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提瓦特编年史

阅读

    

2022-11-11更新

    

最新编辑:USEDGUMI

阅读:

  

更新日期:2022-11-11

  

最新编辑:USEDGUM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向冷__
充满未知的未来
丛云酱
原學家-鹹魚
USEDGUMI
-丁梓航-
御坂7723号
看门人大爷
小孩不要笑
阿华田-园犬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北陆图书馆
图书馆导航栏-圆形装饰.png
本页面内容存在缺失!
欢迎您参与到WIKI页面的编辑中来,补充内容时请以 游戏内容 为准进行编辑,引用外部内容时请  注明来源链接
编辑时 需要帮助 或对编辑的内容 产生讨论需求 时,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正在施工中(小).png

本页面内容待补充完善,需要你的帮助!
大家如果看到空缺的地方,能一起来补充,就万分感谢了。也许你几分钟的付出,能为大家带来新的可能性。
请大家不要添加游戏内未实装/无法正常获取的内容!详见WIKI编辑FAQ


太古

原初

原初之人

遥远时空的故事里。巨人盘古的血液化作江河。普鲁沙的身体被切割滋养了宇宙众生。伊米尔的脑髓成为天空云海。[1]

王座之战

王座到来

提瓦特大陆处于星球的一角,原始胎海孕育了这颗星球最初的生命。[2]
最初,水龙王是原始胎海的心脏。[3] 龙族曾是提瓦特大陆上最早诞生的生命,其中的七位龙王与其共主尼伯龙根统治着古代提瓦特。在鸽子衔枝之年,天上的永恒王座自世界外降临,第一王座——“原初之人”法涅斯从蛋中出生,制造了自己的四个影子作为最初的执政,并对七位龙王与尼伯龙根宣战,经过40年的惨烈战争,龙王们被打败,法涅斯成为了新的统治者,并制造了人类,剥夺了七位龙王的一部分力量[4]
尼伯龙根在战争失利后,便逃往世界之外,前往取得禁忌知识,妄想能够再度复仇。在这之后,部分龙族选择与人共存,也有一部分等待着龙王的归来,等待复仇的一天[5]
随着第一王座的降临,水龙王及龙在枫丹地区的统治崩溃,水龙王同时陨落。

文明

制度

七位龙王全部被打败,七个王国全部对天上俯首称臣,此刻天之王座开始了对这片天地的创造。山川与河流落成,大海和大洋接纳了部分对天之王座的反抗者,这就是渊下宫里深海龙蜥的由来。在这之后的又几百年里,自然万物与人类诞生。人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安居乐业,整个世界都在类似的文化之下。[4] 此时高山比天空更高,大地比穹顶更大[6]
此时大陆上有许多文明,广义上都算第一文明的分支。包括但不限于雨林无名古国[7]
[8]、沙漠无名古国[9]
、鹤观前文明、清籁文明、樱之庭[6]
、塞西利亚的古国[10]
[11]
[12]
、沙尔芬德尼尔(详见条目蒙德编年史)、层岩巨渊倒立文明[13]
、层岩巨渊文明

这些文明大多都拥有相同文字、崇拜天空岛与其使者、使用地脉的力量等特征

法涅斯为第一文明建立了一个制度,第一文明需要信仰天空岛,精灵们会充当人与神之间的信使,人们能通过信使得到高天的启示天空岛会为人们带来知识,引导人们建立文明,庇佑人们免于贫瘠但第一文明不能擅自使用可能毁灭世界的“禁忌的知识” [4]

沙尔芬德尼尔

蒙德大地被冰雪覆盖,生存条件极其恶劣。 一位名叫法鲁希的男性带领族人来到了当时的雪山地区,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并没有被风雪覆盖,而是保持着自然的苍绿葱翠,于是他们在此建立了王城沙尔·芬德尼尔[14] 芬德尼尔的居民信仰天空岛,并会与神使沟通[15]
[16]
[17]

塞西利亚的古国

蒙德曾存在一个与古树并存的古国。古国的先人们兴建了塞西利亚花的苗圃。在今苍风高地建立了塞西莉亚苗圃,这个苗圃是种植塞西莉亚花的温室,该地也具备祭祀职能。位于今摘星崖和千风神殿地带的文明建造了祝圣祭坛夏宫灵囿,后来夏宫灵囿深埋地底,被称为仲夏庭园。[10]
[11]
[12]

