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须弥

阅读

    

2023-12-23更新

    

最新编辑:Peu233

阅读:

  

更新日期:2023-12-23

  

最新编辑:Peu233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充满未知的未来
蒸汽鸟official
蠢蛋阿文
congeal_plume
BigGodKang
輕舉
云鹄aku
花小柒种墨小竹
Peu233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要使用,请联系本文原作者或者旅行者酒馆攻略组进行授权,禁止任何商业用途。旅行者酒馆攻略组


北陆图书馆
图书馆导航栏-圆形装饰.png
本页面内容存在缺失!
欢迎您参与到WIKI页面的编辑中来,补充内容时请以 游戏内容 为准进行编辑,引用外部内容时请  注明来源链接
编辑时 需要帮助 或对编辑的内容 产生讨论需求 时,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太古时期

王座降临后

「龙王」尼伯龙根为反抗天空的秩序从世界外取得漆黑之力,但在与天理的战争中战败殒命。
龙王殒命后,草龙仍想要逆转局面,前往尚未破碎的世界边缘寻求更多「禁忌知识」,被招致而来的判罚之钉阻止。[1]
判罚之钉使须弥从雨林完全变成沙漠。[2]

魔神战争结束前

三神同盟

花神

花神「娜布·玛莉卡塔」是原初之人所造的仙灵一族的后裔。[3]
当最初的人们厌倦了难以捉摸的永恒,不再虔信神谕,反而希冀神明并未许诺之事,试图挣脱命运的枷锁时。高天为之震怒,命大海掀起巨浪,将定居者的城邦碾碎。随后大雨连降百日,潮水吞没了一切罪恶与妄想,初民的时代就此终结。[4]
仙灵一族因为包庇了人类而惨遭遗弃,天理让仙灵一族失去了于天空的联系,也失去了教化的能力,从此背负可怕的诅咒,退化成只能凭借本能引导人类寻找宝藏的空壳。
花神没有因为诅咒而退化,但因为无法回到天空只能流浪。
传说,花的女主人曾经在荒芜的大地上流浪了七十二个夜晚…
脚跟被无情的砂砾磨破,伤口流出清泉,化作了无边的溪水。
接着,溪流灌溉出绿色的园圃,从中生长出夜一般蓝的睡莲…
睡莲是镇灵的母亲,镇灵生自迷醉的梦乡与失却的苦涩记忆。
最初的镇灵感念创造之恩情,挽留花神留在鲜花盛放的园圃。
在她停驻脚步的地方,月夜般美好的紫色花朵盛放开来——其名为「帕蒂莎兰」。[5]

结盟

传说中,赤王「阿赫玛尔」是天空遗落的子嗣,而如今是沙漠地区的王者。[6]
在远古时代的须弥,花神先是遇到了赤王。赤王与花神共同为镇灵修建了圆形剧场之城「阿伊·哈努姆」,在古镇灵语意为「月女城」。[7]
在听说须弥有着一位智慧的王女后,花神带着礼物与谜题去拜访了大慈树王。
最后,在树王顺利回答了所有的谜题后,二位女王便缔下了坚实的盟约。
欢宴属于花神,权威属于赤王,生命属于树王。仿若白银的月亮、黄金的太阳与翡翠的绿洲,三位神王立下誓言,结成同盟挚友。[8]
在他们三人的努力下,须弥真的诞生了一个安乐和平,没有灾祸,统一无忧的乐园。

狂想

就算是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绿洲乐园中,花神仍然是时常叹息。赤王询问,她也只是缄口不言。
最后,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花神向赤王诉说了仙灵种族曾经的往事。
在讲完故事后,花神对赤王发出了警告:不要追随四重影子的主人,不要窥视天空与深渊的秘密。否则,接踵而至的,乃是灾难与苦涩的结局。
可是赤王并没有认同她的警告,在心里许下了僭越的愿望,把自己的诉求说与花神。
从赤王的话语与梦想之中,花神看到了超越世界荒谬规则的可能性。赤王拒绝了神座降下的恩赐,出于自我意志开拓了新的道路。
花神认为赤王对于无忧梦乡的追寻终会破灭,但只有经历过神之狂想的破灭,凡人才会真正拥有脱离神意而崛起的日子。
花神默许了赤王的愚行。她向赤王允诺:
「我将为你守秘,是因为我对你与那智慧之主怀着同等深切的心意。」
「我将为你搭建桥梁,你将满足你的狂想,但不要恐惧幽蓝的晶钉…」
「我将引导那深邃的知识,即使我早已警告过,你必定会失去许多…」
「尽管如此,请牢记我的教训,牢记天降使者们曾遭遇的酷烈惩罚…」
「请牢记,若受造的世界仍然存在希望,希望一定在碌碌凡人身上。」[5]

