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作业君于2020年09月27日申请开通,在遵守编辑规范的前提下,所有人均可编辑
对本WIKI感兴趣可以看看我们的招新公告,后续更新计划见计划表,欢迎各位加入Q群或通过QQ联系站长详细了解本WIKI
如遇页面内容缺失,可先尝试刷新页面,如仍为缺失状态,麻烦您到反馈留言板通知我们补全或是直接在对应页面评论区进行反馈,谢谢
本WIKI由作业君于2020年09月27日申请开通,所有人均可编辑
欢迎点击右上角手机端 菜单按钮.jpg按钮,打开WIKI菜单及搜索框,了解本WIKI更多内容
如果想要与我们一起维护WIKI可以加入Q群或通过QQ联系站长详细了解

角色日信件

来自第五人格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摸鱼达人作业君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如果你觉得我们的资料不够齐全,界面不够美观,并想与我们一起维护第五人格BWIKI的话,可以添加我们的Q群:1021740726
如果是第一次来,可以点此查看如何再次进入本WIKI~
按右上角“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如果你觉得我们的资料不够齐全,界面不够美观,并想与我们一起维护第五人格BWIKI的话,可以添加我们的Q群:1021740726

简介

角色日信件即纪念日信件与生日信件的总称。
生日信件为求生者生日当天完成对应任务可收到的信件。
纪念日信件则为监管者纪念日当天完成对应任务可收到的信件。

生日信件

医生

给洛琳修女的信

尊敬的洛琳修女:
我犯下了非常严重的错误。
这导致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将无法回到白沙街疯人院继续之前的志愿者工作。
写信给您并不是想要为我糟糕的行为辩解,只是在离开前,我认为有必要向您报告我在工作中发现的一些事实。
白沙街疯人院的病历记录存在着一些可怕的谬误。
经过对病患丽莎·贝克的治疗与评估,我意识到那些孩子们——来自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也许在性情上不那么温顺,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确不那么容易感到快乐,并表现出多疑或偏执,但基于我的认识,这些孩子们,从心智和行为逻辑上,与“正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孤儿们也许遭遇了一些恐怖的事情,也许他们的行为存在偏差,但我相信他们仍然值得第二次机会。
因此,恳请您发起对院内病患的重新评估。
为了您自身的安全与一些必要的隐私顾虑,我强烈建议您向第三方的专业人士寻求协助。
我知道自己的建议听起来有些荒谬,也许在不久之后您会听到一些关于我的“传闻”,但在那些孩子的治疗过程中,我遵守了自己的誓言并将为之战斗至最后一刻。
为了病人的福祉,为了那些可怜的孩子,请您尽快发起评估。


您忠诚的
莉迪娅·琼斯

律师

一封分手信

亲爱的弗雷迪: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离开了。
我知道你也许会感到困惑,但看看那份报纸吧。
不,实际上,可能你对新闻中发生的事了如指掌。
那该死的收购,毁了一切。
还记得离开白沙街的前一晚吗?
我问你,密涅瓦是一个好的投资计划吗?
那是唯一一次,我要求你百分百的诚实。
你回答我,如果投资人拥有充足的经验与资本,这将为他带来巨额的财富。
可看看新闻里说了什么吧!
“这位可怜的投资者购入了一间负债超过四位数的工厂”
是的,里奥并不聪明,没什么投资经验,更别说资本了。
可就算是没脑子的人都知道,不要花钱去承担额外的债务。
我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
所以我不会留下来听你讲那些漂亮话。
丽莎,我的女儿,我不会让她一个人呆在孤儿院里。
至于未出世的安纳西,我会给她起一个新名字。
别替我们担心将来的生活会怎样。
安纳西会和丽莎一块长大,成为一个诚实的人。
弗雷迪,没人能完全逃避责任。
我们都需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玛莎·雷明顿

一封诊断回函

尊敬的莱利先生:
上周我与尊夫人进行了3小时左右的谈话,从心理学角度判断,她只是轻度焦虑,这种现象,在怀孕之初很常见,您无需过度担心,充足的休息和适当的辅助药物可以极大缓解这种症状。
辅助药物我已随信奉上,请按照药品说明服用。
另外,尊夫人下次复诊时,若您能一同前来与我商讨一下关于上次提及的投资“那所医院”的事宜,我将不甚感激。

梅斯默医生

慈善家

给杜克神父的信

尊敬的杜克神父:
我为您在白沙街的损失感到遗憾。
您从没站在腐臭的沼泽里,自然不会了解这些一无所有者的恐怖之处。
让他们睡在有屋顶的房子里,放些黑面包。每天劳作,给他们生存的希望和仍有价值的错觉,这些人就不会生出反抗的勇气而您招募的那些医生完全忽视了这一点,只知道拼命地研究那些奇怪的汤剂,让这些人彻底变成疯子和傻子有什么好处呢?他们甚至无法正常地完成工作,一分钱都挣不回来!
我很快会获得一笔丰厚的投资,新的疯人院已经在计划之中,我相信您对病人的怜悯会帮助这项慈善事业前行。如果能将白沙街的病人们转移到新的疯人院,使他们忘却过去的痛苦,这将使您在本地获得更大的赞誉。当然,您的善举会带来一些经济上的回报。我完全明白您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请原谅我吧,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表达我的谢意。
期待您的回信。

您忠诚的
莉迪娅·琼斯

园丁

一封未收到的信

亲爱的里奥: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知道你不会高兴,事实上,我相信你会非常生气。
弗雷迪向我求婚了。
我接受了。
留下这封信并不是想寻求你的谅解,我知道自己将要做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但看在丽莎的份上,请一定要谨慎考虑之前我们争论过的投资。

纺织厂的竞争很激烈,我知道。
可是,请相信我,人们总是要穿新衣服的,而来复枪可不是什么“日常用品”
更何况,人们为什么要购买你的来复枪呢?
毕竟.贝克家向上数五代也没一个人擅长打猎!
抱歉,我又开始了。
我不应该对你的生意指手画脚。
但亲爱的,这就像一种本能,我总是希望你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照顾好丽莎,找一个更适合你的女人。


