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静水流涌之辉

阅读

    

2023-11-08更新

    

最新编辑:Ishia

阅读:

  

更新日期:2023-11-08

  

最新编辑:Ishia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沙洛特千古
Ts丶渊
Ishia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图鉴-大图图框.png
稀有度静水流涌之辉静水流涌之辉-突破
图鉴-切换按钮.png初始外观
图鉴-切换按钮.png突破2阶后

静水流涌之辉

★★★★★

攻击力 44-542
暴击伤害 19.2%-88.2%

武器技能 - 湖光的朝与暮
装备者的当前生命值提升或降低时,元素战技造成的伤害提升8%/10%/12%/14%/16%,该效果持续6秒,至多叠加3次,每0.2秒至多触发一次;队伍中其他角色的当前生命值提升或降低时,装备者的生命值上限提升14%/17.5%/21%/24.5%/28%,该效果持续6秒,至多叠加2次,每0.2秒至多触发一次。装备者处于队伍后台时,依然能触发上述效果。
武器介绍
萦绕着至纯之水的权杖,在遥远的昔日曾象征着海原之上至高的权威。
获取途径
限定祈愿
武器类型
单手剑
武器TAG
生命值、元素战技、层数叠加
精炼材料

实装版本

V4.2

锻造
材料

不可锻造

详细面板

等级 基础攻击力 暴击伤害
突破前 突破后
初始 - 44 19.2%
20级 110 141 33.9%
40级 210 241 49.4%
50级 275 307 57.2%
60级 341 373 65.0%
70级 408 439 72.7%
80级 475 506 80.5%
90级 542 - 88.2%

突破材料

2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滤渣.png
纯圣露滴的滤渣
x5
浊水的一滴.png
浊水的一滴
x5
异海凝珠.png
异海凝珠
x3
4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凝华.png
纯圣露滴的凝华
x5
浊水的一滴.png
浊水的一滴
x18
异海凝珠.png
异海凝珠
x12
5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凝华.png
纯圣露滴的凝华
x9
浊水的一掬.png
浊水的一掬
x9
异海之块.png
异海之块
x9
6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醴泉.png
纯圣露滴的醴泉
x5
浊水的一掬.png
浊水的一掬
x18
异海之块.png
异海之块
x14
7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醴泉.png
纯圣露滴的醴泉
x9
初生的浊水幻灵.png
初生的浊水幻灵
x14
异色结晶石.png
异色结晶石
x9
80级
突破
纯圣露滴的真粹.png
纯圣露滴的真粹
x6
初生的浊水幻灵.png
初生的浊水幻灵
x27
异色结晶石.png
异色结晶石
x18
「深罪诱致了永恒之都的沉沦,使无数奴隶与僭主沦殁于黑夜的怒潮中」

「我等以厄歌莉娅之名起誓,誓要寻回那纯水之杯,迎她回到她的国度」
「唯有藉此一途,方能偿赎我等与生俱来的原罪,避免迎来相同的丧亡」
「无论要付出何种牺牲,我等也必将以纯水骑士之名,践行高贵的使命」

宏伟的乐章最终亦会迎来命定的落幕之刻,而在旧世衰颓的废墟上,守正不移之人如是立定誓言。
这柄水色的权杖曾属于名为伊黎耶的骑士,在谐荣之歌响彻的时岁,统合高海诸国反抗神明之人。
传说她的故乡早已在神王的烈怒中被焚灭,自黄金之城而来的军团,将她的亲族悉数奴役与屠戮,
唯有两人侥幸逃脱了如此命运。一人在战火中与高傲的调律师相遇,最终被擢升为威权的继业者,
另一人则蒙受众水之主的垂怜,为埃雷莫利卡岛的王爵所收养抚育,护望尚未被神王夺去的纯水。
纵然是出身于同一城邦的末裔,命运的潺流也终会将善与恶相分隔,正如水中浮萍终将散落四方。