花神之死

花神与赤王的计划在月夜之下决定,他们要为了凡人的未来去赌那一丝可能性。
花神临死前,她从自己的身体里分出一丝「灵光」,交由大慈树王抚养,并警告她提防未来漆黑浪潮的来临。
花神预言:灵光将在未来改换面目,将面临分裂与死亡的考验,而后将长生不死,但那是更为黑暗的道路。
水神与树王都将先于灵光而陨落。她们将被遗忘,而灵光也将只剩下牺牲的记忆。[9]
灵光具有强大的力量,能与深渊的力量相抗衡,但其同样拥有自己的意识。[10]
花神用自己生命的终结为赤王指引了通往天空与深渊一切知识的密道。
神柱也自高空降下,将草甸林木埋入漫流之砂。失去了魔神的乐土风暴骤起,黄沙漫天,很快被灾祸吞噬,绿洲不复有紫红的帕蒂沙兰盛开。[5]
花神死后,赤王决心要在地上建造理想国,让一切悲伤从此消失;而大慈树王则决定散布草木与绿茵,让土地充满智识与幸福。

树王的努力

森林

与赤王决裂后,树王将花神托付于自己的灵光塑成神鸟「西摩格」,赋予了她看护两个世界的职责,守望着新生与死亡的边界。[9]
大慈树王唤出觉王树。觉王树长出石榴,石榴的种子落在土里,长大,生出森林的精灵——「兰那罗」。
最初的兰那罗名为「兰穆护昆达」,与大慈树王一起在大地深处造出了唤雨的机关「法留纳神机」,在沙漠中造出大片森林,并收留了许多从沙漠中来的流民。[11]
后来「虎」从森林中诞生了,虎的斑纹千变万化,与树木的路径一致,于是虎成为了森林的王者「森林王」,名唤「毗伽罗」。得到祝福的森林王负责管辖仰赖森林的飞鸟与走兽。[12]
历代的森林王都有自己的宫殿。每位森林王继任后,森林就会依照他的形象与梦发生改变。[13]
森林王在最初的莎兰树下祝福他们,与大慈树王约定,将森林与他们分享。又命令林中鸟兽皆不得加害他们。并且和他们一起守护森林、守护人类、守护法留纳神机。

赤王的筹备

交易

赤王找到了草之龙阿佩普,想与其做个交易,赤王已经获得了深渊知识,而深渊知识正是阿佩普对抗天理所需要的。
最终他们达成共识,阿佩普允许赤王在自己的领地建立强盛的王国,但在赤王死后,他所获得的一切知识都要归阿佩普所有。[1]

收服镇灵

赤王告知无主的镇灵们,他们的女主人只是沉睡了,终有一日会再度醒来。
镇灵们相信赤王的承诺。为了沙漠中的人类,镇灵们向赤王效忠,帮助赤王指引沙漠人实现自强自立。
即便如此,赤王仍然渴望重回旧日乐土。在天钉坠落处,赤王利用天钉的力量建成「永恒绿洲」,其中的时间永远保持静止,以此纪念花神和以往三神共治的美好时光。
其中一位名为「菲莉吉丝」的大镇灵,被赤王拔擢为绿洲总督。她用自己的力量维持泉流不息。
名为「利露帕尔」的镇灵则被选为与人类的使者。她被要求挑选一名人类,可以如统治羊群般统治迷惘民众的人类。
最后,在伟大主人慈悲而严厉的目光之下,镇灵找到了人选——年轻的牧羊人「奥尔玛兹」,与睡莲中诞生的利露帕尔相爱。[14]