再次,我真的很抱歉。

玛莎·雷明顿

军工厂失火案024号证物

(一叠纸张,最上面的看起来是一封没寄出的信,有反复涂改的痕迹)
亲爱的丽莎:
……你在孤儿院过得怎么样?我交代过神父每天给你加一瓶牛奶,你要记得喝。这几天越来越冷了,你晚上睡觉总喜欢踢被子,虽然可能是随的我,但这毛病不好,一定要改掉。
还有你母亲,她选择离开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她(字迹被涂掉,看不清内容)。
孩子,我要离开这了,想看看有没有新的赚钱的法子,不用找我。
你要好好长大成人,好好活下去。
以后你一定要记住,不要轻信任何人,要为自己活下去,太多的善意并不能给你带来好运,爸爸花了太长时间来学会这些,但我知道,我的丽莎一向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还记得我们经常玩的烧草人游戏吗?不久,那被诅咒的工厂都会是你的玩具。
这大概是你无能的父亲唯一能为你做的。
………
(后面的内容因为烟熏已经无法辨认,信纸下还有一堆单据,其中露出的一角写着:
赔偿金受益人:丽莎·贝克)

魔术师

给德罗斯男爵的回信

尊敬的德罗斯男爵:
正加您在来信中所提到的那样,每一次魔术表演都像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徘徊。而这种命运的不可捉摸之处常常由一些异常的迹象展示。
在老师殒命的那个表演之夜,一个男孩闯进了后台,我犯下了人生中最严重的错误。
这个男孩就是那个迹象。他的出现如同一个契机,点燃了我心中那若有似无的愤懑。
我赶走那个男孩,就停止了道具检查。
无论是有意或无意,那一晚我并没有完成自己该做的工作。
我并不想在信中推卸我自己的责任,只是借此向您展示一个契机能够带来怎样的变动。
您的提议我会考虑,但我并非什么侦探,对失踪的那位先生亦无了解。

祝好
您真诚的
瑟维·勒·罗伊

冒险家

绐杜克主教的信

尊敬的杜克主教:
白沙街被人院已于上月完成了院中病例复审。我们将于下月15日开始为心智健全之病例陆续办理出院手续。
本次来信意在与您进一步讨论93号病人的处置方案。经过再次测试,我们得出一个非常不幸的结论,93号病人仍然深受夸大妄想症的园扰。他声称自己独力横跨了英吉利海峡,并拥有超乎常人的野外生存技能,包括但不限于制造或驾驶热气球飞艇。
尽管您一再强调他需要尽快出院,但我们确信病患有极大可能在院外接触新的刺激源而发展出新类型的妄想。93号病人目前不具有攻击性,但在加此严重的夸大忘想影响下,他可能进行或说服他人一同进行部分危险活动。当然我们都非常清楚,他从未也不可能独自驾驶热气球飞跃原始丛林。但考虑到他煽动性的演讲技能,将其置之不理极有可能为他人与他自己带来致命危险。
请慎重考虑此前的决定。
期待您的回信。
愿主的光辉永远照耀于您。

您忠实的
洛琳·米勒

佣兵

给亚瑟·罗素的电报

野猪仍在活动,位置已确定,即日启程。

空军

给德罗斯男爵的一封信

尊敬的德罗斯男爵:
我收到了您的来信,并为此万分感激您,您信中的提议极大地引起了我的兴趣。
正如您说的那样,我的确在为上一桩差事的收尾问题而苦恼加入到您的“游戏”并为您工作,也许能够解决我现在的烦恼。
但同时,我需要您为我提供安全保障:一个崭新的身份,一份拥有充足动机的可信经历。
我可以成为任何人,只要不是现在的“我”。
别忘记发生在您家人身上的惨剧。
我不希望惊动那一位大人,至少现在不行。
期待您的回信。

机械师

一张订购回执

尊敬的列兹尼克小姐:
您好!
很高兴再次收到您的订购单,订购单中绝大多数商品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妥当,只有其中一件关节接驳的元件,很遗憾,我们目前批量生产的商品并无法达到您对灵活度的要求。
不过我们可以为您推荐一位这类结构元件制作的专家,他的才华毋庸置疑,但脾气略微古怪,并不接受对完成品的反复修改,考虑到这类元件定制价格昂贵,我们建议您亲自前往他的所在地面对面沟通定制事宜。
他的地址是:
(信件的下半页被撕去了)

前锋

威廉·艾利斯的邀请函

尊敬的威廉·艾利斯先生:
人们常常谈论您在拉格比足球里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而我更愿意将其称为“了不起的革新”。您将深沉的思考隐藏在壮硕的体格之下,成功地让所有人都坚信您只是抱着足球瞎跑的莽汉。
您善于发掘规则的漏洞,而我们即将开始的游戏中正需要您这样的先遣者,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完善规则。一个兼具良好体格与缜密思维的人,是欧利蒂丝庄园寻宝游戏中不可或缺的宝贵助力。
当然,作为回报,我将无条件全力支持您在拉格比足球协会的一切改革。

静候您的光临
主持人

盲女

给父亲的信

亲爱的爸爸:
每当我想起您,都会意识到自已是如此幸运。
是您将莎莉文老师请来,为我开蒙。
语言和文字的魅力之门向我敞开。
可是,爸爸。
有时我会感到困惑。
我们说出口的言语,写在纸上的段落,究竟是源于我们曾听过的内容,还是自己的思想与经历呢?
我对自己写的东西始终心存疑虑,常被那些可能不完全属于自己的思想所折磨。
莎莉文老师说,只要我坚持写下去,就能重新建立信心,发挥自己的才能。
尽管我尚未确认自己是否具备创作的才能,可我仍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在文学上有所进步。
用文字去表达自己的思想与经历,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在重新拾起盲文笔前,我将前往欧利蒂丝庄园参加一场研讨会。
请不用担心,莎莉文老师的朋友将与我在庄园中会面。

