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后续更新计划见WIKI建设反馈区

旅行者酒馆祝大家新年快乐!! 感谢大家2020年对我们的支持,新的一年旅行者酒馆会再接再厉,继续为大家提供更新原神相关内容!
BWIKI反馈留言板  ·  WIKI编辑教程  ·  BWIKI收藏到桌面的方法说明

璃月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向冷__
充满未知的未来
Neptunium_Tech
妖妖还是11
原来一厢情愿
橙逾a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约3700年前

归离原

归终-钟离

有尘王魔神名归终者,与岩王交好,设强弩拱卫天衡,曰「归终机」;又率其民众居天衡北,耕田为业。其盛时阡陌交通,市镇农田远至石门而不绝。归终尝谓岩王:「今我离民,皆安居乐业,几同归乡,莫如名之归离原。」岩王称善。归离原故而得其名。

「这是盟约的信物,也是我对你的挑战。我的一切智慧,都藏在这把石锁(尘世之锁)之中」
他想起初次见面,大衣袖的少女呈上信物时故作庄严而雀跃的样子。真是愚蠢,明明就没有正式的契约,明明只不过自顾自地一同行动…
但就是会想起,过去琉璃百合盛放的原野上,两人初次相见的情景,以及最后,在琉璃百合丛中,她说的话。
「那些小小的人儿们,如同微尘般渺小又脆弱」
「因为渺小,所以不知何时会殒命于天灾人祸。所以总是害怕」
「因为害怕,所以总是努力,想变得更聪明。我啊,是明白的」
「所以我想,既然与你力量差距太大,那就运用技术与智慧吧。同时具有你的力量与我的头脑的话…这座城市会很了不起吧」
她最后有些落寞地笑了笑,慢慢化作了无比细微的尘埃。
「看来还是无法和你一同走下去了。那把锁的事情,忘了它吧」
「这是盟约的信物,也是我对你的挑战」
「我的一切智慧,都藏在这把石锁之中」
「如果能解开它的话——」
许多年,他都没能解开这把锁,也不知道那句话的下文。随着岁月变迁,如今野生的琉璃百合也几乎不见踪迹了。

诞生

名为摩拉克斯的魔神与仙人签订契约并和众人在如今被称为归离原的地方建立起了名为「璃月」的城市。
——「契约即成,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

海兽

「八虬」

那是璃月草创的年代,海洋还是巨怪与魔神的园地。先民在对海洋的恐惧中度日,以微薄之力与海作战。
万千个春与秋中,过于巨大的海兽成了广袤海域不羁的霸主,即使与岩之主造出的石鲸厮杀也不落下风。
那是被璃月人称为「八虬」的魔兽,在海渊深处未曾有匹敌。偶然自无底深渊浮上浅水,掀起巨浪如山崩般摧毁屋舍舟船。
岩神于是亲手用玉石与矶岩塑了一只鸢鸟。石鸟甫一造成,便挣脱了万物桎梏的大地盘旋登上高空,
如烈日投出的长枪般,直插大洋中心魔兽与岩鲸激斗的战场,巨兽应声被钉入了黑暗的海沟,不复浮出。
从此璃月的人们便摆脱了海中巨兽的咆哮。

约3000年前

麒麟

三千年前,甘雨回应岩之神摩拉克斯的召唤,成为他在魔神战争中的助力。
麒麟是仙兽中的仁兽,饮必甘露,食必嘉禾。不履生虫,不折生草,不群居,不旅行,不入阱陷,悠闲则循循入也,动则有容仪,是温柔而优雅的一族。而当海中巨兽为非作恶、足下的土地遭遇危机时,和平便不再成为生活的选项。

魔神战争时期~2000年前(推测)

