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后续更新计划见WIKI建设反馈区

旅行者酒馆祝大家新年快乐!! 感谢大家2020年对我们的支持,新的一年旅行者酒馆会再接再厉,继续为大家提供更新原神相关内容!
BWIKI反馈留言板  ·  WIKI编辑教程  ·  BWIKI收藏到桌面的方法说明

甘雨语音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夜嵐i
夏提雅琪
congeal_plume
不贪不是人
春分初晓
黑剑kirito吖
正在施工中(小).png

本页面内容待补充完善,需要你的帮助!
语音填补工程量较大,如果看到空缺的地方,能一起来补充,就万分感谢了。
有参与录音意向的请私聊congeal_Plume托奇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汉语CV: 林簌 日语CV: 上田丽奈 英语CV: 珍妮佛·罗希 韩语CV: 金仙惠
文本
汉语CV: 林簌 日语CV: 上田丽奈
英语CV: 珍妮佛·罗希 韩语CV: 金仙惠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欸?你想邀请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欸?你想邀请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的住。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的住。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今古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职责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今古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职责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王小美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王小美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的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的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