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首页UI改版中,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进行的重新设计,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全站通知:

辞行久远之躯

阅读

  ·  

2021-10-03更新

  ·  

最新编辑:充满未知的未来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03

  

最新编辑:充满未知的未来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充满未知的未来
緋色月下o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如果选择选项下面对话没变不是BUG了,而是游戏本身对话就是一样的

往生

访仙归来之后,你得知岩神的仙体被「璃月七」藏匿。「公子」答应为你寻找破局之人,为此,你再次前往「北国银行」…

◆等待到第二天
◆与银行人员对话
  • 叶卡捷琳娜:欢迎,「公子」大人的朋友,旅行者。祝你今后在「愚人众」平步青云。
旅行者:我不是「公子」的朋友。
旅行者:我不打算加入「愚人众」。

叶卡捷琳娜:呵…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冰之女皇」。凡人的想法就像冰层下的水…是不会永远坚固锐利的。
叶卡捷琳娜:呵…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冰之女皇」。凡人的想法就像冰层下的水…是不会永远坚固锐利的。
  • 叶卡捷琳娜:失礼了,请容我回到正题。「公子」大人说,他与你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
  • 派蒙:约定完成了?啊,是指他之前说的,要帮我们找人吗?
  • 叶卡捷琳娜:是的,「公子」大人答应会为你们找到能够突破僵局的人。「愚人众」执行官的承诺从不落空。
  • 派蒙:那么,他人在哪?
  • 叶卡捷琳娜:大人在「琉璃亭」
  • 旅行者:琉璃亭?
  • 派蒙:呀,是琉璃亭!我听说过!
  • 派蒙:璃月的两大菜系,「璃菜」和「月菜」,互相斗争了几百年,不分上下。
  • 派蒙:「璃菜」的最高代表,就是「琉璃亭」酒家。老板特地把店开在了绯云坡,和代表「月菜」的「新月轩」当面竞争呢!
旅行者:派蒙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像个好向导。
旅行者:一到蹭吃蹭喝的话题,你就…

派蒙:不要这么说嘛——总之,有好吃的!旅行者,我们快点过去吧?
派蒙:不要这么说嘛——总之,有好吃的!旅行者,我们快点过去吧?
◆寻找「公子」
  • 公子:哟,你们来了。
  • 公子:约定已经完成了,我找到了能帮助你们的人——能解决「岩神的仙体被七星藏匿」这个难题的人。
  • 派蒙:那么,这个人又在哪?「琉璃亭」里吗?
  • 公子:没错。跟我来吧。
  • 公子:我准备了一场——嗯,在这个国家,叫做「饭局」的见面仪式。
  • 鸿如:有幸又见公子,敝店蓬荜生辉。
  • 鸿如:雅间已经备好了,钟离先生在等两位。
◆进入琉璃亭
  • 公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朋友是道上人士、「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
旅行者:道上人士?
旅行者:往生堂?

公子:嗯,在璃月,像「往生堂」这样的产业,总是不得不接触一些「道上」的生意。
公子:嗯,在璃月,像「往生堂」这样的产业,总是不得不接触一些「道上」的生意。
  • 公子:而我们愚人众,一向都喜欢与这些…在阴影中行走的朋友们打交道。
  • 派蒙:在,在阴影中行走…
  • 钟离:二位,幸会。我听过你们在蒙德的传闻。
  • 派蒙:道上人士…阴影…送人「往生」…哇!难道说,「往生堂」这个组织,是…
  • 钟离:没错,正如你所猜测。
  • 派蒙:呀——!
  • 钟离:「往生堂」是执掌葬仪的组织,旨在送人安心往生。
  • 派蒙:咦。
  • 公子:哈哈,难道是把钟离先生误认成杀手了?
  • 公子:愚人众的朋友里确实有很多杀手,但「往生堂」并不是做这一行的…起码明面上不是。
  • 旅行者:明面上…
  • 公子:毕竟还是「道上人士」嘛,这就不能细说了。总之,我带你们来认识钟离,是因为…
  • 钟离:因为我有办法让你们见到岩王帝君的仙体。
  • 派蒙:什么?!
  • 公子:哈,不必惊讶,虽然在「天权星」凝光的操纵下,岩神的仙体早已被藏匿起来…但,还是先听听钟离的说法吧。
  • 钟离:岩王帝君虽是众仙之祖,但说到底也算是仙人之一。纵观璃月数千年的历史,仙人纷纷离去,这是不可挽回的趋势。
  • 钟离:因为时代变了——你在绝云间,应该也已体会到这种变迁。
旅行者:确实,仙人们正在远离璃月。
旅行者:七神之一的岩神,也是仙人?

钟离:如你所见,仙众的时代正在远去,人的时代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钟离:神有许多尊名。契约之神、商业之神、武神、摩拉克斯、岩王帝君…其中自然也包括「仙人」。
钟离:如你所见,仙众的时代正在远去,人的时代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 钟离:往年每位仙人离去时,都会有一场盛大的纪念仪式。这是璃月的传统。但这次竟连七星都无暇顾及这项传统…实在不成样子。
  • 旅行者:毕竟是「谋杀神明的奇案」…
  • 派蒙:是啊,连真正的凶手都没抓到呢。
  • 钟离:谋杀神明的奇案…「往生堂」不关心这种事。「往生堂」关心的是,请仙的仪式如此隆重,送仙的仪式就没人管了吗?
  • 钟离:旅者,我从「公子」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既然你与风神有些交情…那么,可否考虑与我一起,筹备一场送别岩神的仪式?
旅行者:我需要再思考一下…
旅行者:要接受邀请,也不是不行…
旅行者:「公子」的话太多了。

派蒙:唔…旅行者,仔细想想,恐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公子:没错,再多思考也是一样的结果。
公子:明智之选。
公子:哦?在「道上」,这句话就是要灭口的意思咯…很有意思,拔剑吧,我们就在这里——
公子:开玩笑的。我们继续说正事。
  • 公子:「天权」凝光…她正在阻止任何人瞻仰帝君的仙体。所以,如果你想达成寻访七神的目标,就只剩这样一条渠道了。
  • 钟离:正是如此。唯有参与「送仙典仪」,你才能再次得见岩神之躯。
  • 旅行者: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 钟离:嗯,若你答允,就跟我来吧。详细的情况,我们路上再说。
  • 钟离:(黑屏,钟离出门)
  • 公子:好了,我牵线搭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怎样,这结果还不错吧?
  • 公子:你们要走的话就走吧,不用管我,我也许会在这里再喝几杯…顺便熟悉一下「筷子」的用法。
◆在门外与钟离对话
  • 钟离:旅者,经历了「神离开的城邦」以后,你对璃月这「有神之地」,感受如何呢?
旅行者:我更喜欢蒙德的气氛。
旅行者:果然还是璃月好。

钟离:原来如此…你是这种类型的游人。那也不错。
钟离:不过,「有神之地」三千七百年的历史厚度,或许你还没有完全体验到吧。
钟离:嗯,「有神之地」三千七百年的历史厚度,在七国中亦是最深。
  • 钟离:筹办「送仙典仪」的过程,也会成为你旅途的一部分,增广见闻。
  • 钟离:璃月是尘世七国里最繁荣的一国,往年也有神灵镇守、七星统治。所以「愚人众」的许多外交手段,在璃月都施展不开。
  • 钟离:七星之一的凝光,始终对愚人众重重防备,或许这就是「公子」想借「往生堂」关系办事的原因吧。
  • 派蒙:唔…我们要办「送仙典仪」,对「公子」有什么好处呢?
  • 钟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对我来说,「愚人众」只是提供资金支持,我只希望璃月的传统不要被人遗忘。
  • 钟离:(钟离交给主角一个钱袋)
  • 钟离:这是「公子」给的第一笔垫付资金。如果用完,也可以再去找他报销后续款项。
  • 派蒙:哇哦…
  • 钟离:好了,我们动身吧。筹备仪式的第一步…是要取得品质足以匹配神灵的,最上等的「夜泊石」

指月

「公子]为你介绍的人是「往生堂」的客卿,钟离。为了达成重见岩神的目标,你答应与他一起筹办「送仙典仪」。

◆ 前往购买夜泊石
  • 石头:哟,客官,欢迎光临「解翠行」。今天要不要来开两块「璞石」试试手气?
  • 石头:便宜又好玩,也许一不留神就发家致富了呢?
  • 派蒙:「璞石」?不要不要,我们是来挑…什么石头来着?
  • 钟离:夜泊石,品相至少要「烛照]级。
  • 石头:「烛照]级的夜泊石…?嗯,原来不是游客。失礼了,我这就拿货,请看…
  • 石头:您看这怎么样?我们「解翠行」可是玉石老字号。瞧瞧这品相!绝对上佳,简直是岩王爷也难得降下的恩赐。您就放心随便选吧。
  • 派蒙:这三块「夜泊石」看上去确实都很漂亮,不像是平时挖出来的那种…
  • 派蒙:但,到底该怎么选啊,要不我们就随便选一种回去?
旅行者:做赌石生意的老板,不能轻信。
旅行者:我想问问钟离先生的意见。

钟离:很好。贸易之都的生存法则,看来你已经悟到了几分。

派蒙:那钟离先生的意见呢?这些「夜泊石」该怎么选?