魔神战争

归终

后诸魔神谋位,大乱遽起。虽诸仙人奋战力保,然战事杂乱,归离原深受混战之苦,尘神归终亦薨于其中。故岩王帝君迁其民入天衡之南,归离原自此荒废,不复往日之繁盛

南出天衡,东入瑶光,西登绝云,北访轻策,诸地萧条,生灵涂炭。璃月广袤,竟难容一处安宁。

盐之魔神·赫乌利亚

在众魔神无情的混战中,人类是过于渺小的存在。而盐之魔神却并未参与铁石心肠的竞争,而是收拢了那些战火中无助流亡的人们,带领他们在这里建起城镇,在天地翻覆的末世中带给人们慈爱与安慰,试图寻求与众魔神重归和平的可能。
她聚集起了一群追随者,在如今被称为「地中之盐」的聚落中苟安。这座城市矗立了数百年,直到魔神倒下的那一天,它才随之分崩离析。
温柔的魔神并非死于与神的对决,而是死于她所深爱的凡人的背叛。

他是这里的第一位凡人之王,也是末代之王。尽管与族人一样,他曾深爱着盐之魔神。但她的温柔太过柔弱,以凡人的心胸,他终究无法揣测舍弃自我的神之爱。为了寻求守护与战斗的力量,为了证明温柔的不合时宜,他以手中的长剑弑杀了孤独的魔神。盐之魔神形骸溃散,盐的圣殿随着盐之魔神的倒下而崩塌,没能逃走的人也因无法承受魔神死亡时流失的力量而化为盐雕,凡人的城迎来了盐块般苦涩的结局。
未经此灾的盐神子民离开了她的领地,前往璃月,请求岩王帝君的庇护。他们的后代害怕赫乌利亚的魔神残渣,害怕她施予他们永世的诅咒。于是,他们冒着危险将剑折断、供奉,希望能平息她留下的怒火。但这位直到最后都没有反抗过的魔神,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子民心怀忿怒呢。

据说盐之魔神的遗体依旧留在这片遗迹深处,虽然早已化为盐晶,却依旧保持着被长剑刺穿那一瞬间的姿态。

千岩团

「千岩牢固,重嶂不移。干城戎甲,靖妖闲邪。」
千年前在魔神级的战争中活跃的千岩团便是如今千岩军的前身。

水产品

魔神战争期间,提瓦特大陆上每一处都燃烧着战火。战争不仅发生在魔神之间,还有无数邪物企图趁乱扩展领地。其中有一种怪物,让尚未成为七神的「岩之魔神」感到十分烦躁。
这些怪物从深海中来,有着绵软的外皮与鳞片,腕足灵巧,被切断肢体也能活下来,还会吐出黏糊糊湿漉漉的液体...以上特性已经足够恶心,却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它们很「小」,而且似乎无处不在。
桌椅板凳、门缝窗扉、窗帘衣褶,甚至是茶杯、书本和笔筒。
只要人们伸出手,就有可能摸到一手冰冷、黏糊、湿漉漉的东西。这些怪物会窸窣爬上手背,在所经之处留下一道晶亮的痕迹...
受璃月先民祈求,摩拉克斯答应他们消灭这种怪物。但对于寄生在人类社会的怪物,摩拉克斯绝不可能像在战场上那样,投出无数石枪,连大地一起轰碎...不过,摩拉克斯毕竟是后世的「契约之神」。
他答应的祈求,无论如何都会办到。责任感驱使他操纵可大可小的岩牢,将这些怪物从无数房屋里依次揪出…
漫长剿灭战结束时,摩拉克斯初次理解到「如释重负」一词的含义。麻烦到极点的剿杀与水生怪物带有恶心气味的黏液,都让他印象极深。
以凡人形象出现的化身钟离,哪怕生活在港口城市,也对所有活着的、蠕动的水产敬而远之。
但切得看不出食材原型的海鲜豆腐还是可以吃的。

2000年前

魔神战争结束

魔神战争结束

世上曾有诸多魔神,也曾有旷日持久的战争直到两千年前方才终结。期间生灵涂炭,流血无数。最终,提瓦特只剩下七位胜利者,七位魔神各自登上「神」之座,自此终结了「魔神战争」时代。尘世划归七神所有,他们被称作「尘世七执政」。虽然性格迥异又相隔万里,却都肩负着「引导人类」的神圣职责。他们在败者的残骸上建立国度与城邦,开始了七神的时代。

