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首页UI改版中,感谢 大猫雷恩 计划对圣遗物、NPC图鉴进行改造,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目前正在重新设计所有任务模块,请各位在近期不要对以上页面大幅度修改。

全站通知:

绝缘之旗印

阅读

  ·  

2022-08-03更新

  ·  

最新编辑:gaoily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8-03

  

最新编辑:gaoily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冰械之心
菲小比の奶小狗
Spectruiii
向冷__
卷毛狒狒233号
nametan90
bili_532636
gaoily
彬彬才喝几罐啤酒
幻夜之殇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绝缘之旗印生之花.png
绝缘之旗印死之羽.png
绝缘之旗印时之沙.png
绝缘之旗印空之杯.png
绝缘之旗印理之冠.png
绝缘之旗印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元素充能效率、元素爆发伤害
基础属性
绝缘之旗印  
2件套 元素充能效率提高20%。
4件套 基于元素充能效率的25%,提高元素爆发造成的伤害。至多通过这种方式获得75%提升。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椛染之庭:祝圣秘境:椛狩Ⅰ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椛染之庭:祝圣秘境:椛狩Ⅲ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母亲对恩待她、将宝刀赐给她的将军露出了獠牙。

最终送回到御舆家的,只有她曾无比钟爱的刀镡。

母亲的夙愿,是以炽热沸腾的血气克服生死之运,
为日渐稀薄的同族以战鬼之名,立下不朽的功绩。
若被漆黑的深罪之虎吞没,那就由腔内撕碎猛兽。

本应在雷之三重巴旗下立下了赫赫战功,
原本以为能洗净的血浸的战服之十二单,
与她猛烈搏动的心一同被永久地染黑了…

应当继承家业的长子从此避世隐居在城外的村中,
与影向的山林为友,直到他在山中遇到那名少女…

「真烦。如果想抛弃过去,那就由我为你取个新名字吧。」
听他说了过往的事情后,有着漆黑翅膀的她不屑地嗤笑道。
「就叫岩藏——取磐座之意,那是不受人言所害之物呢。」
「身体中流淌着鬼血的人哟,你要高兴才对。笑一笑吧,」
「要知道,由我们影向天狗取的名,是有神通力加持的。」
「再说了,石头的名字。跟你的脑筋和肌肉也很般配吧。」

「那么——来年绯樱飘落时,再在这决斗吧,『岩藏』。」
「鬼之子呀,要好好练剑,成为配得上影向天狗的对手。」
「对了,如果你有机会碰到我,秘剑就叫『天狗胜』吧!」

「毕竟到那时,你就掌握了『天狗也能胜过的妙剑』呢。」


传说中背叛了将军的鬼人,曾经获赐的刀上的华美宝镡。
在剑风吹落的黑羽包围中,将要成为剑豪的人,

终于抓住了多年来可见不可即的那名天狗少女…

「啊呀,真是好险。真了不起。」
「若不是剑无法承受你的力气,」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吧。那么…」

光代,来年的决斗,我们是否要换个场地呢?
能瞥见绯樱飘落的地方,我也知道那么几个…
环顾着自己摧毀的小社,握着天狗颤抖的手,
盯着自己切落的黑羽,道启原本打算这么说。

「你碰到了我,不得不说确实是你赢了呢。」

胜负还没有定论,我们来年再会吧。他想说。

「你的剑,如今连天狗的速度也能超越了。」
「在这十三年里,和你决斗的每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但我身为影向天狗,最终还是要承当一族不得不为之事。」
「如今想来最初为你改名,是希望你能摆脱鬼之血的诅咒。」
「非人的血脉,随着那一场战事。现在已经越发地稀薄了。」
「毕竟嘛,我等非人之物不该觊觎人的善终。但你不一样。」
「如今的你是『岩藏』,已经不再是背负鬼之血的御舆了。」