鹤观前文明

鹤观文明信仰着三月女神,与天空岛的使者有联系。他们非常了解三月女神,除了称他们为月亮,还将他们称为赫卡忒,并且还知道三月女神的光芒是借来的。(鹤观的部分壁画上文字翻译后的内容)[18]
他们会用壁画与石根文字纪录历史。

层岩巨渊倒立文明

人们建立倒挂的地下城市,并拥有净化深渊的圣水的力量。[19]
最初层岩巨渊地表疑似也有该文明的遗迹。[20]

沙漠无名古国

曾有一个无名的古国。古国的愚王在万古的流沙之上梦想筑造供养银白古树的高庭。[9]

雨林无名古国

雨林里曾有个美丽且伟大,为新生的人子施以祝福的场所,也有直达高空的高塔。[7]
[8]

葬火之战(约6000年前)

尼伯龙根

“龙王”尼伯龙根依旧不愿死心,自旅行中归来后带回了来自世界外的漆黑之力,想要击败天理,提瓦特因此再度被卷入惨烈的战火中,但龙族依旧败了。尼伯龙根死后,“翠草之龙”阿佩普希望继承尼伯龙根的衣钵遗志,但紧接着天理就对阿佩普的领土降下了惩罚——一枚巨大的寒天之钉降落在须弥,致使须弥变成了沙漠,阿佩普也为了适应环境变化而变成了沙黄色。阿佩普希望在破碎世界的边缘寻求通向禁忌知识的通道,但通道被寒天之钉阻挡。[5]

第二王座

葬火之战期间,第二王座(可能就是尼伯龙根)[4]
带着禁忌的知识到来。最初的人们因此厌倦了难以捉摸的永恒,不再虔信神谕,反而希冀神明并未许诺之事,试图挣脱命运的枷锁时。高天为之震怒,命大海掀起巨浪,将定居者的城邦碾碎。随后大雨连降百日,潮水吞没了一切罪恶与妄想,初民的时代就此终结。[21]
洪水淹没大地时,部分生物因此灭绝,仅留下化石[22]
仙灵一族因为包庇了人类而惨遭遗弃,天理让仙灵一族失去了于天空的联系,也失去了教化的能力,从此背负可怕的诅咒,退化成只能凭借本能引导人类寻找宝藏的空壳。[23]

精灵

岩王帝君年轻时,存在“三月女神”。那时候精灵爱上了一位外来者,并在三月女神的见证下立下结合的誓约 [24]
仅三十日后,灾祸发生,精灵和外来者在崩裂的天地间逃亡。后来由于精灵为人类求情,天空降下惩罚,让精灵散失形体成为仙灵[23]
(既然精灵在经历天崩地裂的灾祸后就被惩罚,那么这个“灾祸”指的大概率就是葬火之战)

月神之死

三月女神共同曾爱上一位晨星之神 后来葬火之战发生,晨星之神的宫殿被天钉摧毁[25]
,晨星之神驾驶的“太阳之车”也坠毁 三个女神因此反目成仇,互相残杀,2人死亡,但只有一位留下苍白的尸身。 太阳之车坠毁后,碎片坠落在层岩巨渊和璃砂礁北部 [24]
[26]
(鹤观其中一幅壁画中,画着月亮在滴血,可能是象征月神之死。壁画中画着云雾图案,[27]
因此鹤观此时应该已经被雾气笼罩,也就是被降下天钉后。芬德尼尔覆灭后,该国居民并没有立刻死亡,而是在最后的日子里画下壁画,纪录古国覆灭前的历史。鹤观人可能也是相同情况 总而言之,透过壁画内容能推测,月神之死应该也是发生于葬火之战期间 月神死时,岩王帝君尚年轻,[24]
考虑到岩神已有6000岁,因此葬火之战可能是发生于距今6000年前)

葬火之战後

天钉

葬火之战后,天空岛降下了天钉,以此阻绝禁忌知识在地脉中的扩散。很多透过地脉维生的第一文明分支,也因此灭亡[23]

