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右上角三杠,可以搜索、查看菜单

哈斯塔

来自方舟指令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依之天蓝
客户端封面图收藏
方舟指令Wiki
呼呼哈哈了

哈斯塔是bilibili代理的手机游戏《方舟指令》中的登场角色。方舟指令哈斯塔图鉴数据,由WIKI成员提供,转载请标明来源链接!

混沌 黄衣之王 哈斯塔
哈斯塔5星头像.png 编号 NO.242 稀有度 UR
属性属性克制2.jpg 风.png 消耗 10
出没地点
活动掉落点
誓约破除 20 金币.png、10 破碎之契.png、100 回响之契.png
实装日期
2019年12月25日
性能
生命.png 生命 B+
速度.png 速度 S
物攻.png 物攻 B+
物防.png 物防 B+
魔攻.png 魔攻 S+
魔防.png 魔防 B+
100 级 无圣器无核心无能源分配能力值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生命 33 880 速度 77 397
物攻 28 152 物防 38 202
魔攻 88 452 魔防 38 202
总和 302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生命 43 980 速度 87 447
物攻 38 202 物防 48 252
魔攻 98 502 魔防 48 252
总和 362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生命 58 1130 速度 102 522
物攻 53 277 物防 63 327
魔攻 113 577 魔防 63 327
总和 452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类型 成长值 能力值
生命 80 1350 速度 124 632
物攻 75 387 物防 85 437
魔攻 135 687 魔防 85 437
总和 584
「天赋」 黄衣之王
每回合开始除自身之外的随机一名无黄印的誓灵获得黄印标记,哈斯塔在场时己方/敌方持有黄印的誓灵回合结束时随机能力等级提升一级/下降二级
进化
二星 ☞ 三星(Lv.15) 金币 混乱之契
2000 5
三星 ☞ 四星(Lv.35) 金币 道符 溢血的酒杯
3000 15 20
四星 ☞ 五星(Lv.55) 金币 狂人书册 道符 骨刃
4000 20 20 20
技能

连环风刃 连环风刃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次数:25、威力:25、命中:100

范围:任一对手
制造锐利的风刃对敌人进行多次斩击。
特殊效果:连续攻击2-5次
(连续攻击概率:2次=⅜、3次=⅜、4次=⅛、5次=⅛)

会此技能的誓灵:

雪女5星头像.png 镰鼬5星头像.png 鸦天狗5星头像.png 赫尔墨斯5星头像.png 毕方5星头像.png 维德佛尔尼尔5星头像.png 荷鲁斯5星头像.png 索贝克5星头像.png 斯芬克斯5星头像.png 天秤座5星头像.png 双子座5星头像.png 洛天依-杏辞5星头像.png 席兹5星头像.png 维达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迷乱之风 迷乱之风

属性:风.png风、类型:辅助

次数:15、威力:无、命中:70

范围:任一对手
用风刮来有睡眠效果的粉尘。
特殊效果:使目标进入睡眠状态

会此技能的誓灵:

雪女5星头像.png 鸦天狗5星头像.png 赫尔墨斯5星头像.png 珀加索斯5星头像.png 伊登5星头像.png 宁芙5星头像.png 华胥5星头像.png 洛天依-杏辞5星头像.png 鵺5星头像.png 玛门5星头像.png 寅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伊吹风子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阿佛洛狄忒5星头像.png 拇指姑娘5星头像.png 宇治松千夜5星头像.png 伊登暗噬头像.png

风之锁链 风之锁链

属性:风.png风、类型:辅助

次数:20、威力:无、命中:90

范围:任一对手
通过控制风的力量来封锁敌人行动。
特殊效果:使目标进入麻痹状态

会此技能的誓灵:

布伦希尔德5星头像.png 伊卡洛斯5星头像.png 天秤座5星头像.png 吉普莉尔5星头像.png 寅5星头像.png 午5星头像.png 申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赫拉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奥斯卡5星头像.png 迦楼罗5星头像.png

凝视 凝视

属性:暗.png暗、类型:辅助

次数:20、威力:无、命中:100

范围:任一对手
让人恐惧,汗毛竖立的凝视。
特殊效果:使目标进入凝视状态2回合,在此期间目标不能使用进入凝视状态前最后使用的招式。

会此技能的誓灵:

克苏鲁5星头像.png 奈亚拉托提普5星头像.png 巴罗尔5星头像.png 广目天5星头像.png 卖火柴的少女5星头像.png 奈奥格索希普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莎莉叶5星头像.png

魔力赐福 魔力赐福

属性:光.png光、类型:辅助

次数:15、威力:无、命中:无

范围:自己
通过魔法共振大幅度刺激自身魔力。
特殊效果:使用后魔攻上升2级

会此技能的誓灵:

巫妖5星头像.png 珀加索斯5星头像.png 拉塔托斯克5星头像.png 托尔5星头像.png 厄洛斯5星头像.png 杰克南瓜5星头像.png 宝箱怪5星头像.png 维德佛尔尼尔5星头像.png 鬼火5星头像.png 诗寇蒂5星头像.png 拉5星头像.png 巴5星头像.png 狮子座5星头像.png 塞勒涅5星头像.png 白泽5星头像.png 嫦娥5星头像.png 洛天依5星头像.png 洛天依-杏辞5星头像.png 席兹5星头像.png 耶梦加得5星头像.png 星野梦美5星头像.png 维达5星头像.png 阿斯特赖亚5星头像.png 凤凰-稚羽5星头像.png 普塔5星头像.png 时崎狂三5星头像.png 鸢一折纸5星头像.png 祝融5星头像.png 白5星头像.png 吉普莉尔5星头像.png 夏色祭5星头像.png 午5星头像.png 弗雷5星头像.png 玛纳诺5星头像.png 巴罗尔5星头像.png 古河渚5星头像.png 一之濑琴美5星头像.png 卖火柴的少女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阿佛洛狄忒5星头像.png 千户5星头像.png 拉结尔5星头像.png 须世理姬5星头像.png 加拉哈德5星头像.png 希芙5星头像.png 阎摩5星头像.png 鲁格-雏光5星头像.png 神楽Meu5星头像.png 保登心爱5星头像.png 桐间纱路5星头像.png 凡赛堤5星头像.png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次数:10、威力:45、命中:100

范围:全体对手
用狂风卷起花瓣和用荆棘伤害敌人。
特殊效果:

会此技能的誓灵:

嫘祖5星头像.png 伊登5星头像.png 维德佛尔尼尔5星头像.png 双子座5星头像.png 华胥5星头像.png 维达5星头像.png 玛门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伊吹风子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拇指姑娘5星头像.png 宇治松千夜5星头像.png 伊登暗噬头像.png

空气炮 空气炮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次数:15、威力:90、命中:100

范围:任一对手
将空气高度压缩后向敌人进行爆破攻击。
特殊效果:15%使目标魔防下降1级

会此技能的誓灵:

鸦天狗5星头像.png 精卫5星头像.png 斯芬克斯5星头像.png 水瓶座5星头像.png 双子座5星头像.png 鵺5星头像.png 伊里丝5星头像.png 拉斐尔5星头像.png 玛门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伊吹风子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拇指姑娘5星头像.png 鹿蜀5星头像.png

黄印执掌 黄印执掌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次数:10、威力:95、命中:100

范围:任一对手
持有印记并呼唤她的名字,黄衣之王即可听见你的呼声。
特殊效果:若目标存在黄印标记,则消除目标的黄印标记并使其进入混乱状态

会此技能的誓灵:

哈斯塔5星头像.png

怒气技能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消耗怒气:150、威力:45、命中:100

范围:全体对手

用狂风卷起花瓣和用荆棘伤害敌人。

会此技能的誓灵:

嫘祖5星头像.png 伊登5星头像.png 维德佛尔尼尔5星头像.png 双子座5星头像.png 华胥5星头像.png 维达5星头像.png 玛门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拇指姑娘5星头像.png 宇治松千夜5星头像.png 伊登暗噬头像.png

空气炮 空气炮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消耗怒气:90、威力:90、命中:100

范围:前方对手

将空气高度压缩后向敌人进行爆破攻击。

15%使目标魔防下降1级

会此技能的誓灵:

鸦天狗5星头像.png 精卫5星头像.png 斯芬克斯5星头像.png 水瓶座5星头像.png 鵺5星头像.png 拉斐尔5星头像.png 玛门5星头像.png 瓦利5星头像.png 安格斯5星头像.png 哈斯塔5星头像.png 拇指姑娘5星头像.png 鹿蜀5星头像.png

黄印执掌 黄印执掌

属性:风.png风、类型:魔法

消耗怒气:80、威力:95、命中:100

范围:对手最低血量

持有印记并呼唤她的名字,黄衣之王即可听见你的呼声。

若目标存在黄印标记,则消除目标的黄印标记并使其进入混乱状态

会此技能的誓灵:

哈斯塔5星头像.png

立绘
画师
pppppan+
声优
+
台词
  • 召唤台词
    • 我是遥远的欢宴者哈斯塔,哦呀,这次见面是以黄衣之王的身份呢。那么这次你要成为我的信徒吗?
  • 触摸台词
    • 我说啊——如果你连如何让你的教主开心都不知道的话,就自己走上那个祭坛好了。至少还可以和我融为一体呢。
    • 过去的时空中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呼呼,简单来说就是我非常中意那个时候你所做出的选择呢~
    •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正的愿望吧。你想要的是什么?你想要成为的是什么样的人?
    • 就算不将你卑劣的愿望加上那些虚伪的矫饰也可以。来吧向我倾诉你真正的想法吧。
    • 如果许下愿望就可以实现的话,你就会想要谋求更多完全不属于你的东西吧?你一定会想要成为那些坚强的正义的无坚不摧的强大的人吧。但是那是真正的你吗?你还会保留多少的“你”呢?
    • 没有人会接受你这样的人。没错,会站在你身边的人只有我。捡起吧,这一线微弱的希望,然后顺着这道光向我走来吧。
    • 让教主感到愉悦是教徒的义务。你所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这些事情了。所以,再更多地让我感到满悦吧。
    • 感到挫折了吗?想要退却了吗?没有关系的哦,喊出我的名字,祈求我的庇佑。我随时都欢迎哦,迷途的信徒们。
    • 憧憬吗?那些闪耀的强大的喧嚣着所谓正义的强大的英雄。你是永远无法成为那样的人。所以啊,会接纳这样的你的只有我的教会啊。忏悔吧,为自己所产生过的那些惹人发笑的妄想。我会连着这点一起怜爱你的哦。只有我会接受这样的你哦。这样渺小、可怜、又无能的你。
    • 难道不想要更加真诚地面对真实的自己吗?我会接受你的全部的哦。就算是连你自己都无法接受的那些自私和疯狂。全部,全部,我都可以接纳的哦。
    • 做了不好的梦的话那就让我看看吧。怎么了?难道你在害怕在我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吗?
  • 队长开战台词
    • 清除异徒,然后高声宣扬我的教义吧!
  • 技能使用台词
    • 活着真是了不起呢~了不起~
    • 不能直呼我的名讳哦~
    • 用终结来洗净你的罪孽吧!
  • 战斗失败台词
    • 唉…为什么会输呢…是因为你对我的信仰还不够啊……
  • 获得MVP台词
    • 你看,胜利的红色,美丽吗?
  • 战斗联动台词
    • 真是笨拙啊,拖着这样残破的身体感想如何呢~
  • 登录台词
    • 方舟指令。你回来了。这次又去了什么样的时空呢?什么啊……只是普通地离开协会一段时间啊。
  • 强化台词
    • 给我更多的祭品来着证明你的忠诚吧。
  • 进化台词
    • 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我的法杖呢。那上面可是镌刻着你曾经印下的宣誓忠诚的吻呢。呵呵,开玩笑的。
  • 突破台词
    • 没错,更多地献上吧。这才是我原本的力量。
  • 派遣台词
    • 我回来了。呼啊……远征可是很累的……我要去休息了,东西你就自己去收拾吧。
  • 百日纪念台词
    • 时间还短,果实还没有成熟。还需要更多更多更多的信仰,才能够让这个灵魂完全属于我呢。
协会内台词
  • 协会内台词
    • 放置
      • 〜(/ ̄▽)/ 〜ф
    • 点击
      • 攻击动作:做了不好的梦的话那就让我看看吧。怎么了?难道你在害怕在我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吗?
      • 睡眠动作:唉…为什么会输呢…是因为你对我的信仰还不够啊……
私密
女子力揭秘 羁绊值30
料理水平:美味(教主说美味就是美味)

家务能力:强大(教主说强大就是强大)

在乎的东西 羁绊值60
兴趣:举办盛大的祭典

喜欢的供品:脑髓

憧憬的对象:阿撒托斯

从前的故事 羁绊值80
哈斯塔的本体被旧神禁闭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九的行星上、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中。

她主要以“黄衣之王”和“遥远的欢宴者”的形象现身,但是真正的样子却是取决于守密人的内心。

她的教徒被称为黄印修道士,将哈斯塔称为“不能直呼名讳者”。

或许在允许你对她直呼其名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与其它教徒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了。但这是否是新型的宗教劝诱,还无法判明。

羁绊
助战
风系群体技能造成伤害提高8%
圣器
推荐 推荐人 推荐理由
依之天蓝 爬塔续航用
依之天蓝 防止暴击被秒(更推荐用圣水)
依之天蓝 打输出用
评价
现版本的爬塔天王,满级的哈斯塔配合满级处女座和黑龙自律爬塔进入前5%不是问题,值得一练!

神明考究

是旧日的支配者之一,象征着风的存在

 哈斯塔的本体被旧神禁闭在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中。

 但她依然可以在各个时空位面中以不同的形象现身。

 她常见的姿态是“黄衣之王”和“遥远的欢宴者”,但是真正的样子却取决于守密人的内心。

Poster-哈斯塔.png

  沿着岸边,切开云彩

  双子的太阳沉向湖间

  长长的影子落了下来

  就在那卡尔克萨


  黑星升起的奇妙之夜

  夜中运行的奇妙之月

  但更加奇妙的还是那

  失落的卡尔克萨


  毕宿星的歌无人听晓

  国王的褴衣随风飘摇

  歌声默默地消逝在那

  昏暗的卡尔克萨


  我的灵魂已无法歌唱

  我的歌像泪不再流淌

  只有干涸和沉默在那

  失落的卡尔克萨

 ——第一幕,第二场,《卡西露达之歌》(Cassilda's Song),英译本,1895年


  哈斯塔(Hastur)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恐怖存在,他属于旧日支配者。

  哈斯塔的别名又叫“无以名状者”、“深空星海之主”、“黄衣之王”、“遥远的的欢宴者”,在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为克苏鲁神话构建的体系中,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之一,象征“风”的存在,是象征“水”的存在的克苏鲁的死敌。

  哈斯塔的本体被旧神幽禁在昂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九的行星上、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Lake of Hali)中。

  然而,创造这位神的不是克苏鲁神话的整理者德雷斯,也不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而是十九世纪英国小说家安布罗斯·比尔斯。

  一开始,比尔斯在他的小说《牧羊人海塔》中将其塑造为一位仁慈的牧羊人之神。

  而后,小说家罗伯特·钱伯斯在他的恐怖小说集《黄衣之王》中沿用了这个名称,作为一个超自然的角色名和地名,但没有加以详尽的描述。

  洛夫克拉夫特对钱伯斯的小说感到着迷,就再次沿用了这一名称,并在描述中把这个名称与众多外来神、旧支配者和地名并列,但还是没有明确表明这到底是何物。

  德雷斯对哈斯塔进行了详细的补充和描述,并最终使其成为明确的一位高级旧日支配者。

  但即使如此,关于哈斯塔的信息十分之少,基本没太多信息供参考。

  但值得一提的竟然还是可待确认的资料:

