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深林的记忆

阅读

    

2023-10-20更新

    

最新编辑:怒怒醬

阅读:

  

更新日期:2023-10-20

  

最新编辑:怒怒醬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怒怒醬
Ishia
夜嵐i
陌兮殇才
充满未知的未来
乐与乐寻
君轻轻
YukiZ-
洛洛洛天依
凇白风雪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深林的记忆生之花.png
深林的记忆死之羽.png
深林的记忆时之沙.png
深林的记忆空之杯.png
深林的记忆理之冠.png
深林的记忆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元素伤害、草、减抗、后台触发
实装版本:3.0
基础属性
深林的记忆  
2件套 获得15%草元素伤害加成。
4件套 元素战技或元素爆发命中敌人后,使命中目标的草元素抗性降低30%,持续8秒。装备者处于队伍后台时,依然能触发该效果。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缘觉塔:祝圣秘境:七识 Ⅰ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缘觉塔:祝圣秘境:七识 Ⅲ 至 Ⅳ 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森林王在诞生之时,曾经得到了草木之王授予的宝冠。

它最后传给了第一个循着王的足印,穿过迷宫的少女。
她曾经收留了许多迷失林中,又不曾踩踏野花的孩子。

因为她只明白随侍王下,为王守卫迷宫的生活,
因为她晓得这个世界只是森林所做的梦的道理,
便将林中狩猎、梦中行走的道理教给了孩子们,
她们要热爱林中的草木,因为那都是王的园圃;
要尊重倒在箭下的猎物,因为那都是王的臣民。

她的传喻在迷失深林的孩子中流传很久,也变化许多。
最后这些教导的起源已经被忘记了。但一些人成为了巡视森林的守护者,
回到了人的世界中,在最漫长的夜幕降临时,点起篝火驱赶黑暗的影子;
也有一人始终在树篱间行走,最终为狩猎野兽,忘记了日月,身披黑血。

她几乎与末代森林王一样古老。在最后她做了一个关于迷宫与狩猎的梦。
这个梦是如此广大,以至于它曾一度将所有森林子民的梦都包裹在其中。
这个迷宫是无限广袤的猎场,树根与溪流勾画的路径比虎的斑纹更绵密,
比流水上的月光更善于变幻。试图布道「死」的深邃低语在迷宫中迷失,
因为只有她与明白森林王教导的孩子才能穿过迷宫,走进无边际的猎场。
直到最后低语消失,恶兽逃逸,被侵蚀透彻的她才与这个大梦一同消散。

她在最后与许许多多梦的碎片一同流入了人子的梦中。
如同破碎的镜子会从许多角度映照出许多各异的形象,
她留下的梦也以诸多不同的形式在人们的叙事中流传。
最终通行(胜出)的故事,与她原本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在故事之中流传的名字,实际上是那顶冠冕的名字。
最后她留给自己的是自己的真名、一掬映着月光的水,

以及从自己爱戴的王手中得到的宝冠上取下的饰金花。


从森林王的宝冠上摘下的饰金之花。
那是迷宫之王的年岁…

据说王侍门下最贤睿的少女通晓百兽的语言,能从月光中解读诗文。
守护着静谧的森林、抱月的静水与梦中森林尽头那无边无际的猎场。
「吾等诞生在绿茵的御林中,吾等的世界在树荫之下、草甸之上。」
「取自森林的,都将回归森林。只要遵循天地之理,便无虞生死。」
「因为遵循自然的,终会穿过御林的迷宫,抵达漫无边际的原野。」
她的教导虽曾经启发了许多孩子,最终也像虎的血脉一样渐渐稀薄…

那是异兆之月的年岁…
据说盲眼的少年循着甲胄洁白的长兄的足印穿越诸多王国、山岳与河流,
最终,在黯色的深林中迷失。
尽管痴于剑术,却比谁都温柔。虽然过于恪守教导,却比谁都坚持正义…
在心中永远洁白的幻影的尽头,找到的却是月光般清白的镇林圣物之一。
之后,则是渴求血肉的野兽。当猎手终于循着白枝的微光来到他的身边,
他已经失去了许愿的力量,心中指导他的洁白身影也变得暗淡、消失了…

那是黑夜占了上风的年岁,黎明还远远未到来的年岁。

从噩梦中,智者瞥见了黯色的长剑与水中的晕开的红。


飘逸如羽的翠色叶片,取自林中智者的衣衫。
过往的传说中,森林王是长生不死的,

在寿限的尽头,身躯会融入密林当中,
爪牙化为铁木,斑纹幻为无尽的迷宫,
灼灼的双眼则分为天上与水中的明月。
凡死去的,将借另一副躯体得获新生;
凡腐朽的,将催发出纯净幼嫩的新芽。

