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圣显之钥

阅读

    

2023-10-23更新

    

最新编辑:希之萱

阅读:

  

更新日期:2023-10-23

  

最新编辑:希之萱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Ishia
希之萱
夜嵐i
Coooolper
苍茫之剑
feeshy
充满未知的未来
YukiZ-
萝莉是种好文明
yuka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图鉴-大图图框.png
稀有度圣显之钥圣显之钥-突破
图鉴-切换按钮.png初始外观
图鉴-切换按钮.png突破2阶后

圣显之钥

★★★★★

攻击力 44-542
生命值 14.4%-66.2%

武器技能 - 沉入沙海的史诗
生命值提升20%/25%/30%/35%/40%。元素战技命中敌人时,将产生持续20秒的「宏大诗篇」效果:基于装备者生命值上限的0.12%/0.15%/0.18%/0.21%/0.24%,获得元素精通提升,该效果每0.3秒至多触发一次,至多叠加3层。该效果叠加至3层或3层的持续时间刷新时,将基于装备者生命值上限的0.2%/0.25%/0.3%/0.35%/0.4%,为队伍中附近所有角色提供非基础元素精通提升,持续20秒。
武器介绍
黑曜石塑造的一对的权杖中的一件。在传说中,隐藏在沙海尽头的乐园门扉是由这柄密钥开启的。
获取途径
限定祈愿
武器类型
单手剑
武器TAG
生命值、元素精通、群体辅助
精炼材料

实装版本

V3.1

锻造
材料

不可锻造

详细面板

等级 基础攻击力 生命值
突破前 突破后
初始 - 44 14.4%
20级 110 141 25.4%
40级 210 241 37.1%
50级 275 307 42.9%
60级 341 373 48.7%
70级 408 439 54.5%
80级 475 506 60.3%
90级 542 - 66.2%

突破材料

2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铜符.png
谧林涓露的铜符
x5
破缺棱晶.png
破缺棱晶
x5
褪色红绸.png
褪色红绸
x3
4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铁符.png
谧林涓露的铁符
x5
破缺棱晶.png
破缺棱晶
x18
褪色红绸.png
褪色红绸
x12
5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铁符.png
谧林涓露的铁符
x9
混浊棱晶.png
混浊棱晶
x9
镶边红绸.png
镶边红绸
x9
6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银符.png
谧林涓露的银符
x5
混浊棱晶.png
混浊棱晶
x18
镶边红绸.png
镶边红绸
x14
7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银符.png
谧林涓露的银符
x9
辉光棱晶.png
辉光棱晶
x14
织金红绸.png
织金红绸
x9
80级
突破
谧林涓露的金符.png
谧林涓露的金符
x6
辉光棱晶.png
辉光棱晶
x27
织金红绸.png
织金红绸
x18
这是沙之王的梦想如泡沫破裂,草木的主宰将魔天的低语埋藏后的故事。

衰败的齿轮将庞大的神国分解成诸多王国,又规律地将它们都碾成砂砾。
一位王后将幼子饰金的罩袍与头冠烧毁,让他穿着奴仆的粗麻布衣逃走;
多年后,让他沦为奴隶市场商品的王者之子,又沦为失去一切的流浪者。

「我还能为蜃气楼上的日出流泪时,曾在霸主座下献策,随他碾碎了诸多城国。」
「我曾在先王之子诞生时祝福他:即使在他死后,称颂他的诗歌也会继续流传…」
「过去我看错了一些人与事。作为命运的惩罚,现在的我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当我的徒弟吧。当我的眼睛,为我描述饰金的砂原上,究竟有什么人与事。」
「希望有一日,能将英雄的诗编成神的宫殿中最美丽的挂毯…」

金币在手与手之间往来时会受损,血脉高贵的物件却在易主时变得强壮。
他最后的物主是盲眼的诗人。后来故事又从主仆的故事成了师徒的故事。

「别离时,母亲曾经告诉我。我们一定会在永恒的绿洲相会…」
「以这剑为乐园门扉的密钥,在翠玉与石榴间重新建立王国。」

老诗人聆听着贵种流离的故事,抚摸着无锋黑剑的轮廓。他最终回应道:
「师徒的因缘就到此为止。我不过是你的史诗中微不足道的一节罢了。」

「师父…」

「西福斯,我等诗人的命运并不属于你。不应由你谱写他人的故事——」
「你是获得镇灵青睐的人。你是手持圣显之钥,一度失去国土的王子。」
「在衰败的王国间流浪吧。你一定能带来新的神话,找到永恒的绿洲…」
「我为霸王写颂歌、为王子写情诗的时代,曾幻想为命运的主角写作。」
「你与母亲相会,将沙之王的光荣带回王国的史诗,就由我来述说吧…」

最后,由奴隶变成英雄的王储、由王座上跌落的佣兵,二人的路途交错…

传说曾经号令砂砾构成空中的河流,在沙之王与故友分别后将故乡封锁,
在泡沫破灭、邦国棋布后,将沙上楼阁、梦想乐园藏匿在蜃气中的钥匙,
它曾如同钱币在人的霸主与王手中流转,最终也回到了流沙的怀抱之中。

而老迈的盲眼诗人追随着故事的痕迹与血涂的足印,最终来到了森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