  哈斯塔似乎有强烈的生殖欲望与强大的能力。这种欲望与能力主要体现在:哈斯塔作为旧日支配者,竟与三柱神之中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结合,并产下子嗣——“风行者”伊塔库亚。

相关

  “Hastur”一词比克苏鲁神话本身要更加古老。它最早出现在安布罗斯•比尔斯1893年的小说集《Can Such Things Be?》中的《Haïta the Shepherd》里。在这个故事里,哈斯塔其实是一名仁慈的牧羊人之神。

  随后,钱伯斯在他于1895年出版的小说集《The King in Yellow》中借用了一些比尔斯的创造,比如《一个卡尔克萨城的居民》(An Inhabitant of Carcosa)里的“哈利”(Hali)与“卡尔克萨”(Carcosa),以及《Haïta the Shepherd》里的“哈斯塔”(Hastur)。

  虽然我们可以肯定地说钱伯斯的确是从比尔斯的故事里借用了这些词——因为它们总是一同出现,而且词语之间还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但是我们并不确定钱伯斯是否和比尔斯一样将“哈斯塔”当作一个神明来处理。更多的情况下,他似乎只是想要一些特别的名词来营造一种神秘的氛围而已。在小说集《The King in Yellow》的故事中,“哈斯塔”可能是一颗星星,因为《面具》与《名誉修补匠》中都将它与毕宿五、毕星团并列在了一起;也可能是一个地方,因为《名誉修补匠》里提到了“哈斯塔的王”;或者一个人或神,因为《名誉修补匠》里还提到了“哈斯塔之子”;甚至还可以是一位弯刀手(《The Demoiselle d'Ys》)。

  洛夫克拉夫特在1927年读到了钱伯斯的小说集,并且颇为喜欢其中的一些内容,并且在自己关于恐怖文学的论文《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Supernatural Horror in Literature)中里提到了其中的一些内容——在此时他似乎是将“哈斯塔”当作了一个神明,因为他在谈论《黄色印记》这个故事时提到了“哈斯塔的教团”(但事实上,《黄色印记》里并没有提到“哈斯塔的教团”,这可能是他看到故事里的“黄色印记”后联想到了《名誉修补匠》里的狂人曾将“黄色印记”与“哈斯塔”等等事物联系在了一起,从而产生了混淆)。在某种程度上,洛夫克拉夫特后来也继承了钱伯斯的想法——将“哈斯塔”当作一个可以拿来营造神秘气氛的调味料。他只在一个故事里提到了这个词,那就是1930年创作的《暗夜呢喃》(The Whisperer in Darkness)中。在这个故事里,“哈斯塔”一共出现了两次,其一是:

  “我发现自己正面对着某些我曾在别处听说过的名讳和词句,某些联系着最令人胆寒的事物的名讳和词句——犹格斯、伟大的克苏鲁、撒托古亚、犹格•索托斯、拉莱耶、奈亚拉托提普、阿撒托斯、哈斯塔、伊安、冷原、哈利之湖、贝斯穆拉、黄色印记、利莫里亚-卡斯洛斯、布朗以及Magnum Innominandum(不可言说之存在)。”

  其二则是: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人与哈斯塔和黄色印记有关,以你渊博的神秘学识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

  显然这两处地方都透着洛夫克拉夫特是从钱伯斯那里借来了“哈斯塔”的意思,因为他同样提到了一些之前提过,而且之后还要经常提到的词,“哈利之湖”,“黄色印记”等等。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里的“哈斯塔”究竟是一个地名,一个神名或者一个物品(类比黄色印记)。

  随后,“哈斯塔”一词也频繁出现在了其他作家的故事里亦有所提及。休•凯夫在他的两部作品1934年的《The Isle of Dark Magic》与1939年的《The Death Watch》中提到了“哈斯塔”——但在这两篇故事里,凯夫已经明确地将“哈斯塔”当作一位神明来处理了。因为在这个两个故事里,凯夫将“哈斯塔”称为“邪恶王子/邪恶亲王”(Prince of Evil),并且还将称呼它为“不可言说之伟大存在”( Great One who must not be named)


  事实上,在休•凯文的故事里,哈斯塔已经粗略地有了一个邪神的样子了。随后德雷斯在1939年创作的《The Return of Hastur》中又进一步地予以了肯定,并将它列入了旧日支配者的行列。在这篇故事里,与休•凯文一样,德雷斯也提到了哈斯塔的名字,同时又将它称呼为“不可言说之存在”( Him who must not be named),除此之外,故事还将其称为“那些阔步行于星空之间者”(Hastur of beings who stalk the star-spaces);也就是这个故事里,德雷斯确立了哈斯塔与克苏鲁的对立关系,同时将哈斯塔划分到了元素论里代表气的一方之中。除此之外,他还在这篇小说里提到了哈斯塔存在于毕宿五附近,并且现在混沌社的Coctrpg中关于“接触哈斯塔”这一法术的叙述亦是来自这篇小说。

  接着在1944年创作的《库文街上的小屋》中,德雷斯又提到了哈斯塔是“与克苏鲁是半个兄弟”( half-brother of Cthulhu)并且有着生有蝠翼的追随者(指拜亚基)。如之前在克苏鲁的相关解释中提到过的那样,德雷斯并未详细说明哈斯塔或者克苏鲁的亲属关系问题,因此这样的叙述显得有些奇怪。甚至就连德雷斯似乎也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并且再也没有在他的其他的小说里提过类似的概念。

