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目前正在重新设计所有任务模块,请各位在近期不要对以上页面大幅度修改。

全站通知:

乐园遗落之花

阅读

    

2023-01-11更新

    

最新编辑:萝莉是种好文明

阅读:

  

更新日期:2023-01-11

  

最新编辑:萝莉是种好文明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雨水的秋秋
萝莉是种好文明
Yhanxs
乐与乐寻
夜嵐i
阴酆主人
流羽纱暮
夫才的烦恼
Ishia
创想梦华胥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乐园遗落之花生之花.png
乐园遗落之花死之羽.png
乐园遗落之花时之沙.png
乐园遗落之花空之杯.png
乐园遗落之花理之冠.png
乐园遗落之花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元素精通、伤害、后台触发
基础属性
乐园遗落之花  
2件套 元素精通提高80点 。
4件套 装备者绽放、超绽放、烈绽放反应造成的伤害提升40%。此外,装备者触发绽放、超绽放、烈绽放后,上述效果带来的加成提升25%。效果持续10秒,至多叠加4次,每1秒至多触发一次。装备者处于队伍后台时依然能触发该效果。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赤金的城墟:祝圣秘境:沙中孤城I至IV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赤金的城墟:祝圣秘境:沙中孤城III至IV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在只有镇灵才能忆及的过去,花的女主人曾被天空离弃。

瑰丽高贵的形体残破不堪,族人亦尽皆受责罚失去神智…

传说,花的女主人曾经在荒芜的大地上流浪了七十二个夜晚…
脚跟被无情的砂砾磨破,伤口流出清泉,化作了无边的溪水。
接着,溪流灌溉出绿色的园圃,从中生长出夜一般蓝的睡莲…
睡莲是镇灵的母亲,镇灵生自迷醉的梦乡与失却的苦涩记忆。

最初的镇灵皆是智慧的造物,她们皆沉迷于天真的梦,与甜梦一般的爱恋。
感念创造之恩,稚嫩的镇灵纷纷挽住女主人的手臂,为她加上野菊的冠冕——

「花的大主人啊,园圃的大主人,求您留在此处,求您不要离弃我等!」
「是呀,是呀,梦乡的母亲,酒与遗忘的夫人,请您做这园圃的女王。」

就这样,禁不住温柔的镇灵们挽留,被流放的神祇就此留在了鲜花盛放的园圃。

在她停驻脚步的地方,月夜般美好的紫色花朵盛放开来——其名为「帕蒂莎兰」。


精雕细琢的紫水晶之花其形态描摹了一种近乎绝迹的古代花朵
在只有镇灵才会为之哭泣的过去,绿洲的女主人做下了最后的选择。

此刻她终于明晓,自己的命运并非谜题,却是开启秘密门扉的钥匙。

从赤王的话语与梦想之中,她看到了超越世界荒谬规则的可能性。
拒绝了神座降下的恩赐,赤冠君主出于自我意志开拓了新的通路…
尽管她展示的未来景象惨淡可怖,那执着的君王也并未退缩半步。
尽管明知将踏上危险的歧途之旅,尽管明知将目睹深爱之人消堙…
赤红的大君主选择了高贵的谎言,引自己的信徒走向必然的灭亡。

「你所追寻的不过皆是捕风,在诸魔神的墓石之上,人将成为众神之神。」
「无忧梦乡的妄想必然破灭,在谎言破灭的废墟上,人将成为众王之王。」

花之女王默许友人的愚行,她发觉可贵的叛逆在神的野心中燃烧。
统万千凡人智慧于一的理念,统万千梦想与权力为一的伟大尝试,
其中所藏不仅是谎言,更是属于凡人未来的,如星火一般的希望…

梦想终会凋落,梦景总有湮灭崩塌的那夜——这才是花开的真意。
只有经历过神之狂想的破灭,凡人才会拥有脱离神意崛起的日子…
正如固执神王为她而发起的这场秘密反乱,仅靠自己的意志生存。
只不过,花的女主人从来未体会过如酒的爱意,遑论渺小的人情。
即使智慧如她也难以预测,这些小小的生灵,到何时才能意识到…

「…所谓『神』,于你们而言自一开始便是多余呢?」


早已绝迹的鸟类留下的羽毛,被古代花神的信徒镶嵌了亮丽的黄金与宝石。
在只有镇灵才能为之叹息的过去,赤砂之主曾为他的挚爱修建陵园。

深埋沙下的晶石为源力,镇灵为助力,打造时光也驻足不去的绿洲。

千百年后,沙漠中流浪的诸部族之间流传着「永恒绿洲」的传说。
游牧民说,那是一座不枯不老的绿洲,为永远沉睡的花神所统治。
游牧民说,最后的镇灵母亲菲莉吉丝守护着那片绿洲的宏伟门扉,
她将以千年不变的柔情祝福前来的每一个凡人,不论良人或恶徒…