爱您的
海伦娜

海伦娜的庄园日记

或许,这会是最后一份记录了。
虽然在这里我未曾寻获关于创作的答察,但我所经历的,却足以成为日后我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
像所有冒险故事的开端一样,最开始一切并不顺利,那时这场“研讨”甚至算不上公平,这也让我充满不安。
直到那个孩子的出现。
我们如此相似——都曾陷入缪斯的樊笼,
又加此不同——即便我无比渴望,但却并未如她那般坦率的面对自我。
她重塑了我,就像当年的莎莉文老师一样,她们让这迷雾般的旅程,显露出了光明的终点。
而作为那个越过终点的胜利者
明天,我会带着我的“奖励”,离开这里,继续我的追求。这次,我将不再迷茫。

祭司

湖景村调查报告

尊敬的吉尔曼小姐:
我们的调查员沃尔克已经于一月前发回了第一批调查报告。
沃尔克认为湖景村存在某些怪异的宗教活动,这可能对接下来的调查工作造成不良影响。
事实上,我们也一致同意,这种宗教活动可能存在对调查员的人参危害。
由于沃尔克已经申请休假,我们会在休假结束后与他练习确认是否继续调查,或指派另一位调查员前往湖景村。
以下是沃尔克发回的报告原件:
调查报告1
9月12日,在多次遇到拒绝后外来户尤金,海沃德与玛乔丽,海沃德租得一间卧室。湖景村地形构造奇异,村民的主要居住区域被森林包裹,位于一座矿山脚下。还有一部分为靠近咸水湖的地块,三面环山,前往此区域只能通过一条狭窄的山间小路。
调查报告2
9月13日,尝试再次前往咸水湖地块,入口处出现了村民守卫进行交涉后被允许进入。咸水湖地块北面有一个山洞入口,有多名穿着黄色长袍的可疑人员把守。没有尝试靠近。
调查报告3
9月15日,咸水湖边出现了一艘大船,同样有穿着黄色长袍的守卫驻扎。我认为他们可能隶属某个宗教团体,这些人在湖景村似乎拥有某些特遣。村民拒绝回答相关问题,尤金与玛乔丽称呼那些守卫为“圣徒”。
调查报告4
9月17日,我尝试与其中一位圣徒搭话,对方出人意料地平易近人,这个宗教没有名称,又或者他并不想告诉我。总之,根据守卫的描述,他们致力于传播“神”的意志,并践行“神”爱世人的原则。只不过,这些“神”栖身于湖景村的咸水湖底,而诗人得到神之爱的方式需要通过献祭。他没有对献祭的方式或者祭品进行回答。
调查报告5
9月19日,经过两天的旁敲侧击,玛乔丽向我透露了一些关于献祭的事情。她曾经躲在山顶从远处偷看过一次祭祀活动,圣徒从船上扔下祭司,不久后从湖底浮起海神巨大的阴影,而岸上的村民们则大声地诉说着他们的愿望,那声音大到足够到达山顶。很可惜,距离太远了,她看不清祭品究竟是什么。根据玛乔丽所说,村民的愿望最终都实现了。但她描述的愿望仅仅是一些日常所需,根据相关的调查惊艳,我认为愿望成真很可能是一种骗局。
调查报告6
9月21日,在过去的三天里我走访了每一位村民,表露出想要进一步了解湖神传说的意愿。他们对这个话题极度狂热,因此我得到了充足的消息。祭祀活动的用品由圣徒准备,均为活牲。向湖中投入牲畜后,湖神现身浮上水面,而村民们对湖神说出自己的愿望。这部分描述与玛乔丽的介绍一致,但玛乔丽不了解的部分是,许愿后圣徒会打开咸水湖背面的圣所,将祭品的残骸放入圣所完全最后的仪式。但最后的意识究竟是什么,没有一个村民知道。我认为向守卫询问可能十个冒险的举动,下一次祭祀将在五天后举行,我会做好准备在那一天想办法进入圣所调查。
沃尔克的第七份报告尚未寄回,我们计划与他的家人取得练习,催促他回家后立刻提交报告。

祝安
您忠诚的
亚瑟·罗素

调香师

给“薇拉·奈尔”的信

亲爱的姐姐:

我过得很好,最近发生的每一件事,最近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很好。
好得让我胆战心惊。
因为从心底,我非常清楚,这些东西源自什么。
是你。
是“薇拉·奈尔”。
作为这世上唯一知晓其中奥秘的人,我觉得好累。
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忘记就好了。



爱你的
妹妹

牛仔

玩家敬启

尊敬的玩家
既然您已经完成了我的委托,那不妨再听听这个流浪者的自白吧

就像在广袤的荒原里,两个旅人在星空下点起一个篝火,面对面坐下,娓娓自述彼此的故事。
安吉丽娜,安吉丽娜——她曾向我描绘过,而我也终于见到了:
我见过成千上万的野牛群奔驰在草原上。苏族的族人们跟着他们心中的图腾一起迁徙,跨越美洲,追逐夕阳。
我也见过被剥皮的野牛曝尸在草原上,满是贪欲留下的枪洞,连野狼都不愿意分食。
我没有能力阻挡“文明”的扩张,也没有勇气为少数人争取他们生存的公理。
我的父母给了我生命,但我选择离家出走。
安吉丽娜给了我信任,但我没有保护好她。
族长夫妇给了我温暖,但我没有以诚相待,甚至没有将其女儿的遗物归还——牧场的牛仔圈下了印第安人的猎场,而流浪的牛仔夺走了一对老夫妇对幼女最后的缅怀。

安吉丽娜,安吉丽娜,原谅我吧,
我还是那个手足无措的男孩。

但我永远不会放弃你为我启蒙的自由:
部族的勇士,与野牛狂奔,
与荒狼共舞,与苍鹰比高。

——来自凯文·阿尤索的自白书

凯文的庄园日记

第三夜
“谁来喝那份毒药?”这场无休无止的争吵越来越丑陋了。

那两个自诩“文明社会”来的人,就像两头臭鼻子的蠢牛,不停地对看不惯的家伙喷气。他们都一样自私狭隘,只会害怕、排挤那些自已无法理解,又不愿理解的东西——奇装异服、巫蛊符咒……和又一个离开家乡的异族女孩。

就算是别有用心的巧合,我也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
但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站出来?就任由那个女孩也把我视作拉帮结派的小人?我怎么就沦落为——这该死的游戏!原来这就是它的真正恶意。
原来我始终只是一个空有倔强,却没有勇气面对的懦夫,还谈什么牛仔的风范?勇士的精神?

