾沿岸白洛克,维拉河基地等各处日军据点分别进行炮击。炮击一直持续入夜,日军打开照明弹集中对美军驱逐舰队进行密集反击,斯特朗受创过多沉没湾内,谢瓦利埃重创退出湾区拉德福特杰金斯轮换入队
此时火奴鲁鲁率领的舰队大量消耗弹药,准备及时撤出湾区返回补给,等待登陆部队拿下白洛克的好消息,但一个意外状况令她们留在了湾内:当天在莱斯锚地登陆的美军部队因丛林地形而行动迟缓,只前进了8公里。未达成目标前他们仍需要海军舰艇沿岸支援,所以当晚火奴鲁鲁的舰队留在了库拉湾内。也就在此时,新月率领的最后一批增援舰队进入了库拉湾……
1943年7月6日
【库拉湾海战(Battle of Kula Gulf)】
凌晨1时,火奴鲁鲁接到了拦截日军驱逐舰队的命令:如果放任增援,不管是维拉还是蒙达,之后的作战难度都会大幅增加。全舰队迅速开始在港内索敌,并很快在依靠海伦娜的雷达发现目标。
——此刻,海伦娜面临一个抉择:是否开火射击。因为昨日夜间对各岸基日军据点持续炮击,她夜间用的无焰炮弹已经打完了。而如果使用无烟炮弹,整个库拉湾的夜空都将被她15门主炮的火光映成白昼,日军探照灯和照明弹的功夫都省了,而自己将面对十艘驱逐舰的鱼雷齐射。但为了按计划完成战略目标,这次增援必须被击退,不然陆上攻势将承受更多损失。于是,第9巡洋分队全体,包括海伦娜在内,最终毅然率驱逐舰集体开火——库拉湾海战爆发。
只用了6秒新月与该驱逐舰队指挥官一同沉没湾底,而所有日驱逐舰也第一时间看到了那“如灯塔般的耀眼火光”,几乎所有鱼雷齐射立即朝该舰而去。海伦娜立即被重创(详见海伦娜舰船介绍)。双方激战后,日驱逐队被迫撤退,日军对新乔治亚增援行动基本失败尼古拉斯与天雾在之后分别救援各自落水船员时又发生单挑,天雾受创。
17时30分
接到库拉湾海战消息后,蒙彼利埃舰队在梅里尔指挥下立即从瓜岛启程,直奔库拉湾,试图将任何想要离开库拉湾的日舰艇全数拦下。
1943年7月7日
凌晨,蒙彼利埃率舰队抵达库拉湾,未发现敌舰,只能返回——沃勒发现一艘不明潜艇并使用深水炸弹反潜。
当日返回瓜岛补油后,再度于夜间重返库拉湾巡航。
1943年7月10日
蒙彼利埃舰队最后一次在库拉湾巡航,搜索敌舰——确保再没有日军从库拉湾而来的增援后,次日凌晨返回瓜岛驻地。
1943年7月11日
蒙彼利埃率舰队再次启程前往新乔治亚岛南面的伦多瓦岛,随行驱逐舰除原本的第22驱逐中队外,再增5艘,达到了10艘之多——蒙达攻坚战正式打响。
据陆上部队的口径,他们简直恨透了策划这场登陆的任何一个军官:172和169两个步兵团从另一侧的Zanana滩登陆。虽然绕过了日军正面阻击,但他们却要穿越层层丛林,导致两团的进攻锋线非常难以协同。最终在当日169团从北面包夹,正面进攻日军防线连续苦战时,在他们左翼的172团还在“和藤蔓与毒虫做搏斗”。
海军指挥官们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萨缪尔·艾略特·莫里森海军少将(Samuel Eliot Morison)在回忆中直接写到:“这可能是太平洋战争中最愚蠢的作战中犯得最严重的错误(冲绳战役除外):蒙达东面紧邻的Laiana滩才应该是172团正确的登陆场,这里有我们海军的舰炮掩护,也是能够得到伦多瓦预备队增援最近的地点。”
1943年7月12日
莫里森少将说的没错——梅里尔此时率领蒙彼利埃舰队已经开始对蒙达与各处沿岸据点进行持续不断的炮击压制:但是对于丛林深处,各舰艇着实爱莫能助。而与此同时,白洛克的围攻战也遇到了困难。
新乔治亚岛的南北攻势同时受挫,但浩大的声势着实惊动了日军驻岛主力:他们再度出动4艘驱逐舰增援,准备集结白洛克港。而这一次护卫增援的日海军精锐,是神通率领5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二水雷战队。此时,火奴鲁鲁第9巡洋分队再度临危受命,在海伦娜牺牲,由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利安得填补上空缺后,三艘巡洋舰率第21与第12驱逐中队共10艘驱逐舰再入库拉湾准备拦截……