黄金梦乡

在花神逝去后,赤王无比渴望建造众生的乐园——黄金梦乡。赤王对其设想是:
首先创造了日月。如此便有了白昼与黑夜。她曾以我已经忘却的语言描述三轮明月的夜空,那月轮之数便应当为三。
但愿世界的影子苏醒时,她们能在大地上投下珍珠色的微光。人们便能循着夜幕中沙丘镀银的轮廓寻得宿命的终点。
接下来创造重量。如此砂土便沉下,形成了大地。而没有重量的便是天空。我规定:应当仰赖土地,但是梦想深空。
重量不应当过大。否则土地便会捆缚人的双脚,使人走不远,不能向四方八方开拓;使人飞不高,不能向未来探求。
接着再次设立七贤僧,由他们治理地、水与诸星描绘的轨迹。即便天球只是幻造之物,仰望星月时常常有神话诞生。
在原本的世界,藩篱曾被撕毁,黯色的毒曾渗入大地。为了愈疗那个脆弱可悲不完美的世界,长钉降下,贯穿地壳。
但是,我所设定的规律要更优美、更精密,所以没有必要。也不应当有追随她的人为此枉死,不应有诗文因此失落。
然后应当隔绝毒药传来的兽径,因为服毒是比天空更深的罪。但是低语是多么甜美。其中述说的智慧又是多么鲜明…
新的世界里悄悄吹起了风。珍珠色的月光、琥珀色的余晖、草的浪潮与水的根系渐渐不再沉默,吟唱她留下的诗文。[15]

居尔城

兴建

在利露帕尔的辅佐下,奥尔玛兹在沙漠中招贤纳士,推翻了暴君胡瓦斯特拉的统治,建立了居尔城,担任居尔城的首任藩王。
奥尔玛兹以赤王为大宗主,向周围的部族、城市与自属州索取奴隶,用来兴建宫阙与殿堂朝拜赤王。[14]
奥尔玛兹收养被巨鸟「戈赫努丝」在巢中抚养长大的孤儿「基斯拉」为义子。基斯拉也是利露帕尔之子。
基斯拉为藩王奥尔玛兹沙攻掠大地四方。得力于基斯拉的征战,奥尔玛兹的势力范围已横跨沙漠南北。
基斯拉成了凡人中的贤者与英雄。年轻的基斯拉以盖世的功业,获得了藩王奥尔玛兹沙所赏赐的「帕维兹」之名。[16]

夺权

赤王希望人类自立自强,而奥尔马兹对赤王的狂热崇拜与赤王的理想相背。利露帕尔为此对辅佐奥尔马兹一事感到厌恶。
利露帕尔就此想出了一条高明且恶毒的计谋:她要对奥尔马兹的三代人实施惩罚。
希琳,是奥尔玛兹与利露帕尔所生的女儿。
在将女儿交付凡人藩王之前,利露帕尔赠予了三条预言:
其一,希琳将与一位伟大的英雄相爱,其结合的子嗣更胜过父亲;其二,希琳的许多血亲,将得享甜蜜的终局;其三,希琳将独占其父的王国。<br 之后利露法尔又给了奥尔马兹三个警告:
其一,女儿的欢乐,将给为父者带来泪水;其二,女儿出嫁后再不可同桌欢宴;其三,女儿的后嗣将为王土蒙上恶兆。
后来,希琳被父亲许配给了大英雄基斯拉[16]
在后来的一场大宴上,希琳将蝎毒滴入蜜糖,呈予藩王奥尔玛兹与他的三百名子嗣。藩王奥尔玛兹及其三百子嗣在居尔城一夜暴亡,只有基斯拉与希琳幸存。[17]
事变之后,下毒的奴仆们立即被基斯拉处以浸入蜜缸之刑。而基斯拉的口中则流出污秽的谎言,英雄之名逐渐染上深黑的污点。
基斯拉顺理成章继承王位,为自己加上「拉万」的名号,人称「帕维兹拉万」,意为「长胜之灵」,成为了凡人中最强大的藩王。[16]

