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后续更新计划见WIKI建设反馈区

旅行者酒馆祝大家新年快乐!! 感谢大家2020年对我们的支持,新的一年旅行者酒馆会再接再厉,继续为大家提供更新原神相关内容!
BWIKI反馈留言板  ·  WIKI编辑教程  ·  BWIKI收藏到桌面的方法说明

丘丘语:从入门到入土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旅行者酒馆攻略组
冰械之心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请注意时效性
本文章为Ezie原创,未经作者允许,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本文因年代久远而错漏百出。请以续集《丘丘语:从入门到入土 续》提供的翻译为准。不过在前往观看续集之前,强烈建议先看本文。

前言

本文作者尝试编纂一本切实可行的丘丘语辞典,同时在此对丘丘语的语法进行研究。黑暗骑士荣誉出品。
Qq人0.png

        丘丘人的语言,被命名为丘丘语。这个名字的起源已经无从考究,官方首肯应该是《丘丘人诗歌选》简介中的“丘丘语桂冠诗人代表作!”一句。这本书同时也是全网丘丘学研究之门的黄金钥匙。这本书之 于丘丘学,犹如《论语》之于儒家,具有不可忽视、无法撼动的地位。


        研究过丘丘语并且取得成果的大佬有很多。本文采取与一测时多数大佬都不同的方法对丘丘语进行解读,即从“语境”着手而非从“密码”或“现实原型”着手——这也是本文花费了极长时间才得以完成的根本原因。


        一测时,丘丘语的书面资料仅有官方漫画第五话中零零碎碎的对话以及游戏中上下两册丘丘语诗集。哪怕到了二测结束后的今天,这种资料上的极度匮乏仍未得到有效的解决——尽管出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丘丘语每日任务和史莱姆酱的小课堂,将丘丘语的破译变为可能。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二测新增的丘丘人每日任务,正确解读丘丘语将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丘丘语研究的鼎盛时期在2019年的6到7月,那个时间段同时也是原学推陈出新、百花齐放的绝对繁荣时期。我作为第一时间关注原神的老玩家,这篇丘丘语解读早在一测还未结束时就已经架构完毕了;但是直到今天我才能以勉强足够的材料,半蒙半猜地完成它。就像破译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学者一样,我无法对我自己的成果做出百分之百正确的保证。我希望本文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为之后的光辉未来开辟崭新道路。


本文以截至二测时的信息为基准进行撰写,一切以公测为准。


早期尝试

        官方在游戏之外给出的丘丘语主要来自漫画第五话和史莱姆日常(详见参考资料)。这里给出对其的分析和可能的翻译。


        本文采用的翻译方法是从语境入手分析语句的内容,并与不同地方的相同词语进行比对。本文不采取任何翻译软件给出的结果作为参照,并且只会有限地参考现实世界中存在的语言,以期提供一个与前人思路完全不同的解读方法。因此,本文将特别注重对于语境的分析,对于诗集内容,本文也将尽可能准确地构造出相应的语境。但是目前官方资料实在是太少,对于名词类实词的解读十分困难。

        不论如何,开始吧。


1.三丘战安柏

        官方漫画第五话中存在这样一个场景:安柏奉命对黑火案进行调查,却在忘带弓箭的情况下闯进丘丘人营地。那之后,安柏凭借超群的智力和无双的武艺漂亮地击败三个丘丘人。这场战斗中丘丘人口中那不知所云的话语,正是我们的丘丘语——这个首次发布于一测之前两个月以上的场景,正是丘丘语在整个互联网上的首次出现,可谓是丘丘语和丘丘学梦开始的地方。


        安柏先用石块发出声响吸引丘丘人的注意力。丘丘人派出一位代表前往查看,却被安柏击倒。那之后与游戏中的表现相同,丘丘人在发现同伴被击倒后发出了一声大喊“ya”,开始对安柏发起攻击,可惜不敌,最终白给。