……
我没有忘记,安吉丽娜……你心目中的部族英雄,行要成颂歌,写要成诗句。
我尽力了。
我只能写出这自我鄙夷的独白。
目睹了种种不公的旁观者,妄自潇洒,却从没有放下。
……我想要一次原谅自己的机会。
也许……也许那份毒药只是一个考验?

舞女

无人查收的信

亲爱的叔叔、婶婶:
近来可好?我非常想念你们。
过去的我太过愚蠢,只一心想着离开湖景村,去瑟吉口中的“大城市” 。那天晚上的罗宋汤是不是有一点苦?都是因为我,我在里面放了宁神盐,你们第二天可能会因此错过清晨的市场。
我的心中并不是没有忐忑和犹豫,但瑟吉口中那些天花乱坠的承诺和无止境的甜言蜜语掩盖了我的不安。也许正是清楚我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才会放任自己那么信任瑟吉。不是因为瑟吉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而是不相信他,就仿佛承认了自己的有眼无珠,那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是我咎由自取。
时至今日,我并不后悔离开湖景村,但我后悔用那样的方式离开,没有正式地与你们道别,而是趁着夜色偷偷逃跑。
如果你们仍然愿意原谅愚蠢的我,请给我回信。
我会一直等待,毕竟,瑟吉再也没法撕掉我的信了。


爱你们
娜塔莎

先知

玩家敬启

尊敬的玩家:
近好!
您已顺利完成所有挑战任务,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回报,请让我为您讲述威尔士英雄勒乌·鲁·吉夫斯之妻——布洛黛薇的故事,关于破坏誓约后,她得到了什么:
“遭到背叛的勒乌被格罗夫·佩布投掷的长矛击中,变成了一只鹰,然后飞走了。勒乌的舅舅格维迪翁追上了他,发现他高高地栖息在一颗橡树上。 格维迪翁唱起了恩林诗,引导勒乌从橡树上落下,并将他变回了人形。在帮助勒乌恢复健康后,他们收回了被格罗夫与布洛黛薇侵占的土地。不仅如此,格维迪翁还追上了逃跑的布洛黛薇,把她变成了一只猫头鹰,一只受到所有其他鸟类憎恶的猫头鹰。”
格维迪翁宣布了布洛黛薇的结局:你将不再敢于明亮处露出自己的面孔,那是因为你将永远被其他鸟类敌视,无论它们在何处发现你,都将折磨和唾弃你。而你,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名字——布洛黛薇。 可怜的布洛黛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鼓励破坏誓约,更不应当“亲手”去破坏它。
我有一个小问题留给您:
您,知道我的役鸟叫什么吗?
祝安
您真诚的

伊莱·克拉克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亲爱的格秋:
你可能难以想象,我已经走到不可扭转的命运上。
我来到这里寻求誓约的解脱之法,
但前路或许比我们当初想象的都要艰险许多,
这并不是什么无聊的玩笑。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上去不太平静,
我总是听到女子奄奄一息的喘息,
直觉告诉我,我应该立刻离开,然而那个声音却再一次将我留在这里。
然后我看到那位我始终相信的人,
同我一样沉默的老好人,
正用他的手毁坏我们仅存的希望,
不过,不必过于担忧,
无论将会遇见什么,我已坦然掊受,
毕竟,不谈论过去,不评议未来,
我已付出足够多的代价,来铭记这神明为我启迪的真理。

祝安
伊莱·克拉克

入殓师

一封来自过去的信

亲爱的伊索: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想必会感到迷惑,
由衷的感激我最忠诚的朋友艾莉莎将它送达。

现在的你会是怎样的呢?
在我的记忆里,你是个善良又温柔的孩子。
看着你成为一位像你父亲一样受人欢迎的优雅绅士,曾是我灰暗生活中最美好的愿景。
美好到让我以为,只要有这个愿景存在,我就可以忍受一切苦痛。
可是……

好在有卡尔先生在,将你交由他抚养,或许多少能减轻一些我的罪孽吧。

虽然他不善言辞,看似有一些脾气古怪,但请相信我,他是一个好人。
毕竟在我最痛苦的时光里,是他的陪伴和帮助,让我近乎崩塌的灵魂得到了安抚和解脱。

我知道这辩解苍白无力。
但请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请相信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希望自己有机会亲口对你说出

“我亲爱的孩子,生日快乐”

以及……请原谅我

祝安
你怯懦的母亲
Y.R

勘探员

来不及寄出的信

致诺顿:
你这个臭小子!
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再也不来看望我了?
这个等死的粪坑我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我日夜思想回到矿洞,找到金灿灿主矿脉——
你不会吧!
你不会吧?
你不会吧?
你不会自已就先去了吧?

那样你可真是、真是一个……
别抛下我,求你了。
你那张时而阴沉,时而灿烂的笑脸后面,到底藏着一颗怎么样的心?
连一个老人…你不会欺骗一个在煤矿里摸爬滚打半辈子的老矿工吧?