芬德尼尔

在冻结雪山的「长钉」降下时,风雪遍天。天降之柱崩裂为三。[14] 当冻结世界的长钉蓦然降下,连这棵树也被其余波粉碎、冻结时,芬德尼尔的公主取走了最完整的枝,想为荫蔽一国的树接续生命。但在最后,嫁接的生命始终没能活下来。刀刃般冰冷的风雪,最终将月光遮蔽了…[28]

塞西利亚古国

疑似天钉的东西(原文本写作晨星)降落在坠星山谷的星落湖,塞西利亚的古国在此后覆灭。[29]
建立塞西利亚花苗圃的古国覆灭后,只剩摘星崖存在这种花的踪影

层岩巨渊倒立文明

天钉降下,层岩巨渊地表疑似因此弥漫大雾。[20]

层岩巨渊文明

天钉降下后层岩巨渊不再适合居住。沉玉谷的先民自遥远的层岩巨渊迁居而来,他们在此地筑起了直通高天的祭台,留下无数恢宏的殿宇。[30]

樱之庭

明镜破碎,海洋升起,远古的樱之庭与其他岛屿的联系因此断绝了。[6]

雨林无名古国

天钉降下,平地变成山脉,古都也埋入地中。
[8]

鹤观前文明

天钉降下,导致鹤观天空被净化,但也被迷雾笼罩。后来该文明覆灭。

坎瑞亚

一群不再信仰神的人们在须弥地底建立无神的国度坎瑞亚。其国民不只纯血的贵族,背弃了神的七国人民来到此处也会被接纳为国民。[31]
坎瑞亚有着先进的科技与庞大的野心
[32]。王国护卫队成立后,队员透过名为“至真之术”的剑法守护宫廷与王国[33]
国花为因提瓦特,这种花在摘下之后就会变得十分坚硬,曾遍布坎瑞亚的宫廷[34]
(记事者之匣中提到沙尔芬德尼尔覆灭时,一群人建立了无神的国度,指的应该就是坎瑞亚。[35] 森林书任务中提到一位学者的名言“诸位,坎瑞亚数千年的历史在看着我们![36]
[37]
可得知坎瑞亚有数千年的历史,刚好与沙尔芬德尼尔覆灭的时间吻合 因此坎瑞亚的成立时间大概率是6000年前,葬火之战期间。)

耕地机

「土地不是用农具去犁的,而是用铁与血去争夺的。」

——基于这样的理念,「耕地机(遗迹守卫)」诞生了。

耕地机的能量来源并非纯粹的元素,[38]
而是一种名为阿索斯物质的地脉能量块[39]
。驱动耕地机的能量集中于其“眼”中的核心。 初代耕地机诞生后,具有强大破坏力的它不受控制,在奔狼领被北风之狼击败后于风龙废墟瘫痪。[40]
之后古国研发了其他各式战争机械,包括 遗迹守卫(型号:Hu-xxxxx 代号:耕地机)/遗迹猎者(型号:Fo-xxxxx)/遗迹重机(型号:Ra-xxxxx)/遗迹机兵(型号:Ald-xxxxx)/恒常机关阵列(型号:SI/Ald 代号:永续谐振)/遗迹巨蛇(型号:SI/GIp 代号:道路开掘)/遗迹龙兽(型号:Faf-xxxxx)/兆载永劫龙兽(型号:GL-Faf 代号:永续永动)/遗迹巨像(代号:守望机关) 古国研发的许多机关中,有许多都利用了仿生技术,比如模仿龙蜥对元素的反制力的遗迹龙兽、模仿海洋生物与蜂巢的遗迹机兵等等
[41]
[42] 透过遗迹巨蛇,古国得以在地下建立四通八达的通道
[43]

无果的远征

坎瑞亚向龙脊雪山派出了许多的耕地机,试图从这个千年前覆灭的文明探寻些许的痕迹。

「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无法放弃这从天而来的力量,但是我们失败了」


坎瑞亚为了研究从天而来的力量(寒天之钉),派出了大量的遗迹守卫前往雪山。
到达雪山的研究者们四下寻找,最终找到了当年寒天之钉从天而降分裂的碎片。
但因为雪山的环境,大部分耕地机因此损坏。至此,无果而归。

新秩序

神之心

[44]
天理透过第三降临者的遗骨,以及从七位龙王窃取的古龙大权,打造神之心。

胎海的新心脏

水龙陨落后,天空岛的使者、肩负创造生灵使命的统领,她在原初的大海里创造了另一颗心脏,名为厄歌莉娅。[3]