丘丘A:Dala si?(察觉)
丘丘A & B:Yo!(指向丘丘C)
丘丘C:Mosi gusha……(前往调查)
Qq人1.png


(安柏击昏丘丘C)
丘丘A & B:Ya!?(拿起武器,寻找安柏)
Qq人2.png

(安柏下树开团,又打倒一个)
丘丘A:Yaya ika!(准备挥棍)
(丘丘A白给)
Qq人3.png


下面尝试翻译。
丘丘A:什么声音?
丘丘A & B:你!
丘丘C:好可怕……
……
丘丘A & B:谁!?
……
丘丘A:尝尝这个!(德丽莎幻视一般通过清洁工并感)


这里翻译的难点在于,我们不能知道确切意思,但是可以猜个大概,比如dala si是对异常动静产生的反应,而mosi gusha是一句牢骚。Dala si很容易可以推出来在这里解作“什么声音”最为合适,但是mosi gusha就有很多种可能了——因为我们面对相同事件的反应相对来说也是相同的,听到怪响肯定会问一句“什么响”,但是发牢骚这点无论如何都会带有很强的主观因素。对于mosi gusha,我最开始给出的翻译是“倒霉”,但是后来发现与其他部分有冲突,最后根据丘丘C胆小、容易被欺负的性格将翻译改成了“好可怕”,一方面是吐槽同伴的欺负,一方面是表达对未知的恐惧。


这里出现的词汇全部是在其他资料中频繁出现的常用词汇,因此这一段情境的翻译尤为重要。此处的翻译已经经过后续的对比验证。说到底,这种翻译的根本方法还是不同资料之间的广泛比对和修正。

2. 史莱姆酱的丘丘语小课堂

        看完了上一节,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翻译丘丘语的实例。接下来我们来尝试一些更加难以翻译的丘丘语。请注意,这时的语境信息已经进一步缩水,对部分难以翻译的词语需要猜测可能的意义并代入其他资料进行比对和核实。请关注此处提及的资料。

水萨的咒语:Lata movo dada
Qq人4.png
        这里存在一个非常大胆的假设:lata是“水”的意思。根据丘丘人的生态及兵种介绍中提供的听译,这句lata也出现在水萨满的台词中。我们可以在《丘丘诗集》其四找到“Sada Shato Lata”一句,在其五找到“Lata movo mosi yoyo”一句。高频出现于主语和宾语的位置意味着这个常见的词很可能是个实词。从水萨满的身份猜测“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Movo一词的翻译来自诗集中的猜测。

丘丘人的赞美:Dada!
Qq人5.png
        官方给出的翻译是:最强!
        实际上,dada还有很多用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虚词。后面会讲到。

丘丘人的白给:Mi kucha!
Qq人6.png
        官方给出的翻译是:对不起,我太弱了!
        我认为官方给出的翻译有点添油加醋。这是根据一个已经删去的帖子给出的结论认为mi是第一人称代词“我”,那么得知mi kucha应该是对应后半句“我太弱了”,缩句得“我弱”,则kucha指的是“弱”,成为了结果。

铁锅炖火酱:Zido dada!
Qq人7.png
        官方给出的翻译是:这玩意好!上好的炸药桶材料!
        这个字数差什么鬼啦,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对应得上啊。Dada在此处不具有实际意义,根据我们在后文做出的比对,我们可以知道dada在这里是增强语势的语气助词。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来一手极致缩句——把原文缩句,得到:“好。”所以zido是“好”的意思。完美。

拓展:从丘丘人的语音(均为听译)探究丘丘语的发音

        战斗中丘丘人会说话。因为存在大量的无意义呻吟声和语气词,这里仅记录“像是说话”的声音。但是因为丘丘人特有的口齿不清(或者说发音与拉丁字母标准发音差距较大),有些嘟囔听不真切,就也不记录了。


萨满的远程攻击:

单体技能:
Enda
Oinda
Dingo
Moda
Mua
Rowai

群体技能:
Shato
Wusha
Nudo
Doto
Guinbau
Wuta
Guashama
Dada
Tashta
Damu


        所有属性的萨满共用一套咒语体系,随机轮播(这一点似乎与一测不同,有待进一步验证)。就单体技能而言,每次读一个;就群体技能而言,持续时间内会一直不停地念下去。群体技能咒语单词之间会有诸如“en”“o”“a”之类的无意义音节混在其中,导致萨满在念叨的时候口齿不清(有点像一边喘气一边念),但是实际上萨满念咒是不停歇的,岩丘丘萨满从柱子释放地波的时候甚至可以连续不断地念上十几分钟。