钟离:哦?想要我来决定么。也好。
钟离:哦?想要我来决定么。也好。
  • 钟离:要我说的话,答案其实很简单…
  • 派蒙:嗯?答案是…?
  • 钟离:老板,我全要了。
  • 石头:好!这位老爷,我早看出您气宇不凡,出手果真阔气——
  • 派蒙:等等!等一下,老板,刚才他说的不算,我们再商量下!
  • 派蒙:(黑屏遮盖,和石头稍微拉开距离,变成钟离主角派蒙三人对话)
  • 派蒙:喂!如果仪式只需要一种的话,全买下来不就白白浪费三倍的摩拉了吗?!
旅行者:对,派蒙说得没错。
旅行者:不,其实是浪费两倍。

钟离:摩拉…嗯…
钟离:摩拉…嗯…
  • 钟离:确实如此。刚才没想到这方面的问题,是我考虑不周了。
  • 派蒙:啊?买东西怎么能不考虑摩拉啊!
  • 钟离:若凡事都要先考虑摩拉,也就等同于凡事都被摩拉束缚了手脚。
  • 派蒙:?
  • 钟离:摩拉天然是货币,但货币天然不是摩拉。
  • 派蒙:???
旅行者:他说的是经济学。
旅行者:感觉他很有钱。

派蒙: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派蒙:虽然很懂宏观经济,但不懂得省一些「小钱」呢!
派蒙:是有钱到了从来不用省一些「小钱」的地步吗!
  • 钟离:不必动摇。即使摩拉束缚了手脚,我也有在束手束脚的情况下,依然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 钟离:「夜泊石」品相的鉴别,确实令人棘手。一块原矿不论好坏,它的质地、色泽,以及内部的岩纹,都不会有太大差别。
  • 钟离:只有当夜泊石制造的器物成型以后,才会发现其中一些成品根本上不了台面。
  • 钟离:这时再去找那些奸商理论的话,他们又会以「你的合成台不好」、「火候不对」之类理由来搪塞…
  • 派蒙:好险好险!原来这东西是这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 钟离:不过,真正的鉴别方式还是存在的——真正的内行人,还是能鉴别的。
  • 钟离:「如愚见指月,观指不观月。」
  • 派蒙:那是什么意思?
  • 钟离:你用手指指向月亮,聪明人能明白你在指月,但不聪明的人只能看到眼前的手指,看不到月亮。
  • 钟离:纹路、外壳…这些都是手指。夜泊石是夜间照明用的奇石,「亮度」的重要性,才等同于天上之月。
  • 钟离:优质的「夜泊石」会有更佳的火元素亲和力。也就是说,在高温之下,光泽越亮越蓝的矿石,品相就越好。
旅行者:原来钟离先生这么内行…
旅行者:这就是高雅人士的精致生活吗…

钟离:我已将玉石界价值千金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剩下就是实践了。
钟离:我已将玉石界价值千金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剩下就是实践了。
  • 派蒙:价值千金…唔,可惜派蒙觉得,以后应该再也用不到了…
  • (黑屏遮盖,回到石头摊前对话)
  • 派蒙:老板,我们回来选石头了,麻烦把石头都借给我们烧一下!
  • 石头:烧、烧一下?!烧不得啊几位老爷,你们烧完我还卖什么啊?
旅行者:那我们只要一点点样品可以吗?
旅行者:不然我们就不买了。

石头:这…唉,罢了,还是听老爷们的吧。
石头:不买了…?欸,别,别这样,老爷…还可以商量,买卖就是商量的艺术,您说是不?
  • 石头:这样,我从三块石头上都取些样品来,我老石亏一点就亏一点,就当交朋友了。
  • 钟离:放心,商界的规矩我明白。只要证明是好矿,自然不会让阁下吃亏。
  • 钟离:(黑屏取样品)
  • 石头:好了,就拿这些做样品吧,我用刻刀切下来的,还标上了号。
旅行者:这些样品…
旅行者:好薄…

派蒙:…也太薄了吧!
派蒙:比纸还要薄…不对,比虫子的翅膀还要薄,薄得都快透明了!


旅行者:老板真小气…
旅行者:老板的手艺令人佩服…

石头:小气?已经很大方了,再多取一点都是要我的命!
石头:哈哈哈…过奖过奖,这些石头都是我的心肝宝贝,不这样温柔可不行。
石头:万一不小心割了太多,可就真要了我的命了。
  • 派蒙:可是,薄成这样的话,一遇到火,就会马上灰飞烟灭了吧?
  • 钟离:想让生意人让出利润,就如同要饿狼吐出刚下肚的肉一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其实在特殊条件下,这些薄片也够用了。
  • 派蒙:什么样的特殊条件?
  • 钟离:在施加「火」之高温的同时,用「水」的元素力从中保护,就可以让样品不至于瞬间烧毁。
  • 石头:哦?这位老爷居然如此有见识。感谢体谅,感谢体谅…
  • 钟离:平心而论,我们没有给出一定会买的承诺,便这样索要样品…本身就是有失公平的。璃月的「契约」之道,还需处处基于公平才是。
  • 派蒙:那么,剩下的就是要找一个可以实验的地方了…
旅行者:我记得达达乌帕谷里…
旅行者:香菱家的厨房…

派蒙:哦!我想起来了,在蒙德的时候见过…达达乌帕谷里,「好肉族」的丘丘人有一口超大的锅!很结实,应该能顶住元素反应!
派蒙:你是说「万民堂」吗?也好,趁香菱不在…

钟离:不妥,那里人来人往,万一元素反应失控,波及民众…我们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派蒙:哦!我想起来了,在蒙德的时候见过…达达乌帕谷里,「好肉族」的丘丘人有一口超大的锅!很结实,应该能顶住元素反应!
  • 派蒙:旅行者,我们带好样品,然后出发吧?
◆寻找好肉族大锅
  • 钟离:很久没有踏上风的国土了…
  • 钟离:我的蒙德朋友,每次来璃月,都会带上几瓶地道的蒲公英酒。
  • 钟离:不得不说,牧歌之城的名酒,确实要比须弥的「冷浸蛇酒」好喝不少。
  • 派蒙:就是那口大锅了!可丘丘人们,好像还在用它的样子…
  • 派蒙: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插个队比较好…!
◆ 击败丘丘人
◆ 接近大锅
  • 派蒙:哇…里面还有汤呢,丘丘人的胃口可真大。
旅行者:现在是我们的实验台了。
旅行者:可惜了这锅汤…

派蒙:这锅汤刚好可以作为「水」元素力的保护,那就开始点火,进行试验吧?
派蒙:这锅汤刚好可以作为「水」元素力的保护,那就开始点火,进行试验吧?

【你将样品放入了锅内…】

  • 派蒙: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派蒙也会帮忙记着三块样品的编号和位置的。
  • 派蒙:那么现在开始!用「火」的元素力不断加热大锅,直到结果出现为止——
  • 派蒙:钟离先生说,光泽越亮越蓝的矿石品质越好,要注意观察哦。
◆ 用「火」加热大锅
  • 派蒙:唔哇,刚才的光亮,是「一号夜泊石」的位置!
  • 派蒙:又有丘丘人围上来了!是被刚才的光亮吸引了吗?
  • 派蒙:真是群好奇的家伙,还是把他们收拾掉再继续吧。
◆ 击败丘丘人
◆ 用「火」加热大锅
  • 派蒙:刚才的光芒,是「二号夜泊石」发出的吧?
  • 派蒙:唔,丘丘人又围上来了,真是难缠…
  • 派蒙:看来丘丘人对糟蹋食物的事,非常愤怒呢…
◆ 击败丘丘人
◆ 用「火」加热大锅
  • 派蒙:超亮!超刺眼!刚才那是「三号夜泊石」的光吧?
  • 派蒙:明显比其它两份样品更亮呢,就选它了!
  • 派蒙:好了,旅行者,我们回「解翠行」买夜泊石吧?
◆ 回璃月港找石头
  • 石头:哟,老爷回来啦,货都给你们留着呢,决定了吗?要哪一种?
  • 旅行者:我要「三号夜泊石」。
  • 派蒙:没错!我也记得是这块!
  • 石头:没问题,既然看中了,老爷们就拿去吧。
  • 石头:话说…别怪我多嘴,纯粹是好奇,各位老爷要这么多极品「夜泊石」,是有何贵干呐?
  • 钟离:嗯…说也无妨。是制作「送仙典仪」的器具所用。
  • 石头:「送仙」…?!呃,最近我也听过不少小道消息,可一直没敢太多过问。那,那就是,岩王爷他,确实…
  • 石头:…唉,难以置信。虽然如今「解翠行」有些没落,但祖祖辈辈一直多亏岩王爷护佑。
  • 石头:据说两百年前岩王爷微服下城南,迷路时品尝民间小吃,就是用「解翠行」的玉勺…
  • 石头:俱往矣…俱往矣…唉,既然是跟岩王爷道别所用,那这箱「夜泊石」就只收半价吧。
  • 派蒙:啊,这真的可以吗…明明老板之前还是一毛不拔的样子…
  • 石头:没有岩王爷的保佑,就没有这「贸易之都」如今的模样。作为一个生意人,怎么能去赚这种钱…
  • 派蒙:呜…老板,你的心意一定会传达给岩王爷的。
  • 钟离:在「璃月七星」与各位脚踏实地的商人共同努力之下,想必璃月也会一如既往地繁荣下去。
  • 旅行者:所以,打起精神来吧。
  • 石头:好…好,谢谢几位老爷了。嗯,我这是怎么了,哭哭啼啼的,财运都要溜走了,哈哈。
  • 钟离:既然挑选完毕,我们就带着「夜泊石」去…
  • 派蒙:喂!等等,虽说是半价,但也不代表可以不付钱呀!
  • 钟离:哦,不好意思,我又把付钱的事给忘了。让我看看…
  • 钟离:…嗯…果然没带。
  • 派蒙:没带什么?
  • 钟离:没带摩拉。真是惭愧,又疏漏了。
旅行者:奇怪的金钱观念…
旅行者:居然有不把钱放在心上的璃月人…