夜叉

璃月在古时瘴疠丛生。有人说,当初魔神征战不休,失败者被镇在坚固的岩石之下,腐朽后化作土壤,回归了天地间诸元素的经络循环。魔神的的魂魄有的满心憎恨,不愿屈服,便凝结成为妖邪。每当妖邪躁动不安,起而发难,瘟疫、鬼怪与异变就会发生。妖邪毁坏土地,使土地荒芜,在江河与大海之中作乱,人民为之深感痛苦。所谓妖邪,其实是被击败的魔神遗留的怨念。

岩王帝君召唤夜叉们消灭妖邪。夜叉是璃月的仙兽,生性凶猛恐怖,凶悍善战为了守护岩王帝君的统治而不惜杀生。夜叉中最强大的有五个:浮舍应达伐难弥怒金鹏。这五位夜叉追随岩王帝君屡次与妖邪作战,消除瘟疫与瘴气,世人称他们为「仙众夜叉」。

「仙众夜叉」守护岩王帝君,平定世间各种灾祸,就这样经历了许多年。然而,尽管夜叉们拥有强大的威能,却也难免被业障所困,被魔神的遗恨污染。他们中有的陷入难以言喻的狂怒、难以形容的恐惧而发狂,有的自相残杀,最终战死,有的最终走火入魔。历经千年的劫数之后,五位夜叉有三位死于非命一位不知所踪(大概率就是在望舒客栈底下钓鱼的江雪了),此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夜叉死去或遁走了,只剩下金鹏至今仍然存活。

所谓金鹏,号为「金翅鹏王」,又被称作「降魔大圣」。人们不知他从何而来,也不知他最终去了哪里。每逢春夜海灯节时,望着孤云阁上空的浮光,璃月的人民会说:「这是护法夜叉在讨伐魔兽啊。」有人听见荻花洲深处传来笛声,进去找寻却不见吹笛之人,便会说:「这是夜叉在呼唤旧友归乡呢。」

因此,拥有大神通者必然会经历极大的苦痛摧残。夜叉失去了所有亲友与同袍,积累了太多的罪孽业障,心中永远充满憎恨,不得止息。以旧日遗留的愤恨与怨念为仇敌,既得不到酬报,也没有解脱,如此的苦难实在是空游饿鬼的痛苦,纵使经历万劫,也不会得以结束。

七神酒会

两千年前巴巴托斯初临璃月,「岩王帝君」的第一反应是:这位同僚在履行职责时遇到了困难,需要自己的帮助。所以还没等巴巴托斯从风中落下,岩之神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位邻国神明,只等他开口,自己就将倾尽所能。然而,风之神却将一瓶酒递到了他面前。
「这是蒙德城的酒,你要尝尝吗?」
——为了送一瓶酒而弃职责于不顾,实在荒唐。
即使如此,那位风神依然不断前来造访,到璃月港四处游玩,还总向岩之神问出各种奇怪问题。这位风神的好奇心,就和他手中的酒一样无穷无尽。
自那时起,那个时代的七神往往会在璃月相聚。

约2000年前~1000年前(推测)

石龙

很久以前,璃月曾经有龙的身影。并非乘风翱翔天际的龙,而是踞身于山峦之中,身躯亦如山峦般庞大的悠古石龙。
传说它曾沉睡在南天门一带,与群山混若一体。苏醒时,即使是微小的动作,或许只是伸懒腰,也会导致大地轰鸣颤抖。
当时的岩君为了平息地动,来到了古龙的面前。
传说大地平息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岩君的身边也多了一名伙伴。
但在最后,龙与神、人或许最终还是不相容吧…龙被镇在大地深处后,畏怖着仙家与神的怒火,
曾经聆听岩石间的震颤,一同作乱的岩之龙蜥,遁入了山间地底。
但随着数千年的时光流转,龙蜥再次开始骚动…
传说,胜者在镇压着古龙的巨木旁刺下这柄剑(无工之剑)。作为封印之一,魔物或是奸佞的人皆无法触碰。
如果传说属实,只有心澄如镜的人可以靠近它。如果传说属实的话,这把剑又为何不知所踪呢…

