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首页UI改版中,感谢 大猫雷恩 计划对圣遗物、NPC图鉴进行改造,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目前正在重新设计所有任务模块,请各位在近期不要对以上页面大幅度修改。

全站通知:

沉沦之心

阅读

  ·  

2022-08-03更新

  ·  

最新编辑:gaoily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8-03

  

最新编辑:gaoily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充满未知的未来
蚕食甜虾
挽流云
菲小比の极限奶狗
萝莉好吸又好抱
Spectruiii
不凭勿夕
gaoily
10185729yy
御坂10387号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沉沦之心生之花.png
沉沦之心死之羽.png
沉沦之心时之沙.png
沉沦之心空之杯.png
沉沦之心理之冠.png
沉沦之心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水、元素伤害、普攻伤害、重击伤害
基础属性
沉沦之心  
2件套 获得15%水元素伤害加成。
4件套 施放元素战技后的15秒内,普通攻击与重击造成的伤害提高30%。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芬德尼尔之顶:祝圣秘境:告死之霜 Ⅰ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芬德尼尔之顶:祝圣秘境:告死之霜 Ⅲ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因海风褪去色彩的胸花。

即使是踏遍浪涛的男儿,
也有珍视的饰物与记忆。

艨艟再度起锚出海,大副又一次追随船师起航。
为了船师荒唐的追寻,为了记忆中晦瞑的故乡,
大副低吟自创的蹩脚酒歌,和鸣着鲸声与浪响。

「放弃了一族之名的贼人与猎杀他的魔女(没能)浪迹四海」
「无法得到一族之名的贤明胞弟(是否)终于成为一族之长」

「无法唱出口的歌词…最终你也放弃了事实,选择了幻想吗」
「失去一切的与放弃一切的,沉没在什么都能容纳的浪涛下」

「或许也是不错的结局吧。哈哈哈哈哈哈!」


色泽暗淡的斗篷别针。原本镀上的金色已经被海风磨去。
不祥的红色飞羽,或许报死的标记。

某日随海兽遗骸一同被冲上了海岸。

玩世不恭的大副并非璃月本土人士,而是来自贵族的灰色国度。
人们说他也曾是一位贵族,却因某事给家族蒙羞,被胞弟流放。
但那些只是无稽的传说,他初到港口时,身上仅佩着一把细剑,
除此之外,只有一根小小的蓝宝石色羽毛,佩在破旧的斗篷上。

后来,浪客与船师投身汪洋,和风暴、海兽与豪浪相搏。
曾经蓝宝石色的飞羽也被血水染红,浸润了大海的咸涩。

在最后一刻,
他清晰地想起了那些烈酒掩盖的往事。

就如同海浪洗去的砂砾下露出的宝藏…


随呜咽的海风、猩红的海浪而来的飞羽,年岁改变了它的形状与颜色。
海上男儿所用的铜色罗盘。

在永远动荡的浮波生涯中,
恒常指向持有者心向之处。

不修边幅的船师曾以这尊罗盘引导巨舰,
克服最凶险的海域,征服最宏大的漩涡。
也曾经以不羁的笑声中显露的深刻仇恨,
烈酒与但求一死的终局,引导失落的人…

「小贼终究难逃绞架…你们的歌是这样唱的吧?」
「只要有容身之处,就算葬身鱼腹也无所谓——」
「上船的时候,你不是和这艘船订立契约了吗?」
「这份记忆,没有被烈酒洗净吧?哈哈哈哈哈!」
「没有忘记那就好。因为,是时候履行契约了。」

「啊啊,这样也好。一切都无所谓了…」


古旧的铜制罗盘,指针始终朝向遥不可及的彼岸,不存在的港湾。
稍有些褪色的精致杯盏,

为海渊之砂所打磨干净。

精巧的酒盏从大副手中滑落,仅在海面激起小小的浪花。
在掠影的鱼群间,在光芒渐逝的海渊中,它经历了什么?
在寂静的暗巷里,在幽会的雕花窗栏前,他曾经历什么?
暗金酒盏缓缓下沉,沉入海怪的梦中,沉入大副的梦中...

「这罪印是拜你所赐,这耻辱我总会找你讨还」
月光照亮蓝宝石的眼眸,还有那道刺眼的伤疤。
她的面庞在他的回忆之中愈发明亮,明艳冷傲,
但他却忘记了自己那时作何回应,竟徒留怅然。

「话说回来,这已经是第几次遗忘往事了呢...」

「说了过去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无所谓吧!」

「一切死都是枉死,沉湎过往没有救赎。」


无心打捞上来的褪色酒盏,暗淡的外观呢喃着海波之底的往日。
散发着浓烈酒气的三角帽,

其形制象征着故主的身份。

滥饮的大副终日间醺醉迷离,罕有酒醒的时刻。
浑身围绕刺鼻的酒气,总是呢喃着残破的记忆,
欢笑的船师对此却并不责怪,仍将重任委以他。

「因为我们都是一无所有的人啊。哈哈哈哈!」

「酒渍的船帽被暴风扬入高空,逐浪乘波而去」
「注定失去故乡之人,进行着无望无求的纷争」
「从回忆之海丢失的,他们向深邃之海讨取」

「海流风向全部正确。我找到了。」
「在梦中也啃噬着我的那头巨兽...」

「报偿之刻终于到来。起帆吧!」


古旧的船帽,缭绕着不散的酒气、浸渍了斑驳的酒痕。
沉沦之心生之花.png
饰金胸花
生之花
沉沦之心死之羽.png
追忆之风
死之羽
沉沦之心时之沙.png
坚铜罗盘
时之沙
沉沦之心空之杯.png
沉波之盏
空之杯
沉沦之心理之冠.png
酒渍船帽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