派蒙:那可怎么办,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对了,「公子」似乎给过我们一笔垫付资金来着。
派蒙:那可怎么办,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对了,「公子」似乎给过我们一笔垫付资金来着。
  • 旅行者:在我身上。
  • 派蒙:好在有这些钱,老板看看,够不够?
  • 【表现备注:主角递给老板钱】
  • 石头:够了够了,半价的话,差不多正好…其实就算不够也没关系的。
  • 钟离:不错,摩拉的事解决了就好。我们先把夜泊石送去玉京台吧,那里是我预定的场地…
  • 派蒙:一个摩拉都没出,钟离先生居然好意思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旅行者:下次请记得带钱。
旅行者:再去找公子申请些资金吧。

钟离:嗯…我会尽力记住,这次多亏二位。
钟离:嗯…确实很有必要。我会记得的,这次多亏二位。


◆ 放置夜泊石
  • 钟离:「夜泊石」放在这里就行了。我已经派人去喊珠宝匠了,之后就会把它们打造成仪式所需的器物。
  • 钟离:对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还没来得及去见「公子」,珠宝匠的报酬,也…
旅行者:如果他回来的话我就先垫付吧…
旅行者:之后去找公子报销吧…

派蒙:那也只能这样了。话说回来,这里就是…「送仙典仪」的会场?
派蒙:那也只能这样了。话说回来,这里就是…「送仙典仪」的会场?
  • 钟离:嗯,这片场地我已经租借下来,开始进行仪式的筹备了。
旅行者:与「请仙典仪」同一个地点…
旅行者:就这么把「现场」给…

钟离:是的,用了相同的场地。这也是「璃月七星」默许的情况。
钟离:这也是「璃月七星」默许的情况。
  • 派蒙:可这里刚发生过那么大的案件…啊,这么说来,我们作为嫌犯回到现场,要小心别被千岩军抓走了。
  • 派蒙:还有,之前留在这里的,岩王帝君的…呃,仙体…
  • 钟离:以传统而言,可称之为「仙祖法蜕」。
  • 派蒙:啊对,是这个名字,钟离怎么什么都知道。所以「仙祖法蜕」是被七星藏起来了吗?可凶手不是还没有调查清楚…
  • 钟离:只能说明七星已经心里有数…或者已经确定,现场的线索都找齐了吧。
旅行者:还是觉得很奇怪…
旅行者:会不会太轻率了…

钟离:那些事,自会有玉京台的大人物考虑。想替他们分忧,也只是徒增烦恼。
钟离:那些事,自会有玉京台的大人物考虑。想替他们分忧,也只是徒增烦恼。
  • 钟离:在仪式举办前,「仙祖法蜕」会被暂时安放在「黄金屋」。
  • 派蒙:「黄金屋」?
  • 钟离:璃月唯一的铸币厂…也是全提瓦特唯一的铸币厂。人类七国所流通的摩拉,全都是在那里铸造的。
  • 派蒙:呜哇——
  • 派蒙:不,我没在想不好的事。我是说,很符合「摩拉克斯」的身份。
  • 派蒙:但是,钟离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呢?
  • 钟离:因为「送仙典仪」得到了七星的默许,也算是半官方活动了,所以我能得到一些内部消息。
旅行者:七星提供场地、公子提供资金…
旅行者:他们究竟想利用这场仪式做什么…-

钟离:或许他们各有目的吧…不过,在这商业之都,偶尔被人利用,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
钟离:或许他们各有目的吧…不过,在这商业之都,偶尔被人利用,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
  • 钟离:在「契约」之神治下的璃月,唯有契约不可违背。至于契约之外的小动作,我倒是无所谓的。
  • 钟离:好了,我们该去准备仪式所用的香膏了。
  • 派蒙:香膏?要去哪里弄呢?直接去买吗?
  • 钟离:不,这种敬神的香膏,若要熬制,所需的「霓裳花」品质,同样也是很特殊的。
  • 钟离:名为「霓裳」的花,其花瓣是上好的纤维材料,多用于制作锦缎。但它的芳香又十分清雅,尤其适合供奉仙神的严肃场合。
  • 派蒙:又到了钟离普及上流社会知识的时间…
  • 钟离:更具体的细节,目前也不需要多言了。还是先随我一道去商人那里,收购材料吧。
  • 派蒙:不过总觉得,从绝云间回来以后,就再没遇到过找麻烦的千岩军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传香

钟离不关心谋杀神明的奇案,只关心璃月的传统:辞行久远之躯。挑完仪式所用的夜泊石后,你们又开始准备祭神用的香膏。

◆ 前往购买霓裳花
  • 派蒙:老板,你们这里有霓裳花吗?
  • 博来:霓裳花?当然有,要哪一种?
  • 派蒙:唔…哪一种?就、就是,最好的那种?原来霓裳花还有很多种的吗?
  • 博来:哼,没见过世面的外国人,还问这种问题…
  • 钟离:「金屋藏娇」、「山阴锦簇」、「缥缈仙缘」,这三种霓裳花,麻烦老板各拿一株来看。
  • 博来:——喔!这位老爷,是大行家啊!
  • 博来:身边两个,是仆人吧。仆人就别抢在老爷之前开口了。
旅行者:终于有一天,轮到我了…
旅行者:这是喊派蒙应急食品的报应吗…
旅行者:不,你不觉得我有点眼熟吗…

博来:请,请,贵客看看吧,还有什么想法,也请说道说道。
博来:请,请,贵客看看吧,还有什么想法,也请说道说道。
博来:嗯?我们好像见过…哦,是旅者吧,不好意思了,刚才语气不太好。
  • 钟离:嗯,根据生长环境与祖先亲族的不同,霓裳花会呈现出不同的性状…老板这几株都不错,保存得很新鲜。
  • 钟离:比如这种,枝繁叶茂,花蕊如金屋藏娇。绿叶长存,多生于有复杂水文条件之地。
  • 钟离:而山阴或者潮湿之地,霓裳花多生得瓣大而蕊密,香气扑鼻,堪称花团锦簇。
  • 钟离:最后这类则是孤傲清冷,枝、叶、花排布极疏,开花时香气寡淡,却极为持久,是古人登山访仙时偶然发现。
  • 钟离:不过时至今日,大多野生的霓裳花都在璃月地理变迁的过程中绝迹了,现在多是依靠人工培育…
  • 博来:哎,先生确实是行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多讲究…
  • 钟离:略通一二而已。我这位旅行家朋友才是不容小觑,是终将踏遍大陆各处之人。
旅行者:其实也没那么厉害…
旅行者:我确实对霓裳花很无知…

派蒙:钟离先生太客气了…那么这三种霓裳花,我们该选哪种呢?
派蒙:钟离先生太客气了…那么这三种霓裳花,我们该选哪种呢?
  • 钟离:老板,我全要了。
  • 派蒙:又来?!
  • 钟离:呵,听戏时要点最红的名伶,遛鸟时要买最名贵的画眉——此即人生。
  • 钟离:不过,这次买三种霓裳花,倒不是出于我的人生信条。
  • 钟离:你有所不知,根据传统,若将不同的霓裳花分别做成香膏,供奉在「七天神像」前,岩王帝君便会自己作出选择。
  • 钟离:不过这种古早时期的讲究,和一些过于复杂的传统,都已经逐渐被简化了。
  • 钟离:但这是三千七百年来,唯一属于七神之一的「送仙典仪」。我们还是遵照传统,逐一供奉这些香膏吧。
  • 钟离:嗯,所以…嗯…你们有带钱么?
  • 派蒙:你又没带钱吗——!钟离——!
旅行者:好像已经习惯了。
旅行者:他带了的话可能更奇怪。

博来:…呃,客官们,不好意思,插一句嘴。你们是要把这些花,献给岩王爷?
博来:…呃,客官们,不好意思,插一句嘴。你们是要把这些花,献给岩王爷?
  • 派蒙:这么说也没错。
  • 博来:唉,你们应该早说…那次「请仙典仪」之后,我也听到了不好的消息…
  • 博来:不吉利的话,就不说了。总之我也一直很担心岩王爷,担心那个消息是真的。
  • 博来:如果是为了岩王爷的话,这些花就不收你们的钱了,替我带一份心意就行。
  • 派蒙:这、真的合适吗…
  • 博来:瞧你这话说的,没有岩王爷,就没有我这种小民的栖身之地呀。
  • 博来:若不是当年岩王爷题诗,这些珍品霓裳花的身价,哪能这么金贵…
  • 派蒙:哇…一路上听到的璃月风土人情,很多都是在某个时期,受到过神灵本人的直接关怀呢。
  • 钟离:…总之,要谢谢老板了,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 派蒙:忘带钱还不是钟离的错!
  • 博来:唉,不过是一点小意思罢了。

(讨论香膏的熬制方法)

  • 派蒙:花已经到手了,可香膏要怎么做呀?
  • 钟离:最好能找一个有过制香经验的熟手。不过我认识的人里,几乎没有会亲自动手熬制香膏的…
  • 派蒙:嗯,一听就知道都是有钱人。
  • 钟离:所以,要麻烦你们到城里问问看了,比如普通人家的小姐之类的。
  • 派蒙:好吧,尤其是那种…身上香香的,对吧?感觉还算不错的差事呢。
  • 钟离:我去七天神像附近等你们,做好香膏以后,就在那里汇合吧。
◆ 向岚姐请教
  • 派蒙:冒险家协会那边,会不会有合适的人选呢?
  • 派蒙:要不先找岚姐问问看?我记得,她是璃月的分会长来着。
  • 派蒙:岚姐,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 岚姐: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接委托了,不好意思二位,请找其他冒险家吧。
  • 派蒙:不用挂委托啦,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
旅行者:岚姐会熬香膏吗?
旅行者:岚姐闻起来很香。

