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目前正在重新设计所有任务模块,请各位在近期不要对以上页面大幅度修改。

全站通知:

饰金之梦

阅读

    

2022-11-07更新

    

最新编辑:Ishia

阅读:

  

更新日期:2022-11-07

  

最新编辑:Ishia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PasterLTK
Ishia
怒怒醬
陌兮殇才
Spectruiii
充满未知的未来
乐与乐寻
gaoily
夜嵐i
mc工业先驱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饰金之梦生之花.png
饰金之梦死之羽.png
饰金之梦时之沙.png
饰金之梦空之杯.png
饰金之梦理之冠.png
饰金之梦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元素精通、攻击力、后台触发
基础属性
饰金之梦  Tips
触发元素反应的那一次攻击不计算该强化效果。
2件套 元素精通提高80点。
4件套 触发元素反应后的8秒内,会根据队伍内其他角色的元素类型,使装备者获得强化:队伍中每存在1个和装备者同类元素的角色,攻击力提升14%;每存在1个和装备者不同元素类型的角色,元素精通提升50点。上述每类效果至多计算3个角色。该效果每8秒至多触发一次。装备者处于队伍后台时,依然能触发该效果。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缘觉塔:祝圣秘境:七识 Ⅰ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缘觉塔:祝圣秘境:七识 Ⅲ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在黄金的梦想中,谁也不必饮下一滴苦水。」

古时的传说中曾经有三名携手同行的挚友。
其中一人最终如蔷薇般凋落,在泥中腐烂。
花的国度被风沙磨成故事,成为歌中的梦。

挚友中的其中一人在沙漠一隅构建了前所未见的大绿洲;
另外一人,耗尽智性与气力在沙中建成了永恒的蜃气楼:
谁人都不应当由悲伤与别离,在脸庞上刻下细密的印痕。

「当月亮从你掌心离去,收回沙海迷宫上孤寂的银光,」
「希望你能记得,梦的伴侣在炫目日光中燃烧的模样。」

就这样,执着的追想从燃烧的新世界中中升起,如无烟之火;
就这样,一只眼望着过往、一只眼望着梦乡的,一定会迷失;

就这样,他将视线投向了罪深之处的智慧,倾听如蜜的低语…


暗金打造的蓓蕾,再无机会开放的花瓣包裹着赤红的花芯。
「在新世界中,一切都是善的。」

古时,高天的诏谕陷于沉默,地上失去了主人。
文明与逸和的过去被遗弃,没入浓稠的深暗中。

后来,时光不可逆转的法则重新衡量着沙漠中的一切生命。
羽毛称量心脏,熔铁衡量神智,用无私的理性施行着统治。
服从神王的裁断,根源于血的律法刻印在那沙漠乐土之上。
当统治的理想被深切的悲愿所扭曲,显贵亦成了助虐之人。
无视渐渐陷没流沙的宫阙地基,向着疯狂无明的未来前行。

「一切背叛都应被无情地裁断,」
「裁断的结果乃是彻底的殛灭。」
到后来,规则为蜃楼般升腾的傲慢腐化,沦为桎梏,

神王的抉择下,不幸如锁链般禁锢了臣民们的命运。


曾用来衡量罪人心脏重量的特制翎羽,如今失去了原本的功能。
「黄金的愿景将以最古老的身影显现。」

最初,各个部族与沙为伴,将血脉与大地相连。
遵守血的律法,畏惧深入血脉的流散饥馑记忆。

后来,时光携砂砾席卷大地,神王因而崛起,投下宏大的身影。
在那被遗忘的年代里,神明塑造乐土,使绿洲棋布,泉流纵横。
追随神王的榜样,部民树立高墙,建起御座,聚成繁荣的藩国。
模仿着神王的形貌,藩国亦回忆起拥有王者和神官的悠古岁月。
在那时,贤明的王领受来自高天的神谕,大地尚不知何为灾祸…

「王将借智慧将黄金的往日复现,」
「以无垠的神力停下时间的流沙。」

没错。属于沙海的王者与沙之民的黄金岁月终于会到来。

黄金的梦乡在召唤流浪的沙子,其中不会有哀愁与别离。


暗金光泽的古老日晷,似乎在诉说着沙漠的旧日。
「有尽的欢愉终以苦涩作结,」

「蜜般甘美的回忆烟消云散。」
最初,欢宴属于鲜花与月夜的女主人,权威属于沙海的王,生命属于草木的养主。
仿若白银的月亮、黄金的太阳与翡翠的绿洲,三位神王立下誓言,结成同盟挚友。

「在那些年代,月光曾将他们的幸福讲述给夜莺与蔷薇,」
「而她们也为之惊惶、为之羞涩,以致唱不出回应的歌。」
「安乐和平,统一的无忧乐园中无分彼此,亦无有灾祸…」
「真希望此刻蜃楼般的幸福能化作永恒,再无分离之苦。」

后来,时光斩断了日与夜的默契,撕毁了古老久远的盟约。
安逸的月夜沉入流沙,而笼罩一切的阳光投下酷烈的目光。
共享神王的欢宴,祭司与民众曾记得如梦美好短暂的年代。
但梦想终究被理性擒获,投入无生命的机械之中研磨殆尽,
而从机械之内,漆黑的梦魇之中,全新的智性将蜕壳而出…

「融万千思绪为一,统万千算计为一,」
「由此,人将为众王之王,众神之神。」
就这样,挽歌为那孤独的众王之王奏响,

而镀金砂砾早已明晓其注定败亡的结局。


曾在古老盛大的宴会上使用的酒杯,褪去了往日华丽的颜色。
「王者将随耀眼如日的光明驾临,」

「为人子们除去蔷薇编织的刺冠。」
最初神柱自高空降下,将草甸林木埋入漫流之砂。
黄金的太阳落而复升,为沙之海披上华贵的死衣。

后来,时光的毒风搅扰了沦亡者的沉睡,引来了怀古的妄想。
在那该诅咒的年代里,诸多城邦在肥沃的绿洲之上茁壮成长。
跟从神王的理想,祭司们公正地治理乐土,布撒富足于四方。
曾经,凡人的贤王与神官亲身领受圣谕,他们是大地的主人。
而如今,绿洲之中代施统治的诸多显贵,成为了神主的影子。

「王器与神杖如沙枣在地上遍布,」
「荫蔽之下,臣民得以生长求索。」

许久以后,荒唐的决断伴着海市蜃楼般的狂想下达,

便以美好的期许为诱饵,将臣民引向了苦涩的结局。


旧日沙漠祭司的镶金头巾,其形制乃是为了效仿传说中的沙民之王。
饰金之梦生之花.png
梦中的铁花
生之花
饰金之梦死之羽.png
裁断的翎羽
死之羽
饰金之梦时之沙.png
沉金的岁月
时之沙
饰金之梦空之杯.png
如蜜的终宴
空之杯
饰金之梦理之冠.png
沙王的投影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