  在1952 的《The Black Isle》里,德雷斯又提到了哈斯塔是克图格亚的盟友,并与之一同对抗克苏鲁与伊塔库亚。这处叙述实际上有些奇怪,因为根据德雷斯对于旧日支配者的元素划分,哈斯塔与伊塔库亚均属于气的领域,但元素论并非仅仅为了描述旧日支配者之间的冲突而存在,同时也对叙述旧日支配者及其追随者的特征有着一些指示意义,因此同属气领域的哈斯塔与伊塔库亚相互争斗可能也并不是特别的稀奇的事。

  在德雷斯的小说,哈斯塔的形象并没有被详细地描述过。《The Return of Hastur》中曾提到哈斯塔降临时伴有仿佛不属于尘世的邪恶紫色光线。而在1957年的故事《The Gable Window》德雷斯也简单地提到了一处可能是哈利之湖与哈斯塔的影像,其中包含了某些章鱼的特征(可能是对于克苏鲁这个half-brother的效仿)。

《黄衣之王》

  作为一出戏剧《黄衣之王》最早出现在钱伯斯于1895年出版的小说集《黄衣之王》中。在该小说集的前四个故事《名誉修补匠》(The Repairer of Reputations),《面具》(The Mask),《大龙之庭》(The Court of the Dragon)以及《黄色印记》(The Yellow Sign)中均提到了一本被称为《黄衣之王》的剧本,而且《面具》与《黄色印记》这两个故事在开始前还引用了剧本中第一幕第二场的部分内容。但实际上除了第一个故事《名誉修补匠》外,另三个故事仅仅只是简单地提及了这个剧本,故事的内容与它没有太多的关系。

  在《名誉修补匠》中,《黄衣之王》被描述为一出邪恶的戏剧,曾被翻译成法语,但刚在巴黎出版就被查禁,但同时又在伦敦掀起了想要一睹为快的热潮,并且就这样一边被各国查禁,一边又在新的地区引发了人们争先阅读的热潮,最终逐渐传播开来。甚至,按照书中角色的说法,这出剧本能够让人发疯,彻底毁掉阅读者的生活。但故事没有明确地叙述《黄衣之王》的内容,只是零碎地提到了一些片段,这些片段中包含了许多从安布罗斯•比尔斯的故事《Haïta the Shepherd》与 《An Inhabitant of Carcosa》借用来的词语,例如“哈斯塔”,“卡尔克萨”,“哈利之湖”等等,似乎说明《黄衣之王》的内容与这些东西有密切的关系。此外,这些片段里也提到了其他一些后来经常出现在其他作家小说中的词语和叙述,例如“苍白面具”,两位分别名叫“卡西利达”与“卡米拉”的角色(他们也出现在了《面具》的引文中),以及“黄衣之王的扇形碎布长袍”等等,部分内容似乎暗示了一位“国王”(The King,可能是指黄衣之王这一存在)统治着卡尔克萨这个神秘的城市。

  但是,由于《名誉修补匠》采用了“反小说”方式进行叙事,因此这些内容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如果你读过《名誉修补匠》,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后来的作家们继续选择以这些内容为基础继续编织关于《黄衣之王》的传说。

  而在《面具》,《大龙之庭》以及《黄色印记》中,钱伯斯也简单地提及了《黄衣之王》以及其中的一些片段内容(与《名誉修补匠》中提到的大同小异),但是这些故事与《黄衣之王》这处戏剧本身的关联却非常松散。

  在《黄衣之王》小说集出版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黄衣之王》这出戏剧都没有再被作家们——包括钱伯斯本人,洛夫克拉夫特以及德雷斯——再提起过。但是,随着德雷斯将哈斯塔塑造成了一名旧日支配者,卡尔克萨与哈利之湖等等词语重回读者们的眼前,《黄衣之王》这出虚构的戏剧也逐渐被重新挖掘了出来,出现在了小说作家笔下。

  在1970年,《黄衣之王》小说集出版75年后,美国科幻奇幻作家詹姆斯•布里斯在他的故事《More Light》以及它的续篇《The Dream-Leech》里再次提到了《黄衣之王》这出戏剧——《More Light》也因此在1997年被混沌社收录进了哈斯塔系列故事《The Hastur Cycle》小说集中。在《More Light》中,一个名叫比利•阿瑟林的角色拿到了《黄衣之王》剧本的副本。阿瑟林声称此剧本是由钱伯斯写下来的,而且后来转交到了洛夫克拉夫特手中——但故事的主角却认为阿瑟林手中的剧本其实是阿瑟林自己编造的。不论如何,布里斯创造的这一版《黄衣之王》戏剧中使用了大量钱伯斯在之前故事里提到的名字,并给他们安排了不同的身份。戏剧被设计发生在哈利之湖边的哈斯塔(在这个故事里将哈斯塔视为是一个城市),讲述了哈斯塔的皇室举办了一场化妆舞会,试图引出一个名叫“黄衣之王”的神秘存在,并使用一种用来代表“真相”、被称为“苍白面具”的面具驱逐它。作为结局,“黄衣之王”于舞会上现身,并诅咒哈斯塔的所有居民以及他们的子孙都将永远带着面具,不能再取下。

  但是,布里斯笔下的这出戏剧与钱伯斯之前的叙述存在着一些差异,例如某些钱伯斯曾使用过的引文并不在对应的位置上,第一幕并不像钱伯斯笔下那样存在着两个不同场,以及某些人物的名字是错误——但是这些错误可能是布里斯有意为之,用来论证故事中主角的猜测——即这一出的《黄衣之王》其实是故事中的另一个角色阿瑟林自己编造的。

