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鹮穿之喙

阅读

    

2024-01-07更新

    

最新编辑:yuka

阅读:

  

更新日期:2024-01-07

  

最新编辑:yuka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WavinFlag喵呜
苍茫之剑
柠檬のjuice
YukiZ-
Ishia
yuka
追梦的青葱少年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图鉴-大图图框.png
稀有度鹮穿之喙鹮穿之喙-突破
图鉴-切换按钮.png初始外观
图鉴-切换按钮.png突破2阶后

鹮穿之喙

★★★★

攻击力 44-565
攻击力% 6.0%-27.6%

武器技能 - 秘智之眸的青睐
重击命中敌人后的6秒内,角色元素精通提升40/50/60/70/80点。该效果至多叠加2层,每0.5秒至多触发一次。
武器介绍
以故事中的描述铸就的黄金之弓。若将它作为寻常武具使用,也可视为让纸上故事的一角在纸外的世界得到显现了吧。
获取途径
活动、3.7版本活动「决斗!召唤之巅!」活动限定武器
武器类型
武器TAG
攻击力、元素精通、层数叠加、重击
精炼材料

实装版本

V3.7

锻造
材料

不可锻造

详细面板

等级 基础攻击力 攻击力%
突破前 突破后
初始 - 44 6.0%
20级 119 144 10.6%
40级 226 252 15.5%
50级 293 319 17.9%
60级 361 387 20.3%
70级 429 455 22.7%
80级 497 523 25.1%
90级 565 - 27.6%

突破材料

2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铜符.png
谧林涓露的铜符
x3
来自何处的待放之花.png
来自何处的待放之花
x3
褪色红绸.png
褪色红绸
x2
4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铁符.png
谧林涓露的铁符
x3
来自何处的待放之花.png
来自何处的待放之花
x12
褪色红绸.png
褪色红绸
x8
5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铁符.png
谧林涓露的铁符
x6
何人所珍藏之花.png
何人所珍藏之花
x6
镶边红绸.png
镶边红绸
x6
6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银符.png
谧林涓露的银符
x3
何人所珍藏之花.png
何人所珍藏之花
x12
镶边红绸.png
镶边红绸
x9
7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银符.png
谧林涓露的银符
x6
漫游者的盛放之花.png
漫游者的盛放之花
x9
织金红绸.png
织金红绸
x6
8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金符.png
谧林涓露的金符
x4
漫游者的盛放之花.png
漫游者的盛放之花
x18
织金红绸.png
织金红绸
x12
本来是作为《召唤王》第一部结局卷预售特典的工艺样品。

可试作时,却因形制特殊被误以为是需要真实打造的武具。
结果当八重堂众编辑收到此弓,都为发生的差错苦恼不已,当时在场的福本老师倒是深受感动,写出下文,后作为附录收于发售书籍。

「持有此弓之人,即为大赤沙海之王麾下弓术最为精湛的弓手。」
其他人都那样说,苍青色面容的少年也深以为然。在鹮之王展示诸多秘宝之时,他几乎一眼相中这张砂岩底色、镶嵌宝珠的长弓。那时,尚未经受造化荼毒的少年仍认为一切欲求之物都是可以谋得的奖赏——
无非是努力到什么程度的事罢了。
于是他朗声问鹮之王,「如我成为众人之中最出众的弓手,如我拥有诸王之中最显赫的权柄,便可取走这长弓吗?」
当时庭宇寂静,炬灯的阴影里,无人敢回答这样的问题。
只是坐在上首,有着如隼般眼神的男人轻笑着应允了少年的期冀。
那一日总会到来的,苍青色面容的少年作如此想。

只是时间真的有点过于久远。
司掌战争之王达成这愿望是在数百年之后,他凭依打开秘典之盒的少年再度进入受封缄的「决斗之间」,才再见虚影手中所持的长弓。
时间仿佛停滞于斯,致使他的残魂得以穿过破碎的大门与零落的长廊,回到背叛与密谋的厅堂,握住那支由秘仪之弓所射,不可避让,逐渐临身的金簇之矢,以此解救本应被贯胸而过的身躯。
这倒一开始就在他的计划之内。
但此刻秘法消解,箭矢受破,持弓者的虚影转瞬而逝。
在长弓失去倚靠落地之前,他将之握在手中。
他曾多次谋夺这把金铸的长弓未遂,与鹮之王的决裂或多或少也与此有关,可当他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宝物,心中却冷如一潭腐沼的死水。鳄之王揣测自己或许不再似少年时,对未竟的渴求抱有那样之大的欲念。
更何况,威严的赤沙之王于诸多历史中匿去,再也不见花之女主人的身影,而为了争夺陵上的宝座,诸国之间纷争四起,变乱不休,他趁机借「决斗之仪」踏破金沙的瀚海,因图谋更混乱的争斗而尝试抹消诸多世界的藩篱。为阻止他,倚着黄金之弓的老人只身步上奠仪的长阶…
那也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他用手指不断摩挲弓上的宝珠,直到他恍然意识到,使其光辉黯淡的不是表面并不存在的尘土。

「算了吧。」司掌战争的王心想。
他听见「决斗之间」的台桌重新运转的响动,料想残魂曾凭依的少年正对一场决斗翘首以待。
于是他将长弓系在身侧,这或是从前自己梦中期盼的得胜之姿。

而后,苍青色面容的王,缓缓踱向命运为他安排的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