诺顿,好孩子,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
不要抛弃他的老伙计。

不!
不…诺顿,该死的,你这块愚人金。

铁凿本尼

咒术师

玩家敬启

尊敬的玩家:
没有人可以决定自已如何来到这个世界。
玛丽妈妈说,每个婴儿降生时都拥有预见之力,啼哭是对未来苦难的回应。
随着婴儿长大,这种预见的能力将伴随着出生瞬间的记忆一同消失。那是神的恩赐,好让人类有足够的希望存活。
如果想要找回那些记忆,会怎么样呢?
她没有回答。
但我找到了办法。
通过力高爸老爹,与另一个知情的灵魂交流——我真正的母亲。
那个给予我肉身的女人。
好吧,事情并不怎么顺利。
事实上,情况糟透了。
我是一场暴行的罪证,一个可耻的孽子,一份不洁的血统。
而我的母亲,一个虔诚的雅克世追随者 ,她的愤怒理所应当。
这让我吃惊吗?并不。新奥尔良的街道上每天都行走着数不清的混血儿。
这让我伤心吗?也许有那么一点。但我仍然拥有一个令人惊叹的养母,她平等无私地爱我。
不过这的的确确为我带来了一些后果。
我需要支付力高爸老爹的报酬,与神明定下的契约是不可违背的。
我一度非常苦恼要如何找到足量罪孽深重的灵魂。
当然,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我找到了一个丰饶的狩猎场。


祝安

帕缇夏.多里瓦尔

帕缇夏的庄园日记

第一夜
力高爸老爹没有回应我。
这反而是一种启示,对我所行之事的默许——我来对了地方。

这几个自视甚高的愚人显然无法感悟到力高爸老爹的神通广大。但当他们知道还有方法可以与过往之人相见时,心有所念之人便会讨好我,心有所惧之人则会排挤我。
但不管用什么借口,披上如何卑劣的伪装,他们最终要面对的都是自己的罪孽。
妈妈曾说,有些罪孽不分善恶,只是单纯的出自人心:问心有愧,就是自觉有罪。
但这份日记不会留下任何透露秘密的线索。毕竟,他们的秘密并不属于我。
履行契约的施咒者只是用尽所有手段,送负罪的灵魂去十字路口接受引路人的指引而已。

任何人都可以通读这份日记,但最有价值的,只有一个信息:我来了。

野人

给亚瑟·罗素先生的信

尊敬的罗素先生:
由于一些意外,任务目标在您的雇员到达前已被“除名”。
非常遗憾,按照我们的合同,在这种情况下我将不会支付剩余酬劳。
毕竟,没人能从那堆灰烬中找到一颗完整的头颅。

祝好

您忠诚的顾客
麦克·莫顿

杂技演员

给亚瑟·罗素的信

尊敬的亚瑟·罗素先生:
感谢您上次发来的调查报告,帮助很大。
关于驯兽师娜塔莉,或玛格丽莎·泽莱,我还想了解她的家庭,在进入喧嚣马戏团之前她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将在下周离开一段时间,酬劳的支付方式与之前一致,调查报告不必寄出,我会在之后登门领取。

期待您的回信

您忠诚的
麦克·莫顿

大副

一篇航海日志

9月24日 天气:多云
因为巴登子爵错过了登船的最后时间,这次航程中,我将代替他履行帕耳塞洛珀号的航行当值记录。
这次航行的目的地并非此前商贸航线的港口,而是一个位于地中海东北角上的坐标。此前我们从未前往过那片海域,因此,为了保险起见,船上除了航行所需的必需品外,并未装载其他货物,而是装备了足以让我们应对任何敌人的枪械与火炮,但希望我们没有用上的机会。

国王万岁

…………

一行扭曲的字迹:火炮无法杀死它们…

调酒师

暂无

邮差

维克多和威克的来往信件

致威克:
嘿,伙计,大家都夸我们是好搭档!
不过我觉得你实在太贪吃了。要不是你上次只顾着把盘里的香肠油汁舔个精光,我们也不会错过递送时间了。
邮差可不能迟到!
身为邮差,就要自觉、自省、自律,专注于本职工作——我们的目标就是信,哪怕再次身临那场火灾也一样不能退缩!
我不太会说话,只能用行动来回应大家的信任。所以,拿出我们的决心好么,伙计!

另:
…顺便给我写一封信吧。当然,你只管“说”,内容就由我来代笔记录怎么样?那就——开始吧!

你的搭档
维克多


致维克多:
汪汪汪呜,呜,汪汪,呜呜,汪,汪汪呜汪,呜呜呜,汪呜汪,呜汪汪,汪汪,呜汪,呜汪,汪,汪呜汪——?

你的搭档
威克

守墓人

暂无

囚徒

暂无

昆虫学者

暂无

画家

暂无

纪念日信件

厂长

一封未收到的信

亲爱的里奥: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知道你不会高兴,事实上,我相信你会非常生气。
弗雷迪向我求婚了。
我接受了。
留下这封信并不是想寻求你的谅解,我知道自己将要做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但看在丽莎的份上,请一定要谨慎考虑之前我们争论过的投资。

纺织厂的竞争很激烈,我知道。
可是,请相信我,人们总是要穿新衣服的,而来复枪可不是什么“日常用品”
更何况,人们为什么要购买你的来复枪呢?
毕竟.贝克家向上数五代也没一个人擅长打猎!
抱歉,我又开始了。
我不应该对你的生意指手画脚。
但亲爱的,这就像一种本能,我总是希望你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照顾好丽莎,找一个更适合你的女人。


再次,我真的很抱歉。

玛莎·雷明顿

军工厂失火案024号证物

(一叠纸张,最上面的看起来是一封没寄出的信,有反复涂改的痕迹)
亲爱的丽莎:
……你在孤儿院过得怎么样?我交代过神父每天给你加一瓶牛奶,你要记得喝。这几天越来越冷了,你晚上睡觉总喜欢踢被子,虽然可能是随的我,但这毛病不好,一定要改掉。
还有你母亲,她选择离开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她(字迹被涂掉,看不清内容)。
孩子,我要离开这了,想看看有没有新的赚钱的法子,不用找我。
你要好好长大成人,好好活下去。
以后你一定要记住,不要轻信任何人,要为自己活下去,太多的善意并不能给你带来好运,爸爸花了太长时间来学会这些,但我知道,我的丽莎一向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还记得我们经常玩的烧草人游戏吗?不久,那被诅咒的工厂都会是你的玩具。
这大概是你无能的父亲唯一能为你做的。
………
(后面的内容因为烟熏已经无法辨认,信纸下还有一堆单据,其中露出的一角写着:
赔偿金受益人:丽莎·贝克)

