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后续更新计划见WIKI建设反馈区

旅行者酒馆祝大家新年快乐!! 感谢大家2020年对我们的支持,新的一年旅行者酒馆会再接再厉,继续为大家提供更新原神相关内容!
BWIKI反馈留言板  ·  WIKI编辑教程  ·  BWIKI收藏到桌面的方法说明

阿贝多语音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congeal_plume
玖子Kyuko
极限之星
Neptunium_Tech
正在施工中(小).png

本页面内容待补充完善,需要你的帮助!
语音填补工程量较大,如果看到空缺的地方,能一起来补充,就万分感谢了。
有参与录音意向的请私聊congeal_Plume托奇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汉语CV: Mace 日语CV: 野岛健儿 英语CV: 科伊·道 韩语CV: 金明俊
文本
汉语CV: Mace 日语CV: 野岛健儿
英语CV: 科伊·道 韩语CV: 金明俊
初次见面…
我是阿贝多,西风骑士团首席炼金术士。我对你身上星海的气息很感兴趣,想要就近观察研究。相信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独处的机会。
初次见面…
我是阿贝多,西风骑士团首席炼金术士。我对你身上星海的气息很感兴趣,想要就近观察研究。相信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独处的机会。
早上好…
早安,是准备出门寻找古代遗物吗?
早上好…
早安,是准备出门寻找古代遗物吗?
中午好…
午安,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工坊之外真是热闹啊。
中午好…
午安,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工坊之外真是热闹啊。
晚上好…
外面安静下来了,呼。
晚上好…
外面安静下来了,呼。
晚安…
晚安,你先去休息吧,我打算把最后一个实验做完。既然你那么感兴趣…明日再会时我再与你一起探讨实脸结果吧。
晚安…
晚安,你先去休息吧,我打算把最后一个实验做完。既然你那么感兴趣…明日再会时我再与你一起探讨实脸结果吧。
闲聊·写生
风景不错,趁着休息,就把这一幕画下来吧
闲聊·写生
风景不错,趁着休息,就把这一幕画下来吧
闲聊·探索
「世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闲聊·探索
「世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闲聊·怀旧
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土地,将「未知」变为知识。…这种感觉,真怀念啊。
闲聊·怀旧
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土地,将「未知」变为知识。…这种感觉,真怀念啊。
下雨的时候…
土壤湿润,适合采集爆爆瓜的根。没事,我来动手就可以。
下雨的时候…
土壤湿润,适合采集爆爆瓜的根。没事,我来动手就可以。
下雪的时候…
师父…
下雪的时候…
师父…
阳光很好…
光线充足,生物行为活跃,嗯,很适合写生。
阳光很好…
光线充足,生物行为活跃,嗯,很适合写生。
关于阿贝多自己·天才
天才?…不少人这么称呼我。其实,我不这样认为。
关于阿贝多自己·天才
天才?…不少人这么称呼我。其实,我不这样认为。
关于阿贝多自己·人际
与人交往…很麻烦。一旦开始就要不断维持,如果联系中断了,想再重新恢复,就得消耗更多的时间。
关于阿贝多自己·人际
与人交往…很麻烦。一旦开始就要不断维持,如果联系中断了,想再重新恢复,就得消耗更多的时间。
关于我们·实验
你…这是准备陪我做实验吗?呼,真荣幸。
啊,不用紧张。我的实验虽然危险,通常不会伤及无辜。
关于我们·实验
你…这是准备陪我做实验吗?呼,真荣幸。

啊,不用紧张。我的实验虽然危险,通常不会伤及无辜。

关于我们·助手
能麻烦你当我的助手吗?鉴于你旁观了那么多次,想必早就熟练了吧。放心,我在你旁边。就算是第一次实际操作,也不会有问题的。我相信我的指导能力,更相信你的天赋。
关于我们·助手
能麻烦你当我的助手吗?鉴于你旁观了那么多次,想必早就熟练了吧。放心,我在你旁边。就算是第一次实际操作,也不会有问题的。我相信我的指导能力,更相信你的天赋。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不过就是个实验用的工具罢了,和烧杯、坩埚没什么不同。唯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它的原理…我总有一天会研究明白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不过就是个实验用的工具罢了,和烧杯、坩埚没什么不同。唯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它的原理…我总有一天会研究明白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一直有些难以开口,因为假设被你拒绝的话,我可能会失落吧…
嗯…我对你身边那个飞着的小家伙很感兴趣,方便让我拿去研究一下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一直有些难以开口,因为假设被你拒绝的话,我可能会失落吧…

嗯…我对你身边那个飞着的小家伙很感兴趣,方便让我拿去研究一下吗?