3700年前

璃月

诞生

名为摩拉克斯的魔神与仙人签订契约并和众人建立起名为「璃月」的国度。

约2600年前

提瓦特

魔神战争

战争尚未结束,尘世尚未划归七神所有。在现今的七神确立之前,所有的神明都被称之为魔神。

蒙德

新生

在旧蒙德巴巴托斯结识了一位少年。少年懂得弹琴,渴望写出最好的诗。风精灵「巴巴托斯」与少年,以及渴望得到魔神之爱的人与想要推翻魔神的人,一同登上高塔,推翻了「龙卷的魔神」迭卡拉庇安。 旧的神座崩毁,新神诞生。风神巴巴托斯体会到了指间流淌的力量。
他用这力量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以少年的模样重塑自身形体。——因为只有用人类的形体,才能弹好少年钟爱的竖琴。
他拂动琴弦,用神风吹散冰雪,劈开山峦。让新的蒙德成为自由之地吧,成为无人称王的国度。
他也会希望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吧。
风神还将智慧与力量悉心传授。他建造风车,教会人们加工粮食、酿造美酒;他编制飞翼,教会人们借助风力翱翔。
同时身为游戏与乐曲之神,他还留下了数不清的歌谣与庆典,让民众能够度过快乐的时光。

约2600年~1000年前

蒙德

特瓦林

挟带着风元素的龙在高天诞生了。它缓缓降下,对世间一切充满了好奇。
他落在村落,却被恐惧的人们扔石头击打。龙听不懂人们的恐惧中说出来的话。
他落在墓园,只听到了悲伤的人们嗟叹连绵。龙听不懂人们的悲伤中说出来的话。
他落在果园,却被失去了果树的愤怒的人们咒骂。龙听不懂人们的愤怒中说出来的话。
人世间种种太过纷繁复杂。龙迷惑了,但是龙还是想要尝试……

2000年前

提瓦特

魔神战争结束

世上曾有诸多魔神,也曾有旷日持久的战争直到两千年前方才终结。期间生灵涂炭,流血无数。最终,提瓦特只剩下七位胜利者,七位魔神各自登上「神」之座,自此终结了「魔神战争」时代。尘世划归七神所有,他们被称作「尘世七执政」。虽然性格迥异又相隔万里,却都肩负着「引导人类」的神圣职责。他们在败者的残骸上建立国度与城邦,开始了七神的时代。

蒙德

风神离开

一切平息后,巴巴托斯抚着心爱的竖琴,消失在远方的荒野。找帝君喝酒去了
如是,「新蒙德」之肇始

冒险家莱纳德

曾有位冒险家,他毕生的梦想就是登上一座名叫「尖帽子峰」的雪山。
「它是一头没有弱点的凶兽,是世界无情一面的体现,令我恐惧。
「而冒险家一旦失去勇气,便不能攀登高峰」
他不再登山,而是做起了更大,更远的梦
「人类发明工具,征服自然。又因为被自然征服而发明出更好的工具。
「双腿不能抵达,就用工具代替。工具无法做到还可以借助羽翼。」
在放弃登山后,他将余生用来研究。最后将「未完成的羽翼」的设计图留了下来。
……
两千年后,他的「命之座」化为陨石被某种原由召唤到大地上。
「未归的熄星」

璃月

七神酒会

两千年前巴巴托斯初临璃月,「岩王帝君」的第一反应是:这位同僚在履行职责时遇到了困难,需要自己的帮助。所以还没等巴巴托斯从风中落下,岩之神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位邻国神明,只等他开口,自己就将倾尽所能。然而,风之神却将一瓶酒递到了他面前。
「这是蒙德城的酒,你要尝尝吗?」
——为了送一瓶酒而弃职责于不顾,实在荒唐。
即使如此,那位风神依然不断前来造访,到璃月港四处游玩,还总向岩之神问出各种奇怪问题。这位风神的好奇心,就和他手中的酒一样无穷无尽。
自那时起,那个时代的七神往往会在璃月相聚。

500年前

人之子

苏醒

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呢?两个“陨石”在天空中划下耀眼的光芒,最终陨落大地。
如今,两颗“陨星”中的一人从极寒中复苏,看着这陌生的土地,随即踏上路途,拜访这个世界。