1943年7月13日
【科隆班加拉夜战(Battle of Kolombangara)】
第9巡洋分队以几乎员负伤的代价击沉了神通并打退了二水战,但遗憾的是与二水战的交火使得日军的“鼠运输”舰队成功脱离,对维拉河基地完成了增援。
——而此时蒙彼利埃也为陆军的进攻支援到了最后一刻:陆军终于进攻到了Laiana滩,确保增援的步兵师可以从这里登陆(没错,原本两个团的任务被多砸进了一个步兵师)。而之后的作战就要看陆军自己的了,哪怕他们之前指定的战略有多么糟糕。
1943年7月14日
蒙彼利埃率舰队完全全部预定的支援任务,返回瓜岛驻地,并准备前往圣埃斯皮里图进行彻底的后勤补给。
1943年7月17日
蒙彼利埃率全舰队抵达埃法特,并于后天(19日)抵达圣埃斯皮里图,并开始进行长期休整
1943年8月2日
蒙彼利埃率舰队在圣埃斯皮里图海域进行演习:其中包括了夜间索敌炮击防空模拟进攻等诸多科目。
演习与训练将持续一个半月,期间偶尔也会与返回港口的萨拉托加所率舰队合练,也有时会前往所罗门海域进行执行巡航任务——四艘克利夫兰级舰艇偶尔也会单独行动,各自执行任务,顺带还会去澳大利亚的悉尼短暂度假。
而另一边,新乔治亚岛的战事也终于在一系列波折后在8月末走向了终结:经过艰苦的丛林战,美国陆军与海军陆战队终于拿下了蒙达与白洛克,把日军势力压缩在了科隆班加拉岛上。最终,当美军终于攻下科隆班加拉岛,那已经是10月初……
樱花怒放(Operation Cherryblossom)展开/折叠
1943年10月7日
当前属于TF 39的蒙彼利埃、哥伦比亚丹佛应邀参加舰队联合演习(大姐暂时离队)——TF 37/38/39齐聚,在圣埃斯皮里图港外汇集了一支2艘航母,4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以及12艘驱逐舰的主力舰队。演习为期3天,所有舰艇轮换配合编队——TF 39的主要科目为模拟鱼雷进攻。而队中的驱逐舰正是“小海狸中队”的核心分队,以查尔斯·奥斯本为首4艘驱逐舰(克拉克斯顿,戴森,富特)。
演习舰队: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布雷顿,华盛顿头像.jpg华盛顿北卡罗来纳头像.jpg北卡罗来纳阿拉巴马头像.jpg阿拉巴马马萨诸塞头像.jpg马萨诸塞圣胡安头像.jpg圣胡安圣地亚哥头像.jpg圣地亚哥
1943年10月10日
演习结束,南太战事进入本阶段的“收官时刻”,也是马车轮行动(Operation Cartwheel)的最高潮:按照之前的作战经验,陆军司令麦克阿瑟、海军司令小哈尔西与参谋长布朗宁等讨论总结得失,接下来指定的作战计划将展现“跳岛战术(Island hopping)”的核心精髓,并通过梅里尔、阿利伯克等盟军将领之手将之完全实现。
——美军海陆军于本月底将“全线出击”,分别连续发起四次大规模登陆行动及多场小规模岛屿占领,夺下拉包尔港周围日军守备较弱的全部战略要地,包围俾斯麦海,最终彻底孤立其与外界的海空军联系。
而TF 39的目标是正面的布干维尔岛(Bougainville):根据作战计划,正面美军的登陆场将绕过日军重兵把守的范围,选择在特里热利群岛(Treasury Islands)与布干维尔中部西南岸的托洛基纳角(Cape Torokina),为下一步突袭新几内亚东北沿岸站稳脚跟。在此期间,蒙彼利埃与整个舰队需要保护好盟军的登陆场,直至盟军构筑起稳固工事与设施——行动代号分别为“好时光(Goodtime)”与“樱花(Cherryblossom)”。
1943年10月24日
蒙彼利埃留在圣埃斯皮里图,由归队的克利夫兰带着丹佛与“小海狸”的5艘驱逐舰前往第一个登陆目标——特里热利群岛。