「但是,因死而销却的灵魂,永远遗失的记忆,」
「生灭的循环定期之中,可有它们存在的位置?」

「灵魂是虚无的概念而已,而记忆也终将归于大地。」
「本就虚无之物不足为惧,其消弭又有何值得担忧?」
「互相提醒彼此提携,将大家的形象永远铭记便好,」
「如此自然能克服生灭的循环,将记忆长久留存吧!」

很久以后,约定相互提醒的挚友先染上了遗忘的恶疾。
依照未完全忘却的旧梦中描绘的三人、三精灵的形象,
以及被学院所流逐的狂医留下的记录与猜想,
去捕获梦想——捕获能操控梦想的林中居民,
让挚友再度想起自己的形象与一同的记忆吧。

如果主宰记忆的器官已经太过残破无法复原,
那带上另一位老友,一同在过往的梦中生活,
在小树屋中玩耍,在无限深远的密林中探险,
那也不错。在梦中,谁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首先要捕获那些梦中的精灵。
那些佣兵曾经为我做过很多。

这次应该也不会让我失望吧。


投身贤睿之道者所用的时计,其中盛装的并非无生命的砂砾,而是细小的芥子。
相传在愚昧之主毁灭于自己的野心之后,大漠群王并起,又如火星般爆裂堙灭。

诸多渺小的暴君聚集逃离末日的流民,依托古老废墟建立起神殿、宫城与高墙。
遗迹之城日复一日倾圮不停,自夸强盛一时、极富一时的各路暴君亦朝生暮死。
这座油灯便属于其中一个衰颓王国的年轻王子,是贵胄宝库中剩余的秘宝之一。

「父王为追逐猎鹰而登上高塔,古老的高塔无力支撑肥胖的贵躯,将之甩入了滚烫的流沙」
「就这样,王国的寿数结束了,本当继承王座的我也卷入了无谓的混乱,被阴谋抛来掷去」
「在那时我也曾有至爱的人儿,她一心想做王后,却并不太在乎坐在那王座上的姓甚名谁」
「于是我失去了爱人,为了性命与印玺,用蝰蛇的吻封住她的口,沙的被衾掩盖她的躯体」
「后来,就像记忆中一切王国,内患与外敌、舅父们与叔父们,奴隶们与贱民们自相残害」
「匮乏与争斗就像畸形的双生子,在这片失去神的热砂之上不断轮舞,蜃楼间埋葬着自我」

就这样,热砂上的王国被热砂埋葬,一度豪奢的王子沦为失去一切的流民。
怀着征服新天地的愿望,孤身一人携着仅剩的财物踏上了前往雨林的路途。
但很久以后,意图如长鬓的猛虎般继承丛林的王子,却被静谧的月光征服。
被手持白弓的女猎手矫健的身影所吸引,在夜复一夜追踪与被驱逐的途中,
失乡的王子渐渐明白了雨林的呢喃与猛虎的低语,由普慈的梦想所接纳——

「哈哈哈…那才是好故事。叙述贵种流离,又寻得宿命回到光荣的好故事…」

「黄金的梦乡,在召唤流浪的沙子…」


本是沙漠形制的油灯,但其上生出了苍翠荧光的绿叶。
万物生灭皆有定期,其循环往复不停,

树的君王曾经如是传喻生生不息之道。
凡死去的,将借另一副躯体得获新生,
凡腐朽的,将催发出纯净幼嫩的新芽。
落入大地的果实将会成为走兽的养料,
而走兽最终又将回归大地,变成果实。
森林中始终充满了生命。

传说树木的神为了在沙中造出深林,
先是在大地深处造出了唤雨的机关。
于是明月在水上映出了迷宫的光纹,
而「虎」就从中诞生了。

虎的斑纹千变万化,与树木的路径一致,
于是虎成为了迷宫的王者,名唤毗伽罗。
得到祝福的森林王在其御苑中昂首而行,
管辖灵长之外,仰赖迷宫的飞鸟与走兽。

再后来,石榴的种子落在土里,生出森林的精灵。
森林王在最初的莎兰树下祝福他们,与神主约定,
将迷宫与他们分享,又命令林中鸟兽皆不得加害。

即使阳光一度被遮蔽,流水一度腐败,
最后的森林王为了捍卫生的苗圃而死,
依旧有长鬓的大猫继承了王者的名号,
模仿着王的形姿,巡视着林中的百兽。
尽管不及王的气概与力量的万分之一,
也依旧遵守王的约定,长久守卫森林,
也不曾一次试图伤害过树木的守护灵。
是的,尽管变换无穷的迷宫已经死去,

森林中仍然充满了生命。


草木的主神赠送的冠冕,曾在迷宫的王之间代代相传,最终由王的侍者继承。
深林的记忆生之花.png
迷宫的游人
生之花
深林的记忆死之羽.png
翠蔓的智者
死之羽
深林的记忆时之沙.png
贤智的定期
时之沙
深林的记忆空之杯.png
迷误者之灯
空之杯
深林的记忆理之冠.png
月桂的宝冠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