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裁断

阅读

    

2024-01-07更新

    

最新编辑:乐与乐寻

阅读:

  

更新日期:2024-01-07

  

最新编辑:乐与乐寻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545544544544555
沙洛特千古
乐与乐寻
提米吖
Ishia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图鉴-大图图框.png
稀有度裁断裁断-突破
图鉴-切换按钮.png初始外观
图鉴-切换按钮.png突破2阶后

裁断

★★★★★

攻击力 48-674
暴击率 4.8%-22.1%

武器技能 - 诸多朝与暮的誓约
攻击力提升20%/25%/30%/35%/40%;队伍中的角色获取结晶反应产生的晶片时,会为装备者赋予1枚「约印」,使元素战技造成的伤害提升18%/22.5%/27%/31.5%/36%,约印持续15秒,至多同时持有2枚。所有约印将在装备者的元素战技造成伤害后的0.2秒后移除。
武器介绍
曾经抛弃家名的贵族少女使用过的武器,过去沾染了敌人与挚爱的血液。
获取途径
限定祈愿
武器类型
双手剑
武器TAG
攻击力、元素战技、层数叠加
精炼材料

实装版本

V4.3

锻造
材料

不可锻造

详细面板

等级 基础攻击力 暴击率
突破前 突破后
初始 - 48 4.8%
20级 133 164 8.5%
40级 261 292 12.4%
50级 341 373 14.3%
60级 423 455 16.2%
70级 506 537 18.2%
80级 590 621 20.1%
90级 674 - 22.1%

突破材料

2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残章.png
悠古弦音的残章
x5
隙间之核.png
隙间之核
x5
啮合齿轮.png
啮合齿轮
x3
4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断章.png
悠古弦音的断章
x5
隙间之核.png
隙间之核
x18
啮合齿轮.png
啮合齿轮
x12
5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断章.png
悠古弦音的断章
x9
外世突触.png
外世突触
x9
机关正齿轮.png
机关正齿轮
x9
6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乐章.png
悠古弦音的乐章
x5
外世突触.png
外世突触
x18
机关正齿轮.png
机关正齿轮
x14
7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乐章.png
悠古弦音的乐章
x9
异界生命核.png
异界生命核
x14
奇械机芯齿轮.png
奇械机芯齿轮
x9
80级
突破
悠古弦音的回响.png
悠古弦音的回响
x6
异界生命核.png
异界生命核
x27
奇械机芯齿轮.png
奇械机芯齿轮
x18
「听好了,亲爱的蕾蒂西娅。要记住你是兰道夫家的长女。」

「你要明白,我们贵族坐下时,国家之船就为我们所倾斜,」
「我们倒下时,会压垮无数的屋舍,还有栖身其中的平民。」
「所以,听好了,亲爱的蕾蒂西娅。」
「你要保持贵种气度与仪表的纯粹,不轻易表达愤怒悲喜。」
「因为我们的家名能赐给平民富贵,抑或是将其送进灰河。」

就算父亲如此说,在身为贵族之前,少女始终是少女:
手上没有煤灰与机油的束缚,心中就会向往「冒险」。
瞒着父兄与家仆,变装踏入不见阳光和雨水的地下城,
只是想看看那些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卑小之人的生活。
这样或许比帕西法尔的魔术还有趣吧!少女暗暗兴奋。
但冒险却与她所期待的不同。也是,毕竟若无人安排,
她得到便不是能在聚会时与同龄贵族朋友笑谈的故事。
在看不见的危险如音乐、谎言或毒酒准备亮出利刃时…

「哎呀,这是哪家的小姐,竟然屈尊纡贵光临我们的灰河。」
将四方投射而来的骇人阴影驱散的则是一束柔和而熟悉的光。
「你是…」
他的名字就在嘴边,但问出口的却是如何识破了自己的伪装。
「您一点也不习惯撒谎哪。这不就承认了外人的身份了吗?」
「…毕竟,您的衣装没有煤灰,没有机油,也没有染过血,」
「对了,依您行走的方式来看,您似乎不太习惯穿裤子呢。」

在询问为何她认识的里德能在灰河行走自如时,年轻男子说:
「希望您能同意,这里的事您的父兄友人及家仆无须知晓。」
「正如老大所说的,让日光下的归他们,灰河中的归我们。」
「亲爱的蕾蒂西娅。请暂时忘记自己身为兰道夫家的长女,」
「请你作为一个人,随我来吧,用你不曾蒙尘的明亮双眼,」
「看看一样流着红血,有着血气与情爱的同胞生活的世界。」
这终究还是与她所期待的冒险不同。也是,在命运安排之下,
她经历了不能在聚会时与同龄贵族友人以及家仆笑谈的故事…

「蕾蒂西娅,我敬爱你高洁的灵魂。」
「我们将不再会是砍向树木的斧柄。」
「若有一日,我竟耽于尘世的荣华,」
「那时,就由你来裁决我的命运吧…」

……
一些年后再度见到父亲的时候,她已经以玫瑰为化名,
不再习惯被强加于身的华服,却是习惯了战斧的沉重。
但她不习惯记忆中威严而慈祥的父亲如此脆弱而苍老。

「亲爱的父亲,我与我所爱的人、所爱的人们许下了誓约。」
「如今的我依然活着,也就是说我们的血便尚且没有流尽。」
「而我也并未让兰道夫的家名为了我而沾上洗不去的脏污。」

「亲爱的蕾蒂西娅。我不曾有一日不为你点燃蜡烛。」
「即便此前你希望抛弃兰道夫的名,我们仍是父女。」
「如今微不足道的游戏已经结束。回到我们的家吧。」
「你的孩子本就无罪,我绝不会无谓抛弃你的骨血。」
「而丈夫的事,我也多少能施展一些兰道夫的魔法…」

……
但她最后在梦中想起。那时舰炮的轰击并没有动摇我们分毫。

猎犬们潜入的黯道不应有外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