盛世

利露帕尔告知帕维兹拉万,不能像奥尔玛兹一样残忍地对待奴隶,否则一定会步入他的后尘。
某日利露帕尔托梦给帕维兹拉万,告诉他将镇灵的残魂塞进构装体里,就能创造一种可以代替劳动力的机械。这种机械能永不停息的工作,一日就抵过奴隶徒手劳作千日。
帕维兹拉万因此强迫自己的妻子希琳生下无穷无尽的镇灵,用以制作元能构装体。在如此痛苦之下,希琳最终陷入疯癫。[17]
帕维兹拉万继续放松对奴隶的政策:保证奴隶居住场所宽敞通风,使奴隶充分休息等等。
由此政策,帕维兹拉万广受民众爱戴。周围的城邦,例如图莱杜拉城、月女城和萨勒赫城等,都派遣使者连年朝贡,共尊帕维兹拉万为赤王的钦使,为凡人唯一的合法之王。
帕维兹拉万创造了居尔城的太平盛世,并开展了疯狂地扩张。[18]
最终,帕维兹拉万下令废除奴隶制,废除十取一的人头税。所有人都可以平等自由地劳动,赚取报酬。[19]

衰退

女祭司为输水系统的使用寿命做了预测:三百年后将完全失灵,绿洲运河系统也很快会瘫痪,大修是当务之急。但菲莉吉丝拒绝了大规模维修的建议。同时帕维兹拉万削减了水管的维护费,导致灌溉系统瘫痪,曾经富饶的农业区有大量富裕人口流失。[20]
帕维兹拉万的政策大多来自「显贵会议」的所做出的决议。要求一切追求最大效率,普通平民难以完成;怜悯政策也不对重病和残疾人生效。
骑兵将军霍卑鲁兹发现了水利设施退化的问题,向上请求经费,却被显贵会议以「可凭借长期工商业运行的自行调节功能加以疏导解决」的理由驳回[21]
在构装体工作过程中,机械运行得太快,有时会伤到人,也有可能是镇灵的怨恨所致。
居尔城的存续依赖菲莉吉丝的力量,菲莉吉丝的力量在帕维兹拉万的疯狂扩张中越来越弱,终会到达土地承载力的极限。
被解放的生产力并不是用于扩大再生产或者发展科技,而是用来为赤王修建奇观。
苦不堪言的人们向花神祈祷。利露帕尔以花神使者的身份从月光中降下,赠予人们救命的药物和干净的水。[19]

希鲁伊与黄铜面具

基斯拉之子,深受母亲宠爱的希鲁伊,长大成人后却被父王逐出居尔城。亲父令希鲁伊带上黄铜面具骑乘快马离去,从此以后再不得踏入王城一步。[16]
流浪的希鲁伊在月神庙里遇到了利露帕尔,利露帕尔告诉他将会在这里接受母亲的爱意。并会获得真正的名字「胡拉姆丁」,意为「欢乐之信仰」。[22]
希鲁伊接受了利露帕尔的抚养与教导,收拢了那些被抛弃的人,形成了初期的「黄铜面具」组织。
为了防止黄铜面具的势力扩大,帕维兹拉万做出了一些改革,内容包括:充分保证奴隶的衣食与日常消遣;在工地安设有商铺、宿舍、医馆、酒肆、公墓之俦,每七日举行一次免费角斗表演,作为奴隶的特权等等。
同时,帕维兹拉万也设下了严苛的命令:一切结社、集会均需报备,无报备而有十人以上聚集者,逢三处决一人,无报备而有五人以上聚集者,抽两人施以鞭刑。[23]

覆灭

几年后,希鲁伊起兵于沙漠西北。希鲁伊联合周边与帕维兹拉万敌对的藩王共同向北沙漠地区发起进攻。
他们衣衫槛楼、却都戴着黄铜面具。在冲突中,他们推倒了帕维兹拉万的所有雕像,烧毁了宫殿,掳走了大神官[21]
帕维兹拉万最终在床榻上被蒙面的希鲁伊刺死。而希鲁伊的军队完全占领了居尔城,希鲁伊称王。
希鲁伊称王之后,久为不可摆脱的噩梦折磨,终于在一次狂乱的夜游中,跌入大地的深黑裂隙,不知所踪。
再后来,大疫从裂隙中袭来,吞没了居尔城的半数生灵,失去了藩王与臣仆的国度就此一蹶不振,为不知餍足的黄沙逐渐吞没。
而流散的幸存者皆称此次灾厄为「希鲁伊之疫」。[16]
利露帕尔却为此欣喜不已——为奥尔玛兹及其后代得到的报应而狂喜。[17]
最后,赤王归来,为居尔城的命运而震怒。赤王将利露帕尔的神魂分为七份,交由七位贤者分别藏于不同的地方[18]

