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谐律异想断章

阅读

    

2024-04-27更新

    

最新编辑:Peu233

阅读:

  

更新日期:2024-04-27

  

最新编辑:Peu233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郊原清新
绝处向黎明
Ayka_Tsuzuki
Peu233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谐律异想断章生之花.png
谐律异想断章死之羽.png
谐律异想断章时之沙.png
谐律异想断章空之杯.png
谐律异想断章理之冠.png
谐律异想断章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攻击力、伤害
实装版本:4.6
基础属性
谐律异想断章  
2件套 攻击力提高18%。
4件套 生命之契的数值提升或降低时,角色造成的伤害提升18%,该效果持续6秒,至多叠加3次。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褪色的剧场:祝圣秘境: Ⅰ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褪色的剧场:祝圣秘境: Ⅲ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那是无知的海雾笼罩高海,众水的子民尚处蒙味的年岁。

在赤色的砂原与灰暗的群山之间,曾有一位失乡的神祇。
他原是绿洲的歌者,却在烈日君主的威光下失去了故国。
因不愿侍奉沙王的御座,失乡之神选择踏上流浪的道路。

在万水之源无光的海渊之下,是一座不曾被任何史册记载的都邑。
本欲将高海当作坟茔的失乡者,意外闯入了比大地更古老的城墟。
穿过无休无止的走廊,来到神庙废墟的中心,在银白色的雪松下,
他听到了这座遗忘之城里仅剩的活物,萦绕在银树上金蜂的话语:

「远到而来的旅人啊,这并非意外,而是命运之手将你带来这里。」
「我曾是守护银树的使者,却在漫长的时间里失去了神智与身形。」
「但我的眼中还能看到未来,旅人啊,你将再度拥有城邦与臣民,」
「你所建立的国家将会繁荣昌盛,而且终有一日会统治整个高海。」
「你将带给他们文明与正义,然而最终他们却会因那正义而毁灭。」
「倘若你既已知晓了结局,仍愿意启程,我便引领你上升的道路…」

「说预言的金蜂啊,倘若这真是命运的安排,又岂有选择的余地?」
「但若我真有选择的机会,就必能改变你口中那无可改变的结局。」

话音落下,无水的城窟轰然倒塌,银树化作金色的航船,

这就是日后奏响乐章的光荣王与先知西比尔的初次邂逅。


以黄金与青石点缀的怒放之花,曾是赐予不朽之人的荣章。
那是启蒙的歌声传遍高海,林地与荒屿开始繁盛的年岁。

爱乐的神在梅洛皮斯垒起高塔,引来离散之民建立新邦。
丰饶的号角使土地得以出产,往来航船将诸岛连为一体。
这本应是无虑的好时代,为何领唱者的歌声却满是忧愁?

「正如你预言的那般,我已作了光荣的王,为众民带来典雅的文明。」
「将和平赐予海洋,依正义治理大地,使进步与秩序遍撒天下四方。」
「然而,新造的荣耀之国越是繁荣昌盛,我便愈加感到惶惑与悲戚。」
「预言中的繁荣将持续百年,再之后呢?毁灭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光荣的王啊!我曾说过,盛衰更替,变化无常,这就是法图纳的法则。」
「无论贫贱与富贵,皆同受命运的奴役。或是登上宝座,或是落入尘埃。」
「命运的轮轴无情转动,无论你如何挣扎,都无法改变必将到来的结局。」
「正如跌宕起伏的戏剧,终幕早在开始便已注定,又为何要为此而悲伤?」

然而即便深知永恒是痴愚的幻梦,不朽是盲目的狂想,
高海众民的王却还是无法忍受预言中那个漆黑的未来。

「当命定的审判之时到来,无情的波涛将会吞噬一切短暂的荣耀与幸福。」
「我虽能看到必至的未来,却没有圣古的神智去探求那招致毁灭的缘由。」
「但我知道,在无光大海的最深处,源水流溢之国,幽禁着众水的主人。」

「既然预言说,无尽的海潮将会吞噬你的王国,那么她或许会知道答案…」


模仿传说中的金蜂翅翼雕琢而成的羽饰,似乎会随着微风震颤。
那是宏伟的乐章尚未奏响,黄金的舰队尚未启航的年岁。

为了寻求破除诅咒的答案,光荣王踏上了寻找源水之路。
在高海之下,弥漫着血腥与仇怨,那是龙裔栖居的王国。
原本侍奉古海之灵的龙蜥亲王,看守着众水之主的监牢。

仿佛旷古时的大战重临,沸腾了海的缠斗持续了足足三十个日夜。
直到在精疲力竭后的休战中,神王才终于用乐声道出了他的来意。
未曾想,龙蜥的王兽听闻了这僭越的狂想,旋即发出肆意的笑声:

「凡人的僭主啊,你忧心无端的诅咒,抱怨命运的枷锁,却不知我的族类曾横遭百倍的苦痛。」
「致使我们失去了土地与阳光,只能苟延于无光的渊底。」
「凡人的僭主啊,你应知命运是高天的仪轨,绝不可有丝毫的改易,有此念头就已形同悖逆。」
「但若你真要谋划这样的蠢事,我便领你去见众水之主。」

于是在深水的最深处,在永夜的幽居所,从万水慈爱的女主人那里,
光荣王获知了一切骇人听闻的秘密,但却没有得到任何救赎的答案。
水的主人曾犯下不可饶恕的深罪,由此带来的诅咒也同样无可挽回。
仍怀野心与希望的王,最终在决意离开之前,取走了一杯至纯之水。

「倘若海潮将要吞噬我的臣民,便将他们的灵魂封入与一切水皆不相容的灵露。」
「倘若时间将要使我的国度朽坏,便用精铜与磐石为他们塑造不会坏朽的身躯。」

当强盛的海风吹过黄金的国度,命运的舵轮也会随之扭转吗?无人知晓答案…


仿照命运之轮的样子打造的时计,如今早已无法转动。
那是高海之上奏起狂诗,不朽军团整装待发的年岁。

光荣王建起黄金的帝都,从此以至尊之名号令天下。
巨舰所至,一座座城邦臣服于至高的威权,
音符落处,文明的交响取代了蛮荒的歌谣。
而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带来正义与救赎,
这正是无法抛弃臣民的至尊王最终的狂想。

「你的王国将倾倒在怒涛之中,因为既定的命运不会改变。」
「隐秘的丝线仍然牵引着他们,如傀儡般奔向苦厄的终局。」

先知残酷的断言却并未使至尊陷入沉沦,反倒是激起了他狂傲的异想。
他将自己关入幽深闭锁的帝宫,在普世的旋律中寻找命运之主的破绽。
终于在无数个日夜后,从尘寰的弦音中,雷穆斯参透了法图纳的奥秘。
他读出了命运的每一个音符,只欠一支笔,便可谱写属于自己的乐章。

为此,至尊决意向西比尔祈求,因她来自亡者之地,血脉中也曾流淌着命运的奔流。
尽管索求如此过甚,但就像往常一样,无心的先知毫无片刻犹豫便回应了他的愿望。

王座上奏起谐荣的乐章,它将斩断命运加诸于众民身上的枷锁,为他们绘出新的旋律与道途。
饰金的穹顶之下,纯圣真粹的灵露沿着黄金的水道倾洒,将金宫之中的震颤传遍帝国的疆土,
而在至尊最疯狂的异想中,在谐和宏大的歌剧终幕,他会将命运的指挥棒交到人类自己手中。
等到了那一日,无论富贵抑或贫贱,无论智慧还是野蛮,每一个自由人都将掌握自己的命运。

狂飙突进的浪潮中,盲目的王奔向了无人知晓的终局,因为西比尔的眼中已经没有未来了…


使用铜胎为底烧制的来通杯,过去曾灌满乐园的美酒。
那是旧日的金殿殁为残墟,荣耀的城邦葬身荒海的年岁。

后来的历史我们都已知道,最终,审判的日子如期而至,
抗拒命运的狂想被野心与背叛毁灭,连着一切荣光沉沦。
怒涛平息之后,灰马乘风而至,带走了地上残余的生命。

仿佛像是命运的嘲弄一般,当众水的新邦在旧日蛮族的欢呼声中落成,一度笼罩高海的黄金威权就已化为传说。
在盛大的歌剧落幕之后,舞台上旧世的残迹也将被时间抹去,过去曾希囊过不朽的人们,就连名字都要被剔除。
谁又会相信呢?曾有四十列桨座的巨舰乘着黎明的风航行在碧波之上,沿着海流向列邦传扬文明与进步的福音。
谁又会相信呢?曾有失去乐园的悖逆神明向高天的威权发起挑战,无数凡人抛却身躯与他一同投入异想的狂诗。

在那之后呢?在一切结束之后,终归破灭的异想究竟又留下了什么?
或许是梦吧,因为在这之后,还会有无数的梦在异想的残迹上诞生。
正如人们常说,泪水汇聚的海洋不会干涸,升上天空又再化雨落下。

最后,所有的梦都将汇聚为一,为普天之下的万民带去最终的救赎。


曾经覆以金箔的面具,或许是古时统帅军团之人的遗物。
谐律异想断章生之花.png
谐律交响的前奏
生之花
谐律异想断章死之羽.png
古海玄幽的夜想
死之羽
谐律异想断章时之沙.png
命途轮转的谐谑
时之沙
谐律异想断章空之杯.png
灵露倾洒的狂诗
空之杯
谐律异想断章理之冠.png
异想零落的圆舞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