  林•卡特后来在《The King In Yellow: A Tragedy in Verse》修正了这些错误,并使用了更加华丽和富有诗意的词藻,创造新一版的《黄衣之王》。但是《The King In Yellow: A Tragedy in Verse》并没有真正完成,只是一个片段,并且与《More Light》一样被收录进了哈斯塔系列故事《The Hastur Cycle》小说集中。

  在此之后,《黄衣之王》的戏剧内容被不同的作家多次重写,依据提尔斯(CoCTRPG衍生规则《Delta Green》的创作者之一)的叙述,《黄衣之王》现在至少存在七个不同的版本。

  与《黄衣之王》那出戏剧一样,“黄衣之王”这个形象最早出自钱伯斯的小说于1895年出版的小说集《黄衣之王》中。实际上,在钱伯斯笔下,黄衣之王最初只是《黄衣之王》戏剧中的一个角色。根据那些故事里的零碎剧本信息,黄衣之王在剧中似乎是一个非常可怕,同时也可能极为强大的角色。虽然在小说《名誉修补匠》中,故事的主角认为戏剧中提到的那个“黄衣之王”是真实存在的“国王”,并且将它称为“万王之表率,万帝之楷模”(a King among kings, an Emperor among emperors)。但是由于《名誉修补匠》特殊的“反小说”叙事方式,这一信息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在《黄衣之王》小说集的另三个故事《面具》,《大龙之庭》与《黄色印记》中,同样也提到了黄衣之王,但大多数地方仍是在指《黄衣之王》那出戏剧中的角色。只有在《大龙之庭》的结尾,主角在陷入某种幻觉之中时,曾听到了黄衣之王的耳语——但是与《名誉修补匠》中一样,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还是故事中的角色在阅读过《黄衣之王》的剧本后产生的幻想。

  在所有这些故事里,当钱伯斯谈到黄衣之王的时候,经常也会提到“黄衣之王的褴褛斗篷”以及“苍白面具”这样的描述,因而后来的很多人都认为黄衣之王肯定身披着某种破烂的斗篷并且与“苍白面具”(Pallid Mask),所以后来也产生了“褴褛之王”(The Tattered King, The King of Tatters)的称呼。

  虽然钱伯斯并没有在故事里描述黄衣之王的形象。但是当《黄衣之王》小说集出版时,发行方弗兰克•丁尼生•尼利在为小说集制作封面时设计了一个黄衣之王的形象(此封面的画家已经不可考了),这一形象也成为了后世很多画家的参考对象之一。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带翅膀或者光晕的黄衣之王画作形象基本都来源自这一版本。

  正如前面说过的那样,在《黄衣之王》小说集出版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黄衣之王》这出戏剧都没有再被作家们提起过,因而按道理来说作为剧中角色的黄衣之王也自然没再被提起过。但实际情况却有些离奇。

  1926年到27年间创作的小说《梦寻秘境卡达斯》(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 )中,洛夫克拉夫特提到了一个这样的形象:

  “在房间的远端是一座修建在五级台阶之上的高大石台;而在石台上的金色王座中坐着一团笨拙的人形。他披着一件上面描绘着红色图案的黄色丝绸长袍,并用一张丝绸面纱遮盖着他的面孔。斜眼商人用手对那个东西比划了某个符号,接着潜伏者用一只覆盖着丝绸的爪子举起了一支雕刻着作呕图案的象牙色长笛,并从它那抖动的黄色面纱下吹奏出了某些令人嫌恶的声音。”

  (实际上这个形象早在在洛夫克拉夫特于1920年创作的《塞勒菲斯》(Celephais)中就已经出现过,但在《塞勒菲斯》中,洛夫克拉夫特只提到了它带着一张遮住脸的黄色丝绸面具,并没有提到黄色长袍。)

  此外在1929到1930年创作的长诗《来自尤格斯的真菌》(Fungi from Yuggoth)中,洛夫克拉夫特再次提到了这一形象,

  “他们低语,那个东西戴着一副黄色丝绸面具,这面具上古怪皱褶似乎隐藏着一张不属于这个地球的脸,”

  在这些故事里,洛夫克拉夫特将这个形象称为“不应被提起的高阶祭司”(high-priest not to be described)。如果我们隔绝掉其他所有的外部信息,仅仅只从《梦寻秘境卡达斯》这个故事来看,这位“不应被提起的高阶祭司”很可能只是一位侍奉奈亚拉托提普的月兽,或者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因为故事里提到,当高阶祭司身上的丝绸被掀起一个小角时,伦道夫•卡特立刻意识到了它是什么东西,并吓得转身就逃,而从整个故事来看,唯一让卡特如此恐惧的就是曾经囚禁过他的月兽。但无论如何,它不可能是哈斯塔的化身,因为此时距离《暗夜呢喃》(洛夫克拉夫特唯一一篇提到哈斯塔的故事)的创作还有4年的时间;而距离德雷斯创造哈斯塔这个旧日支配者还有12年的时间。