1943年10月27日
【好时光行动(Operation Goodtime)】
盟军开始登陆特里热利群岛:这次行动特殊之处在于,登陆主力并不是美军,而是新西兰第3师的第8步兵旅团(8th Infantry Brigade Group)
——特里热利群岛虽然不大,但作为布干维尔南部的门户,与肖特兰互成犄角。更重要的是主岛莫诺(Mono Island)不仅地势较高,视野良好,其南面与副岛斯特林(Stirling Island)还有一处天然深水港,不管是作为前进基地还是雷达站均是上上之选。保证该岛将为接下来行动对情报、防空、补给等各方面提供便利。
这场登陆也是接下来大规模作战的“揭幕战”,因为预料到日军会有所反应,所以克利夫兰等舰会抵达群岛北部拦截可能出现的日军舰队。但实际上日军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抵抗,而是派出了航空兵空袭后,美军就顺利拿下了岛南的登陆滩头阵地并开始巡逻全岛。克利夫兰当日返回瓜岛,而蒙彼利埃也随后带领剩余舰艇起航与克利夫兰等舰会合。
1943年10月29日
TF 39全舰队会合,蒙彼利埃受命再任旗舰,由梅里尔指挥共计4艘巡洋舰与8艘驱逐舰开赴布干维尔以南,准备支援下一场对布干维尔本岛的大规模登陆
布干维尔岛是日军拉包尔港正面门户大岛,有日本陆军第17军重兵把守——该军的核心是第6师团(熊本师团):该甲种师团也是攻陷南京,并在中华门制造大屠杀惨案的主要日军部队。根据美军参谋部登陆前的分析,岛上驻守的第17军约37500人,配合海军第八舰队约20000水兵。根据撤退下来的海岸侦察兵(Coastwatchers)情报,参谋部还大致整理出了日军守备分布(见右下图)。新乔治亚岛登陆之前,参谋部希望强攻南面肖特兰群岛(Shortland Islands)与布因地区(Buin),但鉴于新乔治亚最后进攻蒙达与白洛克的“烂尾仗”,参谋部重新评估预计伤亡,决定避免强攻日军据点,而选择“意想不到又守备薄弱”的岸滩进行登陆。
——之前对特里热利群岛登陆与此时正在进行的舒瓦瑟尔岛登陆战(Operation Blissful)已经令日军守备向主岛北面与南端集结,而梅里尔接到第一条命令再加把火,对布干维尔岛西北端布卡岛(Buka Island)与东南端肖特兰群岛佯动炮击,进一步吸引日军注意力,迷惑其对美军登陆场的判断。
【TF 39当前阵容】
第12巡洋分队(亚隆·梅里尔指挥):蒙彼利埃(FF/舰队旗舰),克利夫兰头像.jpg克利夫兰哥伦比亚头像.jpg哥伦比亚丹佛头像.jpg丹佛
第23驱逐中队“小海狸”-第45驱逐分队(阿利·伯克指挥):查尔斯·奥斯本头像.jpg查尔斯·奥斯本(DF/分队旗舰),戴森,斯坦利头像.jpg斯坦利,克拉克斯顿
第23驱逐中队“小海狸”-第46驱逐分队(伯纳德·奥斯丁指挥):斯彭斯头像.jpg斯彭斯(DF/分队旗舰),撒切尔头像.jpg撒切尔,康弗斯,富特头像.jpg富特
美军布干维尔登陆点与日军守备分布
1943年10月31日
蒙彼利埃率全舰队途径特里热利群岛,从南面出现在了托洛基纳角——她们还要继续北上
1943年11月1日
【樱花行动(Operation Cherryblossom)】
TF 39午夜抵达预定作战位置。梅里尔看准时间,0时20分下令:全舰队炮击布卡岛目标——佯攻开始。
0时40分
日军岸防与TF 39炮击交火持续20分钟后,梅里尔感受着战斗烈度,认为已达成目标,于是下令停火:蒙彼利埃率全舰队南下,直奔肖特兰群岛。
约6时20分
TF 39又出现在了肖特兰群岛海域,梅里尔看准时间再度下令:全舰队沿岸炮击肖特兰群岛目标
这次与日军的炮击交火持续超过半个小时:因清晨视野及亮度关系,TF 39也首次出现受创——戴森在与岸防交火过程中被命中,不过并不影响继续作战。
7时10分
