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赦罪

阅读

    

2024-06-07更新

    

最新编辑:Ayka_Tsuzuki

阅读:

  

更新日期:2024-06-07

  

最新编辑:Ayka_Tsuzu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郊原清新
YukiZ-
Ishia
Ayka_Tsuzuki
无聊的小银河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图鉴-大图图框.png
稀有度赦罪赦罪-突破
图鉴-切换按钮.png初始外观
图鉴-切换按钮.png突破2阶后

赦罪

★★★★★

攻击力 48-674
暴击伤害 9.6%-44.1%

武器技能 - 死之契
暴击伤害提升20%/25%/30%/35%/40%;生命之契的数值增加时,装备者造成的伤害提升16%/20%/24%/28%/32%。该效果持续6秒,至多叠加3次。
武器介绍
曾经弃绝一切的骗徒使用过的刺剑,过去主要是他伪装身份活动时用的道具。
获取途径
限定祈愿
武器类型
单手剑
武器TAG
暴击伤害、伤害加成、层数叠加
精炼材料

实装版本

V4.7

锻造
材料

不可锻造

详细面板

等级 基础攻击力 暴击伤害
突破前 突破后
初始 - 48 9.6%
20级 133 164 17.0%
40级 261 292 24.7%
50级 341 373 28.6%
60级 423 455 32.5%
70级 506 537 36.3%
80级 590 621 40.2%
90级 674 - 44.1%

突破材料

2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残章.png
悠古弦音的残章
x5
老旧的役人怀表.png
老旧的役人怀表
x5
啮合齿轮.png
啮合齿轮
x3
4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断章.png
悠古弦音的断章
x5
老旧的役人怀表.png
老旧的役人怀表
x18
啮合齿轮.png
啮合齿轮
x12
5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断章.png
悠古弦音的断章
x9
役人的制式怀表.png
役人的制式怀表
x9
机关正齿轮.png
机关正齿轮
x9
6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乐章.png
悠古弦音的乐章
x5
役人的制式怀表.png
役人的制式怀表
x18
机关正齿轮.png
机关正齿轮
x14
7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乐章.png
悠古弦音的乐章
x9
役人的时时刻刻.png
役人的时时刻刻
x14
奇械机芯齿轮.png
奇械机芯齿轮
x9
8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回响.png
悠古弦音的回响
x6
役人的时时刻刻.png
役人的时时刻刻
x27
奇械机芯齿轮.png
奇械机芯齿轮
x18
「真心和勤勉一定会带来回报,妈妈,您总是这么教我们。」

「但青睐真心的往往是骗徒,而勤勉者一定会被他人利用。」
「妈妈,原来您也是骗子呀。不然,为何您会薄葬于此呢?」
「所以,妈妈,谢谢您,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您真正的教导…」
从木材成为「斧柄」前,决不能吝惜手段,也不能讲究尊严。
行动不便的礼服与油灰血迹沾染的破布,都是上升用的衣装。

在那样的时代——不,即使往后再过千年、万年也一样吧——
总会有少年过早地成为大人,跻身所谓适者生存的大旗之下,
以真心、期盼与梦想为食,长成一如地上之城般堂堂的怪物,
阳光所能及与所不能及的两座城于他都是水草丰美的狩猎场。

「哎呀,这是哪家的小姐,竟然屈尊纡贵光临我们的灰河。」
而误入灰河的贵族少女,自然是最值得悬在壁炉上的猎物了…
恐惧如同云遮蔽月光,令她原本美丽的面容黯淡。怪物心想。
她认出了怪物的脸,但问出口的却是如何识破了自己的伪装。
「您一点也不习惯撒谎哪。这不就承认了外人的身份了吗?」
「…毕竟,您的衣装没有煤灰,没有机油,也没有染过血…」

他向少女伸出手,心想。对了,这么好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蛛丝已经悄悄从云端垂下。我要借此进入最显赫最大的家系。
通向云顶的阶梯。开启珍珠门的钥匙。
决不能让她离开我…我决不能离开她…

「蕾蒂西娅,我敬爱你高洁的灵魂。」
说出口时,他感到一阵令人不快的异样。但他依旧继续述说…

……
凡事皆有预兆。那是暴风骤雨将至的前夜,
他却一反常态絮絮叨叨谈起了自私的愿望:
「蕾蒂西娅,你可曾想象过这样的世界,」
「在那里,有着三倍明亮的日头和取之不尽的丰饶土地,」
「而人们像飞鸟一样自由,没有区隔,没有欺骗或掠夺,」
「我们飞过一望无际的原野,或是江河湖泊、高陵深谷,」
「直到找到属于我们的树,在那里筑起属于我们的家屋,」
「不被任何人打扰,也不为任何事烦忧…」

或许那时他便已经认定,曾经渺茫的希望如烟消散,
又或者如他们的同胞那般早已沉没在寂静和血泊中。

「亲爱的蕾蒂西娅,想想孩子们吧,那新生的树苗,」
「不应在炮火声中降生,在污泥浊水的环境中成长。」
「难道要用愤怒的泪水和仇恨的赌咒将孩子们哺育,」
「只留惶惑的梦,或未知前途的使命来让他们继承?」

但是,不用担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我们的未来…我的未来,不会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他感到一阵已经习惯的异样。

……
彼时他已经许久未与贵族同游了。当对方问他背叛的原因时,
「为了奖赏并爬上更高的地位」「为了换得她与孩子的平安」
脱口而出的托词与真正的理由,他已经不记得哪个是哪个了。
毕竟,重复说了千次万次的谎言,连骗徒自己也会信以为真。

所以,当妻子在最后问他同样的问题时,他依旧没能想明白。

但他记得与她曾立下过约定。至少两人能够守住最初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