昆吾

星罗圭璧之晷

据说岩之君曾将地中明星琢成计时之物,教导先民光阴之贵。传说许久之后日晷流落民间,为年轻时仍是书生的昆吾所得。
「少时本潜心研读经籍,意在往渡须弥,修行至大之智慧」
「但偶获此晷,复日把玩,迁延时久,竟未曾见一毫瑕疵」
「便决定别高师,改而以匠为业,挑战这天工之器的主人

匣里
断虹

名匠昆吾羽化登仙后,遗世名器之一:断虹。
昆吾兵器谱 · 枪其一。
会逢陨星堕海,汽雾奔涌,异虹裂空,盘桓多时不散,恍如蓬莱初现。有好事者驱船近之,没入异雾,如鸟雀入重云,久而不还,恐遭其厄。时有昆吾者,神匠也,狂醉于岩石金玉。冥思三日,后驱船直入雾中,莫有敢拦阻者。度九日,昆吾返,恍然若年衰十岁,鬓毛皆雪。学徒问之,岩石金玉之理尽通,论道言必透辟。时人皆以为羽化得道,称海雾异虹之中必有仙岛。然莫有敢擅往者,千岩军亦禁之。后昆吾闭门十年,不收徒,不讲道,不待客,不受托,竟日铿锵不绝,终以海中所求陨铁铸一长枪。长枪铸成之日,海摇山动,日光贯虹,海雾突散,异色渐消。
璃月人惊观之,盖仙岛乃乌有。
昆吾于是名之「断虹」。

约500年前

试作

魔兽的灾厄平息后,游兵散勇流入民间。世间虽和平,却随此掀起尚武的浪潮。刀枪剑戟供不应求。武家对精兵的要求日益增高。为寻求突破,锻造世家大当家云辉与名匠寒武闭门钻研。再见天日时,二人鬓须已长一尺有余。而名唤「试作」,将打破璃月古来兵器桎梏的图谱也终于完成。

金珀

灾厄止息之后,残余的魔物仍彷徨世间。是故,兵武且不论,方术也受追捧。然而法器的制作工艺仍停留在百余年前,成品薄脆易碎,不堪一用。
方术师寻到璃月云家的大掌柜云辉,恳求为他们设计新式法器。云辉于名为「试作」的新兵器谱中添加了一件法器。法盘选用老木与稀有矿石,中间那颗大玉珀则是方士门派献上的珍品。
玉珀色泽明快犹如琥珀,通体透金。协商后,云辉为法器题名「金珀」。

璃月名匠寒武与发妻育有一子,取名为策,盼他心有良策,手有巧策,能为父亲传承铸剑锻刀的家业。然而,策志不在此。读私塾时成天以游侠闲书话本为消遣,闲时练枪于山间野地,一心只想仗枪行侠。寻天外陨铁,不求稀材求奇遇。访灵山谪仙,不图真知图逸闻。对于烧炉打铁,策丝毫提不起劲来。不论如何斥骂仍无用处,最终仅是令痴儿浪子某日不辞而别尔尔。

黑岩

「试作」兵器问世后,名匠寒武重修兵器谱,意图用罕有的黑岩结晶打造出更优秀的兵器。寒武痴迷铸剑,委托好友云氏介绍,亲自前往层岩巨渊选材。然而矿道内发生意外塌方。众人被困在矿井下长达四日之久。当时,众人完全没入地岩构筑的监牢,寻常开采工具无法突破岩障。不辨星月、不明时日的黑暗,令受困者渐渐陷入昏迷、癫狂与绝望。走投无路时,寒武发觉自己带下井的一把试作品在角落中隐隐发光……靠着这把剑,生还者逃出生天。瞥见阳光的刹那,手中剑刃裂成千片。匠人双腿发软坐倒在地。数月后,他重塑了这柄长剑,名之曰「黑岩」。