岚姐:…唔。
岚姐:我看上去像是会用那种东西的人吗,总感觉被你小瞧了…
岚姐:…唔。

岚姐:让我确定一下你们是不是在捉弄我,或者说什么反话…

岚姐:我常年在外奔走,虽然也很注意打理自己,但要说「闻起来很香」…
  • 派蒙:可是岚姐身上确实很香呀,不是香膏的话,会是什么呢?
  • 岚姐:这么说来,确实好像有一股香味,我想想…
  • 岚姐:哦,莫非是我上次回来时采摘的「清心」?原来我一直带在身上…
  • 派蒙:欸,原来是这样啊…岚姐竟然还有在路边摘花的雅兴。
  • 岚姐:…唔,不过是药用而已。
  • 岚姐:不要继续这种无意义的话题了,香膏的话…你们不如去找绮命问问。
  • 派蒙:是那位占卜师姐姐吧?嗯,确实给人香香的印象…
  • 派蒙:那我们先走啦,谢谢岚姐!
◆ 向绮命请教
  • 绮命:嗯?有什么事吗,二位。
  • 派蒙:绮命小姐有空的话,想问你件事…
旅行者:绮命小姐会熬香膏吗?
旅行者:绮命小姐闻起来很香。

绮命:香膏啊…我平时不用的,也没想过自己去熬制。
绮命:啊…唔…

绮命:…抱歉,没想到你会这么直白。
绮命:不过我对你其实还不是十分了解…
派蒙:嗯?我们的意思是想问你平时用不用香膏。

绮命:啊,咳咳…香膏的话,我没有在用哦。
  • 绮命:不过我的身上应该会有一些脂粉的味道,可能让你们误会了吧。
  • 绮命:我平常在码头附近摆摊,可不希望香膏引来更多色眯眯的水手…
  • 派蒙:这样呀,好遗憾哦。
  • 绮命:不过,说起香膏,你们居然没听说过「莺儿的手工香膏」吗?
  • 派蒙:莺儿,是…「春香窑」的那位莺儿
  • 绮命:是的,许多人家的千金小姐,都会拜托她熬香膏来用。据说她手工自制的品质,比市面上贩卖的还要好。
  • 派蒙:太好了,谢谢你的情报!这下应该不会再扑个空啦。
◆ 向莺儿请教
  • 莺儿:欸,终于找到我了么?我可是等你们好久了。
  • 派蒙:嗯?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过来?
  • 莺儿:我刚听说有两个人在满城找身上很香的人下手…
  • 莺儿:我还担心你们不会来呢,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对我魅力的考验呀…
  • 派蒙:「下手」?怎么说得我们好像是危险人物的样子!
  • 莺儿:以讹传讹,三人成虎,言行最好谨慎一些哦。
  • 莺儿:放心,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是想我帮忙做香膏吧?需要什么样的呢?
旅行者:想用这三种霓裳花…
旅行者:就想要你用的那种。

莺儿:欸~居然要同时做三份…
莺儿:呵呵,我根本没用什么香膏哦。

莺儿:莫非你迷上我的体香了?那可就让人为难了呀…
派蒙:欸…你们在说什么奇怪的话?旅行者,快把那三种霓裳花拿出来吧!

莺儿:钦~居然要同时做三份…
  • 莺儿:想不到明明这么年轻,胃口却不小呢,呵呵。该不会之前的传言是真的吧?是在物色可以送香膏的目标吗?
旅行者:是要献给「岩王帝君」的…
旅行者:有什么不好呢?

莺儿:噗…情急之下编了个这样的借口么?就算是献给神明,也不需要这么多种类吧?漏洞百出呢…
派蒙:唔…好像钟离也说过,这种传统已经被遗忘很久了…
莺儿:欸呀!出人意料的坦荡呢。不过你长得这么俊,也确实有拈花惹草的资本。
  • 莺儿:总之,「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谁又能说你做得不对呢?
  • 派蒙:咦,派蒙又听不懂了…
  • 莺儿:好了,我帮你做就是了。来当我的助手吧。在熬香膏的这段时间里,你可得把心思放在我一个人身上呀…
  • 旅行者:好吧…
  • 莺儿:那么,去哪里熬香膏比较好呢…
旅行者:达达乌帕谷里…
旅行者:香菱家的厨房…

莺儿:那是哪里…是蒙德吗?熬制香膏而已,不用那么大动干戈吧。
莺儿:不如选个近一点的地方,就去借用一下「万民堂」的厨房吧。
莺儿:哦,你说的是「万民堂」?不错的选择,那我们一起过去吧。
◆ 与莺儿汇合
  • 莺儿:我已经跟卯师傅打过招呼了,现在要准备开工了哦。
  • 莺儿:你做好准备,对我负责了吧?
  • 派蒙:嗯?
  • 莺儿:我是说负担起「助手」的责任,呵呵呵…
  • 莺儿:在我准备制作工序的时候,你就先帮我取些水来吧。
◆ 前往取水
◆ 与莺儿对话
  • 莺儿:嗯,水质还不错。
  • 莺儿:接下来就要请你帮忙,去合成台,从霓裳花里提炼出精油了。
  • 莺儿:制造香膏的手法,和炼金的手法大不相同,我来教你吧。要像这样,轻轻地…温柔地握住臼杵…
  • 莺儿:手掌也要注意紧贴,这样才不容易滑脱…
  • 莺儿:然后用你最顺手的节奏搅动…直到霓裳花的汁水…
旅行者:放心,我很在行。
旅行者:好了好了,我明白了…

莺儿:嗯~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说就懂。
莺儿:嗯~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说就懂。
  • 莺儿:带上这些,到附近的合成台去试试吧?
  • 莺儿:记得,三种都要制作哦。虽然在精油阶段的外形很相似,但制成香膏以后,我会用不同的盒子帮你装好的。
◆ 研磨霓裳花精油
◆ 把精油带给莺儿
  • 莺儿:唔,真是不错的霓裳花精油。那么,剩下的就是最关键的部分…
  • 莺儿:我会把它放入水中,用慢火熬煮,直到水分几乎蒸干为止。
  • 莺儿:这里的火候很有讲究,火太大的话,会让香味受到影响。
  • 莺儿:请你注意控制炉火的火力,这是最后一步了。
  • 莺儿:那些霓裳花的汁水,要好好地做到一滴不剩哦。

(在莺儿的指导下,你帮助她制作了香膏…)

  • 莺儿:嗯~三种香膏都顺利完成了。助手,你的工作完成得不错。
  • 莺儿:这也说明…你是个愿意为了感情而努力的人呀,真是难得。
旅行者:都说了不是这样…
旅行者:我刚才只想着你哦。

莺儿:好了好了,要我帮你介绍下这几种香膏吗?可以方便你对症下药…
莺儿:欸呀,你居然还记得我随口一提的约定吗?

莺儿:你比预想中更讨人喜欢呢,若是不当心的话…连我都可能会动心了,呵呵。

莺儿:好了好了,要我帮你介绍下这几种香膏吗?可以方便你对症下药…
  • 派蒙:派蒙也要听!
  • 莺儿:这第一种香膏呢,甜蜜而梦幻的感觉…是小女孩们最喜欢的。
  • 莺儿:第二种闻上去贵气凌人,是富家千金们的最爱。
  • 莺儿:最后一种香气轻柔却久久不散,如天光昏暗雾色朦胧,最受成熟女性们的欢迎。
  • 莺儿:记住了吗?可别用错场合呀。
  • 旅行者:记,记住了…
  • 莺儿:好,那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到这里了吗?
  • 莺儿:那么,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吧。
  • 莺儿:想脚踏三条船,可要想好先抬哪只脚…
  • 旅行者:……
  • 莺儿:呵呵,有空再来「春香窑」陪陪我吧?
◆ 向神像供奉香膏
  • 派蒙:拿到三种香膏啦,快去「七天神像」那边吧,钟离先生应该等很久啦。
  • 派蒙:钟离先生!我们把香膏带过来啦。
  • 派蒙:钟离先生…刚才好像在对着神像发呆呢,是不是让你等得太久啦…
  • 钟离:哦,你们回来了,我也没有等很久。
  • 钟离:比起神像所刻的岩王帝君的守望,不过是短短一瞬而已。
  • 派蒙:哈哈,人怎么能跟雕像比呀。
  • 钟离:说得也是。如何,你们把香膏带来了吗?
  • 派蒙:三份香膏,一份不少!
  • 钟离:辛苦二位了,我们试着依次供奉上去吧。
  • 旅行者:(供奉「金屋藏娇」)
  • 派蒙:这是第一种香膏,莺儿小姐说它甜蜜梦幻,是小女孩们最喜欢的。
  • 旅行者:(供奉「山阴锦簇」)
  • 派蒙:这是第二种香膏,说是贵气凌人,富家千金的最爱。
  • 旅行者:(供奉「缥缈仙缘」)
  • 派蒙:第三种香膏,香气轻柔却久久不散,如雾色朦胧…什么什么的,最受成熟女性的欢迎。
  • 派蒙:欸…刚才那是?
旅行者:「岩王帝君」很中意的样子。
旅行者:看来答案是第三种香膏。

派蒙:那是成熟的大姐姐喜欢用的款式吧?
派蒙:那是成熟的大姐姐喜欢用的款式吧?
  • 派蒙:难道说…「岩王帝君」其实是一位大姐姐?
  • 钟离:哈哈哈…说不定呢。
  • 钟离:「岩王帝君」的化身有万万千千,或许真有这么一个形象存在。
  • 派蒙:可惜我们只见过那个特别巨大的龙形,而且…
  • 派蒙:希望「璃月七星」能抓到真正的凶手。
  • 钟离:那些就留给位高权重之人去苦恼吧,我们只需做好与「岩王帝君」的饯别之礼。
旅行者:(七星和公子,究竟各有什么图谋…)
旅行者:(算了,为了见到「仙祖法蜕」…)

派蒙:所以,我们又完成了一项准备工作呢。下一项该是什么了?
派蒙:所以,我们又完成了一项准备工作呢。下一项该是什么了?
  • 钟离:接下来…希望二位可以代我去借一下「涤尘铃」。
  • 派蒙:「涤尘铃」?
  • 钟离:如今,保管「涤尘铃」的是我的一位朋友,叫做萍姥姥。她人在玉京台附近,你们向她问,她自然知道。
  • 派蒙:好的…可是,这次钟离先生不和我们同去了吗?
  • 钟离:嗯,我有些不便露面的理由,麻烦二位代劳了。
  • 派蒙:欸…这次钟离先生的态度,怎么神神秘秘的?