「那么再见了,道启。忘了我,然后以你的剑,」

「为岩藏的血脉,开创仅仅属于岩藏的道路吧。」


原本属于某名天狗的黑羽,是过去的剑豪珍惜的纪念品。
在清籁岛尚未被雷云笼罩的遥远过去,记忆如呼吸般起伏。

容纳雷雨与震鸣的雅致容器,最终还是没能交付约定之人。

「系绳断掉了,所以又来找我吗…真是头疼死人了。」
「在剑术之外,你这家伙不过是个白痴赌棍大叔吧。」

「哼,别小看人了。我的弓师承天狗,也是有名的。」
「不过哪,我的剑实在太过厉害,大家才不提射术。」
「仔细一想,还真是浪费。不如让我来教你射箭吧。」

曾几何时,说着刻薄的话语,为那个呆瓜修补着被斩断的印笼…
曾几何时,即使说着刻薄的话语消遣他人,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明明已经身为旗本,重任在肩,为何还要到处寻衅惹事?」
「明明已经婚配,有了娇妻,为何还整日悠游,豪赌为乐?」

明明已经…
明明就在嘴边,却始终没有提出的问题,还是决定不再提了。
斋宫大人如果还在身边的话,或许会巧妙而欢快地问出口吧…

「那种事情无所谓了,我擅自给自己放了假,至少在今天。」
「放下神社的事情,我们偷偷去海边吧,就像你小时那样。」

就这样被那家伙拉去了港口,又出神地望着片片船帆来往,
听他讲述神社的那位光代,如何继承了师傅的美貌与武艺;
听他诉说曾经一度令他心惊胆战的,斩下自己首级的噩梦…
但两人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用话语来掩盖业已成年的悲哀。

后来,很久、很久以后,
俯视着遍生青苔的礁石,二人平静幽会的港口…
为了那赌棍能再赌贏一次,为了祈求他的平安…
又一次冒险站在高处,高举起亲手制作的印笼,

带着挽回记忆的希望,收集着雷光怒电的力量。


黑底堇漆的考究印笼,其上装饰着发亮的螺钿与精致的金具。
凭借独创的秘剑「天狗抄」,岩藏道启成为了九条家的剑法指南,

获得了「道胤」之武号,并最终创立了一度门生如云的剑道流派。
在前往九条的屋敷就任前,已经学会饮酒的道启,
最后一次,踏进因秘剑「天狗抄」的完成而彻底沦为废墟的枝社。
在自己十三年内十次有三与影向的天狗真剑试合的废弃枝社院内,
他想起自己在这里遇见自称「影向的光代」的黑翼天狗时的情景…

浮生若梦十三年
影峠绯雪翩跹烟
再顾君已远

那时的神樱也如同茫茫白雪般飘落。
脚下的枝社虽失去绕神,也还完好。
如同泉水般清亮的笑声回响在山间。

而两人再未踏足已沦为废墟的小院。


精致的酒壶,曾经是名震天下的武人载酒的容器。
「道胤公的秘剑,莫不是连雷光也能切断,哈哈哈」

纳刀时,年轻的勘定头弘嗣揶揄道。他只是木木地说: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之多能斩落孔空行的天狗罢了。」
「话虽如此,但实际斩落天狗却一次也不曾发生过。」

「这样吗?那秘剑『天狗抄』之名,又从何而来呢?」
见道胤并不回答,将离岛建立起来的勘定头又悻悻道:
「若不是让九条那个老头子抢了先,真想招揽你哪。」
「以你的剑,清籁的赤穗百目鬼一行也不是对手罢了…」

如同拨开雷云般,赐给他新的氏名,给他新的生命的,
将锈迹斑斑的刀丢给他,让他试着砍自己的那个天狗,

在他的刀断裂后,她对他最后所说的话…


坚实牢固的兜盔,是身份尊贵的武人的护身之物。
绝缘之旗印生之花.png
明威之镡
生之花
绝缘之旗印死之羽.png
切落之羽
死之羽
绝缘之旗印时之沙.png
雷云之笼
时之沙
绝缘之旗印空之杯.png
绯花之壶
空之杯
绝缘之旗印理之冠.png
华饰之兜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