塔尼特,乌萨与欣缇等部族的历代主母,皆自称「花神的女儿」。
以信仰为基准,以血脉为纽带,依赖着那幻想中的帕蒂莎兰园圃…
彼此分裂,挣扎求生的沙漠部族追寻着不竭的泉流、无尽的知识。

正如他们的神主所遗下的预言那样,文明爆烈的死亡之后,凡人仍顽强地生存下来…
即使部族失去了神的引导,即使他们不得不借助记忆中早已死去的神明来团结自身,
泪尽的盐漠未令凡人的脚步停滞,「永恒绿洲」的永恒谎言亦未曾令部族停止探寻。

「我的王…你为何命令沙丘停止流动;向流风呼喊,叫它们不再吹拂?」
「正如这时计,其中晶砂若是变成了凝固一团,还有何存在的意思呢?」
「『永恒』的从来不是什么乐园,反倒会是难以分解,无法再生的顽渍。」
「那花一般盛放,花一般毁灭,又在花季重生的,不会有『死』的烦恼。」

那时三位伙伴的闲聊,随风飘荡在千百年后的沙漠之上…
在遥远沙漠的深处,凝滞的绿洲正存在与部族的空想中,

而那些无根的部族却随着流动的沙丘继续着生死的循环…


不再流动的沙漏,无论如何颠倒,都不再回应时间的流动。
在只有镇灵才会为之沉默的过去,赤砂为鲜花倾诉了自己的野心…

月光在石榴酒杯之中投下皎色的倒影,花之女王终于被挚友说服。

那夜赤王言及之事无人知晓,即使最古老的镇灵也宁愿闭口不言。
那夜赤王所显露的欲求无人记得,即使最智慧的神祇也为之震悚。
但花的大主人从中明晓了深意——正如她所预料,正如她所计算,
沙海与绿洲最强大、亦是最高上的王者,却怀有最为叛逆的狂想。

「我将为你守秘,是因为我对你与那智慧之主怀着同等深切的心意。」
「我将为你搭建桥梁,你将满足你的狂想,但不要恐惧幽蓝的晶钉…」
「我将引导那深邃的知识,即使我早已警告过,你必定会失去许多…」
「尽管如此,请牢记我的教训,牢记天降使者们曾遭遇的酷烈惩罚…」
「请牢记,若受造的世界仍然存在希望,希望一定在碌碌凡人身上。」

在黑暗之中,她为挚友指引了通往天空与深渊一切知识的密道。
以自身为桥梁,以绿洲为代价,为他的狂想消殒于炫目的烈光…

失去一位魔神的乐土风暴骤起,黄沙漫天,很快被灾祸吞噬…
赤王从蔽天的风沙中归来,而花的女主人却再也不见了影踪。

「…我刚刚梦见了你…在水晶迷宫的墙壁之间摸索…所见…只有沙漠…」


紫色水晶雕成的小瓶,被祖母绿的瓶盖紧紧封装着。
在只有镇灵才会歌唱的过去,绿洲的女主人曾与赤砂的王相遇。

在诸王彼此杀伐的酷烈年岁中,赤王决心与另外二人共享王权。

镇灵们献上了镶有祖母绿和红宝石的孔雀王座,庆祝三位深情的友人达成盟约。
为了永恒的绿洲乐土,为了盛放的帕蒂莎兰,花之女主人戴上了紫水晶的王冠。

「但『永恒』毕竟是谎言,酣醉与欢爱只会磨却记忆,将之化为破碎的梦呓。」
「你曾问起我为何时常叹息,趁着今夜月光皎亮,且听我为你慢慢讲述旧事…」

「那是一度和平的遥远时代,曾有诸多使者与凡人沟通,传达天空的话语…」
「但后来,入侵者自天穹之外而来,毁灭破坏众多,江河倒转,恶疫横行…」
「自外而来者为我曾经的族人带来了战争,亦为大地带来突破桎梏的妄想…」
「而天的主人恐惧妄想与突破,降下修补大地的天钉,毁灭了凡人的王国…」
「我等亦纷纷招致被逐的灾祸,失去了与天空的联系,失去了教化的能力…」

「我本落难而来,曾被施以不可回望天空的严苛诅咒,幸而维持形态至今…」
「但故乡无时无刻不在呼唤着我,尽管星空与渊薮的灾祸已经自水晶浮现。」
「牢记我的警告,不要追随四重影子的主人,不要窥视天空与深渊的秘密。」
「否则,正如判罚之钉所昭示的那般,接踵而至的乃是灾难与苦涩的结局。」

然而,赤色的君王并不认同伴侣的警告,心中许下僭越的愿望。

月光下拭去伴侣的泪水,他亦将自己的欲求说与花的魔神倾听…


镶嵌着紫水晶与祖母绿的冠冕,似乎是古代花神祭司的头饰。
乐园遗落之花生之花.png
月女的华彩
生之花
乐园遗落之花死之羽.png
谢落的筵席
死之羽
乐园遗落之花时之沙.png
凝结的时刻
时之沙
乐园遗落之花空之杯.png
守秘的魔瓶
空之杯
乐园遗落之花理之冠.png
紫晶的花冠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