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
本WIKI于2020年11月20日依据BWIKI作者/攻略组/编辑组管理规则将权限由寒鸦结社攻略组转移至 盐析SaltPackage・_・ ,编辑权限开放
战双WIKI反馈留言板       BWIKI收藏到桌面的方法说明

熟睡

来自战双帕弥什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xyz_tensor

做最大限度还原游戏内UI体验的WIKI。欢迎加入我们;后续更新计划见 战双WIKI规划局
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您的编辑将在通过审核后实装,感谢支持!
熟睡0324106
神威
下一批感染体袭击快来了。
年老构造体
明白了。
年老构造体
受伤的家伙都到过滤塔附近的掩体中躲好,给各个小队同步下去,将战线向外推,保证过滤塔附近的安全。
神威
好嘞,明白啦~
年老构造体
医生,伤员就拜托给你们了。
万事
……嗯。
神威
那么万事,我们待会见。
万事
……
神威
记得我说的话哦,别忘了当下更重要的事。

大部队为伤员藏身的掩体做完新一轮加固后便动身赶赴前线,万事在掩体中稳定着每一位构造体的伤势。
万事
帮我拿着这头。
万事将连接线的一头放到面前的构造体手中,随后将另一头接入自己的终端之中,手指在终端上快速敲击着,伴随着万事的敲击,一道微弱的电流顺着连接线传递到构造体的机体上。
受伤构造体B
谢了。
万事
没事。
当万事起身,准备走向下一名伤员时,突然从掩体外传来了一阵异响。
万事
前线的战斗结束了吗?
汤普森
不,不对。
万事
咦?
汤普森
当心,是使用特殊伪装越过了前线的感染体。
汤普森说着走到墙边,透过墙壁的缝隙观察着外侧的情况。
汤普森
不行,这种等级的感染体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应付的。
汤普森
万事,从后门那里逃走吧,我们构造体实在不行还可以使用意识回传。
汤普森
虽然这样的话就要有段时间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喽。

教授
万事,你有拆穿谎言的勇气,但是很遗憾,这并不是正确的答案。

杰特
谎言与真相对我们构造体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杰特
是啊,看到谎言之下的真相后,我们便明白了结局。
杰特
为人类而死,就是构造体无法反抗的结局。
杰特
区别不过是早死晚死,以及死在何处罢了。
杰特
这就是现实。
杰特
这……就是现……实。

万事
下次坚持不住的话就……就直接启动意识回传如何?
万事
摆脱伤痛的机体,让意识海回归空中花园。
万事
就像回到降生前的状态,温暖而安逸。

倒地的构造体
要赢……要……活下去……

汤普森
你不觉得某些方面你和他很像吗?被心事烦扰,不愿倾诉。
汤普森
所以与其介怀或后悔,先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好了。

神威
重要的是,不再原地踏步,做你自己,做你想做的,力所能及的事。

胜利和未来,对于我来说都太过遥远了。
当下,我是为了什么而行动的呢?
看到构造体的伤势后,下意识地想要帮他们维护,摆脱痛苦。
为了不再看到痛苦与离别,为了保护自己触手可及的存在。

万事
看着面前的景象,就会想着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也正因如此我才去进修了构造体维护相关的知识。
这些印刻进血源之中的想法,原来早就在我纠结于谎言对错的过程中被渐渐遗忘了啊。

万事
不可以。
汤普森
咦?
万事
……
辅助型构造体B
万事,怎么了?
万事
我……必须阻止你们使用意识回传……
万事
过去我一厢情愿地戳穿谎言,以为是为了帮助别人,却反而让更多人遭受苦难。
万事
从那时起,后悔,无奈,妥协与折磨就成了我生活的主调。
万事
因为我接受了谎言需要存在的现实……
万事
但在这里遭遇的一切让我明白,构造体们,不应该在谎言的蒙骗下白白牺牲……
万事
如果不在这里告诉你们真相的话,我该如何面对前线的神威他们,如何面对等在空中花园的汤普森的孩子。
万事
在这里说出真相不是为了帮助,而是……想要保护。
汤普森
呵呵,终于愿意倾诉了吗。
万事
嗯……意识回传……根本就不存在。
万事
那一切不过是为了安慰构造体而设置的谎言罢了……
辅助型构造体C
什么?
万事
生命威胁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万事
如果在这让你们仗着意识回传不顾自己安危肆意战斗的话……那和让我放任你们自杀没有区别。
万事
所以现在比起逃走,还有我更应该做的事,那就是和你们一起战斗,不让任何人使用意识回传。
万事
医生不仅仅应该救助他人,更应该和他人并肩作战,保护大家。我们……一起活下去……
因为激动,万事而显得有些力竭,他的全身止不住地颤抖,汤普森缓缓走到万事的身边,轻轻抚摸着万事的头。
汤普森
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辅助型构造体B
是啊,多谢万事你愿意告诉我们真相。
辅助型构造体C
背负着那种过去一直走到现在,辛苦你了。
万事
不,那只是因为我太懦弱罢了……
汤普森
并不是懦弱,认清现实继续前进,在痛苦的黑暗中摸索向前,这可不是懦弱的家伙会做的事,相反,这样的人比任何存在都要坚强。
受伤构造体B
绝了,为什么我们会有一瞬间想要使用意识回传啊,这不就是抛下了前线的同伴,抛下了这座城市的胜利。
轻伤构造体
是啊……我们明明和大家约好了要一起取得胜利。万事,就像你说的,我们一起活下吧。
万事
大家……
汤普森
‘旗帜’会保护和引导旗下的同伴,‘旗帜’绝不能倒下和后退。
汤普森
兄弟们,走吧。
汤普森说着向一旁吆喝了一下,几位还能行动的构造体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万事站在后门旁正准备离开时,汤普森将一柄狙击枪丢到了万事手中。
汤普森
接着。
汤普森
让外面的怪物见识下全副武装的‘旗帜’有多么坚不可摧。
汤普森说着将自己手中的另一柄狙击枪上膛,万事模仿着汤普森的动作,也将自己手中的武器调整到待机状态。
万事
明白。
战斗开始