小丑

调查报告

尊敬的麦克·莫顿先生:
警局内部消息称,月亮河惨案中的“无面人”四肢健全,与此前报道中遭镪水毁容的受害者裘克身体状况不符。
我们仍在调查瑟吉的下落,但以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我们认为他可能并没有活着离开月亮河公园。

祝安
您忠诚的
亚瑟·罗素

鹿头

给巴尔克的信

亲爱的巴尔克:
你已经在实验室里待了快一个月,小姐和少爷都开始朝林场跑了,这里对他们来说太过危险,偷猎者们一直在附近游荡。我甚至在林场里找到了新的捕兽夹,那些带着利齿的钢箍可以轻松地粉碎他们的脚踝。
我希望你能制造一点防范这些混蛋偷猎者的装置,什么都可以,但是千万别太有杀伤力!我永远忘不了你那个威力巨大的“点火装置”,它差点引起了一场山火。
说一些能让人能感到愉快的事吧,我在林场里发现了一只被遗弃的驼鹿幼崽。它太瘦弱了,一直在发抖,甚至没法自己站起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它被单独留在灌木丛里。现在正是羊群产仔的季节,找几头母羊把它养大应该不难。
我觉得“黑鼻子”是个不错的名字,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记得告诉我。

你忠诚的朋友
班恩·佩雷兹

杰克

给德罗斯的回信

德罗斯:
我尊敬的朋友,非常感谢你能喜欢那幅画,但很遗憾,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再适合长途旅行,无法回应你的盛情邀约。
为表歉意,我将派我的学生前往,他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年轻人,此次也会带上他的创作,想必你们会有许多“美学观点”的探讨。
不过目前他仍有一些私人事务需要处理,预计于三个月后启程。



祝一切顺利
你的朋友
詹姆斯

蜘蛛

玩家敬启

尊敬的玩家:
每一年的第一天,无论是再绝望的人,也总该生出一些希望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
那天我起得很早,坐在床上等待。
贝蒂带来了早餐,皮普带来了午餐,克拉拉带来了晚餐。
“你想出去玩吗?”
因为这是新年的第一天,每个人都这么问。
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在等什么。
但显然,每个人都知道答案。
他们脸上总是有那种微妙的……情绪。我不喜欢那种眼神,和他们看向小猫小狗一样。
只有麦克斯,他看向我的眼神,和看别人没什么两样。
我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议论他,麦克斯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吗?不是。
可从他那里,我终于能得到与其他人无异的东西,也许人们觉得不好,但那是我需要的东西。
当然,那一年的第一天,我没等到他。
麦克斯在第二天早上回来了,满身酒气。
“新年快乐!”他丢给我一件深灰色的男士根西衫。
克拉拉觉得很生气,她认为麦克斯缺乏同情心,丝毫不把我放在心上。
她永远也想不明白,我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无论如何,我不会忘记这一天的。
不是为了这件“礼物”,也不是为了麦克斯。
是为了我,终于明白自已需要什么。

新年快乐
您真诚的

瓦尔莱塔

给旧友的信

亲爱的瓦尔莱塔:
亲爱的!能收到你的信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喧嚣”马戏团是什么样的地方,但听你说过得好,我们终于能放心了。那些收留你的,想必也是跟我们一样善良的人。
你走的那天,贝蒂他们非常担心。你努力表演的样子,缝补衣物的样子,笨拙踩着球、好笑地滚动着爬行的样子……我难以想象,除了我们以外,还有谁能接受你。
今年冬天很冷,你要注意别着凉。你那些改造后的奇怪关节总会生锈发疼,半夜还会发出扰人的响声。不过,你好歹可以四处爬动了。如你所说,你得好好感谢那个帮你改造身体的人,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对着你丑陋又恐怖的肢体下手的。
对了,我们过得还不错。你还记不记得,以前由于演出节目老套,我们这里总是出现营收问题?大家没有好衣服穿,更别提吃点好东西。但你走后,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麦克斯前几天甚至请大家喝了葡萄酒,说是犒劳辛苦的演员们……唉,那酒的味道还不错,如果你在这里就更好了。
又是新的一年,感谢你的新年来信。亲爱的瓦尔莱塔,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你走后,我们可太孤独了。
就写到这里吧,我还要去准备今晚的晚餐。麦克斯说要跟我聊聊新年表演的节目,我的表演将会是最重要的那个。该死,我真不想参加这东西,麻烦透了。

瓦尔莱塔,祝你新年快乐。
思念你的,

芭芭拉

红蝶

一封陈旧的信

尊敬的唐纳利先生:
自那次会面以来,已过去6个月,不知您近况如何?
我已妥善处置了您的寄存物件,并确保她不会再为人所见。
只是搬迁花费超出预期,望您可再援助一二,以避免寄存费用不足。
另,听闻令郎发起了一项令人不安的调查,请尽快回信以避免发生争端。