1000年前

灾厄的入侵

赤王之死

在花神的帮助下赤王获得了「禁忌知识」的力量,灾厄入侵了须弥。
灾厄入侵沙漠的同时,森林中的大慈树王伸出了援手,修建数座神庙以平息灾祸。
赤王以自我牺牲为代价封印了「禁忌的知识」。
如约而至的草龙吞下赤王,以获取赤王的知识和力量,但却被「禁忌知识」污染,被疾痛折磨,体内环境也变得不适合元素生命居住。
元素生命们找到了大慈树王,大慈树王答应伸出援手。她与元素生命一起制作了「火种」,模拟了草之龙「绿洲之心」的运作方式。
但火种并不能消除阿佩普受到的污染,想要拯救阿佩普,必须彻底清除禁忌知识。[1]
为了配合赤王对「禁忌的知识」的封印,大慈树王透支了力量,身形变得如孩童一般。[24]

500年前

坎瑞亚灾变

征召

除大慈树王以外的七神都被召集前往名为坎瑞亚的国度,而大慈树王有一项更为重要的任务——保护世界树。

禁忌的降临

灾厄的降临伴随着禁忌知识的污染而出现。
从深渊之底而来的属于世界之外的禁忌知识污染了世界树。
大慈树王知道单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将禁忌知识驱逐。
于是她创造了统合人类智慧的装置,命名为「虚空」。大慈树王借助虚空借走了人们的梦境,禁忌知识几乎从世界树中完全清除。
与世界树相连的大慈树王在治理世界树的同时,被禁忌知识所污染,只有当这个存在本身被彻底遗忘时,禁忌知识才会被彻底清除……
[25]

草神迭代

大慈树王折下世界树最纯净的枝杈,作为她的轮回转世。
贤者找到了新生的小吉祥草王,将其接回了须弥城。[26]

小吉祥草王诞生后

新生草神被教令院囚禁

作为新生的神明,小吉祥草王并没有大慈树王那般全知全能,无法应对世界树的污染。
贤者遂改造了大慈树王留在净善宫的冥想装置,让它无法从内部开启,将小吉祥草王囚禁于其中。
小吉祥草王的神之心则被用于维持虚空的运转。
但作为草神,小吉祥草王可以通过虚空终端访问任何一个须弥人的心智,在被囚禁在净善宫期间,其通过这个手段帮助了无数须弥人。[24]

梦境的消逝

教令院改造了虚空终端,让其可以盗取须弥人的梦境,借此来增强虚空的算力。
「须弥人不会做梦」的传言由此产生,并被认为是智慧和理性的象征。[27]
由于兰那罗的能力与梦境息息相关,因此须弥成年人无法再看见,也无法再记得兰那罗。[11]

教令院的异端

「博士」因为其实验涉及人体改造和对神明的不敬,其见解被斥为歪理邪说,并被放逐出教令院
「丑角」巡着异端的传闻,在沙漠中找到了「博士」,邀请他加入愚人众,并提供了足够的物资和时间,让他制造「神」[28]

近几十年内

柯莱

柯莱生而患有魔鳞病,父母将其托付给自称能拯救她的传教士。
传教士实为愚人众,柯莱被注入魔神残渣后被愚人众废弃。
存活下来的柯莱在提瓦特各地流浪。
柯莱在蒙德被安柏所救,躲避了愚人众的抓捕,并被赛诺带回了须弥[29]
回到了须弥的柯莱拜提纳里为师,并成为了道成林的护林员[26]