  但是,由于这个穿着黄色丝绸长袍,带着丝绸面纱掩盖自己非人身形的怪物形象实在太过于吻合人们对于“The King in Yellow”这个词组的想象,尤其它还被洛夫克拉夫特称为“high-priest not to be described”,因而特别容易想到后来德雷斯给哈斯塔安插上的称呼“Him Who is not to be named ”,于是这个原本跟哈斯塔完全没有关系的形象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为了黄衣之王画作形象的另一个源头,甚至还导致一部分爱好者们认为黄衣之王其实可能是奈亚拉托提普,而非哈斯塔,的化身(尤其是那些特别不喜欢德雷斯作品的爱好者)。毕竟,钱伯斯可没说黄衣之王应该长成什么样子。

化身

不可名状者

  完全奇异的景观……前方是一座湖,名为哈利?五分钟过去,湖水开始泛起波澜,有什么东西正从深处 升起。它面对着湖中。一个庞大的水族生物,长着触手,像章鱼一样的外形,但是体型远远超过——十倍——二十倍地超过西海岸的太平洋章鱼。单是它的脖子就有15杆粗。不敢冒险去看它的脸。——奥古斯特.德雷斯, 《阁楼之窗》

  不可名状者哈斯塔居住在金牛座毕宿五附近。他与传说之湖哈利,黄印,卡尔克萨以及其中居民都有联系。他可能也与飞越太空的能力有多多少少的关联。

  对于它的外形存在争议。在一例被哈斯塔附身的报告中,发现了一具肿胀多鳞,肢体柔软无骨的尸体。哈利湖中的生物从背面看类似章鱼,也与哈斯塔相似。它们也都有难以想象的可怕面部。然而,哈斯塔的外形还是主要取决于每位守秘人。

  在谈论哈斯塔时,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称呼——“不可言说之存在”(Him who must not be named, He who must not be named)以及“不可言说者”( The Unspeakable One)。究其本源这些称呼皆来自洛夫克拉夫特1930年创作的故事《暗夜呢喃》中的一个词——“Magnum Innominandum”。这个词是拉丁语,意思就是“不可言说的伟大存在”。洛夫克拉夫特也在1930年初与毕夏普合作的的小说《丘》里同样也提到了类似的称呼“ the Not-to-Be-Named One”。但是要指出的是,在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里,不论是“Magnum Innominandum”还是“the Not-to-Be-Named One”都与“哈斯塔”没有任何联系,毕竟他只是将“哈斯塔”掺在一连串奇奇怪怪的名字与地名里一笔带过而已,没有做出过任何的解释。

  事实上,严格说来当我们使用“Magnum Innominandum”或“the Not-to-Be-Named One”这样的称谓时,本身应该指的是一个之前不曾提到的神明或存在,而非是一个前文已经提到过名讳的神明或存在的一个新称号。这种语言习惯的源头来自圣经的十诫——“你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出埃及记20:7)正因为这一戒律,在一些欧洲的民间传说里认为,当你称呼神明之名时,神明就会注意到你的存在,所以当人们想要在不引起神明(或者某种存在)注意的情况下提及某位神明(或者某种存在)时,他们就会选择用“You Know Who”的方式来提及它。洛夫克拉夫特显然是清楚这一点的,因为他一直将“the Not-to-Be-Named One”与其他名字并列在一起提及,防止读者产生误解。但休•凯夫与后来的德雷斯似乎并没有理解到这一层意思,而是直接地将之当做一个称呼套在了哈斯塔的身上。

  (当然这个问题也可以解释为,“不可言说之存在”是那些信徒或者畏惧哈斯塔的人称呼哈斯塔的方式,而故事中的角色并不畏惧哈斯塔,或者不认为称呼哈斯塔之名会引起对方的注意,所以就出现了“哈斯塔”这一名讳与“不可言说之存在”同时被提及的奇怪现象)

教团

  哈斯塔的信徒在地球上比较常见,而且据传畸形的乔乔人也是其崇拜者,被称为“黄印修道士”。哈斯塔的教团极其邪秽,也因此甚至比哈斯塔本身更加闻名。信徒将哈斯塔称为“不能直呼名讳者”。这也许是对它的称号,“不可名状者”的一种误解。


黄衣之王、不可描述的大祭司

  “这个怪人瘦骨嶙峋的身躯隐藏在层层褴褛破碎的黄袍下,虽然看起来瘦弱而笨拙,他的一举一动却是异常的灵活,带着一种绝非凡物的优雅。”——罗伯特•钱伯斯《黄衣之王》

  他庄严地立于露台上。他没有面容,身高是常人的两倍,穿着尖头靴子,身披破烂的,色彩迷幻的长袍,兜帽尖顶上垂下一缕丝绸……有时他似乎背生双翼;有时又似乎头顶光环。——詹姆斯.布理什《光芒万丈》

  黄衣之王看起来和人类相似,穿着黄色或颜色斑驳的褴褛长袍,带着一面苍白面具。褴褛的碎布实际上是他的身体的延伸,面具之下则是恐怖的触须,可以缠住目标并吸干他们的生命。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具有一种可怕的可塑性,可以随意伸展或者变化。黄衣之王是不可直呼名讳的哈斯塔最常见的化身。

  虽然有大量材料提到是的德雷斯最早将黄衣之王描述成为了哈斯塔的化身,但事实上在我读过的德雷斯所创作的与哈斯塔有密切关联的小说中并没有谈到这一点。不过,在他最早提及哈斯塔的小说《The Return of Hastur》中,的确提到了哈斯塔与卡尔克萨以及哈利之湖的联系。而且这联系在他的许多的小说里都得到了确认。这基本上算是为黄衣之王与哈斯塔的联系打下了基础。但是在德雷斯的笔下,并没有什么被称为king的存在,更别说“The King in Yellow”了。