坎瑞亚

坎瑞亚覆灭之战

天理与七神对坎瑞亚降下了不公的审判,导致坎瑞亚王国的覆灭。天理并没有那么简单的放过这个王国,而是将坎瑞亚遗民变成了非人的生物,这就是后来被称为深渊教团的组织……
双子中醒来的一人与戴因一起旅行,到最后他们回到了最初的地点,看见了坎瑞亚的覆灭。
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安全,于是双子中醒来的那个人唤醒了还在沉睡的他/她。
他/她看见了一片火海,分崩离析的国度正是七神与天理降下的不公审判!
双子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正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陌生的神灵拦在他们的面前,于此,拆散。

黄金的罪人

大约百年之前,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席卷了大陆。坎瑞亚妄图取得深渊之力,取代已有的能源,但深渊能量失控,天理为了平定深渊力量前往覆灭坎瑞亚。被称为「黄金」的炼金士堕落为了罪人,释放先前孕育的大量漆黑的魔兽。它们流淌着与此世不容的黑血,在大陆上跳踏众生、破坏一切。它们的生命是变质的,由世界外的力量赐予的。
统治地下世界坎瑞亚王国的黑日王朝覆亡,灾难突破了古国城墙在大陆上散布开来。在天地间留下伤痕累累…战火飘熄,余烬落定。
整个大陆都经历了一个混乱的时代。黑暗的力量扩散行进,污染所遇到的一切。那段时间里,大地上蛮族qq人滋生、魔兽史莱姆肆虐。人们的生活空间被压缩到了城墙之内,野外充满危险。
那段时间对于蒙德来说尤其艰苦。狮牙骑士的传承因无人持有资格而空缺,西风骑士团也因战斗艰苦而人才飘零。
这个时候,强大的腐化魔兽,毒龙「杜林」向蒙德袭来。

灾厄

蒙德·“种子”

受到黑暗力量影响的漆黑的大蛇——恶龙,「杜林」从海上升起,阴影迫近了蒙德。可这个时候,狮牙骑士的传承出现了空缺,西风骑士团的鹰旗无法迎风而扬(出自《林间风》,为吟游诗人的诗篇,实际上这时西风骑士团的大团长为光之狮·艾伦德林,并活到了灾厄结束后)。
蒙德众人的祈祷最终再度唤出了蒙德的神——风之歌者。天空之琴再度拨动,风龙也再度被唤来。
风龙最后获胜了,他咬住了恶龙的咽喉,却咽下了毒血。恶龙的毒血,正是被歪曲的黄金,让山峦崩塌、大地坏灭的力量。
风龙守护了蒙德,他以为这样人们就会理解它了吧。于是它陷入了长眠。

璃月·千岩牢固

灾厄降临琉璃之地(层岩巨渊),五名夜叉应帝君之命,与深渊的扭曲造物血战。 千岩的战士们,一部分护送众多居民疏散,另一部分勇敢的将士与断后的战士一同与怪物血战! 最终,勇猛的夜叉与无畏的凡人们皆沉睡在了深黑的渊薮。

大灾降临琉璃之地,悠古的仇雠泉涌而出。
夜叉应帝君之命,与深渊的扭曲造物血战。
深渊如洪流般涌出,千岩军则护送众多民众疏散逃离。[45]

须弥·草神换代

坎瑞亚战役中,除了草神以外的七神都被号召前往坎瑞亚。而大慈树王被天理指定更为重要的任务—保护世界树,免得其受禁忌知识污染。 然而,大慈树王死前沾染了过多的禁忌知识,而她死前的意识仍然依附在世界树上,唯有根绝自己在世界树中残留的意识,禁忌知识才能彻底根除,否则后患无穷。 为此,树王折下世界树最纯净的枝桠(也是新任草神),并留下线索,希望她能循着线索前来根除自己的意识[44]
自从古国灾厄降临,草木就不再开口。因为司掌草木的神也在灾厄中,一同死去了。新的草神布耶尔由此诞生。

稻妻·雷电影

雷神雷电真(巴尔)在坎瑞亚战争中丧命,弥留之际将稻妻、神之心、太刀「梦想一心」和雷神的位置交给了一直以来作为她的影武者的她的双生魔神雷电影(巴尔泽布)。在见证了自己珍视的事物一个个消失后,雷电影转向「永恒」。

枫丹·“水神”

为了将枫丹人变成真正的人,水神芙卡洛斯将本体封存,创造人造人芙宁娜并邀请水龙王那维莱特前来掌管枫丹国务。“水神”芙宁娜将无休止地扮演水神直至审判到来......