寒武晚年遭遇矿难,性情大变。寒策听闻此事,连夜返乡探望父亲。原本健谈的寒武变得十分寡言,对无心接替家业的儿子也不再责备。从此匠人的锻炉蒙尘,其中只剩下冰冷的余灰与未竟的锻兵之梦。至此年,父子关系反倒亲近不少。寒策心有愧意,却不知如何是好。
其子寒策读到山中地心封有妖异的逸闻,连忙说与父亲。寒武听后大为悔恨,认定开采惊动了地中之龙、天降之石。便撑着病体,起炉锻造一柄斩刀。刀成后,匠人之子依父亲要求,在矿井外立起一人高的神龛,藏刀于其中,作辟邪镇龙之用。
数年后,寒武在梦中辞世。
一代名匠仙逝。寒策依父亲遗言在书房中找到一套兵器谱,正是坊间传奇的「试作」系列。图谱封存与一方木匣之中,另附家书:「吾儿策,天地浩大,可纵情观赏」整本图谱上满是父亲写下的批注,寒策观之痛心,在书房端坐一整夜。
同日同时,一名旅人经过天衡山矿坑,只见山石后红光涌动,一座隐秘的神龛悄然旋开。

云辉仅有一个女儿,名凰。依家族的惯例,云凰成婚后将由夫婿入赘接任大掌柜。自幼习武、个性刚强的凰并无此意,坚持以女儿身接手家业,一时引来流言无数。但云凰就任正值难时。
彼时的大地并不平静。山岳与洞窟在低声的轰鸣嘶叫中,坍塌挪移。深埋地下的宝石金属难以开采,锻炼兵器、传承手艺之事难以为继。是夜。云凰辗转难眠,恐怕云家百年有余的锻兵传承要在她手中断绝。愁绪万千中,她只得对天祈祷,盼望神仙能巧施妙法解她燃眉之急。
过去放弃家业云游天下的寒氏之策,此时却身着匠人装束入庄寻访。他取出一方木匣交予,是其父晚年依照「试作」修订的新图谱。又取长弓一挺,说:
「此事因黑岩而起,还希望以黑岩做结。听闻云掌柜喜爱射箭,如不嫌弃还请试」
凰朝天放箭。飞矢如逆行檐枪奔空怒雷,而留弦之音则久久回荡在山林之中。 远眺月下流云,她只觉转机已到…

天衡山

随着开采,天衡山与周边的大地被掘空,建起了四通八达的矿井坑道。其中深邃处可通地心。然而自某一时间起,这片土地不再沉寂。伴随着隆隆的低啸,岩山开始撼动,洞窟渐渐坍塌。大地深处掩埋着因此罹难的冤魂。夜里总能听见何处传来恸哭的声音。直至一天,轻策山中来了位一位访客。此人着长衫吐白莲,自称是云游方士,寻找璃月一带姓云和姓寒的人家。锻造世家云氏之女凰彼时旅居轻策庄,急忙派人请来名匠寒武的儿子策。方士告诉二人,过去他们的云氏与寒氏为天下方士打造了一件上好法器。如今璃月的大地不平静。方士们特意送来一枚血玉珀,助众人渡过难关。二人立刻起炉打造了一件黑岩法器,将这枚血玉嵌入其中。血玉感应着地脉,如沸血一般的红光时明时暗,警示着将要发生的异动,由此,如星斗一般指引着人们躲避山崩地怒。这件法器被供在天衡山下。 最终,在大地复归平静之日,黑岩绯玉也如地心的忿怒一般悄然消失了。

50年前

安柏的祖父(姓名未知)

安柏的祖父曾是佣兵统领。负责保护—支横跨大陆的商队。某次押运任务中,商队遭到魔兽群的猛烈袭击,只有祖父—人侥幸逃脱,被西风骑士团所属医师救下。
无颜回乡的祖父为报答医师救命之恩,毅然加入了西风骑士团。在骑士团,祖父一手建立侦察骑士小队,亲自训练并率领他们执行任务。

40年前(推测)

璃月

清泉之心

洛蒂娅从水之国土跋涉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