        这些咒语估计意义上来说就像“妈咪妈咪哄”“菠萝菠萝蜜”之类的语句一样无甚意义,而且就算它们真的在念“抓波龙爪手”,我们也不可能有办法从这里破译出来。因此这一块不做过多探讨,只强调与现有资料重合的几个词语:shato、dada。


        其他丘丘人的话很少,而且听起来都不怎么聪明的亚子。另外,丘丘战士为数不多的几句人话基本都在漫画或者官方情报出现过(除了丘丘暴徒那句神必的godlike)。

小个子丘丘人:
Ya!(遇敌)
Yaya ika!(近战攻击)

暴徒:
Mi godlike(死亡)

大盾丘丘人:
Wi gocha(=Mi kucha)(死亡)
※失去盾牌后的冲锋语音有惊喜(迫真)。


        丘丘语的词语全部是使用英文字母来表音的,发音规则也与英语最为接近。因此,在读的时候以英文发音为主要参照就可以了。英语不好的同学可以按照汉语拼音的发音来读,事实上不会差距很远。尽管如此,实际的发音仍然不是十分标准的英语发音,丘丘人念起来似乎有点嘴巴漏风。例如大盾语音中念mi的时候就很像wi。


        丘丘人萨满在念咒的时候80%以上的重读落在双音节词的第一个音节,并且即使充满了无意义音节,两个词之间也不存在连读的情况(这一点比较像德语)。虽然并不是丘丘人日常交流的语气,但是多多少少具有一定参考意义。另外,丘丘人的声线十分接近青蛙,因此在尝试最标准的丘丘语的时候,一定要抱着“模仿青蛙”的心态去发音。

二测每日任务:与丘丘人对话

        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丘丘语研究素材,因为它包含了语境、长句和丰富的单词,因此这里特别作为一个专题模块,作为我们语法和语义等的主要依据。


        已知这个任务有两个分支,每个分支的情境是不一样的。分支一应该是友情路线,分支二则是比武路线。可以看到,艾拉·马斯克女士在两个分支里面说的话大相径庭,绝不止是简单的发音不标准。按照官方说法,她的丘丘语是工地散装丘丘语。


        在这两个案例中,丘丘人和艾拉说的话特点与诗集相仿,那就是重复度非常高。好几个关键生词在上下文之中存在相当程度的重复,这一点是很奇怪的。


        顺带一提,游戏中丘丘人部落云集的达达乌帕谷的英文名写作Dadaupa,拆分来看正是dada upa,这个名字必定来自丘丘语。根据词典解释其意义可能为“成为最强者的道路”,但也可能只是蒙德人将丘丘人经常挂在口边的dada和upa组合在一起,或者dadaupa根本就是一个指代“丘丘人”或“部落”的词汇。


丘丘人每日任务 分支一

E:Olah! Muhe mimi, nye, eh…mosi aba?

H:Yo mimi beru si?

E:Buka…mita nye, guru-guru…yo mosi ka?

H:Ya odomu. Todo yo, buka guru-guru nye.

E:Mi? Dada! Valo.

H:Valo, ya odomu.

生词:aba、buka、guru-guru、ka、ya odomu、todo、valo

        艾拉女士(E)在与丘丘人(H)对话完毕后,热情好客的丘丘人赠予烧焦的肉一片,以示慷慨。由此看来,本例中丘丘人是以艾拉女士的知心小闺蜜作为角色出现的,这里的对话应该是一般朋友之间的友♂好交流。这是我们分析这段对话时用到的语境。

        这段话在关键位置出现的生词比较多,因此在这几个位置翻译出来的意思可能会偏差较大。同时因为不知道丘丘人是否喜欢使用敬语,所以个别位置的实词可能本应该是虚词。下面我们尝试进行翻译。

E:你好!我们闻到,呃……(好像)有(什么)气味?(1)