至冬·冰之女皇性情大变

创立「愚人众

不公

染血的骑士道

纯白而高洁的骑士,身穿闪闪发亮的银铠甲,佩挂着镜子般明亮的长剑(黑剑),永远渴求着正义之道。但凡有不平的事情,有嗜人的魔兽,有远处的火光,骑士会迅速赶到。
一、切割,二、挥砍,三、穿刺,按照教导他骑士道、正义与剑术的「幼狼」鲁斯坦的训诫,切割、挥砍、穿刺。然后,从头开始切割…
直到正义得到了践行,魔物不再动弹为止。
游侠骑士第一次打倒魔物,将受难的仕女救下时,他拒绝了酬劳,因此获得了少女赠与的洁白的花,而那花在厮杀中被鲜血反复浸染,和骑士的银盔甲一样,变得像冬天的夜晚一样黑,又和骑士的心一样,变得像淬火后的锻铁一样硬。
……
骑士第一百次砍倒魔物,伸出手帮助受难的人时,她却尖叫着推开了他。直到那时染血骑士才知道,他的脸庞已经在不断战斗中染满自己和敌人的血。他的面容已经在长久厮杀中变得远比魔物更狰狞。
一、切割,二、挥砍,三、穿刺,就这么贯彻正义吧!
就算少女献给你的白花被血污染黑,就算剑不再明亮,
就算英俊的面容变得扭曲可怖,不得不用铁面具遮掩,
就算受你保护的寻常世人不能理解,也绝不要停下来!

被染黑的骑士在声张正义的巡礼中,循着魔物的踪迹,从此他告别了人理。被血染黑的骑士明白地上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因此决定深入覆灭的古国,战死在魔物的温床前。在世界之底,找到了覆灭的古国。其中,他终于发现了古国终末魔物起源的故事与至大的不公……
「伟大的古国被降下了不义的惩罚」
「伟大的古国子民被歪曲成了怪物」
「我的骑士道,岂能容忍此等不公」
「若深渊是它的名,我便效忠深渊」

「向着星辰与深渊」

两个月前

旅行者

从长眠中醒来的你便开始独自流浪…[46]

现在(主线任务

旅行者

在与奇妙的伙伴「派蒙」相遇后,开启了提瓦特大陆的探索之旅…
「你的故国已经覆灭,宫城万顷也化为尘沙。你是本应该拥有世界,拥抱天地之人。但亡国的末裔啊,请不要悲叹这些逝去的时刻…」[47]
「…只要你拥有的高洁与善良不会改变,在新的天地,依然会有最好的伙伴与你同行。此处前方,此刻未来,皆是你的天地。」[48]
「欢迎来到世界。」[49]

——K·K

蒙德

风神与魔龙

在毒血与深渊法师的影响下迷失、堕落。
再度觉醒时,没有听到好友的琴声,而是深渊法师的低语。它诅咒自己的宿主,没有在最关键的时刻陪伴到自己身边。
特瓦林逐渐化为魔龙而不再是曾今的风龙。甚至沦落到了被骑士团围剿的地步。
【某人的批注:当我们终于发现,与骑士团数次交战的陌生害兽「风魔龙」,就是四风守护中的特瓦林时,仇恨驱动的对立已经形成,无法和解。时隔百年后苏醒的它,无疑只能感受到这座城市对它的背叛吧……】

神之心

风神的神之心被愚人众十一执行官之一「女士」夺去。

璃月

请仙典仪

岩王帝君死去。

旋涡之魔神「奥赛尔」苏醒

在「百无禁忌箓」的作用下,被封印在孤云阁的魔神重现世间。
但在旅行者、七星、仙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将其重新封印。