祝安康

您忠诚的
尤金·海沃德

黄衣之主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亲爱的达伦:
我带着父亲的遗物来到了一个叫做湖景的村庄。
除了我借宿的那户人家之外,这里没有其他外来户。
据尤金和玛乔丽所说,十五年前他们带着侄女逃难到这个小村里,为了留下来做过许多努力。毕竟,如前文所说,这是个极端封闭的村庄。在侄女出嫁后,他们空出了一间卧室,所以我才能顺利借住于此。
毕竟,也没有别的人家愿意接纳我了。
在我去湖边散步时,常有些古板的村民会警惕地盯着我。但值得庆幸的是,所有村民都十分乐意个绍水神的传说。
可在详细询问了水神的圣迹后,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按照传统,为了使水神显灵,需要由穿着黄色长袍的圣徒们将一些动物血肉投入湖中。在巨大的阴影浮上来之后,祈愿者们依次大声地在岸边念出自己的愿望。如果水神接受了祈愿,会再度沉入湖底,而祈愿者们很快就能心想事成。
听起来的确很神奇,可在我看来这很可能又是一些打着宗教名义实行的骗局。湖底很可能生活着大量肉食性的鱼类,而那个巨大阴影则来自于被血肉吸引的鱼群。同时,由于祭祀用品由穿着黄色长袍的圣徒们准备,每年村民都会向圣徒进贡。这种利益倾向也使“圣徒”们的行为变得可疑。
至于愿望成真,我更倾向于人为与巧合。毕竟屋顶漏雨这种小事,那些“圣徒”显然可以轻易解决。
尽管这里的“水神”可能并不存在,我仍会留下来观看三天后的祭祀活动。那时答案自然会浮出水面,我是说,字面意义上的浮出水面。
另外,正如前几封信中提到的,我已经逐渐接近焰穴,每过一晚,都距离真相更近一步。
也许最终,我能得到父亲追求的那个答案。

替我向母亲问候,我很快就会回家

爱你的
沃尔克·贝尔格伦德

一本厚重的愿望记录册

扉页——
(这本书似乎经过反复传阅.里面的书页都磨损染污严重,但唯独扉页纤尘不染、完好如初。扉页上无名无姓,只有几行用暗红色“浓料”书写的文字和正中央散发着腥味的蕨型花纹。)

群星尚未归巢,深水之下,至高无上的神明在此沉眠。在吾神彻底苏醒之前,吾等神仆,需传达信仰,代行神嘱!

随意翻开的一页——
(记满了人为整理收录的愿望,每条之后还写有批注留言。从笔迹上可以看出,记录愿望的和批注留言的是两个人。)

1月14日湖景村祈愿记录
……
村民11:住破船上的瘸腿老瞎子
祈愿:至高无上的湖中之神啊,请您聆听我的祈祷,那个源自矿窟的噩梦、那场让我失去腿脚和眼睛的爆炸,日日夜夜折磨着我的精神,让我痛不欲生!您虔诚的仆从,在此祈愿您降下神迹、用深渊之触绞碎那个可憎的梦境!用黑色汪洋吞灭那场雷霆烈火!你的仆人霍普斯,永远恭候您。
[批注:对于虔诚的信徒,真神会让他得偿所愿。而吾等代行神旨的方式,自然是助他于深水之下长眠。虽然他作为祭品的价值,比不上纯洁的处女和儿童,所以深渊尽头的圣所会永远为他关闭,但相信,在水下,被真神精神力量所包围的他,会得到一个新的梦境,再无苦痛。]

村民12:尤金、玛丽乔夫妇
祈愿:全知全能的神明,请原谅我无知的发问——每次开渔前,我们夫妇二人都会往湖中撒下足够多的祭品,同样每次都会向您祈祷,可是,却没有一次得到理想中的收获。深居于水下的神,您是否当真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恳求您回应我们的祈祷!恳求您降临于我们村庄!

村民13:沃尔克(被尤金夫妇收留的外乡人)
祈愿:未祈愿。

[村民12和村民13的记录被人用醒目的红笔圈在一起。批注:
痴愚而意志不坚的信徒、无礼而心怀不轨的渎神者,都没有资格窥见吾神尊容!湖下的真理亦禁止凡愚窥量!
无法猜度的神迹早已笼罩四方,但好奇心只会引导他们步入死亡……
至于吾等神仆,应在祭祀仪式上对这三人进行洗礼,然而水祭不洁之人为辱神之举,吾等应当在湖畔、在水下真神的见证下,用烈火拔除他们的污秽!]

宿伞之魂

江城子·中元夜雨有感

西风吹梦到江皋,断魂消,落花飘。记得重逢,流水怨春潮。
只有青灯相忆否,人去也,惜花朝。
而今休说旧时桥,倩谁描,数声箫。一曲离情,明月暗中宵。
此际相思千万缕,清夜永,漏声遥。
——————————————日文版——————————————
西風が夢を吹き飛ばし、岸に靡く。思いは深まり、花が散る。再会を願い、春潮の流れを恨む。青灯の記憶だけが残り、人は去り、花を惜しむ。
今や旧時の橋には、誰かの笛の音が響<だけ。別れの曲と、暗闇に輝く明月。相思は募り、清夜は永く、遥か遠くへと声が届く。
——————————————英文版——————————————
Poem - A Rainy Night during the Ghost
As the west wind blows the dreams of yesteryear to the river banks, I'm reliving those events from the past.I can't help but look forward to our reurion by the light of the blue lantern.In a trance,I seem to have returned to our date on the bridge back then.
I can hear the sound of the flute as a shadow shifts in and out under the moonlight. Despite my longing, as I wake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all I have are the fading night bell and the endless night.

摄影师

无法寄出的家书

亲爱的克劳德:
今天没有下雨,却仍然保留着你离去那天的寒意。
我坐在书房里,隔着遥远的时光,写一封永远不可能寄出去的信。看起来有点蠢,但在今天,我无法控制自己。
你和我,曾经共同走过四季的路,一年又一年,直到那个冬天。我们所走的路开始偏斜,你仍然满怀希望等待着春天,可怕的死神却站在前方。
他带着你离去了,带着许多人离去了,去我无法到达也无法看清的世界。
我甚至有些责怪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寒意料峭的初春,是我活了下来。
我想念你,亲爱的兄弟。可当我站在镜子前面,日复一日镜中的面孔却逐渐变得陌生。即使时光也不能夺走的记忆,该如何获得呢?我可以永远记得你吗?我可以永远记得那些可爱可敬的人们吗?
你再也不会回应我了,意识到这一点时总让我心碎。
你说春天始终会再来,正如乌云无法永远遮蔽太阳的光辉。
只是从那天起,我再也无法享受那些没有你的春天了。
我必须记住什么,总有人应该记住什么。
那些灾难,那些疾病,那些逝去的生命,那些本应一同迎接春天到来的人们……
我想全部记住。