感兴趣的见闻…
想知道更多石化古树的事情?唔…你在附近秘境里观测到的那些,其实不算古老。稍微成熟一些的树,一般能长到两三公里高;在树的根部,常常聚集着一种大蜘蛛。那种蜘蛛啊,用地栀子和香茅草捆紧,抹上白豆蔻,熏烤上几个小时,那香味,是真的很…令我难忘。
感兴趣的见闻…
想知道更多石化古树的事情?唔…你在附近秘境里观测到的那些,其实不算古老。稍微成熟一些的树,一般能长到两三公里高;在树的根部,常常聚集着一种大蜘蛛。那种蜘蛛啊,用地栀子和香茅草捆紧,抹上白豆蔻,熏烤上几个小时,那香味,是真的很…令我难忘。
关于亲人…
亲人吗?虽然艾莉丝总希望我喊她妈妈…唔,但在我心里,谈起亲人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师父吧。我从记事起就和她在一起探险了,她教会了我炼金术和无数世间的知识。或许…「亲人」或者「师父」,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描绘出她对我来说的意义吧。
关于亲人…
亲人吗?虽然艾莉丝总希望我喊她妈妈…唔,但在我心里,谈起亲人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师父吧。我从记事起就和她在一起探险了,她教会了我炼金术和无数世间的知识。或许…「亲人」或者「师父」,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描绘出她对我来说的意义吧。
关于砂糖·方向
砂糖吗?我大概能理解她一心专攻「生物炼金」的理由…不管怎样,看到她的研究越来越顺利,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关于砂糖·方向
砂糖吗?我大概能理解她一心专攻「生物炼金」的理由…不管怎样,看到她的研究越来越顺利,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关于砂糖·坚持
虽然在学术方面的合作非常愉快,但课题以外的部分,砂糖也有很多她自己的坚持。比如我告诉她我们是平辈,叫我阿贝多就好,她却坚持要用尊称。…只好随她去了。
关于砂糖·坚持
虽然在学术方面的合作非常愉快,但课题以外的部分,砂糖也有很多她自己的坚持。比如我告诉她我们是平辈,叫我阿贝多就好,她却坚持要用尊称。…只好随她去了。
关于丽莎…
丽莎吗?和她讨论总会得到很有价值的观点。如此有才华却满足于图书管理员一职,想必背后藏着于那才华等重的因缘吧。
关于丽莎…
丽莎吗?和她讨论总会得到很有价值的观点。如此有才华却满足于图书管理员一职,想必背后藏着于那才华等重的因缘吧。
关于可莉…
我的确把可莉当作亲妹妹一样看,所以每次当这位妹妹惹出麻烦的时候,我都只能安慰自己,至少她现在的破坏力,还不及艾莉女士的零头。
关于可莉…
我的确把可莉当作亲妹妹一样看,所以每次当这位妹妹惹出麻烦的时候,我都只能安慰自己,至少她现在的破坏力,还不及艾莉女士的零头。
关于琴…
琴吗?她是一位正直的代理团长,甚至可以说比那位团长大人更为可靠。可能大家心里都在期待着她成为正式团长的那一天吧。
关于琴…
琴吗?她是一位正直的代理团长,甚至可以说比那位团长大人更为可靠。可能大家心里都在期待着她成为正式团长的那一天吧。
关于行秋…
行秋吗?他写的小说挺有趣的。稻妻那边的「八重堂」一直在旁敲侧击希望让我和别的作者合作,说这样版税收入也会更好。哼,我缺这点钱吗?
关于行秋…
行秋吗?他写的小说挺有趣的。稻妻那边的「八重堂」一直在旁敲侧击希望让我和别的作者合作,说这样版税收入也会更好。哼,我缺这点钱吗?
关于芭芭拉…
芭芭拉吗?她是一位认真的牧师,说来以前碰巧有机会给她画过速写…你问画哪儿去了?嗯…我拒绝了艾伯特的开价,直接把画送给了代理团长。人际交往…真是耗费精力啊。
关于芭芭拉…
芭芭拉吗?她是一位认真的牧师,说来以前碰巧有机会给她画过速写…你问画哪儿去了?嗯…我拒绝了艾伯特的开价,直接把画送给了代理团长。人际交往…真是耗费精力啊。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一
有问题想问我?请说吧。啊,冒昧地问句,应该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吧?手头的研究马上要进入最后一个阶段了。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一
有问题想问我?请说吧。啊,冒昧地问句,应该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吧?手头的研究马上要进入最后一个阶段了。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二
啊,只是随口一提。不人为介入的话,黄金需要杀死一个八倍多的太阳才能自然生成。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二