耳边听着南北两边的隆隆炮响,美军收到了登陆命令,开始迅速对滩头发动攻击,布干维尔登陆战正式打响——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师为核心,共计14000人的大型登陆部队:虽然是新军,但以参与过瓜岛战役的第2师为骨干组建,可谓“训练有素”。
眼前是布干维尔岛中部西南的托洛基纳角(Cape Torokina),是奥古斯塔皇后湾(Empress Augusta Bay)内的重要支点,也是参谋部选择的那个“意想不到又守备薄弱的登陆阵地”——按照日军的理解,美军之前所有的登陆都会和“瞭望塔行动”中的瓜岛登陆类似:要有利于机场设施建设的空间,易于海军舰艇停靠并可抵御海上进攻,地势适当崎岖易于建立防御工事后站稳脚跟。但这些条件奥古斯塔皇后湾几乎全部不具备,所以日军在附近的守备几乎可以视为不存在。
——奥古斯塔皇后湾对于登陆战是典型的“易攻难守”的登陆场:滩头地势平坦开阔,但土质不够坚韧,也没有植被覆盖,季风呼啸就能把岸头任何东西吹得东倒西歪。在这种地方构筑阵地重铸堡垒还要做为飞机起降作防风措施,十分耗时。更重要的而且因为湾区广大,滩头阵地非常容易被海上攻击……就像美军现在正在做的一样。但对于岛上内陆发起的攻势,美军的登陆场有内陆高地与两侧河流作天然屏障,“易守难攻”
所以,这是一次登陆部队信任海上战役的作战计划——海上难防怎么办:把对方打到不敢进攻不就行了?
8时整
结束佯攻炮击的蒙彼利埃率舰队返回特里热利群岛,在群岛周围短暂停留后,前往托洛基纳角登陆场以防不测。
——与此同时,日军反应也很快。在知道岸防部队无法抵挡登陆后,果断派出大量机队空袭登陆场,意图最大毁伤人员与物资。而整个拉包尔南面的美军各部也因为这场登陆全部联动了起来:舒瓦瑟尔岛的突袭依旧在继续,蒙达的航空部队早已等候后多时开始截击布卡方向的日军轰炸机;护卫登陆部队的驱逐舰们也开始辅助滩头阵地岸基防空,甚至充任起了航空指挥舰,指挥海航战机抵挡一轮轮来自拉包尔与布卡方向的空袭;登陆部队装卸物资争分夺秒,另一边萨拉托加与普林斯顿的TF 38直接空袭了布卡岛机场来牵制日军。
20时整
蒙彼利埃的TF 39抵达托洛基纳角西南面海域,梅里尔可以看到登陆场上快速清理撤入内陆的物资与人员:布雷舰与登陆舰艇已早在两小时前就开始集体撤离湾区。
——根据空战进行中航空侦查的情报,一支由2艘重巡洋舰(妙高羽黑),2艘轻巡洋舰(长良阿贺野)、6艘驱逐舰(时雨、五月雨、白露长波初风若叶)以及5艘驱逐舰(天雾、文月卯月、夕凪、水无月中途折返)运输队组成的日军舰队正在朝奥古斯塔皇后湾的登陆场开进,意图夺回这片湾区的控制权,孤立登陆部队并对其从海上发动反攻。
这是蒙彼利埃为旗舰以来第一次面对“对手火力优于己方”的舰队决战,也是与自己的指挥官梅里尔少将的成名之战:作为“马车轮行动”的关键一役,本战更决定了本阶段对拉包尔港合围的战局态势,以及“跳岛战术”本身的战略价值。所谓“成王败寇”,蒙彼利埃与梅里尔都不能在自己驻守的海域面对这场失败的后果。
传说的诞生(Battle of Empress Augusta Bay)(施工中……)展开/折叠
1943年11月2日
奥古斯塔皇后湾的夜空上,双方制空权争夺依旧十分激烈——当日凌晨1时30分,美军陆航再度从新乔治亚岛机场起飞,空袭来自拉包尔的南下舰队。多次空袭极大阻碍了日舰队行进,并成功命中羽黑舰体中部,导致日军整支舰队航速大幅下降,为滩头部队做好准备与梅里尔率舰队以逸待劳争取了宝贵时间。
层云蔽月,但却为海面上留下了开阔的视野……
——这是一个十分传统而经典的二战海战天候,一场骑士们所期望的公正对决:因为不论胜败,你都找不到多余的借口。
02时27分
【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Battle of Empress Augusta Bay)】