战斗结束
在所有人做出进一步反应之前,感染体咆哮着掀翻拦路的构造体,冲着队伍后方的万事奔去。
眼看着距离不断缩短,万事不断地扣动扳机,爆弹精准地命中了对方的双腿,却仍旧无法阻止感染体的移动。
汤普森
万事!
万事
左腿关节……
虽然无法阻止感染体的移动,但万事的射击也着实在对方的机体上留下了损伤。万事盯准感染体破损的左腿关节,快速朝着左侧翻滚,堪堪躲过了这一猛冲。
虽然未被直接撞到,但感染体撞进建筑中所激起的碎石却重重地砸到万事身上,将万事砸倒在地。
万事
咳……
感染体缓缓从建筑废墟中脱身,转头看向倒了一地的人类与构造体,它缓步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万事,举起手臂准备给予在场的所有目标最后一击。
感染体的手臂高举的那刻,数发爆弹倾泻在感染体身上,将它的半个躯干轰得不见踪影。
感染体
————!
万事回头看去,发现汤普森与身边的几名构造体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靠在掩体上进行了刚才的攻击。
而攻击的反作用力将他们震得跌倒在地,战斗造成的新老伤口一齐爆发,循环液不断从他们的破损部件中渗出。
辅助型构造体B
我们,是……
轻伤构造体
不能倒下的……
汤普森
旗帜。
万事
你们……
然而刚才的那一击并没有摧毁感染体的电子脑,机油从它剩余的半个躯干上滴落,它挥舞着武器,朝着万事的头颅刺去。
万事
看来……这就是我的终点了啊。
轻声呢喃着话语,万事慢慢闭上自己的双眼,平静地迎接自己的死亡。
神威
万事!
震耳的喊声从远处传来,万事条件反射地睁开眼望向声源处。
神威的黑色大剑横在万事面前,感染体被神威踢到一旁,蛮横的力量将感染体的电子脑踢得粉碎。
看着面前的一幕,维系着力竭的万事最后一根弦彻底崩断,万事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神威
万事,万事!

万事
……这是?
神威
啊,你终于醒了,汤普森说得果然没错。
万事
对了,感染体,还有其他人的情况……
神威
安心,都结束了。
神威
这片区域所有的感染体都被镇压完成,受伤的同伴有汤普森他们在照顾。
万事
这样……啊。
万事
感觉还不赖。
神威
咦?
万事
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再次前进的感觉。
万事
不考虑真实还是虚假,不考虑后果地乱来一通。
万事
看着眼前发生的事物,身体已经先于脑子作出了判断。
神威
嘿嘿,看来你开始懂这种感觉了。
汤普森
神威!万事醒了吗。

汤普森走入万事所待的掩体中,出声询问神威,神威低头看向万事,发现万事已经闭上了双眼。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
万事
……
神威
醒了,不过又睡着了,你们小声些不要吵醒他!
万事
明明声音最大的是你这个笨蛋吧。
神威
唔……
汤普森
哈哈,能睡是好事,总比过去一直失眠的好。
汤普森
想通了的万事,以后应该能睡得更久,更安稳些了吧。
————
教授……你的问题我至今也无法给出完美的回答……
我知道,过去的罪孽无法被改变。
但现在,我仍需背负谎言与过去前行。
不是为了证明谎言存在、或是你我的对错,而是为了不再让眼前的同伴因为谎言而受到伤害。
我和你,还有整个生命之星,都该向前迈进,做出些许改变了。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