终结一切契约的「契约」

在契约的最后,岩王「钟离」将其神之心交给「女士」

戴因斯雷布
「原初逆转了毁灭,天空之岛焚烧了大地之国。白垩追逐着黄金,赤月对黑日的复仇。未来拯救过去,年长者与年幼者同血相残。
——这是世间回环的命运。戴因,对你来说,那缕金发又是什么呢?必须杀死的人,还是忏悔的对象?」
——自称通晓命运之人

旅行者

相见

在芭芭拉与「北风的王狼」提供的线索下,你与戴因不断深入探索着遗迹,并找到了「污秽逆位神像」与「深渊使徒」。
你与戴因合力牵制住了「深渊使徒」,占据了上风,眼看就要胜利之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将你们击退。你难以置信地发现,从你们手中救下「深渊使徒」的竟是你苦寻已久的至亲。

稻妻

眼狩令

旅行者乘死兆星号抵达离岛,受社奉行大小姐神里绫华的委托对抗眼狩令。

邪眼工厂

海衹军对抗眼狩令取得了压制,但很多人出现了老化现象,而这原因是愚人众暗地里发放劣质邪眼。
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前往邪眼工厂进行破坏,但最终被散兵捉拿,而八重神子为了救你,将神之心交给了「散兵」

御前决斗

你揭露了女士在稻妻的各种罪行,并在御前决斗中将其击败,女士最终被雷电将军斩杀。
之后,当你走出天守阁时,雷电将军突然出现,释放其无想的一刀,而万叶等人及时出现,拦住了这一刀,之后,你与雷电影进行决斗并取得胜利。
在这时,八重神子出现,并与你一同说服了雷电将军,不久后,眼狩令废止。

层岩巨渊

再会

你接受了凯瑟琳的委托,前往层岩巨渊下层进行调查。在巨渊的深处,你看到了一座倒立在空中的城市,并且再度遇到了戴因斯雷布

过往

你和戴因一同进入城市调查,得知了黑蛇骑士和丘丘人的身世来源,并且看到了你至亲的过往。

安魂曲

你和戴因破坏掉了深渊教团留下的装置,并且击败了深渊使徒。
最后,戴因独自离去,你则知悉了坎瑞亚埋藏的秘密,决定继续踏上寻找血亲之路。

须弥

探访

你和派蒙来到了须弥,四处打听「小吉祥草王」的消息。

花神诞祭·筹备

提纳里的帮助下,你来到了须弥城,并且遇到了小吉祥草王的忠实信徒迪纳泽黛。她将「花神诞祭」这一活动告知给了你。

花神诞祭·轮回

「花神诞祭」终于到来,但你却似乎被永远困在了这一天。最后,在小吉祥草王的帮助下,你成功从梦境中脱身,结束了这一日的轮回。

世界树

「花神诞祭」结束后,你与纳西妲对话,得知了大慈树王留下的讯息和世界树的异样。须弥和教令院的谜团正在一步一步被揭开。

异象

你和借用凯瑟琳身体的纳西妲一起行动,试图查清教令院正在进行的绝密研究。
然而,正当你们将要接近真相之时,愚人众第二席「博士」突然现身于教令院,彻底破坏了你们原有的计划,并且封锁了纳西妲和外界的联系。

深入沙海

你按照小吉祥草王给出的指引前往沙漠地区,并且与诸多伙伴结成了反对教令院的同盟。
意外之下,你进入了赤王遗迹,得知了赤王与大慈树王之间某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水落石出

最终,你彻底厘清了教令院贤者们的阴谋——运用「虚空」的知识以及「神之心」,人为制造新的须弥之神。
为了击垮贤者,拯救神明,你和伙伴们在阿如村集合,开始寻找一切可行的对策。

行动计划

一番讨论过后,大家制定了一套完整且详细的作战计划。经过缜密的准备,你先后与艾尔海森赛诺迪希雅等人会合,一步一步执行着预定的作战。
然而,在推进计划的过程中,即将升格为神明的「散兵」再次与你产生了意识连结。你意识到,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识藏日

「识藏日」当天,你和艾尔海森潜入教令院,打算在「虚空」终端上做些手脚,不料被大贤者阿扎尔识破,行动也受到了阻挠。
不过,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在妮露等人的协助之下,教令院的守卫力量被悉数调离并击败,你也趁此机会成功救出了「小吉祥草王」