主线第三章开始前后

造神计划

开端

为了保下旅行者,八重神子将雷神的神之心给予了「散兵」。[30]
「博士」设法说服了「散兵」,让他前往须弥「成神」。
「博士」回到了教令院,向贤者们展示了雷神的神之心,询问他们是否想要「造神」。[24]
大贤者阿扎尔接受了「博士」的方案,并让他重新回到教令院,开启了造神计划。
生论派和因论派的贤者对这造神计划表示了反对,两位贤者遂被一心想要造神的阿扎尔囚禁。
提纳里察觉到了生论派贤者状态的异常,委托「大风纪官」赛诺前往调查。[25]
赛诺逐渐被教令院所警觉,为了自保与继续调查相关事宜,其选择了「自我流放」。[24]

准备工作

教令院以「散兵」的身体为基础,建造了神明的躯体。
为了令新神具有「神明的智慧」,教令院开始大量收集神明罐装知识。[24]
虚空终端开始向所有须弥城内的民众发放。[26]
艾尔海森被教令院派去调查旅行者。但其并没有认真执行任务,而是去调查起了神明罐装知识的相关事宜。[31]
旅行者来到了须弥,在道成林受提纳里照顾以后,前往了须弥城。
旅行者被授予了虚空终端。
艾尔海森在奥摩斯港与旅行者偶遇,利用其辅助神明罐装知识的调查。
在教令院抓捕阿赫玛尔之眼领袖的过程中,艾尔海森顺走了神明罐装知识。

漫无止境的花神诞祭

「花神诞祭的轮回」开始,须弥民众的意识被虚空大量收割。
在「博士」的帮助下,最高输出态的虚空成功导出了「神之心」所蕴含的力量,使之成为了「神明的核心」。
「正机之神」基本成型,就差导入神明罐装知识的内容,使其拥有「神明的智慧」。
旅行者在「小吉祥草王」的帮助下,打破了「花神诞祭的轮回」。

正机之神的毁灭

「小吉祥草王」和旅行者前往调查教令院的计划,不料中了「博士」的陷阱,为了安全起见「小吉祥草王」不再使用虚空终端。
旅行者前往沙漠,与赛诺、艾尔海森、迪希雅、拉赫曼等人结成同盟,商定了救出「小吉祥草王」的计划。
「小吉祥草王」被成功救出,阿扎尔被赛诺逮捕。
在「小吉祥草王」的帮助下,旅行者击败了「正机之神」,「小吉祥草王」夺取了其身上的雷神的神之心。
「小吉祥草王」收留了散兵的躯体。

世界的遗忘

「世界遗忘我」

「小吉祥草王」用两颗神之心的力量解读了「大慈树王」最后的话语。
「世界遗忘我」的真实含义是「让世界,彻底遗忘我」,大慈树王在净化「禁忌的知识」的过程后,其包括回忆与知识的相关内容也记录在了世界树中。为了彻底净化世界树,只能将世界树中其一切的相关信息抹除。
「小吉祥草王」在悲痛中抹除了世界树中「大慈树王」相关的一切内容。
世界树储存着提瓦特的所有记忆。从此,所有提瓦特原住民再无「大慈树王」的记忆。与之相关的历史也得到了相应修正

草神

世界上从来只有一个草神,那就是「小吉祥草王」。草神从未更迭。
最终,森林未能记住一切。
旅行者作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降临者」,在他、她的记忆中「大慈树王」的记忆并未消失。

造神计划夭折后

「博士」以武力作为威胁与草神谈判,要求带走其手上的两颗神之心。
草神威胁「博士」要摧毁雷神神之心召唤天理,迫使其妥协。
最终以两颗神之心为代价,草神令「博士」销毁了其所有切片,并得到了包括「虚假之天」在内的愚人众所掌握的相关情报。
涉及造神计划的贤者被流放到道成林。
虚空终端关闭。
须弥对于沙漠地区的歧视性政策被取消,教育开始向沙漠地区普及。

草龙的复苏

因为「禁忌知识」的污染和世界树的修改,草神和元素生命们对约定拯救草龙、恢复「家园」的记忆变得模糊。
在元素生命的指引下,草神使用「火种」重燃草龙的「绿洲之心」,草龙得以自我恢复,体内的环境也重新变得适宜元素生命居住。
在此过程中,元素生命们代替草神作出牺牲,将自身的知识、语言、情感和记忆转化成了所需的元素力,回归了纯粹、一体的元素。[1]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