啊,只是随口一提。不人为介入的话,黄金需要杀死一个八倍多的太阳才能自然生成。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三
人物画的耗时主要和心情有关。有时候霍夫曼我也能画半天,有时候凯亚都只需要三笔——这个圆是脸,这个是眼罩的带子…这个是眼罩。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三
人物画的耗时主要和心情有关。有时候霍夫曼我也能画半天,有时候凯亚都只需要三笔——这个圆是脸,这个是眼罩的带子…这个是眼罩。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四
除了画画和研究之外的生活…我偶尔会去看稻妻和璃月的小说吧,能看到很多很有趣的想法,有时也会为创作提供意想不到的灵感。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四
除了画画和研究之外的生活…我偶尔会去看稻妻和璃月的小说吧,能看到很多很有趣的想法,有时也会为创作提供意想不到的灵感。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五
即使到了现在,师父传授给我的「黑土之术」仍是充满了谜团,师父到底想要用这个技术创造出什么呢?…研究还远未到尽头,得麻烦你和我一起继续探索了。
想要了解阿贝多·其五
即使到了现在,师父传授给我的「黑土之术」仍是充满了谜团,师父到底想要用这个技术创造出什么呢?…研究还远未到尽头,得麻烦你和我一起继续探索了。
阿贝多的爱好…
嗯…研究之外我最愿意花时间去做的应该是画画吧。一开始只是为了理解物体与材科的构成,便于研究开展,不过到了后来就变成了爱好。嗯,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
阿贝多的爱好…
嗯…研究之外我最愿意花时间去做的应该是画画吧。一开始只是为了理解物体与材科的构成,便于研究开展,不过到了后来就变成了爱好。嗯,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
阿贝多的烦恼…
时间真是不够用啊,即使把大部分麻烦的事情都推掉还是会觉得时间不够。
阿贝多的烦恼…
时间真是不够用啊,即使把大部分麻烦的事情都推掉还是会觉得时间不够。
喜欢的食物…
我挺喜欢甜点的。怎么说呢…在体力和精力同时消耗殆尽的时候,高能量的物质会提供原始而高效的支持吧。
喜欢的食物…
我挺喜欢甜点的。怎么说呢…在体力和精力同时消耗殆尽的时候,高能量的物质会提供原始而高效的支持吧。
讨厌的食物…
讨厌的食物?餐馆里分量比较大的肉吧。我的胃口吃不了多少,只会面临「浪费」或者「失去风味」的结局。后来我就干脆不去餐馆了,虽然这也意味着要花更多时间在做菜上…
讨厌的食物…
讨厌的食物?餐馆里分量比较大的肉吧。我的胃口吃不了多少,只会面临「浪费」或者「失去风味」的结局。后来我就干脆不去餐馆了,虽然这也意味着要花更多时间在做菜上…
生日
生日快乐。你看起来很高兴,可以将你的样子画下来吗?大脑的容量是有限的,人总会不断忘记。如果画在纸上,那么这些画就成了记忆的延伸,在未来重新看到这些画面时,一定能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吧。
生日
生日快乐。你看起来很高兴,可以将你的样子画下来吗?大脑的容量是有限的,人总会不断忘记。如果画在纸上,那么这些画就成了记忆的延伸,在未来重新看到这些画面时,一定能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吧。
突破的感受·起
「黑土」,是炼金术的词源,也是最初的状态。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等俗类必须寻找意义。
突破的感受·起
「黑土」,是炼金术的词源,也是最初的状态。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等俗类必须寻找意义。
突破的感受·承
「白垩」,即是变化的开始。抽离了杂质,准备好接受一切知识,要和我一起去探索世界吗?
突破的感受·承
「白垩」,即是变化的开始。抽离了杂质,准备好接受一切知识,要和我一起去探索世界吗?
突破的感受·转
「赤成」,炼金术中的意思是,情感的炼化。我的赤色好像来自于你。
突破的感受·转
「赤成」,炼金术中的意思是,情感的炼化。我的赤色好像来自于你。
突破的感受·合
「黄金」,炼金术最后的阶段。无价值的事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意义,变化成了黄金。我,也找到了意义。
突破的感受·合
「黄金」,炼金术最后的阶段。无价值的事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意义,变化成了黄金。我,也找到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