H:你来我们(这里)(做)什么(呢)?(2)

E:肉……很令人愉悦的那个,焦焦的……你有吗?(3)

H:别客气。给你,焦焦的那(块)肉。(4)

E:(真的要给)我?谢谢!再见。(5)

H:再见,别客气。(6)

        这里我将dada翻译作“谢谢”。实际上,dada具有很多种意思,既可以当作最高级使用,也可以作为语气助词使用,因此这里翻译作谢谢或许是不正确的,但是最符合语境。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难点就是mosi的翻译:我之前的词典中认为mosi是一个虚词,意为“不”;但是在这里我推翻了之前的结论,认为它的意义是“有”,是实词。可是这样一来,丘丘诗集的第四则就变得奇怪了,而且gusha的意思也就更加扑朔迷离——我们已经知道“mosi gusha”是一句抱怨,可是如果mosi解作“有”,那这句抱怨的本义就不会是“真倒霉”“去就是了”“没办法”之类十分显而易见的短语。


丘丘人每日任务 分支二

E: Biat ye, ye pupu dada mosi! Plama ye upa dada!

H: Dala beru yo?! Kundala muhe, kucha?

E: Kundala gusha! Hahaha!

H: Biat ye, plata ye pupu! Movo unta nye kucha, mi dada tiga mitono!

生词:pupu、plama/plata、unta、tiga mitono

        艾拉女士(E)在与丘丘人(H)对话完毕后,热情好客的丘丘人拿出了武器要一较高下。将马斯克大师“丘丘人诗集”其一记载的“粗鄙战歌”用以对比,这段话出现了与之重合的词语:biat ye,dada,muhe。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艾拉女士此时无意识中已经凝聚了祖安之魂(游戏中这段对话的末尾艾拉女士呼叫旅行者来帮忙救场,看得出她并不是有意的),与丘丘人高强度对线。这是我们分析这段话时用到的语境。

        接下来我们尝试翻译。与上一分支类似,这一段话也有几个卡在关键位置的生词。

E: Fxxk you,你们有屁股!打你们然后(我是)最强!(1)

H: 声音来你(=这话是你说的吗)?说话声听起来,(你有点)弱?(2)

E: 说话声恐怖!哈哈哈!(3)

H: Fxxk you,打你们屁股!(我要)在那个弱者上面唱歌,我是最强的丘丘人战士!(4)

        对比(4),可以发现(1)中艾拉有误将plata说成plama的嫌疑。同时在(3)中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gusha,怀疑此处艾拉有误,应该是想说kundala kucha,也就是“说话声(听起来)很弱”——这么推测的理由是gusha和kucha的发音十分接近,而且这句话理应是对上面丘丘人回话的回答或者复读。

Kucha kucha(裤衩裤衩)!——平角裤平角裤!wryyyyy!(无端联想)

丘丘诗集试译

限于篇幅,这里仅作最低限度的解释,同时附上原文附带的情境。翻译基本靠猜,但是基本可以确保逻辑通顺,与之前的内容也没有冲突。正确率会比之前低很多,仅供参考。

其一:

Mi muhe ye

Mi biat ye

Biat ye dada

Muhe dada


译文:

我看到你了

我 **(脏话)

**(脏话),奥力给

看啊,奥力给

这可能是丘丘人在決斗之前哼唱的战歌,因为据笔者观察,在两个或以上丘丘人存在的场合,其中一个唱过这首粗鄙的歌曲后,大家就会很快全部扭打起来,场面往往无比火热。

译者按:这里认为muhe一词兼备看到、听到、闻到、触摸到四重意思。“奥力给”是无意义的语气助词,这里出现是为了强调dada的存在。

其二:

Eleka mimi-a-Domu

Mita domu-a-dada

La-la-la

La-la-la

Mimi mosi ye mita

译文:

让我们跳舞

愉快地跳舞吧,奥力给

啦啦啦,啦啦啦

我们(也)拥有你们的快乐(=大家都开心)

丘丘人围绕图腾舞蹈时高唱的歌曲,可能是某种部落赞歌气氛欢乐,一般在丘丘人的祭典狂欢中听到。

其三:

Mi muhe mita nye

Mi muhe mita nye

Muhe nye

Muhe nye

Gusha

Biat, gusha

译文:

我看到快乐的那个

我看到快乐的那个

看着那个

看着那个

恐怖

草,恐怖

笔者与一位年老的丘丘人萨满交流时偶然听到的忧郁诗歌,尽管尚不知词句含义,但诗中进发出的忧伤灵魂足以令笔者家乡最优秀的诗人惊讶不已(尽管老年丘丘人的体味同样浓烈而令人忧郁)。

丘丘人的生活也有酒和诗吗?丘丘人也会有虔诚的渴望吗?丘丘人专家雅各布・马斯克给你答案。

其四:

Celi upa celi

Sada shato lata

Kuzi unu ya zido

Unu dada

译文:

一天又一天

念诗 吃饭 喝水

神不好吗?

神啊,奥力给

丘丘人萨满的诗歌,就部落中丘丘长老的反应来看,似乎这首诗在丘丘人中间有特殊的哲学含义。尽管在主流学界看来荒谬万分,而且笔者无意挑战权威观点,但不得不说,丘丘人中间是否存在哲学这一话题,依旧是一个浪漫的文学主题。

译者按:翻译诗集时译者认为丘丘人崇拜“神”,但是这一点与马斯克的另一本书《丘丘人文化习俗考察》有出入。因丘丘人可能没有“神”这一概念,unu也可能指代其他的事物,但是译者认为unu将是一个实词。在“神”之外的可能的解释是unu指史莱姆,但是这一说法似乎会与诗集其六存在矛盾。


其五:

Nini movo muhe yoyo

Nini movo mimi tomo

Lata movo mosi yoyo

Celi movo celi yoyo

译文:

风儿唱歌 看着酒

风儿唱歌 我们聚在一起

水(也)唱歌 有酒(可喝)

天天唱歌 天天喝酒

与蒙德人相仿,丘丘人中崇拜风的部落人也经常喝得醉醺醺没完没了地唱些赞美风的歌曲。这首诗是丘丘人萨满的颂歌,常常在大家喝得酣醉时听到。

译者按:这是最像诗歌的诗歌。翻译起来难度最高的也是这一首。

其六:

Unu unu

Yaya ika kundala!

Unu unu

Mita dada ya dala

Unu unu

Kuzi mita dada ye

Mita dada-a-mimi

译文:

神啊,神啊,

听听这些祈祷吧!

神啊,神啊,

最令人愉悦的(难道)不是声音吗?

神啊,神啊,

你们感到开心吗?

我们真是high到不行啊!

这是一首虔诚的颂神歌,丘丘人只会在祭祀中演唱。演唱这首歌的时候,丘丘人往往还会配上打击乐器一使用木板击打部落中最弱成员的屁股,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响。很疼。

译者按:此诗的注解“颂神歌”与《丘丘人文化习俗考察》有出入,翻译中大量出现的“神”因基于本诗注解而亦与之有出入。因为《丘丘诗集》的成书时间(一测,2019年6月21日)比《文化研究》(二测,2020年3月19日)要早很多,因此这很可能意味着一测和二测之间丘丘人的设定出现了更改。

译者:赛高你嗨铁鸭子大!wryyyyyyy!

其七:

Mimi movo

Mimi sada

Mimi domu

Domu upa

gusha dada

译文:

我们唱歌

我们念诗

我们跳舞

跳舞,直到恐惧

奥力给

似乎许多丘丘人部落都会有在月光下围着篝火交换歌谣的传统。本诗就是其中一首篝火歌谣,是由丘丘人酋长歌咏的终曲。这首诗结束后,部落长老会高呼三遍「nunu!」大概是「睡觉!」的意思。

结语

        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丘丘人。”认真看完了这篇分析的旅行者,现在已经可以凭借现有的将近50个丘丘语词汇,使用丘丘语进行简单的对话了。Mita dada-a mi!

相关链接:
现代丘丘语词典
丘丘语:从入门到入土
丘丘语:从入门到入土 续
本丘学家宣布已经基本破译了丘丘人语,并发现了丘丘人的神灵乌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