壶天

  • 萍姥姥:世事无常,世事无常…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您好。
  • 萍姥姥:咦?年轻人,你是来赏花的吗?
  • 萍姥姥:可惜啊,你来得不是时候,这「琉璃百合」,都要谢完了…
  • 旅行者:您怎么了?
  • 萍姥姥:没事,没事,我只不过看见「琉璃百合」谢了太多,觉得太可惜了。
  • 派蒙:这些花…为什么都谢了呀?
  • 萍姥姥:在我那个年头,人们说「琉璃百合」通人性。
  • 萍姥姥:如果它们听见了好声音,比如笑声啦,歌声啦…它们就会很高兴,会长得很好。
  • 萍姥姥:但如果反过来,听了太多不好的声音…比如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它们就会枯萎得很快。
  • 派蒙:…所以,现在璃月港里的状况,这些花也感觉到了呀。
  • 萍姥姥:是啊,岩王帝君之死的传言,可不是小事。这大街小巷里,说什么的都有。
  • 萍姥姥:有人说是愚人众的阴谋,有人说是「海里的东西」要镇不住了,还有人说,这些都是七星自导自演的…
  • 萍姥姥:这座港口,就和柴火堆一样。只要一点火星,火就要止不住了。
  • 萍姥姥:唉,话头就到这打住吧,我老婆子年纪大了,就喜欢唠叨…年轻人,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想借您的「涤尘铃」
  • 萍姥姥:喔,那个老物件啊…我记得。确实在我这,但是具体放在哪…我老婆子就记不清啦。
  • 萍姥姥:那是我年轻的时候,一个老朋友身上戴着的小玩意…
  • 萍姥姥:他看我老是眼巴巴地看着,就把铃铛送给我了。
  • 萍姥姥:但他当年就和我说,假如以后有人来借这个铃铛,我可不能舍不得。
  • 旅行者:想找您借个东西…
  • 萍姥姥:东西?喔…你们是要来借「涤尘铃」的吧?
  • 萍姥姥:除了这个老物件,我也没什么值得你们年轻人来求的了。
  • 萍姥姥:不过,这铃铛本来也不是我的,本来是我一个老朋友戴着的小玩意。
  • 萍姥姥:我年轻的时候爱漂亮,喜欢那个铃铛,所以就黏着他,一个劲地央求…
  • 萍姥姥:他拗不过我,所以就把铃铛送给我了。不过他和我说,假如以后有人来借铃铛,我可不能舍不得。
  • 萍姥姥:这么多年了,这铃铛也不知道被借走了多少次。
  • 萍姥姥: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很久没人再来借这个铃铛啦…
  • 萍姥姥:唉,我这个老身子骨,找起东西来慢吞吞的,你们怕是等不得哟…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我们自己来找就好。
  • 派蒙:对,婆婆,我们陪您回家,然后我们自己来找。
  • 派蒙:还能…还能帮您收拾屋子呢。
  • 旅行者:我跟西风骑士团长学过找东西。
  • 派蒙:唔…突然在意外的地方自豪起来了?!
  • 萍姥姥:好啦,孩子们,那个铃铛我也没有放多远,你们也别太操心了。
  • 派蒙:咦?婆婆,您家就在这附近吗?呜哇…这可是玉京台呀,真有钱…
  • 萍姥姥:呵呵,我老婆子可置办不起城里的房子——看看这个壶,我的全部家当都放在里面啦。
  • 派蒙:全部家当…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您是指,把屋子钥匙放里面了?
  • 旅行者:您的家当就一个铃铛吗?
  • 派蒙:这么说很不礼貌!
  • 派蒙:就,就算是这样,那…那也是个很珍贵的铃铛!对吧,婆婆?
  • 旅行者:派蒙进壶里看看吧。
  • 派蒙:进不去!怎么想我都进不去吧?!
  • 派蒙:而且你为什么要让我进去,掀开盖子看看不就好了吗!?
  • 萍姥姥:呵呵呵…孩子们,总之铃铛就放在这个壶里。想找铃铛的话,就自己去看看吧。
  • 派蒙:这婆婆真奇怪,说什么全部家当放在壶里…应该是逗我们玩的吧?
  • 萍姥姥:孩子们,你们不是急着要铃铛吗?还不快去找?
  • 萍姥姥:不过这壶我很久没打扫,你们可要当心了。
  • 萍姥姥: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弄脏的话,洗干净可要花功夫喽。
  • 萍姥姥:年轻人手脚就是利索,这么一会,就拿到了…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您是仙人吗?
  • 萍姥姥:仙人…这两个字,我老婆子可很久没有听人正经提起了。
  • 萍姥姥:至于我是不是仙人,孩子,你心里难道不明白吗?
  • 旅行者:您是「璃月七星」的人吧。
  • 萍姥姥:「璃月七星」…那些孩子,很久之前就不愿意让我这老婆子…还有我的老伙计们…去帮工喽。
  • 萍姥姥:不过,这些年他们做得也不错。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乐得个清闲。
  • 旅行者:难道您是愚人众的…
  • 萍姥姥:愚人众?哈哈哈,你这孩子,心思倒是多得很,成天都在想些什么歪门故事?
  • 萍姥姥:我老婆子一把年纪了,可懒得和这些外人折腾。
  • 萍姥姥:不过,他们的手要是再伸长一点,该劳碌的,还是要劳碌的…
  • 派蒙:唔…好像懂了,又好像没全懂。不过婆婆,您…就这么把铃铛给我们了?
  • 派蒙:您不奇怪吗?岩王帝君刚出事,我们就急匆匆地找您来要铃铛…
  • 萍姥姥:傻孩子,璃月港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仙人离开,也不知道折腾出了多少风浪。
  • 萍姥姥:但无论是哪一次,都是按规矩先把「送仙典仪」办体面了,再去安排后面的事。
  • 萍姥姥:一个劲地喊着「抓凶手」,却耽误了「送仙典仪」,在我看来,才是本末倒置。
  • 萍姥姥:现在你们来借铃铛,我揣摩着,大概是哪位老朋友终于看不过眼,出来主持大局了吧。
  • 萍姥姥:所以,我又怎么会不肯借铃铛给你们呢?
{{剧情选项
  • 旅行者:要是您的「老朋友」借了不还呢?
  • 萍姥姥:不还?哈哈哈,要是他们真腆着脸这么干了,那我老婆子说不得就要走一趟了。
  • 萍姥姥:正好很久没见,去找他们喝喝茶,聊聊天,也是很好的。
  • 旅行者:这铃铛能送我吗?
  • 派蒙:喂!你这个人,这可是婆婆的东西呀!用完了就要还给人家!
  • 萍姥姥:送你?你这孩子还真直白,哈哈哈,你想拿就拿着吧。
  • 萍姥姥:不过这铃铛很恋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啊,它就溜回我老婆子这来咯。
  • 萍姥姥:好了,既然拿到了东西,就快点回去吧,可别误事了。
  • 萍姥姥:再帮我给那位差遣你们的人带句话,就说…
  • 萍姥姥:有空的话,过来喝喝茶也是可以的。老婆子我没什么家当,但总归还是有盏茶壶的。
  • 派蒙:嗯!我们记住啦,谢谢婆婆!
  • 钟离:不错,这正是「涤尘铃」…嗯,保管得还真不错。
  • 钟离:我们顺便把之前做好的香膏也安放了吧。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你认识萍姥姥?
  • 钟离:自然是认识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枚铃铛在她那?
  • 旅行者:你也是仙人?
  • 钟离:仙人…
  • 派蒙:嗯…疑点重重!但你不想说的话,我们也就先不追问了吧。
  • 派蒙:对了,那位婆婆让我们带句话给你。
  • 派蒙:「有空的话,过来喝喝茶也是可以的。老婆子我没什么家当,但总归还是有盏茶壶的。」
  • 钟离:哈哈哈,这语气可不太适合你。不过,她的茶壶确实很不错,用来泡茶再好不过了。
  • 钟离: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带着好茶…去见她的。
  • 派蒙:那么,仪式下一项准备,该是什么了?
  • 钟离:嗯,下一项…我们去买风筝
  • 派蒙:风筝!钟离要带我们去玩风筝了吗?这算是…中场休息?
  • 钟离:哈哈,不是那样。风筝虽说是孩子的玩具,但在璃月的种种仪式上,还有其它象征意义。
  • 钟离:我会为你们解释的。但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还是先去把风筝买到手再说。
  • 派蒙:唔…好吧,一头雾水…
  • 触碰壶面:(test)看向壶口
  • 触碰壶面:(test)进入大壶啦
  • 萍姥姥:那群老伙计们,终归还是按捺不住了。
  • 萍姥姥:唉,只希望别再闹出什么乱子来…
  • 派蒙:战备室…战备室…会在哪里呢?