蒙彼利埃率先确认雷达反应,随后哥伦比亚等舰侦测到相同目标:确认敌舰队全部目标,与侦查情报吻合——虽然此前日舰队妙高与羽黑的水侦也多次发现美舰队,但也仅限于战前的索敌定位。此时实际日方依旧无法确定美舰队的具体战力如何,而梅里尔所依仗的雷达情报比日方确认敌影要早了接近20分钟,也确定了这场海战的先手权
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图示①
推崇雷达战术的梅里尔少将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他果断下令,按照之前的计划,全舰队按分队(Division)单位分成三队:阿利·伯克上校(时任)率第23驱逐中队第45驱逐队(查尔斯·奥斯本,戴森,斯坦利,克拉克斯顿)加速绕行雷达反应的北线准备攻击,伯纳德·奥斯丁中校(时任)率第23驱逐中队第46驱逐队(斯彭斯撒切尔,康弗斯,富特)调头包抄雷达反应的南线,而自己则亲自率第12巡洋分队(蒙彼利埃,克利夫兰哥伦比亚丹佛)坐镇雷达侦测目标的正面,采取T优阵型拦截敌纵队行进方向。两支驱逐队等候梅里尔的命令发动鱼雷打击与炮击接战。
02时45分
(日方记载时间00时45分,因美日记载太平洋战事普遍有2小时时差以下均取美方时间
此时,川内时雨也终于确认前方9000米处的美军正面舰影(梅里尔的巡洋舰队),但采取接战措施的机会转瞬即逝:因为梅里尔也同时确认在日舰队北线绕行的阿利·伯克队进入雷击范围,立即下令北线实施鱼雷打击。1分钟后(0246),第45驱逐队四艘驱逐舰在分队旗舰查尔斯·奥斯本带领下对日舰队北翼齐射鱼雷,先手打击(见右图①)。
——探知到鱼雷袭来,川内随即率队(时雨,五月雨,白露)进行规避,但规避过程中发生混乱。
02时50分
蒙彼利埃率舰队全体开火,集火炮击日舰队北线纵队领舰川内
并击落5架敌方飞机。
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图示②
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图示③
  • (图片来自战舰世界EU官网,仅供参考)[4]

(待施工……)展开/折叠
1944年中叶
蒙彼利埃参与了马里亚纳战役,并于1944年8月回美大修。
1944年11月25日
回归太平洋战场前往莱特湾。在巡逻莱特湾任务过程中,击退日方大量的神风特攻飞机,击落四架,并被一架神风特攻飞机撞成轻伤。此后参与美军一系列作战支援任务直到二战结束。
1947年1月24日
退役
1959年3月1日
除籍
1960年1月22日
拆解出售

游戏相关

相关解释

技能名称——所罗门的传说(Legend of the Solomons)

  1943年10月,蒙彼利埃作为第三十九特遣舰队(TF39)旗舰参与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此役,在自身仅受创2炮的情况下,蒙彼利埃率TF 39其余舰艇共同击沉日军巡洋舰川内,并击落5架敌方飞机。
  此战意义巨大,是一次奠定战局走势的“决定性胜利”。日舰队在区域内的影响力大为削弱,被遏制在了拉包尔港附近,为后续航母舰队集中空袭创造了有利条件。而在陆上,此战标志着“跳岛作战”的首场战役获得开门红,美军可以继续深入关键岛屿,穿插分割各个日军驻地
  ——蒙彼利埃因此荣获“所罗门的传说(Legend of the Solomons)”唯一殊荣
  【此外,蒙彼利埃还有一个舰员们起名爱称:“Mighty Monty”(“强力的小蒙比”),这是被冠名蒙彼利埃的所有舰艇共用的昵称

相关图片

蒙彼利埃换装官方海报.jpg
蒙彼利埃换装官方海报

其它舰娘

驱逐 法拉格特级驱逐舰 • 杜威 • 艾尔温
马汉级驱逐舰 • 卡辛 • 唐斯
格里德利级驱逐舰 • 格里德利 • 克雷文 • 麦考尔 • 莫里