真神与伪神

当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你与纳西妲一起前往「散兵」所在的工坊,准备阻止他的登神计划。
一番苦战过后,你和纳西妲借助梦境的力量击败了「散兵」,并且成功夺回了雷神之心。于是,计划也终于来到了最后一步——借助两个神之心的力量,彻底治愈「世界树」。

「让世界,彻底遗忘我」

你与纳西妲进入了大慈树王最后的记忆之中,并且得知了五百年前的真相——
世界树被禁忌知识所污染,大慈树王为了与禁忌知识对抗,创造了「虚空」装置,用尽力量压制了禁忌知识的蔓延,但自己也受到了禁忌知识的严重污染。
为了根除禁忌知识,大慈树王决定让小吉祥草王彻底抹除掉自己的存在。
——最终,一切再度归于平静。禁忌知识被彻底根除,魔鳞病也随之消失,新的死域也不再出现。只是,那位须弥人所无比敬爱的「神」,却永远消失在了提瓦特的记忆中。

尾声·须弥

然而,你们在最后关头被「博士」摆了一道,雷草两颗神之心全部被愚人众收走。不过,纳西妲也以此为筹码,交换到了极为珍贵的知识。
休养了数日后,你和大家一同参加了十分豪华的庆功宴。次日,你再度前往净善宫,向纳西妲询问了不少消息,也了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至此,小吉祥草王终于得以亲自治理须弥,你在智慧之国的旅途也暂时告一段落。而旅途的下一个目的地,则是代表「正义」的水之国——枫丹。

枫丹

关注

芙宁娜的眼线早在你进入喀万驿时就已到位。

裹挟

林尼在表演魔术时意外被怀疑与少女连环失踪案有关。
你为林尼辩护,得到「仆人」的认可。

高潮

人,居然在现场被溶解了?!
持续了二十年的少女连环失踪案或许将迎来尾声?!
犯人究竟是谁呢?敬请期待!

终幕

瓦谢死于被他杀死的少女之手。

意外

那维莱特第一次与喻示机产生分歧。
「公子」被认为与少女连环失踪案有关,被送入梅洛彼得堡。

深水

「公子」失踪。
原始胎海水在梅洛彼得堡爆发,经过那维莱特的镇压得以平息。
你在梦中以「公子」视角看到巨型鲸鱼。
「仆人」和那维莱特均怀疑芙宁娜不具有水神的正常特质。

遗迹

白淞镇发生地震,刺玫会遭受沉重打击,「仆人」前来支援。
娜维娅在迈勒斯和希尔弗的帮助下脱离险境。一行人发现残缺的预言石板。

魔女

魔女N,莫娜与你依次探讨预言内容。
预言...会的哦,一定会发生的,你可以将它视为「未来的历史」。

商讨

你与大家商议如何让芙宁娜说出有用的信息。
自此,旅行者,枫丹高层克洛琳德,刺玫会娜维娅,水龙那维莱特,愚人众仆人,林尼三人,梅洛彼得堡莱欧斯利,美露辛希格雯等各方势力终于团结一致。

水神和审判

芙宁娜接受审判。

「水神」

枫丹人起源于水神以原始胎海水改造的纯水精灵,此过程天理并未准许,即水神所犯罪行。
芙卡洛斯为前代水神厄歌莉娅的眷属,也是纯水化人。
芙宁娜为芙卡洛斯的人形态,不具有神的性质。芙卡洛斯对其施加长生诅咒,得以活过五百年,在此期间以芙宁娜主导收集「律偿混能」。
芙宁娜并不知道最终的计划,以人形态「扮演」了五百年的神。

「审判」

「律偿混能」收集完毕,芙卡洛斯身死位灭。「水神」神位被摧毁,提瓦特只剩下六位执政。
所有的能量让那维莱特拿回完整的「古龙大权」,那维莱特击败鲸鱼并扭转枫丹人会被溶解的特质。
预言成真,但最终得以解决。枫丹人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人。

丝柯克

鲸鱼与「公子」一同被带走处理(教训)。回去练功,三百万回啊三百万回
鲸鱼就是小时候的「公子」唤醒的,这可能是「公子」被判有罪的原因。

尾声

那维莱特将水神之心以「外交赠予」的方式送给「仆人」。
芙宁娜离开沫芒宫,居住于枫丹城内别墅中二环小洋楼。后不久以普通人的身份获得水神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