  随后,林•卡特根据钱伯斯的故事创作了一些与卡尔克萨有关的故事,例如十四行诗《Litany to Hastur》(1965),《Carcosa Story About Hali》(一个未完成的故事片段,后来被收录在了《Tatters of the King》)以及《King in Yellow: A Tragedy in Verse》(1993)。在这些故事里林•卡特将重心放在了卡尔克萨与那个曾在早前故事里若有若无提及到的神秘国王身上,而非仅仅只是旧日支配者哈斯塔的故事,从而塑造出了一个神秘的、统治着卡尔克萨的王,一个独立存在的恐怖神明——同时又与哈斯塔扯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他的故事里,他经常提到了国王的褴褛衣衫(Tatters of the King)(类似的形容也出现在钱伯斯关于黄衣之王的叙述中),因而也有人将它笔下提到的这位国王称为褴褛之王(Tatters King)。此外,在《Carcosa Story About Hali》中,林•卡特同时也将哈斯塔称为“居于深渊者”( The Dweller in the Depths),“阿撒托斯之子嗣”(Spawn of Azathoth),“莎布•尼古拉斯的伴侣,纳各与耶布之父”( Mate of Shub-Niggurath,fathering Nug and Yeb upon her)以及“旧日支配者之王子”(Prince of the Great Old Ones)。与德雷斯笔下类似,哈斯塔因为领导旧日支配者的反叛被镇压到了湖中

  最终将黄衣之王与哈斯塔的关系演变成今天这幅样子的人是约翰•提尼斯。提尼斯是CoCTRPG规则衍生品《Delta Green》的创作者之一。他在Pagan Publishing公司为《克苏鲁的呼唤》桌面游戏规则发行的杂志《The Unspeakable Oath》上编写了大量的设定与跑团模组,重新塑造了哈斯塔与黄衣之王联系。而且为了使得这个“黄衣之王”的艺术形象更接近钱伯斯等人创作的早期小说中那个语焉不详的神秘国王,而非德雷斯笔下的宇宙章鱼怪物,提尼斯甚至还将哈斯塔/黄衣之王描述成了熵的具现(这一概念后来也出现在了一些CoCTRPG的模组和衍生规则,比如提尼斯创作的Delta Green RPG里),并且使得哈斯塔/黄衣之王的故事与模组更加倾向于超现实主义与疯狂,而非传统神话的惊骇与恐怖。

教团

  黄衣之王的信徒通常是隐居的狂人——读过诡异的剧本《黄衣之王》而陷入疯狂的艺术家和诗人,并且被其残忍的美丽激发而创造出表达人类的存在毫无意义的艺术作品。摄人心魄的黄印通常会被雕印在这本邪书之上。黄印是疯狂之源,任何看到黄印之人的梦境都会被扭曲。


遥远的欢宴者

  遥远的欢宴者的形象为黑色的,满是皱纹的,顶端生有触手的,长着利爪的奇异个体。欢宴者看似柔软的触手可以轻易的刺穿人类脑壳,然后以优雅的姿态吸食着人类大脑。

  欢宴者会回应魔术师的召唤而现身,但如果没有以人脑组成的“欢宴”,最好不要召唤祂。

  并且,如果“欢宴者”对祭品的质量或数量不满意,还可能会把召唤者的大脑一并吸食。

  1976年约瑟夫•布伦南在他的故事《The Feaster from Afar》提到了哈斯塔的另一个形象“远方的欢宴者”。


深空星海之主

  关于深空星海之主,并没有太多的描述。

  仅仅知道,如果用逻辑和传统检验去看待祂的话,那将完全无法理解祂是怎样的存在。

黄印

  据传是不可直呼名讳者身为黄衣之王的形态时的伟大印记,黄印对那些寻求超自然之道的人们来说代表着无以伦比的利益和力量。

  对于黄印的实际形状的造型没有统一的看法,很多人声称黄印在接近其主人或其主人的仆从时会改变形状。

  常年以来无知和大意的人们都可能在日常生活中接触过黄印,却对其重要性毫不知情;或许只有在梦魇中黄印才会显露真身。

  然而,一旦黄印被“激活”,同一个人就可能在之前他们没有看到黄印的地方看到它,很多时候之后也能在始料未及的地方看到黄印。看到了黄印的人都被认为是受到了祝福的神选者。 或许是无意为之,黄印是邪恶和疯狂的源头,并且实质上对哈斯塔的信徒来说是崇高的象征。

哈斯塔召唤词(玄学加成)

  华丽王冠加冕,黄色长袍披身

  暗夜篝火欢宴之上

  发出恐怖美丽低语

  哈斯塔,克苏鲁的兄弟

  哈斯塔,克苏鲁的死敌 --《哈斯塔赞》

誓灵导航

  •  水
  •  火
  •  风
  •  土
  •  光
  •  暗
  •  虚无

  •  阿斯加德
  •  幻想
  •  阿瓦隆
  •  高天原
  •  奥林匹斯
  •  九霄
  • 赫里奥波里斯
  • 混沌
  • 婆罗多
  • 签到
  • 联动

Q版哈斯塔.png
我是遥远的欢宴者哈斯塔,哦呀,这次见面是以黄衣之王的身份呢。那么这次你要成为我的信徒吗?