弗莱彻级驱逐舰 • 弗莱彻 • 查尔斯·奥斯本 • 撒切尔 • 奥利克 • 富特 • 斯彭斯 • 拉德福特 • 杰金斯 • 尼古拉斯 • 布什 • 黑泽伍德 • 贝奇 • 金伯利 • 马拉尼 • 斯坦利 • 斯莫利 • 哈尔西·鲍威尔
本森级驱逐舰 • 本森 • 拉菲 • 贝利 • 霍比 • 科尔克
西姆斯级驱逐舰 • 西姆斯 • 哈曼
坎农级护航驱逐舰 • 埃尔德里奇
艾伦·M·萨姆纳级驱逐舰 • 库珀
轻巡 奥马哈级轻巡洋舰 • 奥马哈 • 罗利 • 里士满 • 孟菲斯 • 康克德 • 马布尔黑德
布鲁克林级轻巡洋舰 • 布鲁克林 • 菲尼克斯 • 海伦娜 • 火奴鲁鲁 • 圣路易斯 • 小海伦娜
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 • 亚特兰大 • 朱诺 • 圣地亚哥 • 小圣地亚哥 • 圣胡安 • 里诺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 • 克利夫兰 • 哥伦比亚 • 蒙彼利埃 • 丹佛 • 小克利夫兰 • 伯明翰 • 克利夫兰(μ兵装) • 比洛克西
伍斯特级原型方案A轻巡洋舰 • 西雅图
重巡 彭萨科拉级重巡洋舰 • 彭萨科拉 • 盐湖城
北安普顿级重巡洋舰 • 北安普敦 • 芝加哥 • 休斯敦
波特兰级重巡洋舰 • 波特兰 • 印第安纳波利斯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 • 阿斯托利亚 • 昆西 • 文森斯 • 明尼阿波利斯
威奇塔级重巡洋舰 • 威奇塔
巴尔的摩级重巡洋舰 • 巴尔的摩 • 布莱默顿
战列 内华达级战列舰 • 内华达 • 俄克拉荷马
宾夕法尼亚级战列舰 • 宾夕法尼亚 • 亚利桑那
田纳西级战列舰 • 田纳西 • 加利福尼亚
科罗拉多级战列舰 • 科罗拉多 • 马里兰 • 西弗吉尼亚
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 • 北卡罗来纳 • 华盛顿
南达科他级战列舰 • 南达科他 • 马萨诸塞 • 阿拉巴马
衣阿华级原型方案IV战列舰 • 佐治亚
轻航 长岛级护航航空母舰 • 长岛
博格级护航航空母舰 • 博格
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空母舰 • 卡萨布兰卡
航空母舰 • 兰利 • 突击者
独立级轻型航空母舰 • 独立 • 巴丹
航母 列克星敦级航空母舰 • 列克星敦 • 萨拉托加
约克城级航空母舰 • 约克城 • 企业 • 大黄蜂
胡蜂级航空母舰 • 胡蜂
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 • 埃塞克斯 • 无畏 • 邦克山 • 香格里拉
潜艇 猫鲨级潜艇 • 鲦鱼 • 大青花鱼 • 棘鳍 • 蓝鳃鱼
维修 维修舰 • 女灶神
驱逐 A级实验型驱逐舰 • 女将
A级驱逐舰 • 阿卡司塔 • 热心
B级驱逐舰 • 小猎兔犬 • 大斗犬
C级驱逐舰 • 彗星 • 新月 • 小天鹅
F级驱逐舰 • 狐提 • 命运女神
G级驱逐舰 • 格伦维尔 • 萤火虫
H级驱逐舰 • 勇敢 • 猎人
J级驱逐舰 • 标枪 • 天后 • 丘比特 • 泽西
旧V级驱逐舰 • 吸血鬼
M级驱逐舰 • 无敌 • 火枪手
E级驱逐舰 • 回声
部族级驱逐舰 • 爱斯基摩人
I级驱逐舰 • 伊卡洛斯
轻巡 利安得级轻巡洋舰 • 利安得 • 阿基里斯 • 阿贾克斯
黛朵级轻巡洋舰 • 黛朵 • 天狼星 • 黑太子 • 赫敏
南安普顿级轻巡洋舰 • 南安普顿 • 谢菲尔德 • 纽卡斯尔 • 谢菲尔德(μ兵装) • 格拉斯哥
格罗斯特级轻巡洋舰 • 格罗斯特
爱丁堡级轻巡洋舰 • 爱丁堡 • 贝尔法斯特 • 小贝法
阿瑞托莎级轻巡洋舰 • 阿瑞托莎 • 加拉蒂亚 • 欧若拉