你的兄长
约瑟夫

疯眼

布杂艺术学院回绝信

亲爱的纪尧姆校长:
收到您的来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的心中被喜悦和感激所溢满,快要承载不住,我从未想过自己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建筑才华能够得到这样的赏识,于我而言是多么大的荣幸啊。然而这封信或许会让您失望。
首先,请原谅我擅自来一睹贵校风采,看着那些未来可能成为我同学的人们,如此的年轻有为,而我,一个乡间建筑工人的孩子,已年近三十,光是路费就耗尽了大部分积蓄,尽管可能有些许才华,但您的邀请对我来说只能是人生路上一个美好的梦,我不希望它醒于现实。事实上,我已经接受了一对庄园夫妇的邀请,会去为他们的庄园做修建,在这个世界阴暗的角落,为建筑添加一些见不得人的“装饰”,这应当才是我这种人的人生吧。
最后,我对此一切深表遗憾!

对您由衷感激的,
您忠诚的
巴尔克·拉·帕杜拉

梦之女巫

湖景村调查报告

尊敬的吉尔曼小姐:
我们仍然无法与沃尔克取得联系,因此我们派遣了新的调查员——克里斯,由他进入湖景村继续调查。
以下是克里斯发回的报告原件:
12月3日,到达湖景村,未见到任何当地居民,在沃尔克寄宿的居民房屋中找到了他的行李和后续调查报告。通知当地警备人员后得知与湖景村相邻的林场在9月26日发生过火灾,湖景村当地居民在扑灭火灾中表现英勇,之后外界再未见到当地居民。
12月4日,进入林场调查,发现一处疑似举行过祭祀活动的地点,我在篝火内找到了一些巨大的鳞片,很可能这里举行过活牲火祭。同时,林场内的河流存在异常,该区域的植物大量枯萎,污染源不明。
12月5日,前往湖岸进行调查,尝试向湖中投入生肉与牲畜,未发现沃尔克报告中提到的巨大阴影。
12月6日,前往沃尔克报告中提及的山洞,未见异常,只是一个荒废的矿洞。
鉴于湖景村已没有任何居民活动,克里斯认为湖景村不再具有调查价值。

祝安
您忠诚的
亚瑟·罗素

爱哭鬼

给德罗斯男爵的信

尊敬的德罗斯男爵:
作为精神病学领域的专家,您一直乐于分享并不断地给予我医疗上的建议。这次写信打扰,是想请您帮助我进行一项鉴定,如您愿意拨冗前往白沙街疯人院,我将不胜感激。
在收到一位义工的举报信后,我察觉到白沙人疯人院内可能存在着一些恐怖的谬误。我不能也不应当在这封信中透露,但今天院内发生的一桩“事故”使我彻夜难眠,我坐在书桌前,反复地诘问自己,是否遵循了神的旨意?
我曾对您说过,这所疯人院将是我的家庭。在一个井然有序凡事基于友爱和睦的家庭中,孩子们对父母拥有绝对的信赖与服从,父母又如何可无视孩子们所遭受的折磨?正如雅各书2:17所言“信心若无行为便是死的” ,又有 第九诫“不可做假证,害你的近人”,我若将自己视作孩子们的父母,则不可无视他们的真实处境和那些不应降临到他们身上的痛苦。
为了您的安全和确保复诊计划的顺利实施,我将以捐助人的身份将您介绍给杜克神父。
期待您的回信。

祝安
洛琳修女

孽蜥

湖景村调查报告

尊敬的吉尔曼小姐:
正如您上次回信中所谈到的那样,我们对沃尔克在湖景村的寄宿家庭进行了深入调查,并持续关注着沃尔克家人的动向。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沃尔克的兄弟,达伦,一位大学实验室的清洁人员,他所任职的实验室内有位教授神秘失踪。警察在这位教授的书房中发现了奇怪的巨大鳞片,通过一些内部消息,我们了解到这些鳞片与我们的调查员在湖景村当地林场内找到的鳞片非常相似。
而更让我们感到不安的是,达伦在上个月也突然销声匿迹,甚至扔下了自己病重的母亲。

这一系列失踪事件均与湖景村相关,我们的调查员认为其中可能牵涉到一些有组织犯罪。出于对员工人身安全的考虑,我不得不非常遗憾地通知您,调查将无法继续进行。您此前支付的相应款项将在本周内退还。

祝安
您忠诚的
亚瑟·罗素

红夫人

判决书

有罪
让娜·德·瓦罗尔判决有罪。
近年,让娜·德·瓦罗尔为了让红衣主教德雷萨相信其王后密友身份,引诱德雷萨的亲信前龙骑兵雷托作为内应,诱骗妓女奥莉诺乔装成当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
在此期间,让娜·德·瓦罗尔用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身份与德雷萨通信,并骗取钱财,更致使主教德雷萨为其签订下价值160万法郎红宝石项链的购买协议。
以上罪行,在主教德雷萨向本院所提供的协议、通信信件等物证中都被予以证实。
经审理查明,德雷萨提供的通信信件与王后本人字迹完全不同,且让娜·德·瓦罗尔指使乔装王后的奥莉诺与德雷萨见面时,王后行踪公开,有明确不在场证明,同时,经由其他证人指证,让娜·德·瓦罗尔也曾通过侯爵夫人及国王卫队长德·拉莫,骗取其他皇室成员大量钱财。
其犯罪行为证据确凿,影响恶劣,现判决如下:
本院认为,让娜·德·瓦罗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利用玛丽王后名义采用非法手段对德雷萨主教进行诈骗,涉案金额高达200万法郎,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指控罪名成立。
处罚:处鞭答刑,拷刑并终生监禁。

无罪:
主教德雷萨被指控诬陷罪名,因证据不足,且不存在诈骗和诬陷行为,判处无罪,但由于间接损害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名誉权,现对其革职流放以示警告。

1786年5月31日

26号守卫

暂无

使徒

暂无

小提琴家

暂无

雕刻家

暂无

博士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