市井

  • 阿山婆:客人,来啦?之前预定的七只风筝都已经扎好了,是现在要取么?
  • 钟离:是的,辛苦了。
  • 阿山婆:这年头,愿意买这式样风筝的客人,还真少见。要说早年间,倒是有些三教九流的朋友会用上…
  • 派蒙:嗯,这位钟离先生是「往生堂」的客卿,所以他对三教九流的游戏规则也都能理解吧。
  • 派蒙:不过,这次旅途里跟钟离闲聊的东西,还远远不止这些…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他也懂衣冠日用、珠玉瓷器…
  • 旅行者:路上谈过茶叶香料、花卉虫鸟…
  • 派蒙:唔…他好像也能接上璃月人最爱的金融和政治话题,但却更喜欢说那些比较「无用」的知识呢。
  • 钟离:哈哈…因为我更愿意把这些趣事分享给你们。
  • 阿山婆:哎呀,孩子的玩具就是很有趣的东西嘛。不过…虽然我也挺喜欢看孩子笑,但毕竟,还有点别的念想。
  • 阿山婆:精巧的玩意,总能讨孩子喜欢。但这份「精巧」也是千多年的积淀,背后都是有「意义」的。
  • 阿山婆:我在璃月做了四十年风筝,对祖上传下的式样一清二楚。这位客人订的七只风筝,意义可不一般。
  • 钟离:没错。这是「送仙典仪」用的饰物,七只风筝…象征七神。
  • 阿山婆:呵呵呵…敬献风神的纹样,我特意把颜色「自由」地涂出了界。
  • 阿山婆:至于敬献岩神的,就要好好按照「契约」来画咯。这种花纹是很古的,在「黄金屋」里也找得到呢。
  • 派蒙:啊,「黄金屋」,这个名字我最近听过——
{{剧情选项
  • 旅行者:嘘…
  • 旅行者:派蒙,别往下说…
  • 派蒙:咦?
  • 钟离:这只风筝的雷纹…嗯,旋回感把握得很好,正如雷神想要的「永恒」。
  • 钟离:敬献「智慧」的草叶纹路、银木年轮…巧妙地融合在风筝的骨架里,令人赞叹。
  • 钟离:水面般平衡的「正义」、如火炽烈的「战争」,还有冰神曾经的…嗯,细节做得都很到位啊。
  • 阿山婆:嚯嚯嚯,偶尔能听懂行的客人多夸几句,也是赏心乐事。
  • 钟离:那么阿山婆,我就先把这些预定的货取走了。余款的话…
{{剧情选项
  • 旅行者:完了!
  • 旅行者:「余款的话」!
  • 公子:余款的话…我来付吧。
  • 派蒙:呀,是「公子」。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你们约好在这里见面吗。
  • 公子:哈哈,只是路过。
  • 旅行者:你在埋伏我们?
  • 公子:哈哈,怎么会呢?只是恰好路过。
  • 公子:钟离先生还是老样子。付账…或者喊人付账的时候,从来不看价格,也不看荷包。
  • 公子:不过话说回来,他其实既懂金钱的价值,也很明白人间疾苦。但他似乎不能理解「穷」也是一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境况…
  • 公子:或者换句话说,只是根本不能想象一个没有钱的自己。
  • 派蒙:真是绝了,这种人怎么还没饿死。
  • 钟离:…「公子」先生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好了,买风筝一切顺利,进行下一项准备之前,就不必休息了吧。
  • 钟离:「送仙典仪」需要物资,也需要人。在码头附近,我们可以雇到一些不错的帮工。
  • 公子:荧,把这个钱袋拿去——我不说你也明白的吧?讨价还价的事,你自己来,可千万别让钟离插手喔。
  • 公子:嗯…来晚一步,似乎错过了什么有趣的消息。
  • 公子:…下次,想办法在更合适的时机出现吧。
  • 阿大:哦?帮工?可以啊,我阿大做事一向百分百出力。当然,要百分之一百二出力的话,价钱另算。
  • 阿大:说说看,你们要做什么?
  • 钟离:我想想…玉京台那边,还缺些木制的用具。因为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就没特地准备了。
  • 旅行者:勇士!50根树枝、20捆木材!
  • 阿大:没问题。跑一趟只收两万摩拉,如何?
  • 钟离:好,成交。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不,还是谈谈价格吧…
  • 旅行者:好,成交。
  • 阿大:算了算了!看来是我太好说话了!两万摩拉!一摩拉不少!不行的话就别雇老子了!
  • 派蒙:别,别动气呀…唉,荧,没办法,这下我们只能付全额了吧。
  • 阿大:哦?帮工?可以啊,我阿大做事一向百分百出力。当然,要百分之一百二出力的话,价钱另算。
  • 阿大:说说看,你们要做什么?
  • 钟离:我想想…玉京台那边,还缺些木制的用具。因为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就没特地准备了。
  • 旅行者:勇士!50根树枝、20捆木材!
  • 阿大:没问题。跑一趟只收两万摩拉,如何?
  • 钟离:好,成交。
  • 旅行者:不…带的钱好像太少了…
  • 阿大:就这点?那就没办法了。
  • 旅行者:请你去找一个叫「公子」的人…
  • 阿大:「公子」?不去不去。他要帮你报销?那也不去。本来跑一趟腿的,这不是要变成跑两趟了么。
  • 阿大:这样吧,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剩的这些钱我都先收了,然后…
  • 阿大:给我一朵清心,我就当做抵了这段额外路费,再去找那个什么「公子」,怎样?
  • 派蒙:唔…看来只能这样了吧。
  • 阿大:东西带来了么?
  • 阿二:去玉京台做一天杂活是吧?我没问题。一天两万五,公平交易。
  • 派蒙:哇,这个出价有点贵耶…可不可以看在这位「拯救蒙德的英雄」的面子上,稍微便宜一点?
  • 阿二:拯救蒙德的英雄?没听说过。
  • 钟离:英雄没听说过,没关系,摩拉总听说过吧?我全额付。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不,还是谈谈价格吧…
  • 旅行者:我全额付。
  • 阿二:够了,没耐心了!两万五千摩拉!一摩拉不少!不行的话就再见吧!
  • 派蒙:别,别动气呀…唉,荧,没办法,这下我们只能付全额了吧。
  • 阿二:去玉京台做一天杂活是吧?我没问题。一天两万五,公平交易。
  • 派蒙:哇,这个出价有点贵耶…可不可以看在这位「拯救蒙德的英雄」的面子上,稍微便宜一点?
  • 阿二:拯救蒙德的英雄?没听说过。
  • 钟离:英雄没听说过,没关系,摩拉总听说过吧?我全额付。
  • 旅行者:不…带的钱好像太少了…
  • 阿二:就这点?那就没办法了。
  • 旅行者:请你去找一个叫「公子」的人…
  • 阿二:「公子」?不去不去。他要帮你报销?那也不去。本来跑一趟腿的,这不是要变成跑两趟了么。
  • 阿二:这样吧,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剩的这些钱我都先收了,然后…
  • 阿二:给我一株上好的莲蓬,我就当做抵了这段额外路费,再去找那个什么「公子」,怎样?
  • 派蒙:唔…看来只能这样了吧。
  • 阿二:东西带来了么?
  • 阿三:帮工?行呀,但我可先说好,我阿三是冒险家协会的候补成员,欢迎冒险委托,谢绝文书工作。
  • 钟离:冒险…去深山里抓几只仪式上用的晶蝶,似乎是有那么些冒险意味。
  • 旅行者:勇敢的冒险者啊,我要5只晶蝶。
  • 阿三:哎?这活也不算难,有失我候补冒险家的身份…算了,那我就只收一万五千摩拉吧,怎么样?
  • 钟离:很公道的价格。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不,还是再谈谈吧…
  • 旅行者:很公道的价格。
  • 阿三:一万五千摩拉!一摩拉不少!一万五已经很低了!这都不行?嗯?!
  • 派蒙:别,别动气呀…唉,荧,没办法,这下我们只能付全额了吧。
  • 阿三:帮工?行呀,但我可先说好,我阿三是冒险家协会的候补成员,欢迎冒险委托,谢绝文书工作。
  • 钟离:冒险…去深山里抓几只仪式上用的晶蝶,似乎是有那么些冒险意味。
  • 旅行者:勇敢的冒险者啊,我要5只晶蝶。
  • 阿三:哎?这活也不算难,有失我候补冒险家的身份…算了,那我就只收一万五千摩拉吧,怎么样?
  • 钟离:很公道的价格。
  • 旅行者:不…带的钱好像太少了…
  • 阿三:就这点?那就没办法了。
  • 旅行者:请你去找一个叫「公子」的人…
  • 阿三:「公子」?不去不去。他要帮你报销?那也不去。本来跑一趟腿的,这不是要变成跑两趟了么。
  • 阿三:这样吧,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剩的这些钱我都先收了,然后…
  • 阿三:给我一块铁矿,我就当做抵了这段额外路费,再去找那个什么「公子」,怎样?
  • 派蒙:唔…看来只能这样了吧。
  • 阿三:东西带来了么?
  • 公子:哟?事办妥了?余下的钱就不用还了,自己拿去吧,替愚人众办事的人是不会吃亏的。
  • 派蒙:哼,这种嗟来之食,难道能收买我——下一笔资金你什么时候给?
  • 公子:哈哈,有一个消息,只要你们能告诉我,我就把「北国银行」的金库,对你开放半小时。
  • 派蒙:什么消息?!
  • 旅行者:不行。
  • 派蒙:咦?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吗,荧?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愚人众」还能想要什么?
  • 旅行者:还记得吗?在蒙德…
  • 派蒙:啊!在蒙德,愚人众的「女士」…
  • 公子:……
  • 公子:好了好了,真是的,荧在说什么呢。
  • 公子:我们这是怎么了?刚才的气氛好奇怪啊。
  • 派蒙:呜…
  • 钟离:接下来为了「永生香」,我们要去一趟「不卜庐」。那是璃月港里最有名的药庐——嗯?
  • 钟离:你们怎么了?
  • 公子:呵…没什么。我正在跟他们说余下的钱不用还了。
  • 公子: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
  • 派蒙:呜…刚才,派蒙绝对感受到了,非常可怕的杀气…
  • 阿三:东西带来了么?
  • 阿三:嗯,是块好矿。为了今后的冒险家生涯,我得为顺手的武器做好准备…
  • 阿三:行吧,做完事以后,我会去拿我那份工资的。
  • 阿三:我想想…不。得再往上加点,否则我不干。
  • 阿三:客官,不行啊,太少,太少。
  • 阿三:5只岩晶蝶…行吧,差不多就值这个价。
  • 阿三:嗯,交易愉快。
  • 阿二:东西带来了么?
  • 阿二:嘿,挺好。毕竟我自家开锅,用这么新鲜优质的食材,还挺难得…
  • 阿二:好嘞,一会我就去玉京台,准时准点开工。
  • 阿二:这…不太行。多少再加点,我还能考虑考虑。
  • 阿二:太少了,这价可不公道。
  • 阿二:这价钱…行吧行吧,雇我一天,我也不亏了。
  • 阿二:嘿,有这么些摩拉,也算是好价吧。
  • 阿大:东西带来了么?
  • 阿大:嘿,挺好。这玩意还挺少见的,我自己可不知道上哪采…
  • 阿大:有这「清心」,晚上回家,小姑娘大概就不会那么闹了吧。嗯…回家以前,我就先为你走一遭。
  • 阿大:嗯?不不…再加点儿吧,这价钱真是,不值得专门跑一趟吧。
  • 阿大:别啊,这也太少了吧。
  • 阿大:我想想…成,这价也算公道,我就为你走一遭。
  • 阿大:哦?老板是实在人,不错,我们成交了。