斐济级轻巡洋舰 • 斐济 • 牙买加
谷物女神级轻巡洋舰 • 库拉索 • 杓鹬
确捷级轻巡洋舰 • 确捷
1944年方案Y轻巡洋舰 • 海王星
重巡 伦敦级重巡洋舰 • 伦敦 • 什罗普郡 • 苏塞克斯
肯特级重巡洋舰 • 肯特 • 萨福克
诺福克级重巡洋舰 • 诺福克 • 多塞特郡
约克级重巡洋舰 • 约克 • 埃克塞特
1940年15500吨级重巡洋舰 • 柴郡
1939年9.2英寸指标重巡洋舰 • 德雷克
战巡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 • 声望 • 反击 • 小声望
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 • 胡德
战列 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 • 伊丽莎白女王 • 厌战 • 英勇
纳尔逊级战列舰 • 纳尔逊 • 罗德尼
乔治五世级战列舰 • 英王乔治五世 • 威尔士亲王 • 约克公爵 • 
乔治五世级设计案战列舰 • 君主
轻航 轻型航空母舰 • 竞技神 • 独角兽
半人马级航空母舰 • 半人马
攻击者级护航航空母舰 • 追赶者
巨像级航空母舰 • 英仙座
航母 航空母舰 •  • 皇家方舟
光辉级航空母舰 • 光辉 • 胜利 • 可畏 • 小光辉
勇敢级航空母舰 • 光荣
重炮 黑暗界级浅水重炮舰 • 黑暗界 • 恐怖
罗伯茨级浅水重炮舰 • 阿贝克隆比
驱逐 特I型吹雪级驱逐舰 • 吹雪 • 浦波
特II型绫波级驱逐舰 • 绫波
特III型晓级驱逐舰 •  •  •  • 
白露级驱逐舰 • 白露 • 夕立 • 时雨 • 江风
阳炎级驱逐舰 • 雪风 • 阳炎 • 不知火 • 野分 • 黑潮 • 亲潮 • 浦风 • 矶风 • 滨风 • 谷风
初春级驱逐舰 • 初春 • 若叶 • 初霜 • 有明 • 夕暮
神风级驱逐舰 • 神风 • 松风 • 旗风
睦月级驱逐舰 • 睦月 • 如月 • 卯月 • 水无月 • 文月 • 长月 • 三日月
夕云级驱逐舰 • 清波 • 卷波 • 长波
秋月级驱逐舰 • 新月 • 春月 • 宵月 • 花月
朝潮级驱逐舰 • 朝潮 • 大潮 • 满潮 • 荒潮 • 
超秋月级驱逐舰 • 北风
轻巡 夕张级轻巡洋舰 • 夕张
长良级轻巡洋舰 • 长良 • 五十铃 • 鬼怒 • 阿武隈
最上级轻(重)巡洋舰 • 最上 • 三隈
川内级轻巡洋舰 • 川内 • 神通 • 那珂
阿贺野级轻巡洋舰 • 阿贺野 • 能代
重巡 古鹰级重巡洋舰 • 古鹰 • 加古
青叶级重巡洋舰 • 青叶 • 衣笠
妙高级重巡洋舰 • 妙高 • 那智 • 足柄
高雄级重巡洋舰 • 高雄 • 爱宕 • 摩耶 • 鸟海
最上级铃谷型重巡洋舰 • 铃谷
伊吹级重巡洋舰 • 伊吹
战巡 金刚级战列巡洋舰 • 金刚 • 比叡 • 榛名 • 雾岛 • 小比叡
天城级战列巡洋舰 • 天城
战列 扶桑级战列舰 • 扶桑 • 山城
伊势级战列舰 • 伊势 • 日向
长门级战列舰 • 长门 • 陆奥
加贺级战列舰 • 加贺BB • 土佐
敷岛级战列舰 • 三笠
纪伊级战列舰 • 骏河
大和级设计案战列舰 • 出云
轻航 飞鹰级航空母舰 • 飞鹰 • 隼鹰
轻型航空母舰 • 凤翔 • 龙骧 • 龙凤
祥凤级航空母舰 • 祥凤
航母 (一航战)航空母舰 • 赤城 • 加贺 • 小赤城 • 赤城(μ兵装)
(二航战)航空母舰 • 苍龙 • 飞龙
翔鹤级航空母舰 • 翔鹤 • 瑞鹤
大凤级航空母舰 • 大凤
潜艇 巡潜乙型潜艇 • 伊19 • 伊26 • 伊25
巡潜乙型改二型潜艇 • 伊58 • 伊56
海大VI型a潜艇 • 伊168
维修 维修舰 • 明石
潜母 巡潜甲型改二型潜水空母 • 伊13
超巡 B65超甲型巡洋舰 • 吾妻