就这样,循着海风,循着湖中少女在耳畔吹拂的轻柔细语,高贵而顽强的骑士们毅然踏上了旅途,
经由诸多难以想象的试炼,渡越诸多世所未见的苦厄磨难,人们最为诚挚的愿望最终传达了高天。
凭着善良纯净的心灵,凭着历经无数牺牲获得的纯水之杯,众水的女主人终自亘古的幽禁中归还…

「众水的主人啊,慈心的厄歌莉娅,我渴慕得到您的审判」
「我曾成就诸多善业与功行,却也在这旅途中被深罪浸染」
「您的理想不应容一丝污浊,唯有放逐此身方能予我心安」
「众水的主人啊,慈心的厄歌莉娅,请聆听我最后的悲愿」

在澄澈如湖光的晨曦中,殷切而痛苦的话语打动了众水之主,
于是仁慈的神向人子允诺了她的请求,又祝福她离去的前路。
正如神所知晓,对无私者而言,唯有公义的裁决意味着宽赦。
或许正是如此,那高贵的决意,便也染就了所谓命运的底色。

如湖光般洁白的水色长剑伴随着厄歌莉娅的祝福沉入粼光中,
而原本持此剑的骑士亦慨然昂首离开了山谷,自此不知所踪。




「深罪诱致了永恒之都的沉沦,使无数奴隶与僭主沦殁于黑夜的怒潮中」
「我等以大母神之名起誓,誓要寻回那纯水之杯,击碎那幽禁她的桎梏」
「唯有藉此一途,方能洗刷我等与生俱来的原罪,避免迎来相同的丧亡」
「无论要何人付出牺牲,我等也必将以公义之名,践行势不得已的使命」

宏伟的乐章最终亦会迎来命定的落幕之刻,而在旧世衰颓的废墟上,耽溺复仇之人如是立定誓言。
这柄水色的权杖曾属于名为伊黎耶的歌者,在谐荣之歌响彻的时岁,统合高海诸国反抗神明之人。
传说她的部落早已在神王的征服中被毁灭,自黄金之城而来的军团,将诸多蛮族悉数奴役或屠戮,
唯有两人侥幸逃脱了如此命运。一人在战火中与高傲的调律师相遇,最终被擢升为威权的继业者,
另一人则藏身于溃烂的骨殖间,为埃雷莫利卡岛的酋领所收养抚育,护望尚未被神王夺去的纯水。
纵然曾在轻柔的海风中共聆那水色缠绵的谣曲,命运的潺流也终会将昔时的故人引向背反的彼方。

就这样,循着潮汐,循着精灵在耳畔吹拂的轻柔细语,震骇于仇敌覆灭的剑咏者最终踏上了旅途,
经由诸多难以想象的试炼,渡越诸多世所未见的苦厄磨难,却依然未能找寻到那所谓的纯水之杯。
恰逢高天拣选了万水的女主人,令她自亘古的幽禁中归还,接替那黄金的君王,统领诸海的废墟…

「万水的主人啊,荣耀的原初之母,我渴慕得到你的箴诫」
「我曾为你夷戮诸多不义者,我曾为你摧陷过无数的城郭」
「请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诸海的后嗣当如何免遭绝灭」
「万水的主人啊,荣耀的原初之母,请只此一次示现慈恻」

在凄晦如残血的暮色下,殷切而痛苦的话语打动了万水之主,
于是仁慈的神向人子述说了她曾向法图纳的君王讲述的一切。
只是神尚不知,自顾自的渴求,其报偿只会是自顾自的绝望。
或许正是如此,那幻想的溃灭,便也染就了所谓信仰的底色。

早已被血污浸染成深黑的水色长剑伴随着最后一丝理智崩毁,
而原本持此剑的歌女亦跌跌撞撞离开了山谷,自此不知所踪。

沉醉于荣耀与复仇的酋王最终未能见证她梦中的国度,正如昔日怀揣着同样宏愿的神明一般,
从未寻得所谓的救赎。而在许多年后,被尊称为黄金猎人的乐师再度回忆起这个名字的时候,

浮现在他思绪之中的,没有血,也没有泪,唯有那遥远的芦笛声中,那水色月下缠绵的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