归终

  • 派蒙:想不到这么巨大,不愧是仙人留下的造物。
  • 派蒙:可是,这东西要怎么用呀,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操纵呢…
  • 钟离:现在是操纵不了的,因为坏了。
  • 派蒙:居然…坏了?
  • 钟离:毕竟历经了千年的风霜,再是仙家机关,也很难维持原样了。
  • 派蒙:那我们可怎么办?钟离先生,快用你那无尽的「上流社会知识」想想办法呀!
  • 钟离:唔。怎么把我说得像是…除了听戏遛鸟,别的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子弟一样?
  • 钟离:我想想…嗯,其实「归终机」建设之初,为了应对战损之类情况,是准备了备用材料的。
  • 钟离:若没猜错,在这「古城垣」之中,一定可以寻到当年的战备室。
  • 钟离:有了战备室里储存的材料,只要知道「归终机」的运作原理,想要修理也并非难事。
  • 派蒙:这么说…钟离先生是知道原理的咯?
  • 钟离:略知一二。
  • 钟离:只要收集了足够的材料,就可以稍稍尝试一下。
  • 钟离:嗯,这些备用材料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了。
  • 钟离:请二位稍等,我来尝试修理…
  • 钟离:完成了。「归终机」的结构,比我预想的还要精密一些。
  • 派蒙:唔哇,然后要怎么让它动起来呢?
  • 钟离:很简单,只要这样…看,仙家的机关,居然还自带「望远」之效。
  • 黄麻子:喂!你们几个在折腾什么!
  • 黄麻子:这是…这大弩枪,被你们给收拾好了?你们乱动这东西干什么?!
  • 钟离:不是什么弩枪,是「归终机」。还有——在提问前,先报上自家姓名。这是礼仪。
  • 黄麻子:看不出来吗?哼,我们可是盗宝团的大佬。
  • 黄麻子:传说这一带埋藏着各种宝贝,但这大弩枪虽然是个机器,却又好像是这一带的看守一样,非常难搞。
  • 黄麻子:上次我们进山,有个兄弟差点被它穿成了串儿…
  • 黄麻子:后来是我们几个冒着性命危险,才把这大家伙弄坏了的——可一转头,你们居然又把它修好了!?
  • 黄麻子:我看今天,真得把你们好好修理修理!
  • 钟离:哼。为了一己私欲,玷污仙人智慧。
  • 钟离:你们,更应该得到些教训。
  • 派蒙:说得对!荧,我们上!
  • 派蒙: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
  • 钟离:抱歉,恕我们未能完成「契约」。名为「椰羊」的半仙之兽…我们实在没有头绪。
  • 七七:啊。很失望。虽然没关系,但是很失望。
  • 派蒙:呜——看到七七这样,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超级强烈的愧疚感!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七七,还有什么别的线索吗?
  • 旅行者:七七想要「椰羊」做什么?
  • 七七:嗯…「椰羊」的奶,好喝。比一般的羊奶,好喝。所以它们,一定是半仙之兽。
  • 七七:对不起。我的记忆力,不好。所以我,把那种奶的名字,写下来…我,找找…
  • 七七:啊,对了,就是这个,好喝的奶……叫「椰奶」。
  • 派蒙:嗯?!
  • 钟离:……
  • 钟离:对不起,二位。此前为与七七公平对等,我不经思考,答应得太过轻易…
  • 派蒙:嗯,没关系,钟离。用璃月的话说「世事无常,悲喜难料」,谁又知道结局会这么荒唐呢。
  • 七七:咦…七七,说了什么,错误的话吗?
  • 派蒙:荧,不好意思,打破小孩子幻想的事可以交给你来做么。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椰奶,不是椰羊产的。
  • 旅行者:椰奶的来源,是椰树。
  • 七七:啊…
  • 派蒙:七七好像陷入了思考。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我们不要打扰她了。
  • 旅行者:孩子的成长就是在这种时刻吧。
  • 白术:哈哈,真是有意义的一堂人生课啊,多谢你们照顾我家的七七了。
  • 钟离:阁下是…?
  • 白术:失礼失礼。我是这家「不卜庐」的老板,白术。
  • 派蒙:原来老板不是七七啊——而且是个在脖子上挂了药材的怪人?!
  • 白术:真可怜。七七已经够单纯了,但居然还有比七七更单纯的受骗者。
  • 派蒙:啊!那个药材…那条蛇,说、说说说说话了!
{{剧情选项
  • 旅行者:蛇说话了!
  • 旅行者:这里是璃月,没什么奇怪的。
  • 白术:哼,我本不想开口。熟客还行,生客的话就难免会受些惊吓。可再不说话,就要被你们拿来跟抽屉里的那些蛇干相提并论了。
  • 白术:哈哈哈…这位是「长生」,她没有恶意。请问几位,撇开陪七七胡闹不谈…原本来此,有何贵干呢?
  • 钟离:请问贵店,有没有「永生香」?
  • 白术:哦,「永生香」啊,当然有,当然有。
  • 派蒙:呼…太好了,总算是没有白忙活半天。
  • 白术:三百万摩拉,品质上等。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三百万?!
  • 派蒙:你去抢「黄金屋」吧!嗯…不过「黄金屋」现在被七星征用,大概会比平常更难抢吧。
  • 旅行者:你去抢「黄金屋」吧!
  • 派蒙:不过「黄金屋」现在被七星征用,大概会比平常更难抢吧。
  • 钟离:嗯…三百万…乍一听也没什么,但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有些难办。
  • 派蒙:这么多摩拉!我们是不可能付得起的!——钟离先生就更不用说了吧?
  • 钟离:确实。
  • 旅行者:真干脆。
  • 派蒙:怎么办…唉,这次,也只能再找公子求助了吧…
  • 公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公子:椰羊…椰羊!太好玩了,你们居然被这种东西耍了一通!
  • 派蒙:别幸灾乐祸!
  • 公子:哎,真是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好吧,为了感谢你们让我这么开心,我来解决所有问题。
  • 公子:这位…白术老板,对吧?我是「愚人众」的执行官,「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们未来可以多多合作。
  • 公子:若「不卜庐」有需要,愚人众可以帮忙建立椰奶的快速供货渠道。
  • 白术:嗯?早就听说愚人众会拉拢「道上朋友」,但「不卜庐」是只用椰奶就能收买的吗…?
  • 七七:椰奶,椰奶。白先生,椰奶。
  • 白术:好好好…那就多谢「公子」先生了,祝我们未来合作愉快。这「永生香」也打个折,算你们两百九十九万吧。
  • 派蒙:三百万和两百九十九万有什么区别吗?!
  • 钟离:嗯…两百九十九万…乍一听也没什么,但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比三百万少了一万。
  • 钟离:好了,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我们也该回玉京台了。「公子」先生、白术老板、七七小朋友,后会有期。
  • 公子:真是一群有趣的人,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 公子:那么,在我来这里之前…早已潜伏的你,有「听见」什么吗?
  • 叶卡捷琳娜:是,「公子」大人。他们提到,「黄金屋」被七星…
  • 公子: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凝光,还有七星。你们想要隐匿在黄金屋的…除了「仙祖法蜕」,还能是什么呢?
  • 公子:对不起了,荧。但我早就告诫过你吧?须知璃月古谚:「隔墙有耳」。
  • 派蒙:原来在这儿!还没有柜台高!
{{剧情选项
  • 旅行者:她是…「僵尸」吗!?
  • 派蒙:啊…好像是真的!额头上还贴着符咒…
  • 旅行者:其实论身高的话,派蒙更…
  • 派蒙:喂!我是飞着的,所以身高不重要啦。
  • 派蒙:话说回来,她看上去是不是有些奇怪,额头上还贴着符咒…
  • 派蒙:莫非是…「僵尸」吗!?
  • 七七:欢迎光临「不卜庐」,我是七七。
  • 七七:七七已经,死过一次。后来,被仙人救了。所以是,僵尸。
{{剧情选项
  • 旅行者:平淡地说出了不可思议的事…
  • 旅行者:不愧是「有神之地」…
  • 派蒙:在蒙德,这种事就完全无法想象呢…
  • 钟离:这位…小朋友。敢问店内是否有卖「永生香」?
  • 七七:请问…药方。有没有,拿药方来呢。
  • 钟离:这…买「永生香」的话,是不需要药方的吧?和治病没有关系…
  • 七七:有药方的话,七七可以,帮忙抓药。这是,七七给自己的,「敕令」。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敕令」?
  • 旅行者:感觉很难交流…
  • 钟离:恐怕如她自己所说,是因为「敕令」的关系。
  • 钟离:僵尸行动,需要敕令。但这位小朋友,不知为何,是自己给自己下敕令的状态。
  • 钟离:七七小朋友,我们没有药方,但我们希望你帮忙找来「永生香」。
  • 七七:可以哦。
  • 派蒙:咦?怎么突然就可以了。
  • 七七:但是,你们也要帮七七的忙,这样才公平。
  • 派蒙:店员给顾客帮忙,原来是不公平的事吗!
  • 钟离:呵…无妨,这样对等的关系也不错。在璃月,交易的艺术就是换位思考。
  • 七七:那请你们,到天衡山。用「归终机」,帮我狩猎「椰羊」。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我没太听懂…
  • 钟离:归终机…她刚刚提到的东西,我有所耳闻。
  • 旅行者:该不会是在耍我们…
  • 钟离:不是的,她刚提到的东西,我有所耳闻。
  • 钟离:「归终机」是远古仙人在天衡山上架设的一种弩炮,属于机关术产物的一种。
  • 钟离:位置坐落在「天衡古城垣」之间,能够自行迎击体格巨大的魔物,防备来自外界的威胁。
  • 派蒙:钟离先生真是对璃月了如指掌呢。
  • 钟离:也并非完全如此吧…比如这个「椰羊」,我就确实没有听说过。
  • 七七:「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 派蒙:欸?就这些吗?
  • 七七:嗯。「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 七七: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哪里最多,不知道。什么由来,不知道。
{{剧情选项
  • 旅行者:这就是「一问三不知」…
  • 旅行者:这就难办了…
  • 钟离:罢了…先去「归终机」附近看看吧,或许到了那边就有线索了。
  • 派蒙:「椰羊」…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呢…
  • 钟离:好了,如此一来,帮工也雇了,「永生香」也已备齐。离典仪的准备完成也不远了。
  • 派蒙:呼…终于!
  • 钟离:如何?旅者。在这场向岩神辞行的旅途里,有什么收获吗?
  • 旅行者:真是一趟奇奇怪怪的旅途。
  • 钟离:奇奇怪怪?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不知该说是体验了富豪的生活…
  • 旅行者:还是体验了贫者的挣扎?
  • 钟离:哈哈哈,答案是哪一种呢?旅途中的疑问,总是如此复杂。
  • 钟离:旅者的体验就交给旅者自己慢慢咀嚼吧。对了,作为一起筹办「送仙典仪」的报酬,我决定——
  • 钟离:请客。
{{剧情选项
  • 旅行者:钟离…请客?
  • 旅行者:天啊。
  • 钟离:嗯?哦,放心。这一次,我会记得带钱的。
  • 钟离:今天晚上,我会带你去寻访市井盛赞的港口老窖。
  • 派蒙:港口老窖?喝酒的那种吗?
  • 钟离:没错。我们在码头附近的「三碗不过港」,不见不散。
  • 派蒙:欸,柜台前没有人呢,气氛也有些诡异…
  • 派蒙:请问——老板在吗?
  • 七七:欢迎光临。
  • 派蒙:……
  • 派蒙:你们刚才…有听见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么…
  • 钟离:似乎是柜台那边。
  • 派蒙:这,这…要不,荧,你先过去看看?
  • 派蒙:一群不识相的家伙,哼!
  • 钟离:因这种人乱了心境,并不值得。我们还是回到和七七的「契约」上来吧。
  • 派蒙:嗯…契约…我们虽然修好了「归终机」,可是要杀的「椰羊」又在哪里呢?
  • 钟离:从刚才「归终机」的搜寻结果来看,这附近除了一些常见的野生动物以外,似乎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 钟离:况且,如果是「半仙之兽」的话,凭借仙人的机关术,应该不难察觉…
  • 派蒙:这…
{{剧情选项
  • 旅行者:……
  • 旅行者:「归终机」是不是白修了?
  • 派蒙:修都修了,就别说这种话啦…
  • 钟离:只是站在这里考虑下去,不会得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如先回不卜庐,承认我们没找到「椰羊」,再做打算吧。
  • 派蒙:是啊,毕竟我们也…按照璃月的说法,「尽力而为」了呢。
  • 七七:太好了,以后都会有椰奶。
  • 白术:真是一场奇妙的邂逅,今后也请多关照关照小店的生意啊,哈哈哈…
  • 白术:这听起来就很像「找到了宰客目标」的笑声,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
  • 阿二:哟,老板,是你啊。你让我去见的那个「公子」,真是个不错的人哪。
  • 阿二:他付了我一笔薪水,让我在这儿多帮几天工,直到把那个什么典仪办起来为止。
  • 阿二:哎,讲真,他出手可比你阔绰不少呢。
  • 阿二:哟,老板,是你啊。我在这里帮工的时候遇到个叫「公子」的,真是个不错的人哪。
  • 阿二:他付了我一笔薪水,让我在这儿多待几天,直到把那个什么典仪办起来为止。
  • 阿二:哎,讲真,他出手可比你阔绰不少呢。
  • 七七:椰羊,去找吧。