驱逐 1934型驱逐舰 • Z1 • Z2
1936型驱逐舰 • Z18 • Z19 • Z20 • Z21
1936A型驱逐舰 • Z23 • Z25
1936B型驱逐舰 • Z35 • Z36
1936C型驱逐舰 • Z46
轻巡 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 • 柯尼斯堡 • 卡尔斯鲁厄 • 科隆
莱比锡级轻巡洋舰 • 莱比锡
巡洋舰K原案轻巡洋舰 • 美因茨
重巡 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 • 希佩尔海军上将 • 欧根亲王 • 希佩尔海军上将(μ兵装)
德意志级装甲舰 • 德意志 • 斯佩伯爵海军上将
1938年主炮推演重巡洋舰 • 罗恩
战巡 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 • 沙恩霍斯特 • 格奈森瑙
装甲舰D发展型战列巡洋舰 • 奥丁
战列 俾斯麦级战列舰 • 俾斯麦 • 提尔比茨
H-39型战列舰 • 腓特烈大帝
航母 航空母舰 • 齐柏林伯爵 • 小齐柏林
潜艇 VIIC型潜艇 • U-81 • U-557 • U-556
VIIB型潜艇 • U-47 • U-73 • U-101
IXC型潜艇 • U-522
IXB型潜艇 • U-110
驱逐 鞍山级驱逐舰 • 鞍山 • 抚顺 • 长春 • 太原
轻巡 轻巡洋舰 • 逸仙
宁海级轻巡洋舰 • 宁海 • 平海
驱逐 士兵级驱逐舰 • 龙骑兵
重巡 特伦托级重巡洋舰 • 特伦托
扎拉级重巡洋舰 • 扎拉
战列 维托里奥·维内托级战列舰 • 利托里奥
加富尔伯爵级战列舰 • 加富尔伯爵 • 朱利奥·凯撒
驱逐 Pr.7型驱逐舰 • 威严
Pr.38型驱逐领舰 • 明斯克
Pr.20I型驱逐领舰 • 塔什干
轻巡 帕拉达级防护巡洋舰 • 阿芙乐尔
博加特里级防护巡洋舰 • 水星纪念
Pr.68/68-K型轻巡洋舰 • 恰巴耶夫
战列 甘古特级战列舰 • 甘古特
Pr.23型战列舰 • 苏维埃罗西亚
驱逐 空想级大型驱逐舰 • 凯旋
机敏级驱逐舰 • 福尔班
大胆级驱逐舰 • 鲁莽 • 倔强
轻巡 布雷巡洋舰 • 埃米尔·贝尔汀
训练巡洋舰 • 圣女贞德
重巡 1940年海军计划重巡洋舰 • 路易九世
战列 黎塞留级战列舰 • 黎塞留 • 香槟
航母 航空母舰 • 贝亚恩
潜艇 巡洋潜艇 • 絮库夫
驱逐 机敏级驱逐舰 • 勒马尔
沃克兰级大型驱逐舰 • 塔尔图 • 沃克兰
空想级大型驱逐舰 • 恶毒
轻巡 拉·加利索尼埃级轻巡洋舰 • 拉·加利索尼埃
重巡 条约型C4重巡洋舰 • 阿尔及利亚
战巡 敦刻尔克级战列巡洋舰 • 敦刻尔克
战列 黎塞留级战列舰 • 让·巴尔 • 加斯科涅(μ兵装) • 加斯科涅
驱逐 其他舰船 • 泛用型布里 • 试作型布里MKII
驱逐 群白 • 布兰 • 群白之心
轻巡 绀紫 • 涅普顿 • 绀紫之心
重巡 圣黑 • 诺瓦露 • 圣黑之心
航母 翡绿 • 贝露 • 翡绿之心
驱逐 BILI • 22 • 33
驱逐 传颂之物 • 猫音
轻巡 传颂之物 • 露露缇耶
重巡 传颂之物 • 久远
轻航 传颂之物 • 乌璐露 • 萨拉娜
航母 传颂之物 • 芙米露露
驱逐 KizunaAI • 绊爱
重巡 KizunaAI • 绊爱·Elegant
战列 KizunaAI • 绊爱·SuperGamer
航母 KizunaAI • 绊爱·Anniversary
驱逐 Hololive • 白上吹雪 • 夏色祭
重巡 Hololive • 百鬼绫目
轻航 Hololive • 紫咲诗音
航母 Hololive • 时乃空 • 大神澪
潜艇 Hololive • 湊阿库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