邀约

  • 钟离:嗯,你们来了。不必点单,我都已经点好了。
  • 钟离:这家「三碗不过港」,可不像蒙德的那些酒馆。在这里,酒肆主人是会拒绝果汁这种「不上道」的东西的。
  • 旅行者:所以这次,终于能被请一杯酒了?!
  • 钟离:所以这次,我给你点了一碗酒酿圆子。
  • 旅行者:哈。我也不是猜不到这种结局…
  • 田铁嘴:…各位客官要是愿意听,我就继续讲讲凝光大人的「群玉阁」。
  • 派蒙:哇,这里还有说书人!氛围真好。
  • 钟离:所谓市井盛赞,除了酒好,当然环境也要好。
  • 钟离:但这里所说的「环境」,与「提瓦特游览指南」里评判大酒楼的「环境」,就是两种意思了。
  • 田铁嘴:列位都知道,在咱们这港口上边呀,有那云上仙府、烟霞行宫。
  • 田铁嘴:什么叫手眼通天?您瞧瞧,这就叫手眼通天,这就是凝光大人置办下的通天产业。
  • 田铁嘴:在那天朗气清之时,您从那宫门外的甲板上往下一望——
  • 田铁嘴:好厉害!那就是大半个璃月港的天地风光…
  • 田铁嘴:您且想想,这玩意虽是纸屑,但凝光大人用来决策的「思路」,那得多珍贵呢?
  • 田铁嘴:您要能多抢一两张,这凝光大人指缝里漏出的好处,就能比同行多得一两分喽…
  • 派蒙:「天权」凝光…最近一直听到这个名字。
  • 派蒙:璃月人在谈她,「愚人众」讨厌她,藏「仙祖法蜕」的好像也是她,「请仙典仪」上我们还见过她一面…
  • 派蒙:不知道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 甘雨:终于找到你了,「绝云间归来之人」。
  • 派蒙:谁?!
  • 旅行者:派蒙,我们走…!
  • 甘雨:请等一下。我不是千岩军,也不是前来缉拿你们的捕快。
  • 甘雨:但我的确是「璃月七星」的使者——我是甘雨,月海亭的秘书,为见你们而来。
{{剧情选项
  • 旅行者:使者?
  • 旅行者:秘书?
  • 甘雨:确切地说,本职工作是对「七星」全体负责的秘书,而这次的临时身份,是凝光小姐的特别使者。
  • 派蒙:哇,说凝光,凝光…的使者到。
  • 甘雨:绝云间归来之人…恕我身处坊间,礼数不周。
  • 甘雨:但我带来的这封信,是凝光小姐以「天权」身份,正式拟定的邀请函。
  • 甘雨:邀请您前往那座「天上的宫殿」。
  • 派蒙:你说…邀请函?
  • 甘雨:是的。凝光小姐是这样说的:
  • 甘雨:「请她来。」
  • 甘雨:「我要见她。」
  • 甘雨:「在群玉阁,我会陪她一根一根地…剪断繁杂的暗流之线。」
  • 钟离:凝光…甘雨…
  • 钟离:暗流涌动的这些天里,她们所处的位置,究竟是在第几层呢?
  • 观察夜泊石:(至少要「烛照」级的夜泊石,才能配得上正式的「送仙典仪」。)
  • 观察夜泊石:(谁能想到,达达乌帕谷的大锅,可以用来甄别夜泊石的品质呢…)
  • 观察风筝:(用在仪式上,据说象征着七神的风筝。)
  • 观察风筝:(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夺走了哥哥的神…)
  • 观察香炉:(经过了一番波折得来的「永生香」。)
  • 观察香炉:(在「送仙典仪」正式开始时,会点燃吧…?)
  • 观察香炉:(能看见价值二百九十九万摩拉的烟气,袅袅飘起吧…?)
  • 观察香膏:(用特殊霓裳花制成的香膏,散发着淡淡的芳香气息。)
  • 观察香膏:(为什么「岩王帝君」会钟情于这种成熟女性喜欢的香气呢…?)
  • 观察铃铛:(「送仙典仪」必备的器具。大概是以涤净凡尘的铃声为仙家送行吧…?)
  • 观察铃铛:(这样的珍贵道具,很难想象之前放在一个布满蜘蛛网的茶壶里。)
  • 派蒙:那个自称甘雨的使者,丢下这几句话,就消失了呢…
  • 派蒙:不过,我们居然收到了「璃月七星」的邀请函,真是不可思议。
  • 派蒙:荧!跟有钱人见面,一定要注意礼仪!
{{剧情选项
  • 旅行者:我本来就很讲礼貌。
  • 旅行者:派蒙又在盘算什么主意…
  • 钟离:呵呵…有幸受邀前往「群玉阁」作客的人,确实很少。
  • 钟离:你们去吧,不过别忘了「送仙典仪」的事。你们从群玉阁回来以后,我们下一步汇合的地点,是荻花洲。
  • 派蒙:嗯,我们不会忘的。约好时间,荻花洲,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